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七夕传说杀人事件  七夕传说杀人事件②

章节字数:3659  更新时间:16-09-06 07: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世上的人有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羡鸳鸯,只羡仙。

    凡人总以为神仙的日子快活逍遥,却哪里知道其中的苦楚呢?

    太白金星此刻就烦恼不已。

    他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伸手去摸酒壶,此刻的他早已是三分酒意七分醉,整个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在琉璃台上摸索了半天,才将酒壶拿稳,他一仰脖子,干脆将酒壶里的酒往喉咙里倒,然而等了半天,也没有感受到一滴酒的滋润。

    他嘴里嘟哝着:「没有酒了!我要酒!」

    一面开始移动身体想要取找酒来,可才一动,身子便歪歪地朝一边倒下去。

    旁边的小童赶紧上前将他扶住,「师傅,您不能再喝了。」

    「你懂什么?我不喝醉,王母娘娘不得又把那烦人的差事交到为师的头上嘛。」

    「师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自从你从王母娘娘那里回来,就这么心烦意乱的。」

    「唉!」太白金星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王母娘娘身边的三个仙女的事情。」

    「怎么?那三位仙女姐姐还没有找到吗?」

    小童虽然身份低微,但经常跟随在太白金星的身边,对于仙界的三位仙女失踪的事情也略有耳闻。据说因为某日王母娘娘心情大好,有仙女向她请求下凡一游,于是她便随口答应了。可哪知道,三位仙女自从下凡而去,就再也没有返回天庭。最初,王母娘娘还觉得是三位仙女贪玩,可日子一久,王母娘娘也按耐不住了,便派遣天兵天将下凡去找,却是一无所获。

    这下王母娘娘可是雷霆大发,急招了各路神仙前去商议,而自己的师傅,太白金星也在其列。

    「也不是完全没找到。」太白金星又迷迷糊糊地说道,「找到了一个。」

    「既然找着了,师傅你又为何如此?」

    「唉!你可不知道!找到的那个名叫织女,谁知道她居然私自和凡人成亲了!王母娘娘早有规定,凡仙家不可谈儿女私情,更何况是与一个凡人结成连理!唉!」他又再叹了口气,「这可比没找到还要糟糕了。」

    「那师傅您说的烦人的差事是?」

    「王母娘娘得知织女与凡人私通,弄得是雷霆震怒,当即就要派天将去把织女给抓回来受审,唉,也怪为师不该为她说那几句好话。」

    「师傅为何要提那触犯天条的织女说好话?」

    「你却是不知道。其实,织女嫁给的凡人,原本是天上的牵牛星转世。就因为在天庭,他经常与织女私会而被贬下凡,织女也被受罚去织‘天衣’。而我那好友,金牛星君也因当时替牵牛星说了几句话而被贬下凡。如今他们能够结为连理,也总算没有辜负我那好友的一番心意,我只是看在好友的份上,没忍住说了替他们说了几句。」

    「可哪知道王母娘娘因此迁怒于师傅您了?」

    「迁怒倒是没有,只是因我失言,王母娘娘虽然答应暂时不找织女的麻烦,可却命我三日内必须要找回失踪的另外两位仙女,否则不仅织女性命不保,连我也得受罚。」

    「以师傅的神通,区区两位仙女还会找不到吗?」

    「原本来说,要找回两位仙女应该不算难事,只是为师觉得这件事蹊跷的很。」

    「哦?如何蹊跷法?」

    「你想,王母娘娘所派天兵天将中也不乏能人异士,区区两位仙女又如何会寻找不到?」

    「可那又为何寻找不到呢?」

    「为师所想,恐怕是有人使展了法术,将那两人给藏了起来。」

    「可是,仙家必定有仙家的气息,即使施展了法术,以师傅您的修为,又怎么会感受不到两位仙女的存在?」

    「所以,这才是为师最担心的。恐怕……」太白金星朝四周查探了一番,这才回过来,悄声说道,「恐怕两位仙女已经死了,所以,才感受不到她们的气息。」

    「什么?这……这……」自己师傅的这番推论,让小童脸色瞬间惨白,「还有谁能害咱们仙家的人?」

    「不知道。」太白金星摇摇头,「恐怕只有找到两位仙女才有结论。」

    「那师傅打算从何处找起?盲目寻找的话,如果期限内没有找到,恐怕师傅也会被牵连的。」小童担心地看着太白金星。

    「唉,为师也不知道啊!总之,明日待我去问过找寻过仙女的天兵天将后,再做打算吧。」

    翌日,太白金星在一番询问后,心中终于解开了一个疑惑,为何去寻找仙女的天兵天将无功而返,因为,他们并未查看碧莲池的池底。碧莲池原本是具有仙灵之气,所以,仙女们才喜爱到那里沐浴。假如有人杀死了两位仙女,却又不想被人找到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施展法力封住两位仙女周身,然后再将她们沉入池底,这样一来天将们很容易就会把仙女的灵气和碧莲池的灵气弄混,因此才无法找到两位仙女的下落。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两位仙女绝无生还的机会,可又是谁做的呢?因为有碧莲池的缘故,能够做到这点,并不需要太高深的道行和法力,凡间也有许多精怪拥有法力,会是他们干的吗?

