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靡之途  迷靡之途1

章节字数:3104  更新时间:16-03-31 0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唯暗

    楔子

    夜色中匆忙行走的人,透着不易察觉微暗的亮泽。

    以此,将其喻为透过沉重十字尖顶所隐忍的星辰,启于未知的潜在与跨越,接而相互碰撞,迸发出一种莫名的激烈与破碎感。

    它们彼此,迅速膨胀,相渗,融溶。

    生存,明昼与暗夜的交错。

    生活,开启与密闭的内里。

    灵魂之幽深与孤脱,心路至曲迂于执拗,笼压弥漫成无限苦楚,加深延衍为爱。

    轻盈。贯通。然后存于时间。

    此瞬,不似简单的叠加与重合。

    此刻,请赋予它新的名词。

    有时候,一束光照亮,只会突显出更多的阴影。那是光的代价,亦是不同的浮华与纵然。

    暴戾。嫉妒。贪婪。愤怒。自私,善变。伪藏。隐欲。

    无时无刻不侵蚀着美好的幻影,叠加人性的阴霾。

    当我们看到光明,欣然于即刻的希望仿佛唾手可得,所遗忘的不过是早就置中阔绰的黑暗的事实与漫长。

    唯暗的本质,向于意味深长的真诚。是浓烈的不甘与趋同。

    直到最后,永不言爱,也永不言弃。

    第一章迷靡之途

    法国的七月,是一种浸染着千娇百媚的柔情与多姿。

    她孱弱的身体,因为旅途的疲惫困顿接近透支。脸上开始不断显现出病态的苍白。

    内心背压着难以承受的罪与责,灵魂也一并在沉重负荷,一时竟无从诉说,也无法得以解脱。

    异国之行的漂泊,犹如灵魂深处进行着无比虔诚的洗礼,使得窘迫的过程在旅途之中,仍充满了些许温柔与恩慈。

    这一场别有用心的逃离,漫无目标的旅行。带着某种生命延续的希冀,得以在继续。

    行走的实质,向来是源于人对生命本质的未知与敬畏之心,尽管过程连绵,也充满着否定与质疑。

    但可能就在不经意的某一瞬间,会感受到从内心深处涌现出从未有过的确切与真实。就像头部被重击过后,异常清醒的一刻,刹时充满着轻缈的悬浮感。

    随行的人员拖着硕大而有些笨重的行李箱,走在最前面。她戴着一副暖黄色渐变的豹纹墨镜,被保护在中间,也许因为倒时差的原因,头脑产生出很强的眩晕感,伴随着轻度耳鸣。

    所以,还是无法获得片刻独有的宁静呢。她的嘴角泛起冰冷的笑。

    即便他们已经到了巴黎。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没有戴墨镜,一路上拥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往前走着。

    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不断地环顾四周,似乎比她还要紧张。

    她并没有抗拒这一对她来说,显得有些过分亲昵的举动,相反表现出极其少有的温顺。

    他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骷髅头形戒指。手指白净修长,骨节分明。

    手上布满了明显可见的青色纹路,看起来富有质感与力度。

    她甚至能够充分地觉察到,从他手心传来的阵阵暖意。还有那枚银质戒指上的水钻,在她手里逐渐消失的生硬与冰凉感。

    他是她的经纪人。她叫他M。

    她是他一手捧红的,国内最炙手可热的新晋明星。苏琪年。

    他们转弯走向另一条人烟稀少的VIP通道,脚步不由更加匆忙着,试图最大程度绕过机场外拥堵的人群。

    过了些时候,小车已安全地在巴黎的街上飞速行驶。视线透及所看到的,是模糊黑暗的景象在掠过,像一阵阵迅疾无影的风。

    这让她感到某种压抑,于是不顾M的建议,固执地摇下了车窗。

    夜里的巴黎,灯火通明,尽管窗外还浸透着阵阵凉意。但繁荣与热闹,却犹如白天般的明亮。

    她全然地呼吸着,让空气布满扩张到整个胸腔再缓缓过滤到肺,最大程度地感受着这座陌生城市的气息。像是感受着一个能够重新被给予温暖与拥抱的机会。

    路过巴黎圣母院的时候,她募的看到广场上透着蕴黄的古铜碑。她很早就知道并记住了它,星型标志物镶嵌其中,规则而对称的八角向着各个方向,代表着巴黎是通往世界各处的起点,她早就能够熟稔地背诵出这段释义,像是安植于心中的简单性神经元反射。

