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奈而为

章节字数:3308  更新时间:15-11-28 2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种情景我是第一次见到的,有点不忍直视。但我身旁的摄影师却出奇的淡定,嘴角还微微带着冷笑。我看不过这种麻木的态度,心里不禁暗骂他是冷血动物。但更令我动容的是,那两个孩子此时正无比欢乐地玩着“魂斗罗”。

    对中年妇女的采访告一段落,之后是采访她的邻居,询问他们夫妻平时的关系以及邻居眼里的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以便印证中年妇女的说辞,能更有说服力地征服观众。邻居们的统一口供令这条新闻没有其他悬念,责骂一边倒向那个出轨的男人。士贤对中年妇女说:“你放心,我们栏目是专门揭露社会惨事,帮助像你这样的不幸群体,你要相信我们和广大观众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中年妇女的视线忽然锁定在一个正向我们走近的男人身上。那男人一脸络腮胡子,走起路来吊儿郎当的。中年妇女低声说道:“他就是我老公。”

    士贤对那男人看了一下,转头对我和摄影师说:“上。”然后拿着麦克风牵着我和摄影师走到那男人跟前,递上麦克风说道:“你好,先生。”

    那男人对我们三个打量了一下,一脸疑惑,转眼看着他的妻子问道:“他们是谁啊?”

    中年妇女怯懦道:“他们是记者。”

    “什么?”那男人一声怒吼,脸上立时堆满气愤,大吼道:“你连记者都找来了,你什么意思啊?长本事了是吧。”

    中年妇女没答话,低下了头。

    那男人推开镜头,指着摄影师,抖了抖指头,狠道:“我警告你,最好别拍,离我远远的。”而后又指向他的妻子,骂道:“你个臭娘们,死八婆,你他妈是不是想把脸丢到外面去,你他妈不要脸老子还要脸呢。今天要是不收拾你,老子就不是男人。”话刚说完便一个箭步冲到他妻子跟前,起手式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清脆得令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之后手脚并用,打得很有套路,上中下三路齐攻,打得中年妇女步步急退。

    我感到非常愤怒,看着中年妇女的可怜处境,又深感于心不忍,便想上前劝架。

    士贤拦住我,低声说道:“赶紧闪开。”又对摄影师说:“注意,要对准镜头,这一幕千万不能错过。”

    摄影师伸手比了个“OK”的手势,淡定道:“放心,没问题。”

    那男人攻势并未减弱,可怜那女人却防守得十分辛苦,每每中招都哭天喊地;随着路过的人越来越多,那女人的哭喊声也越来越响。那种凄惨足以令天地动容,可悲的是,围观者们却无动于衷。那女人眼看被逼到了墙角,她已无路可退,最后肚子挨了他男人一脚侧踢,痛苦得蹲在地上扭曲起来,脸上是一个对道德最好的讽刺的表情。那男人终于住了手,瞪着蹲在地上的妻子,凶狠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再闹试试,包你没好果子吃。”说完转身兀自离开,就好像逛街一样,悠闲自然,心安理得。

    在这整个过程中,声称会为她主持公道的我们和广大观众一路旁观,并配合摄影师将过程全拍了下来。士贤并适时作了详细的讲解和几个站在镜头前面露痛苦表情的观众大叹说“她太可怜了”。直至那中年妇女也黯然离开后,现场所有人都作“鸟兽散”。街上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可是我内心却平静不下来,我没办法说服自己。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早已充满不幸,但还是接受不了它明目张胆地在我面前上演。终于忍不住,便质问士贤:“我们刚刚为什么不上去劝架?”

    士贤看了看我,楞了一下,微笑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正如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也是挺气愤的。我很欣赏你。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我们是记者,我们的职责是负责报道实情,不需要多管闲事。”

    “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是不是残忍了点呢?”

    士贤仍然微笑着,淡淡说:“能做到如实报道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是我们的原则。你要明白,每场戏都需要观众,我们这行才是真正的观众。”

    我点点头,深表理解。确实如此,就像士贤说的,记者是不需要也尽量不要上镜的。就好比说,剧本里如果没有你,最好就不要参与进去。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士贤搂住我的肩膀,凑近我耳边轻声说道:“慢慢你就会习惯了。”

