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家事1

章节字数:3378  更新时间:15-11-22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天周末,我和曾芳来到了小店里,正巧碰上村民代表和林伟也在这里。村民代表半斜倚在凳子上,后背靠着墙,后脑也贴在墙上让面孔朝天,嘴里叼着烟,随着嘴唇的张合,那根快燃烧了一半的烟不时地上下摆动;他空闲出两手交叉搂在肚子上,恰巧遮住了已经凸起的肚腩;一只脚折弯了顶住臀部支撑在凳子上,另一只脚伸直放在地上,脚后跟挂在一只拖鞋上面。只听他慢悠悠说道:“林伟,我昨天去田里看到你新种的那片番薯,好多叶子看上去好像快干枯了,我估计你这一次又没收成了。”

    林伟蹲在凳子上,两手合抱挂在膝盖上,一手夹着烟放在下巴边上五六厘米处,嘴里正慢慢喷出烟雾,从烟雾中传来一个声音:“不会,我这些番薯是上好品种,种子店老板告诉我,这些品种具有耐干旱特性,别看现在叶子有点干枯,底下的根扎得老生猛了,绝对不会影响生长的。”

    张豪趴在柜台上冷笑道:“我看你这新手菜鸟八成是被种子店的老板给忽悠了,人家可是老农民,说你没收成就准没收成。”

    这马屁真是拍到心里去了,舒服得村民代表脸现得意,笑着说:“没错,你可能真是被忽悠了。我跟你说啊,这植物啊就跟人一样,得全面正常才能正常生长,叶子都干枯了,就跟人生病似的,肯定不正常。就算再耐旱的植物,它多少也得需要水分的滋润,就像人必须喝水一样,你看你那地得多干旱啊,而且叶子又枯了,很明显就是缺水嘛。而且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看就快完了。不然我也不敢断定你准没收成呀。”

    林伟注视着跟前的地面,连续抽了几口烟,没说话。烟雾中看到他的表情里很凝重的沉思忧虑。

    茹见美忽然惊叫道:“啊!这么说那囤一整屋的番薯泡汤了?”这话惹得在场众人不禁一阵大笑。

    张豪给众人派了烟,走到林伟身旁,搭了搭他的肩膀,讪笑中带着虚假的安慰道:“唉,节哀吧伟哥,本来你所指望的番薯叶也泡汤了。以后你吃什么呢?唉,本小店货少利薄,真的养不起你啊。”

    林伟跳起来,掰开张豪的手,气道:“谁用你们养啊,你们两个家伙一天不嘲笑我会死吗?大不了我现在就灌水去。”他转脸看着村民代表说道:“现在挽救还来不来得及?”

    村民代表摇摇头,深沉道:“太晚了,太晚了。”

    林伟呆了一下,随后苦笑道:“试试吧。”说着走出店外。

    我对身旁的曾芳笑道:“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你说这成功他爹得娶多少个老婆呀。我们暂时知道的就已经有两个了。更好笑的是,伟哥这两次失败都是特别的极端,一次给淹死,一次给悍死。”

    张豪抢着说:“可怜这些番薯啊,在伟哥手底下的命运那叫一个多灾多难啊。第一次是天灾,天作孽,不可活;第二次是怨他自己没经验,自作孽,也不可活啊。”

    曾芳笑道:“你就少说几句风凉话吧。我就想不明白,伟叔为什么就非得种番薯呢?”

    茹见美大笑说:“他想发财呗。”

    众人不约而同相视大笑。

    村民代表笑犹未尽,说:“多捣鼓几次就能成功了。”

    张豪说:“你们敢不敢打赌,我猜他接下去还是继续种番薯。”

    村民代表大笑道:“真不明白他怎么喜欢番薯喜欢到这个程度,干脆叫他番薯得了。”

    茹见美说:“我看行,叫番薯好,叫他伟哥太敏感了,特别是当着女孩子的面叫,太那个了。”

    我调侃说:“你也是女孩子,怎么你也叫伟哥啊,还扯什么不好意思呢。”

    张豪装成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凑近茹见美,用淫荡的语气说道:“花姑娘。”逗得众人又不禁大笑起来。

    这时从店外冲进来一个小孩,扑向村民代表,哈哈笑了几声,娇声娇气说:“爷爷,爷爷,我要喝汽水。”

    这小孩是雨霖。我凑近曾芳耳边暗笑说:“我终于知道小雨霖名字的含义了,明显是严重缺水,你看,在找水喝了。”

    小雨霖从茹见美手中接过汽水,一转头看到我,叫了一声“老师。”又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曾芳,笑着说:“曾芳阿姨也在啊。”

    曾芳假装怒目盯着他,走过去捏着他的脸说:“不准叫阿姨,叫姐姐。”

    小雨霖咯咯笑道:“咦,老师,你换人啦,不跟张老师走了,变成跟曾芳姐姐走啦。我看见张老师跟那个胖叔叔在屋里玩狗呢。”

    曾芳晃了晃小雨霖的脑袋,说:“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我笑道:“那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玩呢?”

