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靡之途  迷靡之途3

章节字数:2289  更新时间:16-03-31 0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然后起身为自己倒上一大杯温开水,贪婪而急促地喝下去,渴望以此获得温暖,。内器官因为水的涌入产生的摩擦,回旋发出的咕咚声响,恍然间会让人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从偌大的包中抽出一盒随身携带的碟片,放上一盘嘈杂的重金属音乐,感受声音碰撞所带来的眩晕,直击人心。

    微黄而温暖的房间,音乐的流淌汇成迫不及待的暗涌,耳边响起尖锐的呐喊穿透灵魂的纵欲。

    这让她更加深刻地怀念起,曾那样明亮炽热地照耀过她年幼的生命,最后,却也连同自己也一并绽放殆尽的那个女孩。

    到现在十年过去。她仍会时不时会梦到,初次见面时,那个女孩,那头火红色的头发,叛逆的神情,好看的微笑。在风中扬起鲜红欲滴的骄傲,像一面飞舞的旗,也像一朵血红娇媚的花。

    也许现在,她们的某些部分,变得更为相像了。她自身承载着有关于她的记忆,她也成了她部分生命的发展延续。

    她们的确是属于同一种人的。

    从来,都是那么偏执激烈。执着坚韧。

    她记得她曾对她说过,

    “琪年,音乐的灵魂尚可触摸,无论是沉稳还是激烈,我都感受得到它对我的诉说,是那样直接的爆发,控制着我的心,让身躯追随它舞动,便成了我仅有的最完整的自由。’’

    “是的,黎安。我现在终于也能够,对你那时经常在嘴边所说的,那种痴迷而罪恶的沉沦,做到感同身受,而你却已不在了太久太久。”

    她低头喃喃自语,粗暴地拉开行李包的拉链,扯出了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将放水的开关打到最大。

    黎安。你可知道。我也曾那么认真平静地走向过,你的归属,却做了被彻底拒绝的那一个。

    她把头埋进扑面而来的水花,冲击着身心,耳旁产生出巨大轰鸣逐渐包裹住了音乐,她置身于这种温情的覆盖之中,渐渐得到了兴奋和满足,像一头释放出原始欲望,捕食到猎物后的小兽。闭上眼感受水滑过肌肤所带来的惆怅,还有内心发出的声音。

    小镇的生活简单干净,是有条不紊的质感。她渐渐习惯上这种生活带给她的规律。总会被清晨楼下过往的车辆行驶声和早起人们热闹的谈话声吵醒。

    在多次醒了之后,她甚至开始懒得睁开眼睛,只是轻轻地翻个身,背对着窗户透射进的明媚光线,并不需要再服用白色的小药片,就可以迷迷糊糊再次进入睡眠。

    有时会做着,很多种不同声音的梦。细小而琐碎的,或者是嘈杂而生硬的。在内心嗡嗡地轰鸣,很多次她觉得是自己半梦半醒着的状态,而梦中的部分的声音,它们通常会出现在接下来的现实中。

    真正清醒的时候,大多时候已接近中午,首先会从床底拉起不知何时掉落下去的薄棉被。大多时候更会不耐烦地把它揉成一团,并不愿整齐地折叠。

    习惯穿一件宽松的墨绿色睡裙,这让她看起来像一株在黑暗中搁置了很久的植物。自身已变得有些阴冷潮闷,所以需要在阳光下,急促地进行着光合作用。

    喜欢坐在窗檐上,点燃一支烟,银质的zippo打火机反闪着冷漠的光。她看着窗外来往流动人群的画面,脸上满是轻松,略带戏谑的表情,似乎想要置身事外地,观察出不同人生的插曲与起伏。

    楼下的一群天真活泼的小男孩,蓬松着自然卷的棕发或干净利落的金发,在阳光下雀跃着充满活力,也总喜欢选择在繁忙时刻,沿着街道来回穿梭,然后在不少路人玩趣的嗔怪下,嬉笑着一哄而散。

    水果摊上的阿尔勒大叔,留着茂密的胡子和短寸的平头。每到正午,便是一天最为忙碌的时侯,因为生意的兴隆,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在空闲时刻,就摆弄整理起因为客人的挑选,而变得凌乱的水果摊,饿了就地拿起几个水果,在衣服的袖子上擦擦,然后大口大口的咀嚼。

    对面的小青年,在午休的前奏,总喜欢穿着一条黑色的宽松裤,手上握着一个很大的水瓢,背对着窗户淋浴,且从来不会拉上窗帘,瘦骨嶙峋的身材显得有些驼背。

    正午用餐过后,法国乡村的居民会有午休的习惯,一般需要两到三个小时。这个时候的街巷,会变得空无一人,显得分外宁静。

    她却总是在这时外出。出门时和房租老太打个招呼,在街上晃荡慢行,感到有些饥饿难耐时,就推开小店半掩着的门,钻进依旧会在午休时营业的小餐馆。点上一份大盘蔬菜沙拉,小份的奶酪面包,细细品尝,再来一小瓶红葡萄酒为自己助兴。

    一个人的享餐,除了让空虚的胃获取些新的动力,留下的,也不过是餐桌上的狼藉与杯中孤独的倒影。

    每逢周末,阿尔勒小镇上的集市总会分外热闹。这些居民会将自己家中的旧物集中摆放起来,大到陈旧的沙发与靠背椅,有些脱漆的古典家具,小到银质的餐具,咖啡壶,咖啡杯,梳妆镜和一些华美的小饰品。

    等到集市的这天,她会起的很早,然后花上很长时间,一件件耐心地观看,挑选这些旧物。去抚摸与感知岁月的气息,去注视那些大大小小的破损与残缺。

    旧物,因为被赋予了故事洗礼,时光打磨的特殊意义,才会变得更具价值。她往往会连续反复逛上几个来回,在选择困难综合症里,努力挑选出几样最钟爱的物品,直到感觉获取到内心的某种平衡与安稳之后,再心满意足地回去。

    总会在门口遇到可爱的小女孩,她是房租老太的孙女,已经与她认识。见到她时,会闪着棕褐色的大眼睛甜美地对她说

    “Bonsoir~”

    “Bonsoir~’’

    她抱以同样的问候,然后会从刚刚所购得的物品里,或是芬芳而饱满的水果,或是一小堆特色美味的零食,或是精致的小饰品,挑选出其中的一两件,塞给这个美丽又有些羞涩的小女孩。

    等到这一切,又渐渐开始成为可预料的平静生活。她感到身体的一切感知又在集体抗拒,这安逸之中所产生的强烈破碎感,在内心愈演愈烈,已无法控制。

    夜晚来临时,道路两旁的街灯打在身上,蕴黄的光线带着温度与暖意,在地上投射出的像,那一刻,让她彻底成为迷恋上自己影子的纳瑟斯。午夜时分,她终于背着沉重的迷彩包,穿着看似笨重的靴子,带上一张简便的地图,向着普罗旺斯的山谷或是更深处,行进。

    离开。意味重新出发,是无需做任何告别的。因为也不曾打算,彻底停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