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边陲野村2

章节字数:3370  更新时间:15-10-12 1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行李安顿完后,茹见美便跑到隔壁去找曾芳。我刚要整理行李箱里的东西的时候林伟便走了进来,看着我手里拿的纸笔,问道:“你带这些东西出来干嘛?”

    我说:“我打算写点东西。”

    “写什么?”

    “不知道,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你还真有情怀。你觉得这地方怎么样?”

    “很好啊,我很喜欢。”

    “我也觉得,我有个想法,我打算在这里住下。”

    “你••••••”

    这时忽然从欧阳新兴房里传来了高晓怡的喊声:“你插进去了没有?”

    接着就听见欧阳新兴喊道:“插进去了。”

    高晓怡:“奇怪,那我怎么没反应啊?”

    欧阳新兴:“那我再插一下试试看。怎么样了?”

    高晓怡:“还是没反映,是不是太松了?”

    欧阳新兴:“不会啊,我觉得挺紧的。”

    高晓怡:“那你用力顶一下啊看看怎么样。”

    欧阳新兴:“顶了,有反映没有?”

    高晓怡:“怎么搞的,还是没有。”

    我和林伟面面相觑,表情甚是吃惊。林伟走到门口看了看,一转头跟刚好也走到门口观看的张豪用眼神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回屋,对着我摇头叹息道:“社会太开放了,连门都没关,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够高调的。”

    我说:“那也是人家的私事。”

    林伟显得有点不满,说:“那也不能这么高调呀,毕竟是公共场所,太败坏风俗了吧。”

    我将纸笔放在了桌上,笑笑说:“伟哥,你这思想可就太封建了。一代才女张爱玲说过,婚姻就等于长期卖淫。他们还远着呢,顶多也就算是入门初级,捏捏脚按按摩之类的,还构不成淫。”

    林伟坚决抗拒道:“那也照捉,中国社会哪能容许这么大尺度的行为。”

    我说:“中国社会没你想的那么含蓄,你看看咱们的当代大师贾平凹,不就是靠一部《废都》红遍大江南北的嘛,网络上那些事你应该知道,风俗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这时忽然听到欧阳新兴喊道:“操,你等我一下,我去刘梓德那插插看,看有没有反应。”

    我愣了一下。林伟满脸的世道堕落,叹气道:“还真不是一般的开放,连你都要,禽兽不如啊。”

    我听完后不觉菊花一紧,大感不安,连忙捉住林伟的手道:“伟哥,你得护着我啊,可别让那丧心病狂的家伙把我给废了。”

    林伟还来不及宣誓正义之词,便见欧阳新兴边走进门边说道:“刘梓德,借插一下。”忽然发现林伟也在,又问道:“伟哥,你也来插?”

    林伟连忙摆摆手道:“不是不是,我过来坐坐而已。”

    我往后退了一步,尴尬道:“新兴,这不太方便吧。”

    欧阳新兴说:“不方便?你自己要插吗?”

    “我••••••”我立刻囧得一塌糊涂,这也太他妈高难度了吧,那家伙得多长多具备柔韧性啊?我反抗道:“我不插。”

    欧阳新兴说:“那给我插。”

    我退到了墙角,挨着墙说道:“绝对不可以。”

    欧阳新兴道:“操,你自己都不插还不让我插,你太自私了吧你。我不管。”说着向我走了过来。

    我大喊一声:“伟哥••••••”,话还没说完便见欧阳新兴走到我身前将我推开,然后把一个手机充电器的插头插进了我身后的插座。然后对我说:“别拔出来啊。”

    我又喊了一声:“妈的,原来是插手机充电器。”

    林伟和欧阳新兴走后,我又继续整理东西。在袜堆里我发现了一张信笺,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希望你一切安好。我曾经和所有迷信者一样认为这是非常不详的七个字,就因为它的总数是七。这张信笺曾经被我揉折了很多次,上面布满折痕,这是我之前的女朋友遗留给我的最后物件,对我来说它是一封解雇信,但我一直都不舍得撕掉,我曾经觉得这是青春记录,我也曾经用二十几万字记录过我的青春。但一年后我便觉得青春只不过是一堆废物。我将信笺重新折好,发现它的背面已经有点暗黄,显现出有一定的历史背景,想想大概有三四年了吧。我把它夹在书里,放到了我的床头。

    这时思思走了进来问道:“梓德哥,你在干嘛?”

    我回头答道:“整理一下行李啊,你不用整理吗?”

    “我••••••”思思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没。梓德哥,我想跟你说件事。”

    我问道:“什么事?”