    她对于法国的了解,仅仅因为那曾是沉和的喜爱。

    法国。是沉和以前居住与工作过,时间最长的城市。这里对他来说,给予了他大部分出色的艺术灵感。

    这里。曾有过他的思考。他的呼吸。他的味道。

    所以,她最终选择逃离到了这里。或者说,更像是一种寻觅。

    在初到巴黎的几个白天与夜晚,她始终只是不安地滞于酒店的房间里。

    她像一只倦怠太久的兽。吃极少的食物,睡很长的时间。甚至一整天都可以一言不发,也不愿多挪动一步。

    M几乎每天隔一两个小时,就会从隔壁的房间来看望她。给她带来各种新鲜的食物,水果。书籍或碟片。和她进行无关紧要的对话,聊天。尽管大部分的时候,都是M在自言自语。

    她知道并了解,他对她全部的担心,从身体健康到心理状况。只是并不愿多做回应。

    有一次,门不知怎么的被反锁上,她因为晚上一夜无眠。在天快亮的时候,服了两片安定,终于沉沉地睡去。

    等到接近半午的时候,M敲了半天门,始终无人回应,便急忙惊动了酒店的服务员和保安。

    她睡眼惺忪地被吵醒,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径直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她看着M满是焦急的眼神,又不忍责怪的表情。

    看着房间被拉开大半的窗帘,照进满满晃眼的光。

    看着随行的医生正在准备急救设备,还有整整围满了半个房间的人。

    看着不远处因为暴力攻破而变形的门,躺在地上的电子锁,四周还有不少木屑。

    在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她躺在床上笑得前俯后仰,甚至还笑出了不少眼泪。

    起身给了M一个大大的拥抱。她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清晰明亮起来,好像又开始重新充满了某种斑驳跳跃着的希望。

    然后,她在所有人诧异尴尬的表情中,走进洗手间,关上门,开始自己的刷牙洗漱。

    M让服务员重新修好门的时候,洗手间刚传来更大的水声。他把她的房卡放进了自己的皮包里。替换了新的食物与水,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间。

    在走廊上,左边的耳朵仍在发烫。仿佛还能听到,她起身拥抱住他时,在他耳边说的话。

    “M,我知道你培养出的我,很贵,也很宝贵,所以,放心吧,我不会再弄死自己了。我保证。”

    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他才终于俯下高大的身子,蹲在地上,用力咬住拳头,忍不住小声地啜泣着。

    她从洗手间走出来,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房间里也没有开灯。异常的饥饿感,让她开始坐下来,凭着感觉用手抓住餐桌上的食物,缓慢而孤独地开始进食。

    大约即使在黑暗里,也总能有着比黑暗更盛的光泽。

    仿佛是害怕打破面前这仅有的平静与安稳,而自己更像是原本就置于房间的某物。直视到的内里,是以往弱点与罪恶的贯通到底,从而无法再注入一丝美好。

    存在于阳光之下的阴影,永远不能像空气中原有的微尘一样轻快通透,明亮,易于被忽视。它们更像融于瞳孔之中挥之不散的影留物,闭上眼睛就能得到的暗。再次睁开,也依旧呈现完整。

    床头柜上摆着已被撕去标签的小药瓶,裸白而光滑的瓶面,反射着某种不愿透露的禁忌。

    喝完玻璃杯中最后一滴水,她像一块柔软的海棉,睁大着双眼,吸附着空气中的潮润,却无力找到支撑。

    手腕上三道触目惊心的疤,尚未愈合,它们的样子扭曲而狰狞,时不时总会隐隐作痛,而心更是每时每刻都在痛着,直到毫无知觉地麻木着。

    是否唯暗。才有光明的可能,否则这持续不断的白昼,怎么也总能犹如暗夜般漆黑生涩,一场又一场,像接踵而至的梦魇。光与暗的边缘,独留时间,陷入灰色的寂地。

    直到窗外已隐约透出了朦胧的亮。她所服下的药,药效才会彻底发作,让她沉沉地睡去。她便能这迷离之中,终于肆意露出自身的虚弱,只有每次醒来时眼角的湿润,真实地记录着即使是在梦中,那些潜在记忆和意识的沉重。

    时常会陷在某种细微的声音里,不自觉被惊醒。她发觉睁开双眼的片刻,记忆会陷入某种如约而至的滞断,让一切宛若新生。

    她喜欢上这种短暂性的惨烈空白,让人轻松愉悦。

    而清醒的时间往往只是一只Esse的长度,烟雾缓慢扩撒,薄荷味的清香还排荡在房间,继续做着激烈的分子运动,这成了重新出发的前奏。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再拿上一张这家酒店的名片搜集起来作为纪念标签,不管是以前住的是一流的星级酒店,还是成名前住过的三流的小旅舍,这已成为她不可改动的习惯。

    “我会回来”

    房间里的餐桌上,留着她用铅笔给M写下的简单的字。旁边水杯里的水,还留有余温。

    尽管此时此刻,她已离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