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今晚你去和猪睡

章节字数:3066  更新时间:16-02-22 1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影里,杜芸芸和刘小顺相对而立:“你们家这是明显要讹合作社的钱,赶快让他们停了!刘小顺为难地:“这我知道,可我说了不算——”

    杜蓉蓉:“你之前不是说你们家你说了算吗?刘小顺:“那都是吹的。不过再过两年,等我长了力气,能打过我爸了,我就说了算了!”

    杜蓉蓉:“那现在呢?现在的猪圈咋办?刘小顺:“我也不知道咋办——”

    杜蓉蓉转身就走,刘小顺喊:“哎,你听我说——”

    刘顺的猪圈已经砌好,在月光下轮廓分明。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猪圈旁,人影四处看看,敏捷地跳到猪圈里。人影找到一块刚砌的砖墙,用力一推,砖墙轰隆一声塌下了半边。

    离猪圈不远的地方,另外一个人打着手电走过来。刘顺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他循着声音来到猪圈旁,用手电一照,愣住了,砖墙倒了一地!

    刘顺喊:“谁?”

    刘小顺敏捷地一跃,藏到了一个角落里——

    刘顺:“谁把我的猪圈推倒了?出来!”

    刘小顺捂着嘴装起了野猪叫,刘顺循着声音追过来:“我说我砌的墙老倒老倒,果然有人在捣鬼!我倒要看看——”

    等刘顺走到近前,刘小顺一高跳了出来,像鬼那样伸出舌头,转身逃去。

    刘顺愣了一下,立即抓起地上的一块砖头:“我倒要看看是人是鬼!”

    刘小顺三躲两躲,最后还是被刘顺抓住了,按到在地,刘顺举起砖头,刘小顺急忙喊:“爸!别打!别打!是我!”

    刘顺手停在了半空:“小顺?!”

    杜家人在吃饭,杜秀芸眼睛红红的。杜大海看了看:“你的眼睛怎么了?”

    杜秀芸掩饰地:“没怎么,进了一个沙子。”

    杜蓉蓉直接地:“让黄花菜给气的。”

    杜大海和杜妻对视了一下:“黄花菜?怎么回事?”

    杜蓉蓉:“黄花菜和刘顺在山上砌猪圈,跟合作社要地表补偿,我姐去说服黄花菜没说成,还让黄花菜骂了一顿。”

    杜妻:“骂了一顿?她咋骂的?”

    杜蓉蓉:“这我哪知道,你问我姐好了。”

    杜妻:“秀芸,告诉妈,黄花菜是咋骂你的,妈去找她!”

    杜秀芸:“你们别问了好不好?没骂,是我自己说错了话——”

    杜妻叹气:“唉,你要是有你爸和蓉蓉一点血性就好了,妈也不用跟着担心了。”

    杜蓉蓉埋怨:“爸!你不能看着别人欺负我姐不管呀?他们就是抓着我姐,还有佳骏哥好欺负,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骂就怎么骂?爸,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虽然不是村长理事长,可你还是书记呢!你不能因为佳骏哥夺了你的村长就啥事不管,看他们的笑话吧?”

    杜妻:“别这么说话,蓉蓉,你爸身体不好。”

    杜大海叹了口气:“不是我不管,是我想管也管不了。”

    杜蓉蓉:“那就眼看着他们闹腾呀?”

    杜大海:“个别人闹腾就叫他们闹腾去吧,天塌不了,地球照样转。跟小孩一样,有时候耍赖,哭啊闹啊,你别在意,你越在意他哭的越厉害,闹的越厉害,你要不搭理他,任他闹去,他反而就不闹腾了,自消自灭——”

    杜秀芸和苏佳骏相对而立。

    苏佳骏:“杜叔说的有道理,我也曾经想到这一点,用现在的话说,叫无为而治。”

    杜秀芸:“那就是说,象刘顺这样的就不去管他了?”

    苏佳骏:“对,他想砌猪圈就让他砌去吧,他养弄猪就养去吧!反正我们月绣湾全村140户村民全部入了社,就是甩了他这一户也影响不了大局。葡萄园照常建,酒庄也照常建,月绣湾既然迈开了脚步,就不会停止——”

    杜秀芸:“最好不要让一户落下——”

    苏佳骏:“那是自然,眼下象你爸说的,先晾晾他,等找机会再把他们拉上来。”

    苏佳骏的手机响了,他接电话:“喂,杨总!我是佳骏,对,目前土地调整基本结束——我正想邀请您来看看,你觉得没问题了,好操作下一步——三天以后?好,好。我等你。”

    苏佳骏:“杨总三天后要来看看咱们的用地情况。”

    杜秀芸:“那刘顺的猪圈——”

    苏佳骏:“你放心,我有办法——”

    老母猪和一群小猪在慢悠悠的走着。黄花菜在前面领着,刘顺在后面用树枝赶着。两村民迎面过来。惊讶地:“刘顺,咋把猪往山上赶啊?”

