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意外姻缘

章节字数:3341  更新时间:15-12-02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雨霖正停在前面催促我走快点。一路往事绵绵,竟不觉已走到了屋门口。秋日渐短,才七点刚过,天空已拉上夜幕,云淡星稀;中秋的圆月此时已收缩得只剩下一半,光华大减,朦胧地飘在苍穹里。曾芳他们已经兴尽归来,在我刚进门的时候,他们一脸的疲倦已经告诉我这次旅途的感受。兴已使尽,便无话可说。任你不断询问,他们也只是疲惫地敷衍着,每个人都在挑逗碗里的饭粒。待饭粒全心干意冷,他们也都回房休息。

    张豪似乎仍有精神,一放下饭碗便已消失无踪;林伟仍旧秉承西方吸血鬼的生活习惯,天一黑,他便要外出猎食。屋里又恢复冷清,但绝不安静,因为大Z的“拖拉机”已开始发动。久违而厌烦的呼噜引擎逼我走到屋外,苦于双脚今天饱受长途跋涉之苦,再多半步我也不愿意走了,便坐在门前的竹阶上。

    夏秋之际,这气候明显赶不上季节了。明明已是秋天,夏夜却留恋不走,和风暖暖,聚蚊成雷,与屋里大Z的呼噜声交相辉映,为广阔的山野平添几分聒噪。村道上有人,却都各自坐在家门口,手里摇着一把大蒲扇,毫不停歇,似乎极力想扇走本不该存留在这时节的残夏。不远处有一人走来,背着手,行至我面前停下。是村民代表,他跟我相邀到张豪的小店里喝茶,顺便想买两包烟。

    水还没煮开,村长和一位村民也走了进来。他们是这里的常客,一有空便会来这里喝茶扯谈,刚刚也是见光而至的。村长咬着烟杆问道:“张豪和茹见美不是都回来了吗?怎么只剩你一人过来?”

    我将茶杯斟满,这最后一招“韩信点兵”差点把茶壶也点了进去,连忙捏住耳垂散热,尴尬道:“一吃完饭全都去睡了。”

    几人见状不禁大笑。村民代表大声道:“离你们屋子老远就听到了呼噜声,那声响真是惊心动魄啊。是那个大胖子吧。之前我听校长说过,还不怎么信,现在——”村民代表哆嗦了一下——“信了。听说你跟他是住一屋的,这样都能睡得着?”

    我苦笑了几声。这些同情的话我已听得太多了,我知道诉苦并不能减轻每晚被拖拉机轧着的痛苦。不如安慰自己,便笑道:“习惯了,他不在的这几天我还真睡不着了,今晚肯定能睡踏实。”

    笑声未完,便听到屋外有人大声应道:“我睡不踏实。”话音刚落,就看见会计走了进来,一脸怒气。他身后跟着几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也是满脸气愤;一个少女,低着头,看不见她的表情;站在最后面的是张豪,转过脸看着屋外。

    “你干了什么亏心事让你睡不踏实呢。”村民代表笑道。

    会计哼了一声,鼻子里出来的冷气足可令咸鱼保鲜,他斜着眼盯向村民代表,忽而又转过头看着地上。没开口。

    村长抽了一口烟,慢慢说道:“怎么回事呢?”

    会计忽然转身,将排在队尾的张豪一把扯到队前头,正好站在众人中央。会计甩开扯着张豪衣衫的手,瞪着张豪怒道:“怎么回事呢?你问他。”

    张豪面如死灰,眼睛直直地盯住地面。

    会计又说道:“既然村长在这里,咱们今天就在这里说清楚。要是不给我个交代,看我不把你埋了。”他又对身边的中年妇女喊道:“还留她在这丢人现眼吗?还不赶紧把她带回去?”

    中年妇女二话不说,揪着少女的耳朵向门外走去。少女也一话没说,扭捏着身边被拖了出去。

    我一肚子疑惑,站起来惊讶道:“什么说清楚?怎么回事?张豪你••••••”

    村长截断我的问题,对会计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问他最清楚。”会计吼道,这一吼似乎余恨还难平,又伸手推了张豪一把。

    村民代表站起来,将张豪拉到一边,对会计道:“有什么事情说清楚就好,别动手啊。”

    忽然从屋外闯进来一个年轻人,气势汹汹,一进门就大声嚷道:“是哪个混蛋,在哪,敢搞我妹妹,活够了寻刺激不是?”他似乎看到了张豪,转头对会计道:“爸,是不是那个混蛋?”他指着张豪。

    会计点点头。那年轻人骂道:“他妈的你一个外来人敢在我们村了乱搞,活腻了你。”说着就冲了过去。

    我赶紧站起来拦住他,说:“有什么事情说清楚就好嘛,何必这么冲动呢?”