    小雨霖嘟着嘴说:“那个胖叔叔不让。”

    我说:“那你回家让你爸给你买一只,不跟他们玩,你自己玩。”曾芳悄悄用手肘顶了一下我的腰肋,转眼朝我摇了摇头,似乎想向我示意什么。但不及待我多想,便听小雨霖说道:“我没有爸爸,只有妈妈和爷爷和奶奶。”

    我惊讶地看着曾芳,无数个为什么挤压在脑海里,正想要问为什么,就听见村民代表说:“出去玩吧,别玩得太晚了,记得早点回家。”待小雨霖出去后,村民代表才深深叹了口气,沉重说道:“这孩子还没见过他爸爸呢。”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

    村民代表给自己点了根烟,脸色凝重,抽了好一会儿烟后才慢悠悠说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啊。”

    茹见美和张豪也凑了过来,张豪又派了一圈烟。村民代表接过烟,架在耳朵上,挠了挠头说:“我想想得从哪说起。”

    我说:“您慢慢说。”

    村民代表想了一会儿,那表情不像是在措辞。无奈中带着痛苦,挣扎得两条眉毛就快结合统一,就像两块异性磁铁,慢慢地彼此靠拢,几乎要吞噬掉印堂。我相信,他想说的,是把积压在心底很久的东西刨挖出来,刨得越深,他脸上的痛苦就越是显而易见,而原有的无奈,也慢慢会被痛苦消融。只听他喟然长叹道:“反正这孩子就是命苦••••••”

    “我以前听奶奶说过,说这孩子很小的时候他爸爸就离开村里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想想应该有十几年了吧。”曾芳接过村民代表的话头,黯然叹道。

    “那时候雨霖刚出生还不到两个月,他爸爸就去外面打工了。那时候我还庆幸这孩子终于长大了,有点责任感了,懂得要负担起一个家庭。不再像从前那样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从来没帮过家里半点忙,还整天抱怨对农业有多么的怨恨。之前我真的拿他没半点办法,常常被气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他,出了名的痞子。”说到这里,村民代表叹了口气,似乎所有的思念都融在尼古丁的烟雾里,弥漫在他的面前。他继续说道:“如果早知道出去是这样的结果,纵然他再坏再痞再不负责任,我宁愿这辈子忍气吞声受尽说不出的委屈也决不会让他出去的。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这么些年来我一直给自己这个假使,虽然我知道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顿了顿,一丝苦笑在嘴角边散布开来。——我发现,他似乎不愿再提起儿子的名字,总是用他或他爸爸来代替。我在想,他的悲伤究竟被披上了几层枷锁,令他对儿子如此隐伏?

    村民代表接着说:“起初他到市里当建筑工,没办法,没文化没技术,只能干最苦的活儿,但也能挣到点钱,加之他是真的变好了,所有差不多三两个月他就托人寄钱回家。那时候我们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不是因为他寄钱回来,是因为他变好了,不怕说给你们听,为这事我还激动得偷偷流了好几次眼泪了;我老伴儿还整天念叨着,这下好了,这下好了。反正我们全家人都当这是天大的喜事高兴着。”——他的苦笑洋溢得更加开来,似乎当年的激动仍留有余音——“后来,我记得清清楚楚,是寄了三次钱之后,他就没再寄了。刚开始还想着也许是帮他寄钱的那个人太忙,或是他到新工地去,工作太忙,没时间托人寄钱,总想着兴许下个月就寄来了。你们知道吗?我们不是在等他的钱,而是在等他的消息啊。”听到这,我们几个点点头表示理解。得到回音后,他接着说道:“可是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他半点消息。这一等就是半年,雨霖她妈妈比较年轻,说半年也不是很久,就没怎么把这当回事儿。可是我们两个老家伙没办法那么淡定,成天担惊受怕的,还老爱瞎想。这人呐一等得太久了,就容易乱想这瞎想哪的。一开始我们怀疑他会不会又犯浑了,在外面把钱给乱花光,没钱寄回来。可一想想他之前的表现,觉得应该不会这样。所以我们又怀疑会不会是他托寄钱的那个人把钱给私吞了,不然没理由这么半年过去了,连句话都没有啊。总之就是整天瞎想这些事儿,怀疑这怀疑那的,但终没什么结果。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去他工地上找他,我记得帮他寄钱的那个人说过他的工地地址,所以到了市里就一路打听过去,足足找了差不多快一天才找到工地。可是他的工友说他四个月前就离开了。我一听整个人都蒙了,忙问他去哪里了。他的工友说不知道,只知道他辞职的当天就走了,什么都没有说。我离开了工地,心里比番薯藤还乱,跟丢了魂似的。他究竟去哪了?怎么连家里人都不说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翻过手掌,对着我们淡然笑道:“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真的半点都不知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