    现在可不是推理这个时候,如今只要到碧莲池底一探究竟即可,可太白金星却不熟水性,这倒是个麻烦。可随即,他又微微一笑,心中暗自骂自己老糊涂了,以现在他的道行来说,别说区区碧莲池的池水了,就算是大江大河,想要轻易的把它移走也是轻而易举,他打定主意,便朝南天门而去。

    ********

    「不好了!不好了!」

    天还未亮,牛郎和织女就听见邻家三婶那破锣嗓子在门外吵吵嚷嚷的了。

    「怎么了吗?相公,出了什么事情了?」织女边说着,边穿好衣裳。

    「不知道啊!三婶今天是怎么了?」牛郎一边嘀咕着,一边朝大门走去。

    推开门,三婶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更加真切的传到耳朵里,牛郎不禁地捂住了耳朵。

    「牛郎啊!喂!牛郎啊!你听我说啊!」一见到牛郎从房间里出来,三婶就兴冲冲地朝他奔过来,「喂!你知道吗?出大事了!」

    三婶一直一来就喜欢八卦传说之类的,平常没事的时候,她就会聚集一般妇女们在院子里谈论些神仙鬼怪之类的,牛郎倒也是见怪不怪了。据织女说,三婶还曾邀请过自己去参加,只不过她就以要在家里织布而拒绝了,三婶还一个劲的夸她贤惠可爱。

    「到底出什么大事了?」织女也跟了出来。

    「你们真的不知道吗?昨晚发生大事了!你们都没发现吗?」三婶口沫横飞。

    「三婶,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牛郎又再问道。

    「哈哈!三婶我可是过来人,明白的。」三婶忽然坏笑着看着牛郎和织女,「小两口新婚嘛,嗯,可以理解的。呵呵!」

    这话说的牛郎和织女可是脸红到了脖子根。

    织女撒娇道:「三婶!你……你就爱拿人家开心!」

    牛郎也说道:「三婶,你要再不说什么事情的话,我可要去地里干活了。」

    「那也得吃了早饭再去了。」织女柔声对牛郎说道。

    「瞧你们这个甜蜜的样!呵呵!」三婶一边看着牛郎和织女恩爱的夫妻样,一边拍了自己的脑袋,「真是老糊涂了!忘了说正事了!你们知道吗?昨晚一夜之间,碧莲池的池水消失了!」

    「什么!」织女大吃一惊,「三婶,你是说碧莲池的池水消失了?」

    「是啊!你说奇怪不奇怪?」

    「三婶你是亲眼看见的吗?」牛郎问道。

    「那是当然的了。昨晚夜里忽然一阵狂风,我被惊醒了,然后朝外面一瞧!你猜怎么着了,只见远处的天空中一滩池水漂浮在空中,然后一眨眼就不见了。我老婆子还以为看花了眼,就没在意。可我越想越不对,一早就赶紧起来朝碧莲池的方向去查看,结果,碧莲池里哪里还有水啊!变成了干涸的泥潭了!」

    「居然有这样的怪事?」牛郎歪头思索。

    「还有更怪的呢!」三婶似乎来兴致,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自己的见闻,「在池底啊,躺着两个巨石,你说奇怪不奇怪!」

    「巨石!」牛郎惊叫道,「三婶,你真的看见了巨石吗?」

    「是啊,怎么了?」

    「娘子,我没有骗你吧。」牛郎转头朝织女说道,「那里的确是有巨石的,我没有记错!可是,谁把它们推到池底的呢?」

    「嘿嘿!这算什么!」三婶神秘一笑,「还有更奇怪的呢?」

    「更奇怪的?」织女问道。

    「是啊!在那些巨石上面有一道道的勒痕,仿佛是用了什么东西缠过一般。」

    「我知道了。」织女说道,「相公,你不是说石头为什么会在湖底吗?根据三婶刚才说的,我想到了原因。」

    「真的吗?」

    「嗯。那些石头果然是被人扔下去的。」

    「可是,你说过人是无法移动这些石头的啊!」

    「所以才有那些勒痕嘛。如果是用绳子将它们捆绑住,再用木棍穿过绳子,那就可以两个人抬走了。」

    「啊,原来如此!想不到娘子如此聪慧。」

    「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三婶我话还没说完呢!」三婶一脸得意的模样,她之所以喜欢说些神仙鬼怪的故事,就是爱看那些没见识的主妇们一脸惊讶的模样,她想,这次也得让织女露出一样的表情,「我说的勒痕,那可不是绳子的痕迹哦!那是比绳子还要细很多的东西,要打比方的话,就好像是丝线之类的东西!」

    「丝线是没法抬的吧!那也太容易断了。」牛郎摇摇头,看来果然很奇怪,「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好了,相公。」织女心疼地说道,「你也别胡思乱想了。管他什么绳子丝线的,总之与我们无关了。只不过,可惜了那碧莲池里的池水。」

    三婶本打算说到这里,可惜的是,并没如三婶期望的看到牛郎织女崇拜自己的表情,三婶略有些失望的看着这对新婚小夫妻,心中忽然有些落寞的感觉。她有些后悔,她在想,是否应该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和盘托出?好让他们对自己心服口服?

    「哦,对了。」织女忽然叫住了三婶,「能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啊,什么问题尽管说。我三婶一定知无不言。」

    「池底还有别的东西吗?」

    「没了,就只有石头。」她最终还是决定不说出口。

    「谢谢。」织女露出甜甜地笑容。

    看着织女那甜甜的笑容,三婶知道这一次她做对了,是啊,没有必要告诉他们那件事情,要是真吓得他们搬家,可是罪过一桩,毕竟他们才新婚,哪经得起搬家的折腾。

    她决定闭口不提,在石头的底下还压着两个女人的事情。

    她们是溺死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