第五卷 路冥杀人事件簿  路冥杀人事件簿⑦

章节字数:3034  更新时间:16-06-07 0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口气将小说稿给读完,许晓芸真想这样做,可是她不能。因为这毕竟是一个推理小说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事件篇已经完结了,那么,沈明浩真的能够找到真相吗?

    不得不说,这次的事件毕竟和真实发生的杀人事件有所不同,它存在于小说的世界。仅仅只是通过小说中的只言片语就找出真相,远远比想象中的要难得多。

    她绝对不是主观臆断,恰恰相反,因为是由她将小说朗读出来,她更能深深地体会到这个案件的诡异之处。

    她朝沈明浩看去,只见他依然那副呆头呆脑的模样,他真的有在思考吗?

    「喂?」许晓芸走到他身边推了推他的肩膀,「怎么样了?你能找到真相吗?」

    沈明浩抬起头来,「请把‘能’字去掉。」

    他接着神秘的一笑,「真相!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许晓芸对于沈明浩的反应着实吃惊不小,「真的吗?」

    「看来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你这也太突然了吧!」虽然许晓芸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她对于沈明浩这样的回答早已习惯了。每每到案件的关键时候,他总是突然就知道答案了。许晓芸也不知道这到底该怎么解释他的这种奇妙的思维。

    「那么,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是凶手?刘蜜的密室到底怎么完成的?」许晓芸一口气追问下去。

    「先别着急。让我们一个一个问题来解决吧。」沈明浩站了起来,开始缓缓踱步。

    「路冥在事件篇的最后提出的两个问题。第一,凶手是谁?第二,凶手是如何杀人的?让我们先来看看第二个问题吧。这里所指的凶手的杀人手法,当然应该是指刘蜜死亡时的密室状态对吧。」

    「没错。刘蜜的钥匙被缠在玫瑰花枝上,而备用钥匙在赵新身上,但赵新却有着不在场证明。那么,凶手到底是如何出来的呢?」

    「那你怎么认为?」沈明浩忽然问道。

    许晓芸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好在她自己心中也早已有自己的答案,「之前说过的,要把钥匙送回到密室中,是不可能的。而且路冥自己也在小说中提到了,关于将钥匙送回房间内的方法是不存在的。既然作者本人都否定的方法,那么,自然可以认为是真实的。于是剩下来的就只有不在场证明这条线索了,而恐怕这是最合理的了。」

    「怎么合理?」

    「之前我们之所以认为赵新无法犯案是因为他有着不在场证明。可是,小说的后半部分,王小龙死了。这难道不可以认为是赵新为了让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没有任何破绽而封住了王小龙的嘴吗?」

    「也就是说,王小龙给赵新做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了?」

    「不!应该不是。根据小说开始提出的规则,赵新和王小龙不可能同时说谎,也就是说王小龙说的是真的,他的确在和赵新喝酒。可是,并不能否定赵新没有使用诡计骗过王小龙。」

    「赵新使用诡计的根据呢?」沈明浩又问道。

    「那个,小说中也没有太多提示,我还没想到。但,你也不能否定这样的可能性吧?」

    「首先,我要说的是,赵新使用诡计的提示,不是没有太多,而是根本没有。」

    「什么意思?」

    「本格推理小说,尤其是这样的猜凶手的小说,任何推理都必须建立在作者在书中留下的线索来进行,也就是说,如果作者没有提出的线索,无论它的可能性有多大,都不能成立。」

    「你是说,既然路冥在小说中没有提到赵新做诡计的任何相关的部分,那么,就应该默认为赵新没有使用诡计对吗?」

    「正是如此!」

    「那么!密室到底要如何完成?」

    「那么,我就来说一下吧,关于密室的部分。如果说,作品中否定了把钥匙送回到房间的可能性,果然,我们还是该把思维改变。如果这不是一个物理密室的话,那么,当然最大的可能性就应该是心理密室才对。」

    「心理密室?」

    「不错。好好再回想一下小说中的描述吧。在小说中,应该有提到,虽然赵新从自己房间里拿了备用钥匙过来,但是,打开刘蜜房间门的并不是赵新本人,而是有某个人将备用钥匙抢了过去,急急忙忙地把门打开了,并且从始至终赵新都没有检查过房门是否真的是处于关闭状态,是这样吧。」

