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秋月夜

章节字数:3384  更新时间:15-11-25 2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样?”曾芳摆了个姿势,笑着问道。

    “我已经表达出君子好逑的感慨了,要不要再来一次?哇哦!”我笑道。

    “你逑谁呢?”张豪在一旁诡笑道。

    “都逑。”

    小雨霖拉着思思的手笑问:“张老师,你今晚要去跟刘老师约会吗?”

    思思摸着他的头笑道:“约什么会呢?你懂什么是约会?老师跟你去约会好不好?”

    小雨霖摇摇头,又对着曾芳说:“曾芳姐姐,那肯定就是你跟刘老师去约会咯。”

    曾芳大笑道:“为什么一定是我呢?呃••••••这些话是不是刘老师教你说的?”

    “当然不是。”我立马解释道。

    曾芳笑了笑,没理我,对小雨霖说:“这样吧,姐姐今晚跟你去山上约会,好不好呢?”

    小雨霖又摇摇头,说:“不好,怎么你们都要约我,才不跟你们玩呢。”

    众人不禁大笑。

    小雨霖走到大Z跟前,大笑道:“胖叔叔,我刚刚在山上看见你躲在屋后撒尿呢。好好笑哦。”

    众人的眼光一齐对准大Z。只见他一脸尴尬,刷的一下涨得通红,站在那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在眼光的压力下,他压低声音愤恨吼道:“瞎说什么。”

    小雨霖好像是被吓到,退了一步,嘟囔着说:“我就是看到了,不信你问问刘老师。他还认出是你来了。”说完也不理会大Z是否承认或我有否出在作证,兀自走到栓在屋旁的哈巴狗旁边,蹲下身摸着它的脑袋,又扯了扯它的耳朵,而后又将它抱在身上。忽然听得他一声惨叫,一把将哈巴狗摔开,捂着手蹲在地上哇哇嚎哭。而那只哈巴狗摔了一跤后在地上打个滚,又踮着脚跳了几下,低声嗷叫,不停地舔着后腿。

    小雨霖站起身,走过去朝哈巴狗踢了一脚,但没踢着;反倒是那只狗,往后退了一步,避开攻击,毛发突张,压低前脚敌视着小雨霖。小雨霖正想再向前一步弥补刚刚的失足,不料跨向前的脚还没落地就被冲上来的大Z响了一记耳光,真是响当当的一记,连我们这些看客都隐隐替他感到剧痛。当事人更是被震得定住身体,暂时忘掉所有肢体表达,连哭泣都被冰封住,只呆呆地看着施暴者,那一脸的茫然不亚于莫名其妙遭雷劈时该有的无辜。大Z顺势收回手后,咬牙切齿道:“你把它摔了还敢来踢它。”

    小雨霖满脸委屈:“我••••••”

    “你什么你,你还说,信不信我••••••”大Z微微扬起手——他刚刚打小雨霖用的是掌心,收回时正好停摆在空中,手背朝外,若此时出手,必定是手背先至。

    小雨霖将视线移至大Z手背,看着那几个凸出的指关节,似乎意识到手背的威力比掌心要大得多,吓得不敢开口。而疼痛苏醒得及时,恰好能供他过度,“哇哇哇”几声表态后狂哭不止,泪水更是像酝酿已久的火山,瞬时迸发。

    我冲过去推开大Z,怒道:“你干什么呢,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你怎么能打他呢?”

    几个姑娘也过来围在小雨霖身旁,充分表现出母爱的技巧——哄他的同时还不忘加插几句冷语指责大Z,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抚慰小雨霖的情绪。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而且此时还身临公共场合,即便这事与我们几个无关,难保不会被当成同党——因为都属外来人员,弄不好可能会被全村人群起围攻。

    所幸没被村里人看到,而母爱的技巧也奏了效,小雨霖停止哭泣。几个姑娘赶紧把小雨霖带进屋里,以防小雨霖再度爆发。毕竟小孩子爱哭就像精神病人的喜怒一样是无常的。临进屋时,曾芳回头含怒道:“连小孩子都打,你还是不是男人呀!”

    大Z不理会曾芳,没回应自己的性别,蹲下身去准备抱起哈巴狗。那只哈巴狗一直冷眼旁观,似乎看清了形势,见为它出头的恩人正向自己展开怀抱,摇了摇尾巴,扑进了大Z的怀里,呜呜地撒了几声娇。

    张豪为小雨霖抱不平:“胖子,你这事做得够混蛋的,怎么说他都还只是个孩子,再怎么不对你也不能够打他呀。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这么身宽体胖的,怎么心胸就这么狭隘呢。白长你这身肉了。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弄不好说不定会••••••”尾声拖得很长,同时还点了点头自我领略,意思是这后果是无法估量的。

