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里阴霾

章节字数:3010  更新时间:15-11-18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为人数不多,所以只排成两班,间隔三岁以内的一个班,往上的岁数大一点的一个班,最大的是十三岁,也是从一年级学起。可问题就在这,岁数的差别产生了很多高龄小学生,假若按照正常发展,他们能够上到大学,一般专科毕业了至少得二十五六岁。校长想得很长远,已经当在场的小朋友们个个都是未来的大学生,筹谋将来,怕因为年龄上的问题会造成学生们心理上的畸形。所以希望我们能够采取较为速成的方法,将六年的学业任务缩短成三年,让年级追上年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每天必须备两份讲义,来适应当前的教育制度。我隐约感觉到,我就快背负上误人子弟的称号;也忽然终于明白当时校长聘请我的时候心里为什么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的感觉,原来校长早预备好让我误人子弟。然而事实上,很多时候误人子弟就是为人师表的近义词,两者在本质上没多大区别。当然,这是我说服自己的理由。

    次日,我们一早就前往医院看望曾芳。她还未醒,但脸色明显要比之前好多了,身上除了盖着那张令人厌恶还贴着十字血印的白色被子外,还叠加了一件灰色外套,两种颜色一融合,显有萧条的感觉。茹见美背对着门,一手撑住下颚,挂在曾芳的病床边上,正半垂不垂地打着瞌睡,另一只手夹在两腿间,明显是冷的姿态。我们进门刚走没几步,曾芳便睁开眼睛,微笑着朝我们点点头,转眼看了一下茹见美,正想朝我们做一个“虚”的姿势,但太迟了,张豪已经大方且大力地推了茹见美一把:“嘿,查房查房,身份证。”茹见美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一个惊魂未定的表情惟妙惟肖奉献给大家,惊愕地盯着张豪半天,忽然尖叫一声,大喊道:“是你们,草,我以为真是警察来了呢。草。”

    打发茹见美去洗脸后,我们围到床边询问曾芳的状况。在一番很例规的嘘寒问暖的排场之后,曾芳欣慰道:“看你们围成一圈,我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来为我守灵,不过我还没死,你们可以先坐下。”靠近墙角的几个人恍然大悟般微笑着退避到凳子旁,在一阵相互打趣后,曾芳问道:“我奶奶的骨灰放在哪里?”

    “就放在山脚下那件空屋里。”欧阳新兴轻声答道。

    “芳姐,你别太伤心,事情都过去。”思思安慰道。

    “是啊,这样的事情谁也没办法,也许,也许是奶奶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吧。”我从旁附和道,因为此时曾芳眼里已经打转着泪水。

    思思蹲在曾芳床前,握着她的手,柔声道:“芳姐,你还有我们。”

    曾芳闭上眼睛微笑着说:“大家放心。我没事儿。”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本来我昨天就想出院,可是茹姑娘死活不让,非让我再多留院观察几天。其实我真的没事儿了,思思你摸摸看,我的烧退了,我想去看看奶奶。”

    思思伸手摸着曾芳的额头,又转过头朝我们点点头,证实曾芳已然退了烧。曾芳也同时看着我们,此情此景,我们也唯有继续持着点头姿态。

    此时茹见美和大Z走了进来,大Z说:“你们大家都来了。”顿了顿又说:“嘻嘻,思妹你来了。”张豪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臂膀,质问道:“死胖子,死哪去偷懒了?怎么我们来的时候没见到你?”大Z伸出拳头,威吓道:“放肆。”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怎么敢偷懒,我怕曾哥捏死我呀。我跟茹姑娘是轮流守着曾哥的,他守夜我就守日咯。”

    茹姑娘推开张豪,走到曾芳身旁,喃喃说道:“别废话了你们,让小芳吃早餐先。”

    曾芳从茹见美手中接过白粥,举目道:“茹姑娘,我今天就要出院了哦,我已经完全没事儿了,大家也都同意了,你不能再非要留我在医院了哦。”说着将目光移到我们几个身上。

    茹见美转过头,眼神里送来问号,但更多的是无奈。我们几个又机械般点了点头,让他的问号变成省略号。他转过去看着曾芳,叹道:“好吧,既然你没事就出院吧,不过出去以后得休息多两天才能去学校工作啊,知道吗?”

