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苦命鸳鸯1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5-10-30 1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豪在茹见美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茹姑娘,我们大家都知道你的心思,可能曾哥她也知道。虽然目前的情况表示你之前的一切表现都是白忙活儿,但也没办法,人家这婚事是预谋已久的,只能说你们的缘分还没到那份上。你也别太伤心,想开点儿,一个姑娘并不能代表什么。”

    我也劝道:“你可千万别跟个姑娘似的要死要活呀。”

    茹见美喝了口酒,瞪着我说道:“早着呢,我没那么矫情,只是有一点失望而已,早知道的话,或许我不会来。”顿了一顿,又喝了一口酒,脸上泛着微笑呆呆出神,接着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就没什么好说的,再说我也挺喜欢这个野村的,虽冲错了人,倒没来错地方。生活本来就没有那么多顺心顺意的事,何况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而且还能常常看见她,也算是意外的开心了,有没有结果已经没什么所谓了。”

    张豪点了点头,欣慰道:“豁达是件好事情。我会留在这跟你合伙儿开杂货店也是因为你跟我说过,我们现在过的是多么矫情的生活啊,别人起早贪黑,忙碌工作,那是因为谋生需要,就像我们以前一样,纯碎地只是为了谋生。但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早已超过谋生的标准,我们需要工作只是为了打发日子,这种感觉跟在大城市的奔波劳碌真的完全不一样,我们现在是为了生活而活,活得轻松自在就够了。生活呐,不能奢求那么多。”

    我忍不住轻声拍手道:“×教授,你什么时候改行成知足小青年了,居然对生活看得这么透彻空明。就跟你群里的专家座谈一样一针见血,真是一事通百事通呀。”

    张豪骄气道:“我一向都是这么有内涵的好不好。”

    茹见美轻蔑道:“呸!以上的言论都是我的见解,刘梓德,你千万别听他瞎吹。我下午跟他说的时候他还嘲笑我没出息来着,后来我一跟他列举几个以前的生活劣例他马上就方寸大乱,即刻就信服于我。”

    张豪辩驳道:“我下午那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你说的那些我早就心中有数了,不然我也不会来这地方呀。”然后转头向我说道:“你说是吧,刘梓德。”

    茹见美不屑道:“哟哟哟,你还知道呢已经,那我还是早打算好了呢。”

    张豪忽然摇摇头叹息道:“唉,曾芳啊曾芳,你就要嫁人了,可惜啊可惜。”然后转头对茹见美怪怪地笑着。

    我正想开口,茹见美抢先道:“没什么可惜的,她能幸福我也高兴,爱情这种东西最奇妙的地方在于能爱得开心,我不像你那么肤浅,非得到不可,我这叫爱得宽容。”

    张豪笑道:“单恋叫做宽容了,那照你这么个逻辑,社会上就不存在有争议的事情了。什么事往宽容上一放,没有讲不通的。”

    我说道:“你们两位的思想这么大分歧还怎么合伙儿做生意呀。”

    茹见美呵呵笑道:“这不碍事,要是生活少了这些争吵可就少了很多乐趣啦。我们这种毛病是良性的,是有意思的拌嘴。”

    我问道:“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张?”

    张豪抢先说道:“下午我们有去过市里一些批发市场看看,大概已经知道要怎么进货,哪些货便宜,就等把铺子盘下便可以开张了。”

    茹见美补充道:“我们打算开在庙堂对面,那里是村里的中心点,算是黄金地带,过几天去跟村长谈谈,看怎么样吧,快的话半个月后就可以开张了。到时候你们••••••”

    欧阳新兴毫无征兆的一声长叹结束了茹见美的展望,他叹道:“唉!生活真他妈太不如意了,再多的豁达也不够给无奈来消遣。”

    张豪顽皮笑道:“终于肯定说话了,憋得够辛苦吧。”

    我问道:“新兴,发生了什么事?你不妨说说,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欧阳新兴苦笑着摇了摇头,表情显得十分无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了。”

    茹见美急道:“那你倒是说呀。”