    年轻人瞪着我,狠道:“你最好放开,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我连你一块儿打。”

    就在我们俩拉扯难分的时候,村长大声说道:“都别动,站开点。”他又对会计道:“你说要说清楚的,你来说。”

    会计几番犹豫,最终恨道:“丢脸啊,说出来真是丢尽了脸啊,我在村口看到他在亲我女儿的嘴。”

    “什么?”村长似乎也感到讶异,随后又看着张豪,缓缓说道:“这怎么回事?他女儿才十七岁,你们俩就••••••这件事你必须得说说,不然人家当父母的很难平愤。”

    众人都将视线集中对准张豪,除了会计父子,其他人都满含期待。张豪终于开口:“她常来我店里买东西,久而久之就熟了,偶尔聊了下天,后来聊得多聊得久了,大家都发现挺好聊的。中秋节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到山上去了,之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所以今天回来后,一吃完饭我就去找她,想送给她点礼物,然后就••••••就这样。”

    会计暴跳如雷,抖着手指着张豪审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

    “那你知不知道她多大?”

    “知道,十七。”

    “你知不知道你们相差十一岁?”

    “知道。”

    “知道你还••••••畜生,她都可以叫你叔叔了,你还去欺骗她,看我不打死你。”

    “我没欺骗她,我们俩的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妈的你还敢在这胡扯。”年轻人冲到张豪面前,在他手臂打了一拳,骂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其实恋爱这东西,只要两厢情愿,年龄距离根本微不足道,何况他们现在还都年轻。总比当今社会那些以“干爹干女儿”为名却有着不耻关系的人要名正言顺得多。但我知道这套恋爱公式在这个淳朴的山村里是行不通的,所以我没开口劝阻,只拦住那个年轻人,以免事态恶化。

    会计道:“村长,你看这事得怎么办吧。”

    村长悠悠道:“要是别的事情,我还可以做主,但是这件事,实在不行,闺女是你的,还是你自己说要怎么办吧。”

    会计恶狠狠道:“我要把他埋了。”

    村长道:“要是他肯娶你女儿呢?”

    会计表情略显意外,旋而又气鼓鼓地看着村长,没说话。

    村长笑道:“我知道,你是怕你女儿吃亏给他,但如果他娶了你女儿,那小两口约个会,亲个嘴就不算什么吃亏了吧。”顿了顿又道:“你是自己想做主呢还是交给我做主?”

    会计气极道:“可是他们年龄相差了十一岁啊。”

    村长道:“那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你把他埋了就能解决问题?年纪上虽然差距大了点,可嘴都亲了,不爱也是爱,就别计较年纪了。再说,他们俩都这关系了,你要是想早点安心的话,结婚是最好的办法。”

    会计满脸无奈,摇了摇头说:“村长你给我安排吧,听你的。”

    村长看着张豪,问道:“你觉得我这主意怎么样?”

    现场的气氛很严肃,但谁都知道张豪肯定会答应。因为如果不答应,那纯属是找死,很可能就要长埋地下,就算是傻子也不会这么做。何况现场就有两个随时都可能成为谋杀的凶手正盯着他,更容不得他有半点迟疑。所以他很快就点头答应了。

    众人走后,屋里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不知道该恭喜他还是安慰他,但我知道他此刻心里必然十分忐忑,因为他已腿软地重重躺倒在椅子上,深深地叹着气。我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他无力道。

    “其实能娶到一个比你小十一岁的姑娘也算是福气,老夫少妻,艳福不浅,你张教授也算是捡到便宜了。”

    “老夫知道。”

    “婚前十个女朋友,第十一个当老婆,你梦寐以求的理想终于算是圆满成功了。”

    他笑了笑,似乎镇定了许多,道:“这么糊里糊涂地就完成了梦想,很意外啊。”

    “你现在该要有个心理准备。”

    “准备?需要什么准备?听从安排就行了。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太快了。”

    次日,张豪和他的新娘被他未来的丈母娘带到了庙堂旁屋那个解说姻缘的老头那里卜算姻缘日期,经他一番推算,结婚日期被定在11月23日。

    曾芳他们几个并不知道内情,所以道喜不断,纷纷感慨世事奇妙;无不感叹张大教授确实人如其号。其中也不乏调侃,说他身经百战,泡妞有术,连相差十数岁的小姑娘也能手到擒来,当真是名副其实的教授级手段。不料张豪却一改往日的夸耀,对这些祝福与调侃都笑而不语,连句道谢都不舍得开金口。引得他们几个误以为张豪因要结婚而获得巨大的领悟,变得成熟了。就仿佛平时温顺的猫一到交配就会咆哮不断,变得不同往常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