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次授课

章节字数:3342  更新时间:15-11-20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仍不得要领,虽记住了互动,可还是一头雾水。但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至此我们也不好再继续发问,就算问了,相信思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是她不肯说,也许她只是记住了自己的那一套模式,还没总结出真正的经验。所以,我们只能是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表示受教。

    两间教室分别设在庙里两侧的壁间里,中间大堂仍随时为佛主供奉着香火,偶尔也会当成开校会的场所,但无论任何时候,概不拒绝前来拜佛的村民,因为这是这里的人民的信仰。但偶尔也会发生令人捧腹的事情。譬如说有些村民前来拜佛正巧碰上我们在开会,作为教师的我们当然正坐中央,而村民为了避免打扰到我们,便都跪在庙门口远远的膜拜,而我们常常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兹受他们的虔诚三叩首,更甚的是,我们不单接受了村民的跪拜,还喧宾夺主地把佛主冷落在屁股后面,苦他独受熏人的青烟。教师办公室被安排在庙堂后面的村政府办事处里面,因为地方局限,只能在原先的小隔间中再进行缩小,加多几块搁板,安插出另外几个更小的小隔间。因为一板之隔,所以常常一抬头便能见到党支书半躺在椅子上咬着烟闭目冥思,或是瞥眼间会发现会计低着头在扣脚趾甲,抑或乍见村长在来回踱步;各人私隐无不尽收眼底,这场景,真可谓是政治教育公开一体化。当然,慢慢的才发现,村干部来办公处大多是不办公的,除了喝茶闲谈,他们甚少待在这里。偶见村民有事前来,也多是询问干部们的去处,每次校长都会照例地回答一句不知道。常常如此,但他们却总是乐此不疲。安分如斯,岂不舒适?

    头一天上课,引来不少围观的村民。他们站在教室门口,一层又一层地把门口堵个水泄不通,每个人像巡察的领导,又像旁听的学生,注意力全在讲台上的老师身上,安静地提溜着眼睛,偶尔会凑近身旁人的耳畔低语几句,彼此或笑或点头。第一节课由两个姑娘率先上阵,我本想趁这机会去思思班上旁听,图上阵前有个临时的借鉴,好给自己的紧张抹上镇定剂,怎知人山人海将我隔得远远的,遥遥只能听见教室里外一阵阵欢快的笑声;高晓怡那边似乎效果也不错,间中还夹杂着些许掌声。眼看着一节课就快完了,心里的紧张却像不受束缚般肆意妄行,撺掇得自己几乎就快六神无主了,就彷佛在产房门口等待着做父亲的男人——将无措用来搓手踱步,虽明知这样没有太大的帮助。回想过往职场的经历,似乎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惶恐不安。这想法一闪过,自己不禁为之一惊,慌忙在人群中寻找欧阳新兴,好商量一下等下上场的应对之法。怎奈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躲在犄角旮旯里,没半点踪影。

    原来欧阳新兴一早就挤在高晓怡班上门口的最前头,充当摇旗呐喊的助威角色,每逢高晓怡讲话中间停顿,他便鼓动身后的村民鼓掌撑场,协助原本经验浅薄的爱人能够把讲课流程源源不断地进行下去,所以我所听到的不错的效果是他们俩营造出来的一种气氛。但此刻我对这种气氛真真羡慕不已。不觉在心里预想着等会儿自己上场时的情景,想想往昔的学生时代,所逢老师一上讲台,都是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无需显赫的名衔,也不用靠模范教师的称誉,光是一副老气横秋的面容便足以威慑台下学生;再对比今天这场面,我深知自己一上讲台便会成为众矢之的,所有激射的目光能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伤风败俗的贱类正接受大众的审判。荣辱不同的对照,愈加鲜明。越想越是觉得心酸,而自己也不禁为会产生这种心理深深地感到惊奇。

    一只手打散了我的不安。校长站在我身后搭着我的肩膀笑道:“你看起来很紧张呀!”

