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起起落落

章节字数:2933  更新时间:15-12-03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真的很不幸。”我叹道,脑里却在追溯那个背着粉红色美少女书包的美少女,无论她经历过多惨痛的遭遇,变成了什么样,我喜欢的,始终是那个骑着天蓝色单车的长发飘飘却从不跑步的美少女。

    我问道:“听你说的这些,你们共同经历过的事虽然不多,但却很深刻,为什么最后会分手呢?”

    “很多事都想不到。”士贤淡然说道:“记得吗?收到她回信时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有机会,老子一定要跟她上床。终于有机会了,我们去开房了,也就因为这次开房,我们分手了。第一次开房。”

    “她不愿意,你霸王硬上弓,所以就分手了?”

    “没你想得这么猥琐,我不是那种人。”士贤不屑道。

    “要么就是阳痿?早泄?不和谐?”

    “你太猥琐了,就不能有别的原因?”

    “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能严重到要分手。”

    “那天我真的和她上床了。但真的只是上床,没做其他事情。就是两个人只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做。”

    我冷笑道:“这么一个迷人的姑娘躺在你身旁,你什么事都没做?说出去谁信?”

    “真的!”士贤惆怅道:“我发誓。”

    “为什么?”

    “因为••••••”士贤几番犹豫,没能说下去。憋了好一会儿才大舒一口气,说:“当我压在她身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什么?”我惊讶得直跳起来。

    士贤失望地看着我,说:“没错,我是喜欢男人。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我连忙坐了下去,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已经开始先后涌现了,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

    士贤转过头,继续说道:“我告诉她我不喜欢女人的时候,她的表情也跟你一样。”

    “她是不敢相信,其实我也不敢相信。”我解释道。

    “但我真的交往过两个男朋友。”

    “什么?”我再一次惊讶得跳了起来。

    士贤很淡然,微笑道:“你能理解我这种性取向的人吗?”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说:“能理解,人本来就不同,喜欢的东西当然也不一样,没什么对错的。”

    士贤站起来,笑道:“好了,不说了,我知道你一时半儿还接受不了我喜欢男人这个事实。陪我去逛街吧,我想买点东西。”

    而我居然真的陪他一起去了。更可恨的是,我竟然愚蠢到没去想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跟另一个同性恋的男人住在一起其实是很危险的。

    那天,士贤买了很多东西,我却一件也没买,只呆呆地跟在他后面,满脑子都是小C的身影。不知她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我无法想象,只能全部感想寄放在那个胸前抱着书,身后闪着七彩光芒的美少女的样子上。虽然我知道她现在就在中山,但我们始终都不是同一路人,既然是陌路人,又何用相见。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用相见,因为她最美好的形象已活在你的心里。这是一条单向车道,我能看到她的背影,她却感受不到我的速度,因为我一直在后面。

    对于士贤是个同性恋者,虽然开始的时候心有芥蒂,但这芥蒂却也甚微,没两天便看得云淡风轻。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是士贤猎取的对象,也不相信士贤会对我采取什么行动,我们只是朋友,就这么简单。直到两个月后,我才知道被一个男人表白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那天我出去做采访。是农村的一个四口家庭,生活非常艰苦。丈夫是农民,靠着八分人口地维持家庭;妻子智力上有缺陷,却也要出去谋生,以乞讨为主,或捡破烂;两人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先天智障,小的后天失明并患上脑溢血,因经济问题,从没接受过治疗,整天都被锁在家里。那次是我从事记者行业以来最难受的一次,我看到生活里的绝望,看到单纯只为了生存的生活方式,看到只有原始人才会有的生活本能。作为一个采访者,我自信面对不幸已能完全免疫,几个月的记者生涯,算得上身经百战,可那天我竟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个家庭的不幸就如同一根绳子,在我心里打了个死结,令我郁郁寡欢。

    那天晚上部门聚餐,我喝得烂醉如泥。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倒下的,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醒来后心里已经不再为那件事难受了。看到墙上苏菲玛索的海报,我认得这是我的房间,她的确很迷人,但此时我却想起了林心如。忽然,一股暖风轻轻拂过我的脸上,带着很沉重的气息。我一转头,始料不及,被吓得愣愣不动,眼睁睁地看着就侧躺在我旁边,正盯着我看的士贤。

    他微笑着,轻声说道:“你醒了?头疼吗?”