    思思说:“我在那边很不习惯,整个房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干什么事都觉得好像有人监视着似的。我知道大Z哥是好人,但是我一见到他在对面床上就总是感觉很不舒服。怎么办呢?”

    我想了想,说:“没办法啊,房间有限。但你们可以拉个布帘隔开啊。不然,如果你怕的话你就只能去曾芳那跟她挤挤咯。”

    思思立马摇摇头,心有余悸道:“那我还是拉布帘好了,一看到茶我就头晕。”

    我笑笑说:“你也别怕,胖子他不是坏人。如果他敢对你怎么样,梓德哥帮你灭了他。”

    思思说:“真的假的啊?”

    我说:“当然真的。”

    思思笑笑道:“好,我就记住你这句话咯。”然后转身回到自己屋里。

    此时已夕阳西斜,阳光照进了我的屋子里,整间屋子显得一片蜡黄,极具柔色。我躺在床上,望着屋顶的横梁发呆。黄昏的宁静将我带回了10年前。

    那是我屌丝雏形初成的年代。我记得在某一天的黄昏,情景也如同此时般一样的蜡黄,一样的柔色。阳光虽然无力,却能把当时只有一米五的我的背影拉得跟自由女神般伟岸。当天是我轮值,把卫生搞完后很习惯性地站到了讲台上,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政治”两个字,我印象很深,当时在写到“政”字的最后一捺的时候,我扎了个马步以突出这一笔的力量性,然后转身将粉笔很随意地扔到了讲台的桌面上,以不屑的表情向空无一人的教室扫了一圈,之后便双手撑在讲台上俯视一排排课桌椅,此时脸上必须极具威严。以上的一连串举止便是我当时的政治老师每次上课都必用的动作。政治老师姓李,是个四十多岁的秃头大汉,在“明星”出现在我脑海之前,他是我最初的偶像,代表着冷酷与潇洒。虽然在我后来的生活中也出现过不少这样类型的人,但都被我列入装逼范围。那个时候我认为,李老师简直就是深藏功与名的民间艺术家。

    我将左手捏成拳头,捂住嘴干咳了两声,随即联想到全班同学坐姿齐整一片安静。我点点头,挥出左手向背后的“政治”两个字扣了几下,然后向讲台下问道:“你们知道什么是政治吗?”下面依然一片安静。我伸出左手指着第三排中间靠右第二个空位说道:“班长,你说说,政治是什么?”

    我立即又联想到班长怯怯懦懦地站了起来,满脸恐慌,吞吞吐吐说道:“政治是••••••是••••••是官。”

    我略感失望地摇了摇头,对班长招了招手道:“你继续站着。”然后指向左手边的第一个空位继续说道:“政治科代表,你来说说。”

    此时政治科代表必定是满脸倒霉之相,紧张得手忙脚乱,低着头拼命地乱翻着政治课本,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又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对坐在右边最后面的学习委员的空位说道:“学习委员,你来。”

    随之又联想到学习委员甚有信心地站了起来,满脸得瑟,大声说道:“俺爹说,政治就是卖田卖地赚钱,俺的理想是,长大以后俺也要搞政治。”

    我气愤喝道:“你爹是干什么的?”

    学习委员答道:“俺爹是村长。”

    我气得手抖了抖,指着学习委员道:“你,到外面罚站去。”然后转向大家道:“同学们,你们可知道,政治是••••••”

    忽然,我发现门口正有一双眼睛盯着我,而且我能感觉得到,是一双非常锐利,足以秒杀我的眼睛,不禁转头看了看。如果按照正常的反应,我应该先是羞愧得逃向后门,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在她的视野里消失,躲在暗处偷偷看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当天的情形实在太过微妙,有点悖于常理。在我转头的刹那,我看见了一个长发飘扬,满脸纯真的女孩正疑惑地看着我,她穿着校服,手里抱着几本书,优雅地伫立在距离我三米处的正门口,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我看到了一个满身光环的女神,心里激动得直喊:“同学,你好漂亮啊,我已经深深地被你迷住了。”没错,这女孩就是我曾经暗恋过半年的姑娘。

    在长达六秒的对视后,女孩忽然捂着嘴笑了笑,直接把我的尴尬给笑了出来。本来如果按照事先的正常反应来个落荒而逃,就算丢人也还不至于丢到家的份儿,但我却选择了一个令我终身悔恨的方式——躲到了讲台底下。当时还没想到,如果女孩偏偏要走过来那我下一步该怎么办?我想我会哭出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