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奔跑的姑娘3

章节字数:3334  更新时间:15-10-25 1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写完这封信几乎超支了我的自信,耗光了所有的热情,太郑重其事得令我的内心忽然变得很空虚。这个世界上最低贱的事情莫过于把一个经常出现在你视力范围内的人当成一个信仰,它会让你卑微的找不着北。况且,我当时并不知道信仰是什么东西,情节就变得更加严重了。

    这封信被我反复地审查了很多遍,并非它真的需要审查,而是我为自己没勇气寄出去找一个借口罢了。暂时的,它被我搁放下来。

    我仍然听着流行歌曲来冲击初恋的情感,仍然每天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小C的身影,仍然每个星期翘一节课去期待她奔跑时迷人的抖动,仍然在放学后和石杰最先冲到网吧杀怪升级爆装备,直至日落天黑才回家,匆忙完成作业后便去找石杰探讨女人的奥秘,然后带着小C的容颜沉沉睡去。这是我每天重复的生活。那时候我很看不起周围的一些同学,他们整天无所事事,浑浑噩噩,上课睡觉,下课发呆,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为了什么,而我至少是有追求的。我追求一个女人,追求更高级的装备,追求同学们为我的天赋投来景仰的目光。

    经过一番追赶,我游戏里的等级终于追上了石杰。忘记介绍了,这个传奇游戏名字叫失落国度。我在里面的角色是法师,技能全是远距离攻击,非常符合我的性格,我还给它取了个愿望的名字:CCC。而石杰的角色是武士,因为他性格豪迈不羁,直来直往,所以他非常喜欢用“野蛮冲撞”的技能将我挤出安全区,三两刀把我秒了之后捡我掉下的装备,然后等我复活了又还给我,乐此不疲。所以每次去杀怪的时候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的,我则躲在他身后加油添醋,稍微辅助。但有时我也必须一个人去厮杀,因为石杰要去约会。

    而我,也只有在玩游戏的时候才能将小C暂时搁置,当我戴上耳机,听着流行歌曲,盯着屏幕里频频刷出的怪物,期待能偶然爆出让我惊喜的装备的时候,那才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至高无上,掌控着所有事情。

    当电脑右下方浮出一个方框,提示余额不足,必须让我脱离自己的世界,回到别人的世界里的时候,我又得忙着去应付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想方设法推搪父母询问近来的学习状况,这些已令我惶恐不已。那时我从未想过读书为了什么,读完书又能干什么,只知道读书是我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

    出了网吧,石杰问我:“你跟小C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说:“没怎么样啊。”

    石杰问道:“那是怎么样?”

    我说:“刚写好信。”

    石杰讶异道:“靠,这都一个多月了,我还以为你跟她进展得如火如荼呢,搞半天这才写好信呐。怎么不拿给她啊?”

    我忸怩道:“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石杰哼了一声,冷冷笑道:“得了,别瞎扯了,什么不是时候呀,我看你是不敢拿给她吧。”

    我脸一红,急道:“怎么可能,我当然敢拿给她了。只是••••••”

    石杰打断我的话,说:“敢不敢打赌啊?”

    我说:“打什么赌?”

    石杰笑笑说:“就赌你敢不敢拿给她。你要是敢拿给她,我那支高级的魔法杖就算输给你了。”

    我心里一阵激动,这高级魔法杖可是我渴望已久却一直没能得到的好装备呀,要是配上它,魔法伤害要增加好几倍呐,以后在里面耀武扬威就没人敢不服了。于是想都没想就说:“好,跟你赌。”

    我就像中了魔法的诅咒,因为一支魔法杖而毫不顾虑地将信送了出去,就仿佛之前的种种踌躇都被这魔法杖消灭得荡然无存;也没去设想信送出去了以后会得到什么的反应,只想着赶紧放学了好去试试这支魔法杖的威力。

    石杰笑笑对我说:“妈的,要不是这支魔法杖,你小子这信写了也白写,我猜准了你不敢送出去。现在好了,这第一步走出去了,以后的事不管怎么样咱这心里也算有底儿了。我跟你说,成败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得去试,得让事情有个开头,只有试了你才能前进,不然你就只能一直待在原地。你知道什么人才会一直待在原地吗?白痴才会待在原地。还有,别把女人看得那么神圣,也别让自己太弱势了,咱是爷儿们,咱得有爷儿们的尊严,生活的原则。来吧,过来交易。”

    这番话我半句也没听进去,只惦记着赶紧把魔法杖弄到手,因为我早已在课堂上想好今天要用这魔法杖来扬名立威了。

    忽然,交易的框框消失了去,而后听见石杰骂道:“他妈的。”

    我问道:“怎么回事?”

