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黄色调  暖黄色调4

章节字数:2890  更新时间:16-03-31 0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着音乐缓缓流逝,她感到自己的心,也逐渐安稳起来。Van耐心地听着,时不时的微笑,侧面总会勾勒出好看的弧度。沉湎在白葡萄酒的余香里,在大段大段地诉说过后,她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情绪也变得有些兴奋。

    然后听到Van开口轻声对她说。

    第一次见到你,被你清澈见底的眼神所吸引,想起了幼年时在家边小树林里见到过的迷失小鹿,那样惹人怜爱。可流露出的表情,却是有些慵懒而又敏锐的,像肆意游走的猎物,也像等待捕食的猎手。

    你对绝大部分的事物,一定都是可以视而不见的,因为只会停留在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

    很少,有女孩能把简单的服饰穿得如此随性,酷气。这让我知道你是与众不同的。身上的气质,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却也能够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个有故事的女孩,所以我选择靠近,并不带过多的欲望。

    Van说:“第一个女朋友Yency,那时我们还在中国,都是服装设计师,也经常一起创作,她是如此苛求自己的人,所有的一切,都要求接近理想中的最精确,最完美。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短,刚好三年。但我曾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死亡的到来。

    我给了她自己所有的爱情。以至于后来有过的,都不过是刻意寻找的片刻激情,过眼云烟般的欢愉。”

    她在一旁冷静地听着,不动声色地说:“Van,你要知道,有些深爱。最后总会被时间扭曲成难以启齿的悲哀。”

    Van说:“我知道,因为感情终结于现实,更多的体现,也无非离不开物质和权利。Yency的成长比我要快,出色的外表,自身的确优秀的创作才华,让她很快就成了国内时尚界的设计新宠。身边仰慕她的男人,也是趋之若鹜。也更加频繁地出入各种交际场合,我们之间慢慢出现了些小隔阂,两个人的争执,也一次比一次严重。”

    她放低了声音,有些小心翼翼的说:“所以你感到自身的自尊心被挑战,占有欲也开始受到侵犯么。”

    “不。Recca,我看着Yency逐渐攀升的名气,由衷的高兴。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交际应酬,她设计创作的灵感,已不像以往那样流畅”

    “嗯,自然,灵感总是不入世的,但艺术却也照样深陷在世俗里”

    “对于她而言,最痛苦的,也莫过于灵感的短缺,我看着她开始尝试用各种极端的方式,激烈地逼迫着自己。

    有一次,我想能帮到她,就将自己画好的图纸,整理好后递过去,她却认为我是在侧面质疑讽刺她的能力,生气地摔破了手上的画板,各种颜料,吼着让我滚开”

    “她是如此要强,又追求完美的女人,也一定对自己的作品有着格外的偏执,极端”

    “到后来,她想要帮我,开始给我介绍她身边的一些客户与老板,我看着那些人,对Yency举手投足间充满的暧昧神情,好几次差点想直接抡拳头上去。”

    “表达爱的方式过于激烈,只会伤人伤己。”

    “有那么一段时间,彼此无法再忍受,他提出分手时,她只是平静地看了他一眼,认真地说了一句,Van,和你在一起这么久,虽然从来都没要求过,可我现在身上穿的牌子,背的包包,你依旧一样都买不起。那时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已无法弥补掉现实太赤裸的差距。”

    Van说,两个人决定暂时分开后。他去了巴黎。刚开始住着最破旧的地下室,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找到适合的工作,也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只能靠着仅有的一点积蓄生存。拒绝了Yency的一切汇款,到后来,自身甚至无法再支付起昂贵的国际长途话费。