    我苦笑道:“不瞒您说,还真是特别紧张。我对这神圣的职业太不自信了,导致过分的不安啊。”

    “镇定点,紧张这东西就像高利贷的利息,会越滚越厚,你越紧张只会越增加它的势头。保持一颗平常心,像你往常工作的时候一样就可以了。再说,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你只是面对一群小孩子而已,没理由连小孩子也对付不了吧,哈哈哈。”

    “说是这样说,就像你说的紧张像高利贷的利息,它势头窜得太快了,我捉它不住,才会不由得加倍紧张呀。”

    “哈哈哈,我明白这个心理。不过待会儿上讲台的时候你就照着你备好的讲义进行就可以了,不用在意学生或围观的村民的眼光,这样你会轻松些。再讲多几次,积累些自信,紧张就会自动消失的。我当年第一次上讲台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紧张,可能比你还紧张,但是我横着一条心,反正我就照着讲义读,先过陌生这一关再说,后来久而久之,发现上课不过就这样而已,心里镇静多了,自然也就会用其他一些方式授课,与学生互动。只要打破紧张,其他一切就都能得心顺手的。”

    我像见到救世主般激动得连连点头,深韪是说,暂时地把一些紧张忘在脑后。可惜只是暂时的,这些紧张就像躲在乌云后的雨水,没侧漏前根本无法估量它的势头,旦然迸发其势不可挡也。在穿过人群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开始战栗了,腿脚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好在穿着长裤,双手抱着课本压在讲台上,不然难免会引来哄堂一笑。照着思思的套路,好不容易过了彼此介绍的过程,我却没能记住半个人名,脑海里只想着赶紧翻开讲义照搬上桌。台下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刘老师,你的刘是哪个刘呢?”我抬头一看,底下站着一个孩子,我认得他,他便是被他妈追打着来上学的小孩,与石杰小时候很相像的那个小孩。我笑说:“我的刘是文刀刘。”

    “文刀刘是什么刘?”

    “呃••••••这个••••••”

    “怎么写呢?”

    我轻舒一口气,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刘字。随而回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孩子诡笑道:“我刚刚才报过名的,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我叫曾霖。”

    我谦笑说“哦,曾雨霖。”

    “你认得我吗?我可认得你,我见过你跟张老师坐在池塘边,她还靠在你身上睡着了呢。那天我在钓鱼,你记得吗?”

    底下响起了一片“哇哇”声,一张张天真的脸孔张大着眼睛望着我,这时在门口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臭小子,给我闭嘴,坐下去好好听老师说话。”我转头看去,原来是曾雨霖他妈,正脸带歉意望着我苦笑,而她旁边的村民的脸上更多的是带着讪笑,在人群中我看见了林伟,他也是幸灾乐祸地朝我摇了摇头。

    而我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笑得很尴尬。原本我还觉得,有学生主动跟我交流是互动的好开始,至少跟思思所提供的教学套路相去不远,虽效果没她好,但步骤是相同的。怎知互动还没拉开却演变成了被动,而且这种被动在这场景里更甚于逼供。

    小雨霖仍旧站着,而现场一片安静,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我的交代。在那一瞬间,我脑海里闪过了李老师的面孔,以及初中时候每逢放学后都学着李老师的模样对着空荡荡的教室充当起老师的种种片段,当然,小C也不期地呈现在我脑海里,还有石杰,往昔的回忆一段一段地在脑中闪过,画面最终定格在那个蜡黄色的下午。在小C出现之前,我在讲台上是何等的威严,指挥得如此的潇洒,幻想中的学生是何等的卑恭,对我的崇敬是那么的唯听是从;怎知今日,真的亲身上阵了,却落得这样狼狈不堪,现实与幻想岂止天涯之远?我恍然发觉,原来我曾有过当老师的梦想,可由于人生变迁,世事变故,令我对这个梦想不敢想,也不肯想,却又想不到偏偏在今日实现了这个梦想,这种感觉无以言表,只化作连连的感慨填充着此刻混乱的大脑。而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重播起当年的片段••••••“老师?”小雨霖脸带讪笑盯着我。

    我看了看他,心里定了主意,到了此刻这种境遇,非常有必要让李老师附一下身才能扭转局面,于是横下心,用眼神将他正欲张开说话的嘴威慑住,并伸手指着他说:“你坐下,无谓的话我们就不多说了,上课。”气势是出来了,但不同的是,我的气势有限,所以接下来的整堂课我都专注于黑板上的抄写,不提问也不互动,待到讲义上的内容几乎全搬到黑板上的时候,差不多就下课了。那几声下课铃于我来说就等于解放的宣言。我不知道我的骤变给围观的村民带来什么样的感想,但我相信,在我气势出来的时候,目瞪口呆会是他们呈现出来的表情的最佳诠释。当天下午放学后,我们几个站在张豪小店门口闲谈,自然而然地谈论到我今天的窘态,笑得他们几个前俯后仰,我也无奈地跟着傻笑,想想确实回味无穷啊。林伟在大笑中抽空说道:“连我这个看客都替你捏了一大把汗。估计你那时的背脊肯定是冰凉一片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