    石杰气愤道:“妈的,我被人爆了,魔法杖掉了。”

    我刚要发出怨恨,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道:“这个傻×,居然站在这交易,你看,他被我爆了,白捡了一件好装备。哈哈哈,这个傻×,真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石杰冲了过去,直接揪起那人的衣领骂道:“他妈的,是你这孙子,敢惹我,你嫌腻味了是吧。”

    那人掰着石杰的手说:“你神经病啊,无缘无故扯我干嘛,你最好给我放开。”

    石杰狠道:“王八蛋,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爆了谁的装备,是老子的。”

    那人看着石杰的一脸狠相,显得有点不安,但看到有两个兄弟在身旁,觉得不能失了面子,便推开了石杰的手,轻蔑道:“是你的又怎么样?老子还专就爆你了。”

    石杰忽然笑笑道:“行,你小子尽管嘴硬。走吧,有种就出来。”说着走出了网吧。我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随后,整个网吧的人全都出来了。

    网吧门口一下子围了一大堆人,有从附近店里跑过来看热闹的老板,有刚刚才回家路过的学生,密密麻麻地围了两三层,将我们几个围在中间。人群中忽然有十几个学生打扮的人先后走到石杰身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石杰只淡淡笑着说,没事,你们看热闹就行。

    那人冲着石杰喊道:“你他妈想怎么着呀?”

    此话刚出口,那十几个上前跟石杰搭话的人刷的一齐转身,目露凶光地盯着那人看。那人一见这架势,立马就弱了下去,他身旁的两个兄弟也悄悄地退回到人群当中。那人低下头,沮丧着脸,再没说一句话。

    石杰走到那人跟前,楸起他的衣领说:“你说说该怎么着吧。”

    我站在石杰身后,环视着周围的人群。我知道在这个事件里并不需要我,石杰一个人就能够摆平,虽然我站在他身边,但我也只是和周围的人群一样,只是一个观众而已,因为他是石杰,一个我所钦敬的热血男人。假如这是一场戏的话,我充其量只是一个背景,因为我出现在镜头里,但就算没有我这个背景,这场戏依旧会演下去。在人群中,我忽然看到了一张已经深深刻印在我心里的熟悉的面孔,这张面孔令我日思夜想爱慕不已,没错,是小C。她此时正盯着我看,在短短三秒钟的眼神交接中,我看见了她那包含着复杂感情的眼神,不禁下意识地低下了头。我告诉自己,我绝不可能只是一个背景那么简单,我要入戏,我要演出,我要把男性的魅力展现给我心爱的姑娘看。于是,我慨然向前一步,往那人当头打了一拳。

    随后现场陷入一片混乱,当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小C已经不见了,但却让我对寄出的那封信作出种种遐想。小C收到了?或许还没?

    就因为杳无音讯,总算还能失望地希望着。一切未可知的事情总能令人侥幸地期待奇迹的发生。于是我就一直等啊等啊,直到一个月后的政治课上,终于得到不该属于那封信的却又与它有关的音讯。那时候我几乎已经快忘了信的事了,所以这个音讯只能算是意外的收获。就好像借给别人的钱,因为太久了,自己都快忘记了,忽然有一天别人还你钱,除了意外,多少总会感到安慰的。

    那天刚一上课,政治课李老师还没走到讲台就一路自言自语地让我站起来,随后若无其事地开始讲课,直接忽视掉正鹤立鸡群中的我,令我大感困惑。就好像在大街上平白无故让路人扇了一巴掌似的,莫名其妙得很。我心里想,难道是我的幻觉?还是他忘记了我还站着?伴随着无限的困窘,我一直站到离下课差不多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才被李老师记起。当然,我并不记恨他,因为他是我的偶像,就刚刚那随手一挥就让我站起来的那种潇洒,已经深深令我折服,而我则自我检讨了整整三十分钟,拼命地挖掘最近曾干过的坏事。

    李老师冷冷说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站着?”

    我摇摇头。因为我实在找不出属于李老师该管的且是我做的坏事。

    李老师哼了一声,冷笑道:“是不敢承认还是真不知道呀?”

    我一脸愕然,但坚决道:“不知道。”

    李老师脸色一沉,瞪着我看了半响,随后拿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对着全班扬了扬,厉声说道:“这是什么,自己看看。”然后一甩手,将信封往我这边扔过来。但终因力道不足,信封在中途被地心吸力无情得吸附下去。李老师盯着我喝道:“去捡。”

    我吓了一跳,慌忙跑过去把信封捡起,一看,顿时就丢了魂,妈的这不是我写给小C的信吗?怎么会落到李老师手里?带着无限困惑,我呆呆地走回座位上继续站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