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对一对

章节字数:2818  更新时间:15-11-24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但大Z似乎并不喜欢小雨霖,在他眼中,小雨霖的出现无形中变成了他和张思思中间的第三者。这不仅给他制造了很多不便,连带还将思思投放在哈巴狗和他身上的目光给平摊了过去;本来他多少还能在思思眼皮底下活动,自作多情地把张思思眼角的余光当成是一种偷瞄,继而得以向我炫耀;可现在,连眼角都容不下他,收缩得令他只能当思思背后的男人。更甚的是,小雨霖的常常出现,大幅度地剥夺了他纠缠张思思的时间。譬如像这个情景:大Z,张思思,哈巴狗,同时一起走在路上,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一对情侣在散步遛狗;就算认识他们的,也会觉得是两人在遛狗,虽然少了些许暧昧的浪漫;但小雨霖忽然冲出来,将张思思带走,并且没对大Z作出任何组队邀请,把他和哈巴狗遗留在原地,这情景看上去,除了解释为与狗相伴或人狗同途外,还能有其他什么能够让大Z平息的解释吗?这是他不喜欢小雨霖的基本原因,再者,还有追随而来的效应,尤其令他觉得可恶。比如说:他认识张思思的时间比小雨霖要长,可张思思竟能随随便便地牵着小雨霖的手而从未牵过他的手;或小雨霖能轻易地去抚摸张思思的头发而不被排斥,甚至当事人还表示喜欢小雨霖为她搓一根辫子;可对他来说,除了偶尔能匆匆搭一下张思思的肩膀表示安慰,随后迅速收回,其他地方都是禁区。还有那条不懂人事的狗,竟不惜顶着主人冒火的眼光去接受思思的亲吻,或是仗着思思的宠爱,公然伸出舌头去舔她的鼻子,完全忽视在一旁的大Z即将迸出的眼馋。当然,大Z是不屑去与一条狗计较的,虽然他当初的本意是想借这条狗博得思思的好感而结果这条狗剥夺了他所有好感。可芥蒂是积攒了下来的,责任全由小雨霖一人承当。也就是说,他不单转移了思思的目光,同时也将大Z对哈巴狗的不喜欢转移到自己身上。

    大Z常向思思抱怨小雨霖太烦人了,老来打扰,试图引导思思将目光转到自己身上,用他心里的话说:如果能这样,我就不跟他计较了。可事实是,每次思思都无动于衷,无所表示。俗话说,尿能憋气不能忍,思思这种态度令大Z对小雨霖的讨厌加倍增长。这种情况就好比说大Z是一个气球,而小雨霖偏偏在玩这个气球,而且是用捏的方式。当然,气球要爆不单单是靠捏的人的力度,还得取决于气球本身的质量,如果相互配合得好的话,它会爆得特别干脆。现实中大Z已经积攒了满满的能量,就等着有一个机会能让小雨霖捏爆他。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机会中就只有报复的机会来得最快,让人直怀疑它一直在蓄势待发,只要你心里念着,它准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你面前让你得以实现。

    今年的中秋节在国庆节的前一天,师生集体放假八天,欧阳新兴他们便打算趁这段时间到云南各处玩玩,并且先前已选好了地方。从临沧出发,一路北上,先抵大理,停留两天,看看洱海的情人湖和蝴蝶泉;之后到丽江,同样停留两天,观赏玉龙雪山和感受下拉市海的茶马古道文化;最后一站是香格里拉,也是停留两天,据说必定会去雨崩村,而伊拉草原是他们的终点站。这是他们出发前规划好的路线图,并想借此引诱我加入,但还是被我婉拒了。我觉得人生就是一次旅行,而我此刻正在途中,安静且舒适,又何必非得一路颠簸劳累去追求意义上的旅行呢。况且像他们这样不给时间留半点余地的根本就不是旅行,而是赶路。一路匆匆,止而归返,无异于出差。林伟也不去。自从那批耐旱的番薯因缺水而全军覆没后,他又新种了一批据说是改良过的能耐暴旱的番薯。但这次他有了经验,他相信这是批好种子,但再也不信老板所说的“可以一个月不用浇一滴水”的说辞。近段时间他对新种子的照料有如热恋中的情侣,除了睡觉时间,几乎是分秒不相离。他坚信老天敌不过他如火的热诚,所以他一天也没向自己请过假,他说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离开七天,老天会跟他开什么样的玩笑。“变数太大了。”这是他不去的理由。