    最后一次通话,他们开始仍在相互诉说想念,就在Yency认真考虑说想要放弃掉国内的事业,过来和他一起从头打拼时。

    他终于更为清醒深刻地意识到,过去自身在感情里所有的自私与脆弱。

    他们彼此在一起的三年。

    他所自持着的设计天赋与才华,是靠着她,还有她周围所被他所厌恶的一切安然渡过的。

    挂掉电话后,他孤身站在巴黎街头的电话亭里,全身冷的瑟瑟发抖,眼泪和鼻涕也一直不断地流着,活脱脱地像个风餐露宿的乞丐。

    往后的那段时间,他强忍着一切,不接听与回复Yency的任何电话,信息,也暗自痛下决心,在自己没有成功之前,绝对不再给她造成任何困扰与负担。

    夜晚连续地设计创作,白天兼职打工,养活自己,也要联系客户,包装推销自己的作品。在巴黎快要接近第三个年头的时候,Van的服装设计稿终于接二连三地被几家大的公司看重。首席服装设计师,品牌设计主理,他开始在这个圈子里崭露头角,很快变得光芒四溢。

    在准备回国之前,他在巴黎奢侈品区,为Yency精心挑选了很多套她最爱的牌子的衣服,还有几瓶国内还未来得及上的新款香水,满心欢喜地寄给她。

    半个月之后。他接到Yency如数退还的包裹,衣服和香水都未开封。附带着寄来的,是这些年,唯一一款她亲自动手设计的手表,还附上了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

    “留作纪念。我很好,也希望你一切都好”。

    Van说,为了忘记Yency。他变得极端而执迷,开始尝试着纵情于很多不同种类的女人之间,感受着那些生理本能释放出来的短暂激情。也许有些爱的本质,也不过是性与欲的叠加。所以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周围那些受到物质诱惑,就会口口声声说爱的女人,因为双方在感情里的目的,直接明确,对彼此反而异常安全。

    然后,在看惯了形形色色的女人后。渐渐迷恋上的各种奢侈品,任由它们充斥在自己周围。他觉得自己需要这些看得到的价值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样的方法直接而迅速。

    “可是Van,你的内心依然带着强烈的恨,你并不是快乐的”她注视着他脸上,因为回忆,而变的显而易见的痛苦表情。内心最惨烈的伤口,大概即使愈合了,也会留下述目惊心的疤痕。而无法淡忘的痛苦与不加节制的欲望,便也能够成为一个人,最彻底的矛盾。

    寂廖的夜,衬着沉思的闷,她想迅速打破这种失衡,把他从情绪里拉扯出来。

    她自然而然地靠近,用手拍拍Van的肩膀,希望能让他感觉好一点。注意到,他左手上的别致手表,有着简单个性的独特花纹。

    她对他说,Van,这款手表可否给我看看。

    Van并没有拒绝,轻轻摘下手表,递给了她。

    等她能拿在手上,仔细地打量着这款手表,银质表链透着冰凉,镶嵌着精美别致的花纹,看起来古老而又高贵背面已变得光滑锃亮,。

    皎洁的月光让一切柔美发亮,表链上有一行需要很仔细些才能看得清的英文——Lavender,她轻声读到。

    Van说,这是Yency亲自设计的那款表,刚出国那会,她就告诉我彻底迷上了薰衣草,也十分向往普罗旺斯丰富浓烈的艺术色调。我曾在脑海中计划过无数次,两个人最完美的旅行,而现在这一切早已物似人非。

    她低下头,缓缓地拿出烟,也给Van点上了一支。深吸一口,烟雾总能轻易消散,却可以容纳包含,一个人所有复杂而又不可磨灭的情绪。

    隔了好一会,她才悠悠说道。Van,也许你还爱着Yency,这样的爱才是真的持久可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仍不会减弱,反而对记忆会有更深的依赖与诉求。因为拥有真情的人,是从来无需再刻意再纵情的,那些你并不爱的女人,每一个,每一次,又何尝不是对自己感情的侮辱。

    你们的分开。从来也不是因为物质。或许,你早已明白,只是害怕承认罢了。所以更该让这一切,彻底过去。

    银色的月光,沉暗的影。在这无尽漫长而柔情的夜里,怀念,会让拥有过的回忆,变得丰富而具有质感。而当下存在着的时光,依旧客观匆忙。像一双巨大而有力度的手,因为不沾染感情的温度。

    肆意揉搓出的,是沧桑深沉的容颜,不断变换的物质形状,还有那颗隐藏于内里的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