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苦命鸳鸯2

章节字数:3014  更新时间:15-10-31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欧阳新兴咳了几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接着说道:“其实我不抽烟的,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受得了这烟味,太臭了。咳咳咳,嗯,晓怡告诉我她父母说我家里穷,根本配不上她家,把女儿嫁给我跟扔进山区里没什么两样,左右都是个穷,对他们家来说太丢脸了,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跟晓怡在一起,还说我有哮喘病,这就更不允许了。唉,那时候我们才读初二啊。没错,我是有哮喘病,但是属于很轻微的,很少发作,除非是太过剧烈的运动,但我一直都保持得很好,只是不知道她父母为什么会知道。晓怡她本来也是不知道的,还是她父母告诉她的,她问我是不是真的,边说边哭。我那时候听完她那些话后很气愤,很恼恨她父母,凭什么什么眼看人低,我家里穷又怎么样,又不是养不起晓怡,何况我是真心喜欢晓怡的。我就说,是真的你就不要跟我在一起吗?晓怡直摇头,边哭边说不是不是,她很喜欢跟我在一起,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一直很恼怒,甚至气得想着不让我们在一起就不在一起呗,哼,妈的老子还不稀罕呢,凭什么就那么瞧不起人,老子又不是稀罕你们家那点钱。这本来呢,在小学的时候晓怡的家境跟我家是差不多的,都是属于最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农民,积蓄也不多,住着普通民房。可是后来有一段时间很流行六合彩,她爸就负责给别人收钱,算是中间人,也可以算是半个庄家,能从中克扣一点,后来有点本钱了,就自己当起庄家来了,这俗话说十赌九输,唯一赢的就是庄家,那段时间他爸赢了很多钱,一下子就富了起来,建房子啊,买车啊,阔绰得很啊,村里的人个个暗地里都叫他暴发户。他很自然也就瞧不起比他穷的人,除了她和奶奶外,全家人说话的口气大得不把别人当回事儿,动不动就想拿钱吓死人。我爸和我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家自然瞧不起,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啊?有几个臭钱就很了不起吗?何况那几个臭钱还是赌赢回来的,很光荣吗?很••••••很见得人吗?哼哼!唉,不过那个气头一过,我心里还是很悲伤,我觉得我还是离不开晓怡的,晓怡真心待我好,从没有瞧不起我。我也理解她的坦白,她一向对我推心置腹,从来不瞒我半点事情,虽然很伤我自尊,但也是给逼得慌了,没顾虑到许多,她心里还是很希望跟我在一起的。但又能怎么样呢?自从她父母反对后,我们约会的次数变得少了很多,虽然她奶奶支持,但她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的跟我在街上走,怕被人看见了,每次我们两个人见面都慌慌张张的,也不敢呆得太久,反正那时候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光明正大的反义词,什么偷偷摸摸啊,鬼鬼祟祟啊之类的,总之就是见不得光,比明星们的地下情还要地下,说好听点叫幽会,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那就是私会。我们两个都觉得很辛苦,但也很欢喜,毕竟还能牵牵手说说话,确实不容易啊。”

    张豪唏嘘附和道:“不容易啊。”

    欧阳新兴继续怅然讲道:“就这样我们迷迷蒙蒙地过完了初中,其实我们那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算想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就索性由它去,不去想它,反而少了很多顾虑。我们高中是在县里读的,也是同一间学校,因为离家里比较远,就不怕再被什么熟人看见了,所以我们见面也变得自由很多了,而且次数也变得更多,几乎除了上课,睡觉,我们都粘在一起,什么放学后啊,晚自习,吃饭啊都是在一起的。那时候我们是住校的,一个礼拜回去一次,除了礼拜六日,其余时间都是我们自己能安排的。老实说,那段日子是以前从没有过的自由和开心,也没听晓怡说她父母再说起什么,我们都几乎快忘了她父母的警告了。加上年龄的增长,在一起的时间越久,我们就越坚信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是有未来的,而且觉得,长大以后我们就能主宰自己的事情了。”

    张豪忽然插话道:“幸好你们俩是同在一间学校里,能常见面,不然估计没能走到现在。”

    茹见美问道:“为什么?”