    “就是啊。”林伟发表他猜想到的后果:“就算你再胖,也会被人家捶成肉饼。”这逻辑理论上是成立的,只有胖的人才有资格成为肉饼,而瘦的充其量只能是肉干。至于实际情况是否如此,鬼知道。

    欧阳新兴抱怨道:“指不定还会连累我们所有人呢,胖子你太不该了。他爷爷可是村民代表呀,是有点号召力的,这事要是让他知道就不得了了,赶紧进去哄哄他。”

    大Z冷漠道:“不去。”

    茹见美“哼”了一声,摇摇头,转身走进屋里。

    张豪气得跳起来,怒道:“你说你这人,丢不丢脸啊你。你••••••”憋了半天没能憋出下文,好像那些话都被怒气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好别过身,两手叉腰,气呼呼跟发泄似的喘着粗气。

    我正想上前软硬兼施——责备之余劝解大Z去哄哄小雨霖,不料大Z先我一步,挥手说:“别说了,我去。”我遗憾地表示:也可以。原先准备好的腹稿只能倒进胃里消化掉。

    三个姑娘——噢不,理论上是四个——的开导能力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早已将小雨霖驯得服服帖帖,除了不再哭闹,还答应不将此事告诉他家里人。她们还浪漫地将此事美化得变成:“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哦。”我们几个不禁深深为之折服。本来是你死我活的战争,经过她们的改造,倒像是变成了军事演习。

    大Z虽省却低声下气的尴尬,但同时也宣布他和小雨霖的关系彻底僵了。小雨霖痛定思痛,思痛的结果令他对大Z生恨,因此临走时,他对着大Z朝地上吐了一口痰,表示从此对立,形同割袍断义。两者相比,前者更带侮辱性。气得大Z险些当场发作,只恨对手早已扬长而去。此后,小雨霖见大Z如视仇敌,每次相遇,都要瞪上几眼解恨。而大Z因事后被思思大力谴责,惊恐不已,连连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权衡追求思思和小雨霖的仇视两者的轻重后,毅然选择了儿女情长;所以,对于小雨霖的每遇一恨只能表现出英雄气短,不予理会。我们曾设想,如若这恨能维持到十年后,两人还有幸遇上的话,以大Z的身材和小雨霖的性格,大Z终难逃过被放倒的厄运。

    小雨霖的遭遇的同情时限没能延宕到被带上饭桌,加上大Z大肆畅谈即将要去旅游一路上的憧憬,小雨霖的可怜委屈更是像被大鹏金翅雕一下扇至九霄云外,跳离众人的记忆。伴随着节日的气氛,这个中秋节的晚饭众人吃得无比欢快。就连我和林伟这两个局外人,听着他们充满憧憬的憧憬,也傻呵呵地跟着笑。

    中秋的月亮似乎知道今晚是它展露姿态最辉煌的时刻,所有人都会为它所倾倒,所以早早做了准备蓄势待发。日暮的时候它已脱离了地平线,一步步催逼着太阳快点谢幕,好迎来属于它展示的舞台。待我们晚饭吃完,它已高高悬挂在半空,其时也只是才八点钟而已。饭后我去洗了个澡,一出来发现屋里已空无一人,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一路疑惑来到了门口,不禁抬头呆呆地凝视夜空,发现星星全都隐藏在月亮的光华里,只剩它孤独地悬于苍穹之中,顿时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被遗弃的感觉。但此时我却置身在繁华之中。野村热闹非凡,灯火点亮了整个村庄。没辜负月亮的期许,村民们全都弃家而聚集在夜空底下,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知过天命正向花甲迈步或一不小心迈过花甲的似乎已经把这月亮看腻了,几十年来长相厮守,像是对着自己的老伴,并不正眼看它,尽管它此时正盛情款款,也招不来他们一个温柔的瞥眼;而正当而立或才刚刚不惑的人就没这种洒脱,他们抬头望月的神情就像是看着一个曾经爱过的漂亮女郎或俊朗男子,眼里的温柔尽皆被勾引了去,他们有着无限的温柔,同时也痛恨只有温柔,所以只能呆呆地眼巴巴;一群毛孩子正一路奔来跑去,仿佛山寨版嫦娥在奔月前的热身,一些较为健壮的一口气能从村头跑到村尾,基本已经完成了冲向月宫的助跑,就连被抱在手里的,也咿呀着指向月亮,身体不安分得仿佛想摆脱母亲的引力,独自升天;而唯独少有年轻男女的身影。

    我想起下午小雨霖说村里的年轻男女今晚大都会去“串月亮”,果不其然,远处的两三个山头里隐隐约约闪烁着星星火光。没想到,一个澡出来自己竟被划分到年轻之外,真是光阴神速啊,古有名训曰:一寸光阴一寸金;因为一个澡而莫名其妙地倾家荡产的,我也可算是古今第一人了。想想心里不禁觉得好笑。怪不得会被遗弃,也许曾芳他们几个也去凑这个热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