    除了我们两人,其余七人都整装待发。他们打算过完中秋节,次日一早便上路,浩浩荡荡与国同庆。临行前张豪和茹见美委托我这段时间帮他们照看杂货铺,我欣然答应,因为这段时间我可以不用自己料理伙食,伸手便能用餐。

    节日让整个野村沸腾起来,无论在哪个角落都能听到人们的说话声,低语的吆喝的应有尽有。入乡随俗,我们几个外来人员也跟着曾芳张罗着过节的各式用品,也像其他人家一样,奔走相询各种需要的物品。下午,忙里偷闲,和小雨霖走出了村子,让他带我到周围走走。

    离开繁闹的村庄,一路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大自然的声响。小雨霖引着我爬上野村背后的山腰,我们俩爬上一颗矮树的枝干,坐在上面俯视正人来人往的野村。小雨霖指着其中一间屋子说:“那是我的家。”又挪了一下方向指着另外一间屋子:“这是你们住的屋子。”忽而又尖叫道:“老师你看,你快看看,你们屋后有个人,好像是在撒尿。”

    我顺着方向看去,对着那个人聚焦,笑道:“是胖子。这家伙怎么跑到屋后撒尿去了。不是有厕所吗。”

    小雨霖道:“我爷爷也不上厕所的,他喜欢在外面撒尿,他说这样舒服多了。”

    “你常来这里玩吗?”

    “不是啊,有时候来。老师你知道吗?这里今天晚上就会很热闹,很多哥哥姐姐都会来这里,一对一对的。我妈妈说他们是来这里约会的。嘻嘻嘻。”

    “跑来这里约会?”

    “是啊,每年中秋节都这样的。我听妈妈说这叫串月亮。她说她以前也跟我爸爸来过这里,然后就结婚了。不知道我爸爸去哪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我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样的话去哄他才是对的,便岔开话题,说:“那么多人都来这里,不嫌太热闹吗?”

    “也不是啊,有的会去那边。”他指着对面的山头,看着我说:“就是你们来的时候走过的那座山。”他又指着更远处的一座山说:“我爷爷说,从那座山翻过去就是外国了,我们是不能过去的,过去会被捉的。”

    “你是说缅甸?”

    “好像是,我也不大记得了,爷爷说的什么甸。”

    我笑道:“他们不敢捉我们的,我们是泱泱大国,他们不过是比丘之国,弹丸之地的小邦。我们国家比他们国家厉害。”

    “真的吗?可是爷爷说不能过去,过去有危险。”

    “当然是真的了。不用怕,我们比他们厉害。过两天你带我去看看。你认识路吗?”

    “好吧,我带你去,我认识路,我去过两三次了。可是都没上山,就在山下玩。”

    傍晚时分,我们跳下枝干,平视迎面而来的夕阳余晖。硕大的红球就在我们眼前,暮色将它慢慢地挤压到地平线底下。当我们走到山下,看到的仅是天边的一抹红晕。

    小雨霖忽然诡笑道:“老师,今晚你要和谁上山呢?”

    “上山?我为什么要上山?”我诧异问道。

    “约会啊,你是要跟张老师约会还是跟曾芳姐姐约会呢?”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老师今晚就约你。”

    门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堆了很多水果以及其他一些食品,想来是供赏月时消遣的。他们几个全聚集在门口。小雨霖冲了过去,边跑边喊道:“我来了!”我发现曾芳和张思思和高晓怡此时穿着异族服装:头上裹着黑布,两只大耳环侍立耳垂之下,一袭黑色长裙及至脚踝,中间还围着腰箍。想必这就是曾芳曾经所说的德昂族服饰,如今见到,不曾想是穿在她们身上,总有点半路出家的感觉,谈不上什么民族风情,不过却也别具艳丽。我情不自禁走上前,对她们发出惊奇的一声:“哇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