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边陲野村1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5-10-12 13: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待大家准备就绪后我们继续出发。山中的天气阳光明媚,青天绿树,鸟啾虫鸣,感觉甚是宜人,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大自然产生这么微妙的感觉,并且发出了四个字四个字四个字六个字的赞美,愣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当然,我会认为我心情好的原因是因为看到前面三个姑娘摇臀摆腰的走路姿势,这样对我来说比较有说服力。

    大概走了两个钟后,来到了山的另一边的一个半山腰。曾芳指着山下一个像长方形木盒子的东西兴奋说道:“伙伴们,那个就是我的家乡了。”大家顺着她的手势看去,原来这个长方形木盒子是由一排排竹木屋连接而成,再走近一点可以看到,在这个长方形盒子的正中央有一所石泥屋子,旁边是一个空旷的场地,再再近一点还能发现,所有的屋子的正门都朝向石泥屋,布局得非常罕见。这个村子傍山而立,四周是一大片田地,再往外便是一座座连接延伸的山。只听见茹见美感叹道:“山中奇村呐。”

    曾芳带我们走过一条铺满石板的村道。事实上这个村子只有纵横两条铺着石板的村中主道,其他的小街小巷原始得几乎寸寸见土。我们来到了一间靠近石泥屋子的竹木屋门前,曾芳撒下行李直跑了进去,我们捡起她的行李后也跟着走了进去,就见到曾芳抱着一个老太太正哭得有声有色。老太太忽然抬头见到我们这么一大帮陌生人,愣了一下,神情显得极为茫然。也难怪,换了谁,忽然见到这么一帮拖箱带包的陌生人,而且个个还满脸风霜,不请出门后的扫帚算是客气的了。但老太太毕竟历经世事,一眼便瞧出我们不是做江洋大盗的料,于是拍了拍曾芳后背问道:“小芳,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吧。”

    曾芳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哭着笑道:“是啊,奶奶。他们都是我在广州的朋友。这个是茹见美,这个是胖子,还有林伟,晓怡,新兴,张豪,刘梓德,思思。”对我们一一介绍后,曾芳馋着老太太对我们说:“这是我的奶奶。”大家连忙上前问好,招呼中老太太立马就多出了八个孙子,太日新月异,神乎其技了。

    老太太让曾芳招呼大家坐下,自己转身步履蹒跚走到灶前沏茶。我们在客套地说“奶奶,您就别客气了,我们不渴”的同时连忙俯身找凳子就坐。说实在话,走了几个钟头的山路,如果不是第一次上门叨扰,估计大家现在都横七竖八地躺地上作伏尸状了。但结果却发现,除了饭桌前的一张矮木凳外,我们只能席地而坐,但这明显太不雅观了,为了礼俗起见,大家纷纷将行李箱扳倒,聚成一落地长凳,并坐成了一排,活脱一副民工等开饭的场景,虽然也雅观不到哪去,但至少坐得其势,起坐得体。

    老太太提着大茶壶走了过来,这茶壶大得非常罕见,如果不是事先得知,还以为是一锅呢。老太太将茶壶放地上的时候已明显有喘气的迹象,她对曾芳说:“小芳啊,你过去橱柜拿几只碗儿过来,几个人来着,一二三••••••你拿十只过来吧。”

    一直以来,我总是非常执着地认为凡是能称为“儿”的东西必定都是小巧精致的,比如说兔儿,猫儿,都是非常玲珑可爱的,或是我们常会叫小姑娘什么儿什么儿之类的,都必须要有一种俯视的感觉。但是如果你当着我的面叫一个六旬以上的老太太为巧儿或是叫一个长满胸毛的彪型大汉为宝贝儿,这势必会让我的信念随着你的“儿”的尾声一块崩塌。同样,曾芳此时端过来的比我们平时吃饭的碗要大一两倍的碗儿一样让我的信念没有着落。我把弄着手中的碗儿,心想,这是件多么有历史感的东西啊。我想,如果我跟人家说我一口气干完一大碗茶,那得多豪气干云啊,但如果我说我一口气闷了一碗儿茶,估计得把人家呛死。

    在我的思想远离现实的时候已不知不觉喝了大半碗,这茶很苦,茶色浓重得如同药汤,事实上我感觉就是在喝药汤,关键是肚子给涨到了极限。但悲催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地方偏偏有一个“客人过门,三碗儿不住口”的习俗,而且当地人极其看重,喝不满三碗就如同扫了人家的脸面一样,被列入伤风败俗的范围。结果当大家喝完三碗的时候个个面如土色,像是身中剧毒般,两脚交叉在一块不停的摩擦,可以想象,那尿意是多么的汹涌澎湃。

    老太太提起茶壶说道:“要不大家再来一碗吧。”

    为了制止尿崩现象,我立马冲了上去,接过老太太的茶壶,说道:“奶奶,您太客气了,我们自己来就行,您坐着。”然后将茶壶提到距离老太太有两三米远的地方放下,假装看看房子四周的构造,踱步回到老太太身旁问道:“哎,奶奶,您这竹木屋搭得真精致。哎,这屋子没搭建厕所吗?”

