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迎亲

章节字数:2764  更新时间:15-12-05 21: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时分,婚宴正式开始,客人们陆续到来,就仿佛车站的旅客,一批批涌进新房里。天空仅余的光亮像手机关机前的缓冲,转瞬便一片漆黑,过一会儿才闪现出点点星光。苍穹浩瀚,再多的星星也掩盖不了它的广阔,但两间新房似乎略显小气,不一会儿就已人满为患。屋外的客人就像持有车票却挤不上车的乘客,性情好的只能望人兴叹,脾气差的一脸气急败坏,最后只能将宴席延绵至门口,另开几桌供客人餐饮。厨房里也是一团杂乱。茹见美、大Z和曾芳凭借平时的下厨次数受新郎重托独掌大勺,但首次面对这么多张等吃的嘴却显得经验不足,急忙中连佐料放置的位置都记不清楚了,看火的同时频频喊道:“蒜头呢?在哪?赶紧拿过来,辣椒,赶紧找辣椒啊。醋,我要醋,快,醋醋醋啊。”忙得我们几个打下手的四下奔走,险些磕头碰脸。好不容易弄好了一道菜,思思和晓怡刚端出去,就听见曾芳大喊道:“糟了,忘记放油了。”我和新兴便赶紧追出门口,只见两个姑娘小跑了回来,一路急喊:“让他们手脚快点,菜都不够吃了,一人夹一筷就没了,那边又在催怎么没菜吃了。”第二道菜轮到我和新兴送去,一到现场才明白两个姑娘为什么不敢再去了。人数密度不亚于非典时在商店里抢购醋的场面,在人流中穿梭时只恨自己的身材不够单薄,又怕真被夹得单薄,所以从这一桌到另一桌中间往往要大费口舌,提醒众人让出条方便路来,可我们的提醒却常常被淹没在嘈杂的欢笑声中。这时节的天气虽算不上严寒,但夜晚却也着实冰冷,可才上了两道菜,我们的衣裳便已被汗水浸湿,一阵粘稠而湿冻的感觉。疲累之余不禁暗恨遇人不淑,不然也不至于遭受这活罪。我们还没过够后悔的瘾,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阵催促上菜的吵嚷。“劳逸不均”的对照,愈加鲜明。

    到八点半左右,菜终于上完了,真切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终于轮到我们自己吃饭了,不禁有媳妇熬成婆的辛叹。由于厨房杂物太多,我们又累得有气无力,便不乐意去撑开一张桌子,各人捧着个碗,叠满肉菜,或蹲在地上或坐在门槛上,活脱旧时的民工开饭的场景,因为现在的民工已经不屑如此了。隔壁的客人似乎已经吃饱喝足,意兴阑珊地引吭高歌起来,悠扬的歌声在空气里回转。可我们半句都没听懂,幸好有曾芳代为翻译:“要问小伙子的心,三天三夜可以讲给你们听。小伙子的手,从来没闲过;小伙子的脚,从来没停过;一天不到田里干一阵,连一碗汤也喝不进。爹妈做饭他不让,爹妈下地他阻拦;只愿自己出力流汗,不让爹妈吹风受凉。要问新娘如何聪明,星星清楚,月亮作证••••••”听到此处,我们不禁相觑一笑。低头扒着碗里的饭菜,呆呆地倾听别人的喜悦,就仿佛远放欧洲的黑奴待在破窑里窃听外面的花花世界,当然,也还可以像是寂寞的上帝在偷窥繁华人间的声色犬马。

    快九点半的时候,客人们陆续散去,纷纷回去漱洗更衣,准备十一点钟的迎接新娘仪式。而我们几个却悲催得坐在大门口洗碗,以备明日宴席之用。就算客人们在水里浸得肌肤发白,我们也未必能够洗完这些碗,整整好几大箩筐啊。林伟和张豪过意不去,提来了一坛糯米酒,倒满了几碗,双手捧着送到我们的嘴边。林伟道:“按照村里的习俗,这碗酒该是给长辈喝的,但看你们确实十分辛苦,我由衷感谢,就姑且当你们都是长辈吧,这一碗酒算是我们孝敬的。请!”既是小辈敬酒,没有不喝的道理,连三个姑娘也一咕噜喝个干净;且作为长辈,理所应当地要任劳任怨,手中刷洗盘子的动作仍旧不能停。欧阳新兴砸吧着嘴道:“白喝了你们这碗酒,我们还得多洗几个碗。干脆再来多两碗,也算对得住洗这个碗的工夫。”

