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月绣湾的烦恼

章节字数:2774  更新时间:15-12-20 07: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村长杜大海家里。炕桌上,一碟花生米,一瓶白酒。杜大海盘腿而坐,在炕头上喝着闷酒。杜大海妻子在念叨:“喝,整天就知道喝。”

    杜大海仰脖而尽,又抓起酒瓶子,杜妻:“你少喝点行不行?再怎么喝你那荒山野岭也包不出去——”

    杜大海郁闷地:“我包出去包不出去不用你管!少管闲事!”

    杜妻:“看你当的流泪的官,不能当就别当了,省得整天遭罪。”

    杜大海瞪眼:“你嫌我流泪是吧?嫌我官当得不好是吧?那你走啊?跟那些人一样,离开月绣湾,找个有钱的地方有钱的主。我杜大海保证不拦你!”

    杜妻:“你——”

    杜大海把酒杯一顿:“走!你现在就走!”

    杜秀芸闻声进来:“妈,爸怎么了?”

    杜妻忍下:“没什么,你爸喝多了。”

    镇里包村干部老王骑摩托车来到村口,杜大海慢腾腾迎上前去。杜大海戏谑地:“吆,老王,送钱来了?”

    老王下车:“你就知道送钱。送个媳妇给你要不?”

    杜大海:“当然要,那样的话月绣湾就没光棍了。”

    老王:“这么说月绣湾光棍多还赖着我了?”

    杜大海:“不怨你怨谁?谁叫你是包村干部的?”

    老王:“好了,跟你说正经的,月绣湾那片山耩土岭包出去了没有?”

    杜大海:“你说的轻巧,包给谁?包给你啊?”

    老王:“镇领导又催了,那一片荒山秃岭总不能老扔那里不管呀?”

    杜大海:“我咋管?那些年老百姓种葡萄卖不出去,都倒进了湾里,谁还敢再包?”

    老王:“好了,镇领导发话,不管什么理由,都要尽快想办法承包出去,下个月要来检查!”

    杜大海急了:“哎,你们总不能跟尼姑要孩子吧?”

    老王跨上摩托车:“反正我把镇领导的话传到了,你跟谁要孩子那是你的事!”

    老王启动摩托车而去,杜大海喊:“你要把闺女嫁到月绣湾,我就能包出去!”

    老王回头:“没那福分,下辈子吧。”

    月绣湾村委会大院里,村民们三三两两、或蹲或站。杜大海站在台子上:“好,上级指示我传达完了。下面有件重要事情,也是咱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大伙可能猜到了,就是月绣湾的开发问题!”

    刚才还安静的村民们一下子纷嚷起来,杜大海:“大家安静!听我把话说完——今天,镇领导又来催问了,要我们无论如何把月绣湾的山岭荒地承包出去,想想也对,咱都是种了几辈子地的农民,不能老看着月绣湾年年长草呀?大伙说是不是?”

    村民们又纷嚷起来:“不长草长啥?你还想让它长人民币呀?杜大海:“开发月绣湾的目的就是要它变成人民币——”

    村民们:“还人民币?不如说把人民毙了!那几年种葡萄还不把大伙害苦了?村长,你就别再拿月绣湾祸害人了!”

    杜大海不满地:“你这叫什么话?我咋成了祸害人了?我告诉你说,大家不想承包月绣湾主要是思想认识不足——”

    花司令嬉皮笑脸地:“村长,你认识足,干脆你承包不就得了?”

    杜大海生气地:“我承包月绣湾,那村长呢?谁来当村长?”

    一村民:“让花司令当村长!那样花司令就打不了光棍了!”

    杜大海:“少废话!咋样?有谁愿意承包月绣湾?报个价?”

    刘顺突然站了起来,黄花菜一看急了,喊:“你站起干啥?你想承包呀?”

    刘顺回过头:“我撒泡尿还不行吗?”

    苏长岭在门口整修墙面,老伴给他当小工。有村民从门口走:“吆,怎么拾掇起房子来了?”