    老太太说:“有啊,我们这种屋子的厕所一般都搭在屋后面。”说完伸手往后一指。

    我一听喜出望外,连忙说:“我得去看看竹木型厕所是什么样子的,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用竹木建造的厕所。”说完急忙走向老太太手指的地方,因为我能想象,此时我夹着双腿走路的姿势是多么的婀娜多姿。

    刚走出没两步,便听见曾芳喝道:“站住。思思,晓怡,跟我来。”然后就见到三个姑娘风一般从我身边掠过,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从没见过身手如此迅捷的女孩。我急忙问道:“那我呢?”曾芳头也不回往左边一指:“池塘边。”

    我也来不及多想,向身后几个坐姿含蓄的纯情老男人一挥手,喊道:“快。”当解下皮带的那一刹那有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猛然有一种生活真美好的感慨。而且我突然有了一个很乐观很哲理性的醒悟:“生活如果没有憋尿的痛苦,哪来撒尿的快感?”可见这泡尿对我的意义是多么的深刻,所以,在撒完尿之后我忍不住朝着湿漉的土地踩了两脚,以示悼念。

    回到屋里的时候骤见三个姑娘满面春光,足可想见她们刚刚在厕所里的一场恶斗,可谓一泻千里呐。老太太依然百般盛情,不知什么时候又提起那只令我们想把它变成废铁的大茶壶,笑笑问道:“还来不来?”

    曾芳急忙走上去接过茶壶,大概她也怕了盛情难却,忙转移话题道:“奶奶,上次我打电话回来,您跟我说有间屋子可以给我的朋友们住,在哪呢?”

    老太太道:“那间屋子呀。就在咱们家隔壁,我都给你们收拾干净了。”

    曾芳道:“隔壁?隔壁屋不是王大叔家吗?”

    老太太道:“是啊。但是他们上个月搬到城里去住了。听说他们儿子小王在外面发了什么财,在城里买了大房子,将一整家人都接了过去。小伙子真有本事,小芳啊,你以后要是能嫁到这么一户人家就好了。你那王大叔呀,临走的时候说把这屋子送给我,地方大点住着舒服。可我老婆子住惯了自己这屋子,不想搬过去。再说,太大了也收拾不过来。我带你们过去看看。”

    出了门口向右一拐便到了。我指着那石泥屋问曾芳:“那是什么?”

    曾芳道:“那是我们的庙堂,逢年过节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得去那祭拜。”

    “哦,那你们村里有多少人?”

    “现在大概有千来人吧。”

    “那你们村叫什么名字?”

    “我们这村好像没名字,自己村里的人总是说咱们村咱们村的。不过外人都会管我们村叫野村,因为这山凹里就只有我们这一个村子。”

    大伙儿走进了隔壁屋子,这里比曾芳她奶奶那要大得多,这间空屋子的构造就如整个村的格局,围着中间的天井搭建了四个房间,同样是门朝天井,有点像北京的大杂院,只不过这里的走廊全都是由竹子编制而成,又有点像日本的木板屋,光是看着,就觉得艺术无比。

    待曾芳跟她奶奶走后,张豪揉着肚子说道:“以后大家没什么事儿就别去打扰人家老太太了。”

    欧阳新兴补充道:“也别跟着曾芳去瞎串门。”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深有同感。

    参观完整间屋子后,我们决定分房,八个人,每个房间住两人。欧阳新兴和高晓怡同房那是无可非议的了,张豪和林伟共住也是互相甘愿,大Z提出要保护思思虽然勉为其难,但也别无选择,因为剩下的四人是三男一女,如果思思主动提出要跟哪个男的共处就显得太不正常,最后我跟茹姑娘合伙更是勉强得只能算是服从安排。我搭着林伟的肩膀笑道:“还好我有个姑娘相伴。”

    林伟笑笑望着茹见美,叹道:“姑娘,那你以后就好好照顾他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