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国界碑旁

章节字数:2891  更新时间:15-11-27 2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村后的山脚下出发,往西直走。挨着山修有一条泥路,不大,宽度仅能容三个人并肩齐走。这条路看上去有一定的岁月,泥土已硬成土块,路面还有一些裂痕;据说行人不少,怕是因为地势关系而未能常常修补,加上雨水的浸蚀,这条路已稍显偏颇,向一旁倾斜。路旁是阡陌交通的田园,绿野风光,尽收眼底。可惜没能收到林伟的番薯园,野村唯一的番薯地可怜地被淹没在群翠底下。

    这条路长大约有三四公里,尽头处是另一座山的山腰。往上却已无路,尽被杂草覆盖,且山势较为陡峭。要攀爬只能仰仗山上的树木作为借力点。徒步徒手自然较为徒劳,所幸徒劳有功,拼了半条命终于到达山顶。没想到的是,我脚下这座山是最矮的,被周围几座高山包夹在中间;虽然我已站在制高点,却只能一览众山高。就好像侏儒穿了二十厘米高的高跟鞋站在人群中,仍然看不到人外有人。

    小雨霖指着对面的高山说:“过了那座山就到了。”

    我仰面望去,已无心欣赏风景,目测了下高度后,惊讶道:“这么高,得走多久呀?”

    小雨霖嘻嘻笑了两声,说:“不用爬上去的,那座山有修路,绕着山腰走就可以了。很快的,我们上次去的时候,没跑多久就到了。”

    小雨霖跑在前面,我则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因为我发觉脚底已经有股热辣的痛。每前行一步都是脚板和鞋的厮杀,吃亏的当然是脚板。我不禁想,也许老天早已安排好我这几天的路程,前几天没走的在今天一块儿补上,俗话说的冥冥之中自有罪受,说的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折腾。要么不出门,要么出远门。

    站在半山腰望去,山下竖着一块国界碑,由于距离问题,看不清碑上的内容。那里就是两国的分界处,不过我相信,即便再往前走多几公里,手机也不会出现国际漫游,毕竟中国比缅甸发达,信号覆盖能力自然也要强一些,所以,中国将分界碑调后几公里实乃谦虚之举。要是换成日本,这块碑估计会插到果敢去。

    我指着界碑说:“小雨霖,走过这块碑就出国了。你看——”我又指向远处模糊的房子说:“那里就是外国了。”

    小雨霖睁大眼看着,说:“噢,那里就是你说的什么甸。”

    “缅甸。”

    “对,缅甸,我老是会忘记前一个字。哇,老师你看,那边看起来比我们这边大好多啊,你看看,好大好大啊。那里的房子也比我们这边好,都是高高的白白的,比我们强多了。上次你说我们比他们厉害是骗人的,谁都看得出他们比我们好。以后长大我要去那边,比待在这边强多了。你看,高高的房子。”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此时我觉得有必要向他普及一下地理知识,便在地上画了两个圈,一大一小。我指着小圈说:“你看,这就是缅甸,就这么一丁点儿。你再看——”我又指着大圈:“这个是中国,比缅甸大多了。”

    小雨霖惊讶道:“哇,这么大呀,还大这么多。”

    “那当然!”我不禁有点佩服自己这个比喻。“老师是不会骗你的,我们国家比他们大这么多,当然要比他们厉害啦。”

    “可是他们的房子比我们的高呀。”

    “他们那房子的高度不算什么,要是跟我们比起来,也只能算是侏儒。等你以后长大了,走出山里就会知道的。”说完后不禁被这突发的爱国情操吓了一跳。其实爱国情操这东西就好比潜藏在关节中的风湿病,只在特定的环境才能体现出来,平时完全没感觉。同时也意识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优越感,吹起牛来理直气壮,有理有据,还不费力。

    “哇哦,这么厉害呀。”小雨霖欢喜得跳了起来。“那我们不怕他们咯?”

    “当然。他们怕我们才对。”

    “老师,那我们现在出国吧。”

    “出国?”