    「是这样,那又怎样?」许晓芸暂且忍住,并没有立刻反驳。

    「那么,当然就有可能是那个人在杀死刘蜜之后,将钥匙缠在玫瑰之上,然后假装门被锁住的样子,让赵新去拿备用钥匙,接着再由自己拿着备用钥匙假装打开了房门,如此一来,密室不就完成了吗?」

    许晓芸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对于沈明浩的推理,她觉得他是在耍自己,「沈明浩先生!你能不能好好听人家读小说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怎么了?」

    「不是怎么了的问题吧?你自己才应该好好地回头在读一读小说,的确,当时打开刘蜜房间门的并不是赵新,可是,那个打开门的人是‘我’。这个‘我’不正是作者路冥本人吗?再看小说的规则中已经明确提到了路冥绝对不是凶手,不是吗?难道你是想说,路冥在说谎,哦,不。是这部所谓的本格推理小说根本就是一个谎言,是吗?」

    「你说对了。」

    「什么?」

    「你刚才所说的,正是这部小说的最大的诡计!」

    「最大。。。的诡计?」

    「而且,这个诡计并非针对于小说中的人物,而是针对于读者本身的。」

    「针对于读者本身的诡计?」许晓芸完全懵了,「什么叫做针对于读者的诡计?」

    「对于本格推理小说而言,其实传统的诡计本身已经有些黔驴技穷了,基本上所使用的诡计,对于读者来说都已经如数家珍。因此,才有了针对于读者的诡计。」

    「那么,到底是什么诡计?」

    「叙述性诡计。」

    「叙述?什么意思?」

    「叙述性诡计,是作者利用文章结构或文字技巧,把某些事实刻意地对读者隐瞒或误导,直到最后才揭露出真相,让读者感受难以形容的惊愕感。从这部小说来讲,路冥针对于某个事实对我们进行了误导。」

    「哪里?到底是哪一点?」许晓芸完全傻眼了,明明是她自己在朗读,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

    「当然就是‘我’的这个部分。你还记得吗?和小说一同寄来的那封信。在那封信中提到,小说会以第一人称来叙述。」

    「是的。可那又怎么了?第一人称。。。第一人称。。。」许晓芸喃喃自语起来,「难道?」

    「没错!虽然是第一人称,可是,她并没有明确的说是以路冥视角的第一人称!只是因为信是由路冥写的,所以我们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里指的第一人称就应该是路冥!」

    「也就是说以凶手为视角的话,也是第一人称!居然会是这样。。。」

    「是的,也就是说,在小说的这一段当中的‘我’并不是路冥,而是凶手。而根据规则,凶手是可以说谎的,那么,我所推理的心理密室当然也就可以成立。」

    「可是,这也太坑人了吧!这算什么推理小说!骗子!」

    「并不是。其实在小说中是有提供关于这个诡计的线索的。」

    「哪里有了?」许晓芸再次从桌上把小说稿拿起来,翻开了密室杀人那部分。

    「首先是这里,‘因为临时加入新人的原因,我们到达湖岛山庄的时候已经是第一天的傍晚时分了’在这一段的描述中,第一人称的‘我’说了这么一段话。可是,如果这段话时以路冥的视角来说的话,就存在着巨大的矛盾。」

    「巨大的矛盾?」

    「是的。小说之前说的,路冥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湖岛山庄的人,也就是说路冥才是新人。而小说中的这一段,‘虽然你是唯一一个第一次来到这个湖岛山庄的人’,这是赵新与路冥的对话中也证明了这一点。既然如此,当然,路冥在描述的时候一定会说‘因为我的临时加入’,而绝对不会说成是‘因为临时加入新人’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描述这段话的第一视角的人物,并不是路冥,而是其他人,所以才会表达的像是在说别人一样!」沈明浩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接下来的这一段,‘过了许久。她那冷冰冰的脸庞让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虽然有些勉强,但看做是凶手杀死刘蜜后的场景也不为过。」

    「居然会是这样?小说中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线索吗?」许晓芸感觉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那么,凶手到底是谁?」

    「那么,就让我们回到第一个问题吧。凶手是谁?」

    「是谁?」

    「程玲。」沈明浩淡淡地答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