    张豪深沉道:“爱情这种东西一旦疏远了,就变得很不实际。”

    我摇摇头说道:“虽然大多数爱情都是这样,但总有例外的,你看曾芳和她男朋友不是也离得很远吗,但他们最终还是能在一起。”

    张豪转头对茹见美问道:“茹姑娘,如果曾芳嫁了,你还喜欢人家吗?”

    茹见美想了一会儿,诚恳说道:“喜欢。”

    我问道:“这是为什么?”

    张豪补充道:“你就不怕见了伤心?想到了揪心?得不到而痛心?”

    茹见美摇摇头笑道:“都不碍事,反正我就是喜欢那一种感觉。”

    张豪一脸怀疑,坚决说道:“反正我认为一旦疏远,就肯定不实际了。”

    欧阳新兴“哼”了一声,傲然说道:“那也未必。”

    我说道:“新兴,你继续讲你的故事。”

    他又点了一根烟,缓缓说道:“其实抽烟也有个好处,能令故事的背景显得好像很意味深长,又能让讲故事的人多几分沧桑,怪不得你们喜欢抽烟,原来天天都在装成一个很有故事的男人呀。哈哈哈,哦,我接着讲我的,后来我们还是很不幸地又被发现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晓怡她奶奶去世后的第三天,当时我知道她去世的消息后也挺伤心的,毕竟她是晓怡家里长辈中唯一喜欢我的,也对我很好,在我和晓怡在一起这件事上帮了很多,我这辈子都很感激她。晓怡就更加伤心了,她奶奶是最疼她的,所有的孙辈里就对她对好,无论她做什么,奶奶都会支持她,她对奶奶的感情比对父母还要深。在她奶奶去世后的几天里,她天天哭,吃饭的时候见不到奶奶,她就哭了,在奶奶房里看到原先奶奶用的一些东西都给撤去丢掉了她也哭,晚上睡的时候想起奶奶她又哭了,唉,总之是哭得肝肠寸断,无休无止。没错,肝肠寸断,她后来是这么对我说的。那天是周末,我回家了,晚上她就约我出来,我知道她约我出来的原因,原本我就打算好好地安慰她一下,让她别太过伤心。因为是在村里,我们不敢太暴露,就走到村尾的土地庙前,那个地方除了过节有人去拜祭之外,其他时候很少有人去那里,晚上就更是不可能有人去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将烟头扔掉,又点燃另外一支烟,抽了几口后,捉起身旁的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其时夜已深沉,星月都变得非常朦胧,加上山间起了薄雾,周围的环境显得特别黯淡,即便我们坐得很近,对彼此的容貌也只是瞧见依稀。偶然吹起一阵山风,阴冷得直让我们几个打了好几个寒颤,手臂上全是鸡皮疙瘩的痕迹。但我们三个仍旧呆呆地等待着欧阳新兴继续他的故事,手里的啤酒瓶也是一瓶一瓶的轮换,每个人脚下已经堆放着好几个空瓶了。

    欧阳新兴又说下去道:“是土地庙,嗯,我们一到那里晓怡就靠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你们知道那种地方的环境都是很阴幽的,四处黑茫茫一片,加上晓怡这哭声,说实话,我当时心里确实有点害怕了,结果原先已经预备好要安慰晓怡的话统统都用不上了,她一直哭,我一直没机会开口,搁着搁着就给忘了,后来就变成我陪她一起哭。因为害怕加上伤心,除了陪着哭,我确实不知该怎么做才合适。女人的眼泪真的如同浩瀚的海洋,她之前已经哭了几天了,那晚仍然还是很能哭,泪水源源不断,几乎浸透了我半边衣衫,我真想不透女人的泪腺为什么这么能分泌,我只哭了一会儿,就感觉眼泪已经干了似的,怎么都挤不出来,而她还在继续,如果这么放任下去的,估计哭到天亮还能看见泪水。再多的纸也不够擦干她的泪眼,我感觉那眼泪好像是无穷无尽似的,当时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很震惊。哎,我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女人用的纸比男人多得多,好像什么都需要纸似的,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她们为什么连小便都需要用纸?你们知道为什么吗?”说着朝我们看了看,像是真的在征询我们的意见。

    我急道:“这些都不重要,你别跑题啊,其他废话少说,赶紧回到正题上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