    到我们洗完澡,刚好追上迎新娘的大队伍。人群在行进,一路上浩浩荡荡,风尘滚滚,所有喜悦尽皆洋溢在喝嚷声中。快到林伟的新娘家的门口的时候,队头有人高声唱道:“最香的山茶花,引来最勤快的蜜蜂。最漂亮的姑娘,引来最能干的小伙子。”紧接着,大队伍集体伴唱:“最香的山茶花,最漂亮的姑娘,就是新娘。最勤快的蜜蜂,最能干的小伙子,就是新郎。天生的一对鸳鸯,相配的一对孔雀,贴心的一对情侣。像合意的琴弦,心跳在一个拍子上;像合音的芦笙,心连在一个调子上。两颗跳动在一起的心啊,像银子一样洁白,像芭蕉蕊一样纯净。”声音震彻整个野村,震得星月无色。此时的野村就像浓缩在荧幕里,无论外面的世界发生怎样的变化,对它都全然无扰。女方的媒人早已摆好花和彩纸,照习俗该向男女主人与宾客敬拜和道别一遍,方能让大队伍将新娘接走。下一站是张豪的新娘家,歌声再度响起,众人又再次兹受敬拜。回程路上,众人将新娘围在中间,就像保护国家首脑人物,人墙一层又一层,挨拥着踏上往新郎家的归途。又有人唱起了歌:“父老们啊,鲜花正向我们开放,孔雀已向我们展开翅膀。采走了鲜花,会增加你们的忧伤;带走了孔雀,会刺伤你们的心房。可是啊,你们抚养孔雀的心血,将在我们心中发光。”唱调虽洋溢着喜气,但歌词却不免令人无奈和悲伤。有人说,嫁女如离婚。意思是说离婚也需要庆祝;嫁女虽好,毕竟数量有限;但离婚不同,可以随时挂在嘴边;无论多沮丧多伤心,总能借离婚庆祝一下,未尝不是缓解情感的方法。无怪乎现代人这么中意这两个字,原来都是情商天才。

    队伍来到了新房门口,众人向两旁闪开,让出一条路供新郎新娘上竹楼。这是结合现代婚礼新改造的仪式,导演者当然是新郎。林伟和张豪挽着各自的新娘,纤步细迈地登上竹楼。众人高声唱起:“竹楼装扮得像座花房,乡亲围着温暖的火塘,人人绽开喜庆的笑脸。欢歌的翅膀在竹楼上飞翔。年迈的主人口中念祝词,朵朵鲜花抛向新郎新娘。祝福年轻的恋人像青树一样长久,祝福年轻的恋人像不谢的花儿四季飘香。”这时新郎新娘在中途停了下来,转过身笑对大家,手中接过早准备好的装满香烟的篮子,一把把捉起向众人抛洒下来。接香烟的过程犹如饥荒年代的难民们扑向馒头的情景,争先恐后,乱作一团。香烟撒完,众人又陆续排好队,目送着新郎新娘继续上竹楼,又接着唱道:“欢笑的主人啊,快上竹楼吧,快把新娘捉紧吧。我们带来的祝福,快尽情享受吧;我们带来的新娘,快迎进洞房”——曾芳从旁说道:“这首歌是改编过的,原来版本没这么直接。”

    入洞房后,新人需遵照旧习俗一一把仪式办妥。众人则围到火塘旁边,尽情高歌尽情欢笑。我们几个不会唱歌,但为了融入气氛,便擅自增添赠庆声,每当两句歌词间隔之余,我们总会歇斯底里地喊出一声“嘿哟”,别说,效果还真不错,大壮声威。到四个新人办完仪式出来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他们带来了酒和饮料,供人们畅饮,为欢乐增添更深的层次。但是有规定,凡是成年人都只能喝酒,未成年的则可以自行选择。现场声浪排山倒海,呼天喝地;唱不完的歌沁人心脾,喝不完的酒增添欢乐,笑不完的脸善良可爱,当然,还有迷了心性发了酒疯的扮演无下限的小丑也招人喜爱,所有的一切快乐就像火塘里的火苗,燃烧得噼里啪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