    “对啊,你不是说走过那块儿碑就算出国吗?那我去绕那块碑一圈也能算出国吧。”话还没说完,小雨霖已经跑出五六米远,奔向界碑。

    我跟在他后面,也小跑起来,顺着山路下了坡。但因为脚底的抗议和鞋的刻薄,早已被小雨霖远远甩在后面。当我半瘸半拐来到界碑旁的时候,他已经绕着碑转了好几圈了。背后的山中不断传来“我出国了”的回声。对很多人来说,要实现这四个字简直是梦寐以求,非常不容易;但此刻,这个梦寐以求的愿望却只需“临门一脚”。我忽然感慨万千:多少年来,国足的“临门一脚”总是跨偏,始终没能跨出国门,而我却能够。

    站在国外的土地上,我脑海中浮现一句话:“我以后是要出国留学的,我们不是同一路人。”这句话是小C十年前让人转告给我的。虽然我现在也算是“出国”之人,但我知道,小C即便出国,也绝不会去缅甸留学,何况她根本没有出国;所以,这句预言对了一半,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是同一路人。

    初中毕业后小C考进了市重点高中,本来打算读完高中便出国留学,连地方都选好了,据说是加拿大,但后来因生活变故,没能出国,不过却也不负众望,以优异成绩考进了中山大学。毕业后留在中山工作,至今。这些消息是一个男人告诉我的,一个曾经苦追小C三年但始终未遂的男人。他是我在中山时的朋友,他叫士贤。

    离开深圳后,我去了中山。其实去中山也只是偶然,只因当时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所以到车站买了一张能最快离开的车票,便糊里糊涂地到了中山。

    但既来之,则安之。安逸地消沉了几天之后,我便又开始新的生活,和以往一样,每一次辗转都是新的开始。回头想想,这些年来我所待过的地方就好似我留恋过的每一个姑娘,我有心留恋,她们却当我一厢情愿,所以我才有新的目标。我曾将这种委屈在网上诉说,有一个网友安慰我说:“这个世界上有走不完的路,便有上不完的姑娘,目标能时时更新,人生才有盼头。”不禁惊为天人。

    但我只是凡夫俗子,要想在一个地方生活,首先必须得解决工作问题。杂志社的黑幕至今还令我余愤不息,因此事我付出了代价,可恨的是,我的代价太力薄气微,揭不开那黑幕。所以我可以算是正义凛然,白白牺牲。我恨透了黑幕,巴不得所有黑幕都统统见光,所以我去应聘了新闻记者。但就职的时候我才发现与我的意愿相去甚远,因为我被安排到了民生部门。

    第一天上班,部门安排我跟着士贤出去采访,学习经验。采访对象是一个女人,主要内容是她在老公出轨后的生活变化。我们来到了一间出租屋,开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屋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看上去都不满十岁,这两个小孩自然是中年妇女的儿女。机器摆好后,我和摄影师站在机器后面,士贤则坐在机器旁,向镜头前的中年妇女问话。士贤告诉我,记者是不需要入镜的。

    此时中年妇女忽然从背后拿出一面镜子,兀自整理着头发。士贤急忙制止道:“你干什么?已经开拍了,不能做其他事情,要进入正题了。”

    中年妇女尴尬道:“这不是要上镜嘛,我想着整理一下,莫坏了形象。”

    士贤道:“你现在是受害者,形象越差越好,这样才能博取同情。”

    中年妇女恍然大悟般直点头,将镜子放回背后,顺手往头上抓了几把,立即抓出个鸡窝造型,同时表情一转,立刻流露出万分的可怜。令我和摄像师不禁面面相觑,惊讶得只懂得咽口水。

    士贤点点头表示满意,转头对摄影师说:“重新来。”

    接下来便是那中年妇女讲述老公的出轨过程以及小三前来叫板,逼她赶紧离婚;诉苦“那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是多么可恶多么残忍,害她没了老公,孩子没了爸爸,并赌咒小三如此作孽必定会遭天打雷劈;最后呼吁广大观众能同情她们母子,希望借着舆论压力能够令她老公回头。说到激动处声泪俱下,惨不忍睹。末了她哭哭啼啼地对着镜头说:“那个狐狸精已经怀了我老公的孩子,但只要她肯放手,我愿意给她抚养孩子的钱,或是孩子给我养也行,只要我老公肯回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