    苏长岭故意张扬地:“不拾掇不行了,儿子要回来了。”

    苏长岭老伴:“说带着媳妇回来看看。”

    村民赞叹地:“你们真烧了高香了,养了一个好儿子。”

    苏长岭骄傲地:“那是没说的,去年电话里就说当助理了。”

    村民:“要说在咱月绣湾,扒拉指头数数,就你们家佳骏有出息。”

    苏长岭:“好歹书没白读。助理你知道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除了老总,就他说了算,他说几壶就几壶。他说去北京就不去上海,他说去法国就不去美国,他说回家看看——就回家看看——”

    老伴:“好容易请了假,把媳妇送给我们当老的看看——”

    村民:“这趟回来能结婚吧?佳骏是不是也二十五六了?”

    苏长岭:“想那么着,还不知道人家什么打算。”

    村民:“早些结了吧,早结婚早抱孙子。”

    老伴:“谁说不是?“

    老伴进屋去了,苏长岭一个人在抹墙灰。杜大海来了,看见苏长岭,没打招呼,轻轻走了过去。他看着苏长岭把白灰抹到墙角的坑洼处:“这凹了,再上点灰。”

    苏长岭回头,看是杜大海,故意拧巴地:“我偏不上灰。”

    苏长岭铲了一板子灰抹到了别处,杜大海:“对,这也不平,也该上点。”

    苏长岭又故意拧巴地:“这我也不上,我上那边高地方。”

    杜大海无奈地:“从小玩泥巴你跟我对着干,生产队推小车你跟我对着干,承包到户你还跟我对着干,你就是不服是不是?”

    苏长岭:“我服啥?你不就当了个村长吗?把个月绣湾搞得走的走,跑的跑,都快成了光棍村了,我服你?”

    杜大海:“好好,我不跟你挣了,咱不说月绣湾,不说村长,就说咱俩,你生了两个,我也生了两个,也算打了个平手吧?”

    苏长岭笑了:“还好意思说,你那也算平手?你老婆吃了好几年药才挤吧出两个丫头片子。我生的那可是儿子!你都绝户了还在我眼前显摆?也不摸摸脸皮厚不厚?”

    杜大海招架不住了:“好了好了,我告诉你说,闺女靠的近,将来肯定可比儿子孝顺——”

    苏长岭:“儿子就远了?那得看儿子有没有出息?以后我跟儿子到外面享福去,你就在月绣湾啃泥巴吧。”

    杜大海:“好了好了,不说余外的了。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一件好事。”

    苏长岭:“鬼才信呢!好事你能来好我?”

    杜大海:“看在咱们老哥俩的份上,我给你留了个发财机会。”

    苏长岭:“得了吧,发财机会你自己留着用吧,我不掺和。”

    杜大海认真地:“真是好事。上午的会你没参加,村委会研究了今年月绣湾那一片山耩地的发包问题。”

    苏长岭:“怎么样,我说么,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来找我。”

    杜大海:“你听我说呀,村委会研究了今年谁要是承包月绣湾山耩地的话,村里给几大优惠条件。第一,每亩地由过去的30元降为20元。第二,承包费由以前的提前交付改为一年以后交付。第三——”

    苏长岭:“第三是啥?”

    杜大海:“没有了。这两条还不够呀?这可是别的村从来没有的事,也是咱月绣湾从来没有的事,上百亩的地,还不用提前交款,等地里长出了果子有了收入——”

    苏长岭愤怒地:“别提地里长果子!一提就来气,那年倒是长果子了,大伙种的葡萄一串一串的,有啥收入?酒厂不要,还不是倒水里了?赔了个老底朝天!杜大海:“你死脑筋呀,种葡萄不行,你还非得种葡萄?你不会种点别的呀?”

    苏长岭:“种啥?你说种啥?种金条还行,可惜没金条!”

    杜大海:“你——好了,我可是跟你说了,到时候你可别说不知道。我可告诉你,今年好多人看到优惠条件都眼红了,都想承包月绣湾。刘顺、黄花菜、孙天宝,还有花司令都动心了。上午开会,我刚说完月绣湾的发包问题,刘顺第一个站起来,接着大伙都站了起来——”

    苏长岭:“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你拿我苏长岭当三岁小孩呀?”

    杜大海:“不信你去问呀?我杜大海啥事骗过你?”

    正巧刘顺从村头走过来,苏长岭拦住他:“刘顺,你想承包月绣湾吗?”

    刘顺惊奇地:“我包它干嘛?我有病呀?”

    苏长岭:“怎么村长说你第一个站起来——”

    刘顺明白了:“那是我憋了一泡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