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蜡色回忆5

章节字数:3404  更新时间:15-10-20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我发呆的过程中,太阳趁我不注意偷偷地爬高了一两寸,阳光已经普照整个池塘,在石篱上被殃及到的我感到了一阵火辣的刺痛感,不听指挥的汗水非常不礼貌地染湿了思思的一小撮头发,中间她醒过一次,但没睁开眼睛,只是轻轻地抬起头,将被染湿的头发撩到后背,靠着我的肩膀继续沉睡。而石化太久的我已经有点快要支持不住了,感觉就像快要坍塌的城池,随时都会发生让人不期待的崩溃。

    池塘对面只剩下一个握着鱼竿的小孩,其他的都跑到附近的树下避日,而那个神气的小孩只在树底下负责指挥轮值换人,我隐约记得此时站在我对面的小孩已经是第四个值班人了。

    据说深呼吸能让男人变得耐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从没有人发表过这类的经验之谈。这极有可能是民间秘方,但又违背了道家的凝神聚气的法门,说实话,这种没根据的问题让我思维有点失控了。但此刻,作为男人的我必须得耐久,特别是面对身旁的姑娘,决不能过早泄了,一定得让她感觉到我就是一块磐石,虽然,她醒了以后不一定会赞赏我。于是,我开始做深呼吸。当然,首先我得让自己灌满气,至少气能让力量得以延续,虽然延续只是权宜之计,但须知,持久的战役就是靠无数个权宜之计支撑起来的。此时我的腹部收缩得近似阿拉伯女郎的纤腰,胸部却高如巴拉圭乳神的事业单位,一副正气凛然,含苞待放的姿态。

    忽然,思思抬起头,睡眼朦胧看着我疑惑问道:“你干嘛呢?”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将胸口填平,说:“没什么。”

    思思揉了揉眼睛,关切问道:“怎么叹气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

    我说:“没有啊。”

    思思继续问道:“那你刚刚在发什么呆呢?”

    我说道:“刚刚在想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石杰。”

    “石杰?”思思耷拉了一下头,说道:“你怎么又想他了?想他什么呢?说来听听。”

    “你真想听?”

    “想,我真想知道一个男人有什么令你这么牵肠挂肚的。”

    我笑了笑,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你还别说,还就真有那么一种人的人格魅力强烈到让人难以忘怀。你知道吗?我的朋友石杰曾经当着林心如的海报挠痒,然后告诉我,林心如在看他挠藓。”

    思思露出诧异的表情,皱着眉头说道:“好恶心喔。”然后用手遮住眼睛看了看天空,说道:“这里太阳好大啊,我们去那边树底下坐吧。”

    我们走到离石篱大概有五六米远的树底下,坐在露出来的树根上。而对面又换成另外一个小孩。我笑着继续说道:“石杰是当时我们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思思打断我的话说道:“那就是坏学生咯。”

    我说道:“不是坏学生,只不过是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奔放的性情,在学校很混得开,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他倍儿有面子,很多人都得给他面子。我总觉得他天生就有一种被人欣赏的独特魅力。”

    思思说:“哦,那然后呢?”

    我继续说道:“然后他就做了一件空前绝后,轰动全校的事情咯。”

    思思问道:“什么事情?”

    我说:“在我们读三年级的时候,班里有几个同学很贪玩,总是不做作业,石杰就是当中一个,老师为了纠正他们的学习态度,于是给全班定下了一个规矩,就是以后如果谁没准时交作业,每次打十下手板。但这个规矩似乎恐吓力太过低微,甚至导致一些平时本来有做作业的同学觉得十下手板可以换一两个钟的勤思苦写非常划得来,都纷纷弃笔从了竹板,班里不做作业的队伍一下剧增。当时我还以为,老师肯定会偷着乐呢,大家都不做作业,他就可以省下很多批改作业的时间了。当然,作业是不用批改了,因为很多人都没做,只不过这时间却是省不了的。现在想想,这老师太不明智了,而且还是不聪明到带点自虐倾向。自从规矩定下了以后,老师每次上课都得花十几二十分钟打手板,别人上课是全班坐着整齐,我们上课是一半人排着队轮流上讲台挨手板,这场面跟排队买票没什么区别,都是上前伸手,缩手。不过最惨的还是老师,开头几分钟还好,精力充沛,手板打得啪啪响,当然,站在队前头的同学也最惨,每次都得充当炮灰,哦,我们是按着学号来的,禁止插队。因为开头太猛,打到后面几分钟老师就开始有点后劲不足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有气无力。每次打完老师都得喘着气在讲台上休息五分钟。后来,老师似乎发现了一点,虽然他是老师,但干的却是比农民还要繁重的体力活,可农民干体力活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他干这种体力活似乎就显得吃饱了撑着活受罪。可能他觉得他的行为让“为人师表”四个字蒙尘吧,没能把“师表”的半公务员姿态给表现出来。后来,他又制定了一个新的规定,只可惜受到智商的局限,这个新规定只是用旧规定稍微改良而成的,换汤不换药,还是打手板。技术上的改良主要体现在从十次升价到二十次,而且可以赊欠,累积到一百次就清算。当然,也可以选择当天结算••••••”