    “哟哟哟,才两天没见呐,曾哥,你们都到这地步了?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新兴在一旁打趣道。

    当然,此时绝少不了高晓怡妇随的激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啦,我们懂的,茹姑娘,真的,我们懂的。”

    茹见美猛然回头,脸红如血,气急道:“懂个屁,你们懂什么懂,什么什么关系,别瞎说,你们知道什么,瞎说什么。”

    当然,像这种场面是没有下文的,除了现场众人的笑声。

    下午,办完出院手续后,众人才兴奋离开医院,尤其是曾芳,跑在最前头,冲到了医院门口,呆呆地看着天空,又闭上眼,脸上露出自然的微笑。以前我不知道,总不能理解一个女人这种冲动的幼稚,但此刻方才忽然发觉,这种冲动原来有这么可爱,它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去车站的途中,路过一家宠物店,思思也冲动地看上了一只浑身白毛的哈巴狗幼狗,仅有巴掌那么大,但脸上的毛发却向四周怒张,看起来甚是霸气,但由于体格的限制,导致这种霸气变得滑稽。由于在价格上买卖双方出的价格差距太大,可思思又是实诚的喜欢,致使我们一群人跟老板杀了半天的价,但结果是,砍价未遂。用一个网络上常用的词语概括我们这帮人是非常恰如其分的:弱爆了。最后,大Z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将钱拍在桌面上,“砰”的一声显示了气势,他大声喊道:“少罗嗦,开票。”

    这世界上有一种狗是专门牧羊的,叫牧羊犬;大Z的出现告诉人们,这世界上有一种狗是需要被人牧的,叫宠物狗,而他,此后便成为了思思的牧狗人。

    回到野村,刚进村口的时候曾芳便黯然道:“才离开两天,为什么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呢?”一路走去,迎面而来的村民除了惯例的招呼,眼神里还流露出一种让人浑身不舒服的世俗的讶异,这些讶异直射曾芳身上,但她淡然漠视。也许彼此都能感觉到这种讶异的深意,可究竟在讶异什么?也许没人知道。

    走到了住处,曾芳怔怔地站在她的家前面。而此刻在她面前已是一块空地,除了以前搭屋打木桩时留下的几个洞,再没留下半点痕迹。因为在昨天,村长已经叫人把这里清理干净了。但这个地方仍然属于曾芳的。思思和晓怡走到她身边,搂着她,没说话,也是怔怔地站着,包括我们几个,像茶水冲洗过的白布,泛黄了心情。而身后不停有经过的村民,都会驻足观看,然后离开。世态炎凉的对照,越加鲜明。曾芳憬然道:“你们先进去吧,我想一个人在站一会儿。”

    直到傍晚吃饭的时候,我出去找曾芳,却发现她不在。但我知道她去哪了。便摸黑走到山脚下的空屋,里面闪着微弱的光。秋风瑟瑟,勾引得微光摇摆不定,忽明忽暗。茹见美背对着内里坐在门口的门槛上,两个手肘撑在膝盖上,耷拉着头,见我走近,便微微点了一下头。我走到门口,侧眼看了看屋里的曾芳。她站在曾老太太骨灰盒前两尺处,微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背影已经着实放大了凄凉的尺度。我懵懵地看着她足有五分钟的时间,她竟纹丝未动,像原本就长在那里一般。

    茹见美抬头道:“来了这里之后就这样,怎么说怎么劝都没反应。”说着脸上溢满悲戚的深情。

    我叹了口气,怊惕说道:“我去试试。”

    茹见美站起来,跟在我身后一同走了进去。走到曾芳侧边,一看,吓得我背脊骨一阵发凉,差点失声惊叫。我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形容曾芳此时的表情的词语,它是令人一看就会禁不住心一直不断沉陷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比任何能慑人心魄的东西要强烈得多。她凝视着眼前的骨灰盒,隔绝了与世间的任何交流。人生难免会有命舛数奇的时候,但一个人若是连不懂得顾影自怜,那这种凄惨必定是深入骨髓了。

    我伸手搭住曾芳的肩膀,木然道:“心里太难受就哭出来吧。”

    她机械似的转过头,看着我,冷漠问道:“我为什么要哭?”我不知如何应答,只能垂下手,默然低头。过了一会儿,她又哽咽说道:“我心里是很难受,特别特别难受,但就是哭不出来,也不想哭出来。”

    忽然,茹见美哇哇陶哭,哀号道:“小芳,你不要这样,你这样让我很害怕,你哭出来吧,哭出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