    我裹着被子跳了起来,大喊道:“妈的,你吓死我了。你干嘛呢?”突然,我意识到不妙,连忙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衣服,在感受到各部位都正常之后,心才稍微定了下来。

    士贤疑惑地看着我,问道:“你找什么东西呢?”

    我摇摇头,没说话,将被子掀开,坐在床头点了支烟。

    士贤继续说道:“你昨晚喝得东倒西歪的,几乎都快不醒人事了。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你弄回来的,累得我快断气了。”

    我冷冷道:“你就这么看了我一晚上?”

    士贤皱着眉,抱怨道:“可不是,你一回来就不安分,大声说话,大声唱歌,没一句能让人听清楚的。后来你倒是说了一句清楚的,说你想吐,我拿了个桶过来你又吐不出,反而趴在桶口睡着了。我不放心,怕你半夜闹什么事,就一直看着你到现在。”

    我尴尬地笑了笑。

    士贤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我本来想把你扶上床,然后帮你脱了衣服••••••”

    “什么?”我跳了起来,深感惊恐。

    “可是一碰到你你就乱动,自个卷着被子卷成一团,怎么拉都拉不动。”

    我心里不禁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养成的坏睡姿。

    士贤又说道:“我以为你睡安稳了,没想到你却忽然翻过来抱住我,抱了大半夜,害得我怕吵醒你,动都不敢动,就僵了大半夜,全身酸痛死了。”

    “什么?”我再度惊叫:“我抱着你大半夜?”全身的鸡皮疙瘩不约而同地全冒出来围观,背脊感到丝丝阴凉,衣服正慢慢吸附住我的肌肤。

    士贤笑着点点头。忽然翻了个身到了我背后,伸手轻轻地搭住我的后背,低声而腼腆道:“我想跟你说件事。”

    “嗯?”我将烟头摁灭,低沉应了一声。

    “人家喜欢你。”语气里无限温柔,手扔是在我背上不断游走。

    “你开玩笑的。”我冷笑道。因为我才刚倒吸完一口冷气,心里如同结霜。

    “不,人家是认真的。”士贤急切道。

    当听完他说第二个“人家”的时候,我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我更知道我就快抓狂到疯了。我瞪着他,道:“你最好别再开玩笑。”

    士贤坐起来,忽然捉住我的手,深情说道:“我昨晚就想得很清楚,也把你看得很清楚。”

    我顿感出奇的恶心,甩开了他的手,人快速地闪到门口,指着已经跨出两步的士贤,冷冷说道:“别逼我动手。”

    春天的早晨带着深重的湿气,令铺洒下来的紫外线软弱无力。我将辞职信交给领导,然后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无力地躺在床上。昨夜的酒精并未全部散去,仍搅得我头痛欲裂。我从未感觉如此疲惫,任何事情我都不想去想,也不该去想,更不能去想。懒洋洋地睡着,正是春天的意境。

    三天后,我离开了中山。

    同年7月21日,羊城晚报刊载:中山一男子从13楼坠落,当场身亡,经警方判断,确定为自杀。旁边附了一张士贤的证件照,一脸诚恳的表情。7月25日,当地电台拍摄了士贤的整个葬礼过程,并采访了他的父母,二老老泪纵横,痛心疾首,用断断续续的哭喊声大诉丧子之痛。而坐在他们对面的记者却不慎入镜,态度异常冷静,就如同士贤生前的采访风格,坚定而冷漠。一个月后,这条新闻已被人们淡忘,但自杀原因仍然不明。对士贤的死,我非常悲伤。葬礼当天,我在远方遥祭,怀着深深的歉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