    欧阳新兴又是一声不可思议的长叹,长得让我们担心他在叹完的时候会断气,结果反倒害我们替他紧张得快要窒息,他一叹完我们马上猛喘几口气,增补自身的气息,都是刚刚被他的叹气给憋的。他怅然讲道:“我和晓怡谈恋爱差不多已经十年了,可是我们却得不到好的结果。十年了,你们想想这是什么概念?都可以生死两茫茫了,如果像别人那样的话,恐怕我都当了好几回爹了,呵呵,十年了,我们仍然还在惶恐,仍然得不到我们所需要的祝福••••••”他朝我们摆摆手,堵截住茹见美要例牌祝福的冲动,继续说道:“我和晓怡是同乡,还是邻居,从小就一直在一块儿玩,很要好,她常常来我家,偶尔还在我家吃饭,我也常常去她家,她奶奶挺喜欢我的,总拿东西给我吃,还常说等长大了要我做她家的过门女婿。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对彼此都有好印象了,慢慢地也彼此喜欢上对方,只是那时候还小,根本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儿。当时还常常玩一些结婚的游戏,还专门叫另外一个小朋友充当婚礼主持人呢,但也只是当游戏玩玩而已,根本没想过这样代表着什么。直到了初中我们才开始慢慢明白那种感觉,刚开始我们俩人还都挺不好意思的,相互害羞了几个星期,但因为经常一起上学放学,后来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可在一起后反而变得不自然了,很多以前能说的话变得说不出口了,也不敢再一块儿同路上学放学,于是我们就开始写信了,那时候我们像是同时都变成了哑巴,信里倒是写了一大堆,可见面却说不了几句话。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所以我们把每次见面都当成一个约会,是避开所有人的约会,因为在那个年龄,约会是个挺敏感的词汇。”说着他转头往屋里看了看,但屋里一片漆黑,遮蔽住他的视线,结果一览无获。

    他回过头,喝了一口啤酒后又继续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又约了晓怡,我们一起去到江边。碰巧那时江水退了,空出一大片沙滩来,在江边走了一会儿,因为过往车辆太多,烟尘太重,我们就走到河道的沙滩上散步。沙子很软,走起来跟走软地毡似的,脱了鞋走就更舒服了,但我心里比这还要愈加舒服。牵着手,缓步慢行,说说笑笑,这是件多么欧意的事呀。其实当时我心里早已有这样的决心:不管做什么事,在哪,什么样的环境,只要能跟她一块儿就行了,十年后我仍然还是这样想的。我们在沙滩上走了很久,后来走到了桥底下,就靠在桥墩边上休息,说说话儿啊,看看浅滩里的竹排啊,已经是接近黄昏了,我印象很深,当时夕阳的微光斜照在整片沙滩上,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特别艳美,我们还很文艺地感叹着要是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呵呵呵,妈的,除非能做成标本才能保持永恒,但这也还是再长大一些之后的觉悟,当时我们还继续沉醉在无限的文艺里呢。忽然有一个人向我们走过来,当时还真给吓了一跳,那人是晓怡的哥哥,我跟他打了声招呼,但是他没理我,他就问晓怡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就走了。我感觉到晓怡有点慌,脸色很尴尬,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事儿,就还是继续欣赏着我们的夕阳。她哥离开的半个小时后,天色也开始暗了下来,我就送她回家,分别后我还挺兴奋的,那个小心肝呀一直乱颤,就开始计划下一次约会了。可是过几天晓怡就告诉我,她哥把那天见我们在桥底下的事儿告诉了她家里人,她父母听后很生气,对她又骂又吼的,她哥也一直指责她,总之就是不准她以后跟我来往,要是再让他们见到她还跟我来往,他们就要像电视剧里说那样对晓怡进行老套的惩罚,打折她的腿。那时候晓怡很伤心,但也不敢对父母说什么,只是一直哭,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她奶奶知道了这件事,好像很高兴,反而支持晓怡跟我在一起,可能是我小时候给她印象比较好的缘故吧,她一直挺喜欢我的。因为她奶奶的赞同,家里人对她的警告也就没有像之前那么坚决了。也幸亏她奶奶喜欢我,才力挽狂澜,以一对三,才将家里的反对声音压制下去,变成五五对峙,要不然呐,呵呵,估计那个时候我和晓怡就已经散了。但尽管这样,也令晓怡很不好受,左右为难,一方面担心着父母的反对,一方面也很感激奶奶的支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当时我听了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又苦恼又气恨,我就问晓怡为什么她父母不喜欢我,她回答得很坦白。”说着又无奈地摇头笑着,跟着一声叹气,随手拆开曾芳送我的香烟,点了一根,恍恍惚惚地抽了几口。

    茹见美忍不住问道:“她怎么说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