    思思打断我的话说道:“你说的这些好像没石杰什么事啊。”

    我没理会她,只是静静沉浸在回忆中,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讲我这位朋友的故事,它必须跟我脑海里想的一样完整,因为石杰是为数不多让我景仰的人。我继续说道:“老师这次技术上的改良确实增添了很大的威力,让很多同学也都改良,特别是站惯队头当惯炮灰的同学,态度转变的速度都快赶上中国某些官员的政治立场了。毕竟以前的十下手板只能算是普通的地雷,这忽然一下子就换成了导弹,很多人自认自己的骨头没竹板硬,那就只能从良了。但只有石杰一个人例外,他不怕导弹,因为他曾经用打火机引爆过核弹,哦,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讲给你听。他是老师制定的规定的守护者,用坚定的立场让规定的效用得到延续,不用说,老师最后只剩下石杰这个VIP客户。因为合作伙伴的关系,石杰跟老师渐渐混熟了,你知道熟到什么程度吗?熟到可以跟老师讨价还价呀。每次打手板的时候,两个人总得在讲台上交涉一番,直到拟定双方都合乎心意的数目才开始执行规定。我记得石杰第一次砍价是减少十下,也就是说打九折,于是以后的每一次石杰都会逐次要求降低数目,后来砍着砍着,居然只剩下五折。老师似乎忽然发现不对劲,照这样缩减下去,自己定的规定可就要完全作废了,随即又领悟到自己的立场太不坚定了,但偏偏又没有当官的命。本来是自己牵着人家的鼻子走的,没想到现在反过来让人家牵着鼻子走,这不单是权威受到了挑衅,面子上多少也有点挂不住了。于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威,坚定自己的立场,在打完五折后死活都不给减价。老师说,五折是他的底线,不可能再低了。但石杰却坚持打完四折再说,于是两人一直协议没完,都不肯让步,一直都没结果。最后,石杰说,老师,我们各退一步,4。5折怎么样。因为多次协议不下已经让老师有点恼火,加上石杰的不折不挠的砍价的这种轻佻行为更是让他觉得不耐烦,但无论如何这一次都不能让自己乱了阵脚,所以,老师发火了,他决定霸王硬上弓,对石杰强加行刑,以示权威。他指着石杰怒道,你个小崽子,你还有没有把老师放在眼里啊?但石杰的立场更加坚定,不打四点五折就不给打手板。于是就发生了以下一幕——老师追着石杰在学校里跑了八圈。自建校以来,哦对了,我们学校从建校到我读三年级大概有三十年历史了。石杰是唯一一个领着老师在学校里四处乱跑的人,而且边跑还边讲价呢。我们全班当时全都跑出去看了,就见他们俩一直这么转着圈。这件空前盛事很快就惊动了校长,他带着其他老师前来观战,并且指挥其他老师前后包抄,四面夹攻,务必要将石杰绳之于法。最后,石杰在五星红旗旗杆下落网了,被几个老师逮捕到校长办公室。”

    思思见我顿了顿,便问道:“那后来呢?校长把他怎样了?”

    我接着说道:“后来校长就记了他一个大过咯。我当时觉得完了,被记大过,石杰这辈子完了。因为我从没听说学校里谁被记了大过,但石杰就被记了大过。我忽然觉得石杰很可怜,我一定要对他好,于是我把自己存了好久的一套梁山好汉卡送给了他,并且安慰他,让他看开点。但他只是淡淡对我说,没事,这件小事对我的人生没有影响。第二天,他跑过来跟我说,校长昨天去他家了。我吓了一跳,连校长都出动了,这件事肯定是闹大了,连忙问,然后怎么样了。石杰就笑了笑,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就是跟我爸谈谈,让我爸劝劝我而已,让我以后给老师点面子,没怎样。我羡慕得忍不住说,哇,你真厉害。石杰说,那当然,要知道,让学校领导上门拜访,村里就只有两个人有这样的面子,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我。这更让我崇拜不已,说,哇,你真有面子。石杰怂了怂肩,云淡风轻,说,没什么。后来,就像石杰说的,真的没什么,他顺利升学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