    士贤的热情令我们第二天便成了好朋友。如果说,他对我亲近的热情是一种温暖的话,那么,在几天后他邀我搬到他住处与他合租之后,他照顾我的那种热情可谓已经升温成火热。他是我见过的最传神的居家男人,煮饭洗碗洗衣服,收拾屋子整理摆设无所不能,这点我与他相形见绌。所以我对他总怀着莫大的感激,同时又为自己的懒惰深感惭愧。但谁都知道,惭愧并不是治疗懒惰的良药,因此我只能加深感激。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他,也许这份工作我撑不了多久。每天对发生在眼前的不幸,我需要强忍自己的情绪,每时每刻都要坚定作为一个观众的立场,不卑不亢;多少次激动得差点冲入镜头,因为忍住了,所以自己内伤;有时同情怜悯得过分投入,不禁会令自己产生忧世伤身的想法,几天下来,我发觉自己已经抑郁得不像个人了。就因为士贤,他的热情溶解掉了我心里积压的消极情绪,好让我有空间再去接纳新的不幸。可以说,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早已心理扭曲了。

    不过后来我终于习惯了眼前的不幸,几个月的时间,令我练就了一颗硬如磐石的心。那时的采访动力,说来可笑,竟是看谁更惨!更可悲的是,我居然没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不像个人了。

    曾看过这样一句话:时下的世界,道德无疑已变成了一个穷屌丝,而法律则是公认的高富帅,所以有背景的人自然能得到法律的恩宠,因为他们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以前我本来不信的,但几个月的记者生涯令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如今这个名利为先的社会,“下限”为尊,“道德”卑微,世态如果不炎凉的话,那可真算是老天瞎了眼了。它应该瞎了眼。

    士贤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觉得老天是开眼的,因为他活得很开心,至少,老天至今没让他难堪过。他说:“理性一点,就能开心。”的确,他在工作上确实足够理智,但那种理智几乎已经接近冰点。最初的时候,我甚至认为那是冷漠,可慢慢却发现他对身边的人都很热情。我知道,士贤并非是冷漠的人,也许是心理扭曲。

    我把想法告诉了他。

    他看着我笑了笑,一脸轻松的表情,说道:“不,或许是你心理有问题。你应该知道,我们必须和被采访者保持好距离才能冷静地分析问题,可是你却不知不觉地要和他们拉近距离,这就是你的问题,你内心难受的问题。其实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很简单,就是采访者和被采访者的关系。或者换种说法,他们是我们的素材,我们是他们的倾诉站。”

    我没说话。因为我知道以士贤的观点,人性和职责是矛盾的。而且我还知道,人性经过时代的淬炼,也知道了“文明”,不再赤裸裸,已经学会了遮遮掩掩。

    他又说道:“像我们普通人的能力范围本来就很小,很多事情我们只能看而不能参与其中,如果非要强行介入,那只会致使自己烦恼。就好比说,像现在的相亲节目,你很喜欢里面的某一个女孩,如果你能单单做到只是喜欢,也许会很愉快;但如果你非要去追她,明知是不可能的事情还要去做,必定是自寻烦恼。你说对吗?”

    我点点头,应了声:“嗯。”

    “你看。”他指着电视里一个短发姑娘:“你看姗姗,我一直很喜欢她,但是她今天被那个男的牵走了,如果我因此就心情不好,那岂不是太傻了吗?”

    此时电视里正播放着“牵手成功”的喜庆音乐,姗姗被一个眼镜男抱在怀里,貌合神离地对着镜头表演幸福感。这是士贤非常喜欢看的节目,他可以忍受万恶的广告,把一个小时的节目花三个小时看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还看重播。所以,屋里的电视机可以说是他的私有财产,仅供他一人观赏。

    本来我是不看这类节目的,但还不至于反感,可自从和士贤合租后,不可避免地和这类节目不时相会。看了两三集后,不禁令我产生这样的感觉:每当看到站在台上的那些姑娘对着镜头和台下观众搔姿弄首、娇淫艳龊、挤眉抖胸、还一副不懂羞耻的自骄相的时候,总会令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某商店优惠回馈大酬宾的架势。我一直不能理解她们为什么有勇气站在台上,直到我发现袒胸露背连衣短裙。而姑娘们的这身行头正巧地将自己标榜得跟“回馈大酬宾”一般不谋而合。

    所以只要我和士贤一起看这种节目,当他看得趣味正浓的时候,我总会适时作出批判。他皱着眉,看着我说:“至于吗?”

    我点点头表明立场,摆出一副深通恶绝的表情。

    士贤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何必呢。”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至多我以后不看这个节目了,免得好好的姑娘都被你糟蹋完了。我看得出里面的女孩们说话其实都傻傻的,但是也都挺可爱的。”

    我笑道:“她们自己也总说自己傻。其实现代的女人大都如此,喜欢用傻标榜自己,可在心里却又常常瞧不起别人的智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