    刘顺故意张扬地:“家里养不开了,换个地方。我在山里砌了个猪圈。”

    村民:“你那猪圈不是入社了吗?怎么,你们家猪也想入社呀?”

    黄花菜骂:“你们家猪入社!狗入社!”

    两村民鄙夷地悄悄议论着,刘顺和黄花菜把老母猪、小猪赶进了猪圈。”

    黄花菜:“咱现在不但有猪圈,还有猪,看他们还咋说?”

    可能是猪来到一个新环境不太适应,娓娓叫着想往外跳。突然,一只小猪跳了上来,撒腿就往旁边葡萄园里跑,刘顺和黄花菜赶紧去追,折腾了好几回合,才把小猪重新关进了圈里——

    黄花菜喘着:“不行,今晚,你和猪一起睡。”

    刘顺吓了一跳!”

    黄花菜:“我是说你来看着猪,要小猪跑了咋办?”

    刘顺一屁股坐在了圈门口。

    太阳升上了东山,霞光万道。

    刘顺和黄花菜依偎在猪圈的一个角落里睡着了,身上盖着一件军大衣和草莲子。黄花菜被猪叫声惊醒,急忙用手去推刘顺:“醒醒!快去看猪跑了没有?”

    刘顺朦朦胧胧爬起来,扑到猪圈旁,用手数着:“1、2、3、4——”

    黄花菜:“少没少?”

    刘顺眼花了,数不过来:“等等,1、2、3、4——”

    黄花菜冲过去:“你要眼喘气啊,数了几遍了?我数1、2、3、4——”

    黄花菜突然:“少了一头!”

    两人大楞,黄花菜:“都怨你,不让你睡,不让你睡,你非得睡!”

    刘顺:“我眼睛实在困的睁不开了——”

    黄花菜:“不是叫你跟猪去睡吗?你咋又跟我睡了?”

    刘顺:“我又不是猪——”

    黄花菜:“你睡的像个猪!还不快找猪去!哆哆哆——”

    两人到处寻找起来,好容易在葡萄园里找到了,又是一阵折腾,终于把小猪又送回了圈里。”

    杜蓉蓉和刘小顺突然出现在猪圈旁边。黄花菜:“儿子,蓉蓉,你们俩是来量地发补偿来了?”

    杜蓉蓉和刘小顺对视了一下:“你听了就知道了,是关于在山上养猪罚款——”

    刘小顺:“爸,妈,你们昨晚到哪去了?我留着门你们也不回来!”

    黄花菜:“爸妈昨晚在猪圈——儿子,合作社能给咱补多少钱?”

    刘小顺:“我爸呢?叫他一块来听,省的罚钱的时候嫌多嫌少——”

    黄花菜喊:“他爸!快过来。合作社让小顺和蓉蓉来给咱发钱了!过来!过来!”

    刘顺听到喊声,忙跑过来:“发钱了?发钱了?”

    刘小顺:“爸,妈,你们都站好,下面有杜蓉蓉宣读合作社罚钱文件,稍息,立定——”

    杜蓉蓉走上几步:“好,受合作社理事长苏佳骏先生的委派,我开始宣读合作社罚钱文件。月绣湾合作社文件。罚字第1号,为保证合作社葡萄园免遭侵害,为建立健全良好村风民风,在原来乡规民约的基础上特做如下具体规定:“一、凡在山上田园间养猪、羊、兔等动物的村民,必须严格保证饲养动物遵守山规。凡饲养动物啃食葡萄等作物,一经发现一律罚款,啃食一次罚款50元,递加结算不封顶,直到将违规动物没收为止。二——”

    刘顺和黄花菜懵了:“怎么回事?不是说发钱吗?怎么了——”

    杜蓉蓉:“当然是罚钱了!这不是罚钱吗?”

    刘顺:“我说的是发钱——”

    杜蓉蓉:“我说的是罚钱——”

    黄花菜:“发钱——”

    杜蓉蓉:“罚钱——”

    刘顺和黄花菜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

    猪圈旁和猪圈外形成了一种奇特的两军对垒。刘顺和黄花菜守在猪圈旁,看着随时要跳出去的小猪。杜蓉蓉和刘小顺趴在离猪圈不远的土坡上,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坡下,杜蓉蓉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刘小顺手里拿一个望远镜!

    突然,一只小猪又从圈里一跳而出,径直扑向葡萄园,刘顺和黄花菜急忙去抓小猪,刘小顺见状手一挥,大喊:“敌人开始进攻了,开始——”

    杜蓉蓉一边拍一边喊:“啃食一次罚款50!两次100、三次150、4次200、5次250——”

    又一头小猪从圈里跳出,冲进葡萄园。刘顺和黄花菜又急忙去抓。

    杜蓉蓉继续边拍边喊:“10次500,11次550……20次1000,21次1150——”

    刘顺和黄花菜彻底没辙了,刘顺脱下身上的汗衫,用一根树枝挑着,两人走出葡萄园,同时朝杜蓉蓉喊:“小姑奶奶,别拍了!别拍了!我们投降还不行吗?”

    杜蓉蓉和刘小顺扑哧一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