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撵着他放爆竹叫爱

章节字数:2578  更新时间:16-03-06 1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司令抱着头蹲在地上,杜秀芸坐在一边。

    苏佳骏训斥花司令:“你说你,花司令,好容易想出个办法,给大龄青年创造个机会,又让你给搅合了,你说,你电影不看,为啥要去抓人家的手?”

    花司令忏悔地:“我就是看着电影,忍不住——”

    苏佳骏:“啥忍不住,你是猪啊还是狗?你忍不住,你是人不是猪狗!你有脑子,你脑子干啥去了?”

    花司令:“我脑子让猪给拱了!”

    苏佳骏:“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谈恋爱有你这样谈法的?谈恋爱要讲究循序渐进,先找个话题聊一聊,建起一个语言平台,慢慢聊到都有好感了,再进一步表达表达爱慕,等彼此双方有爱慕了,才是肢体语言,比方拉拉手啊……”

    杜秀芸讥讽地:“好好跟理事长学着点,理事长可是恋爱老手——”

    苏佳骏奇怪地看着杜秀芸,杜秀芸:“你看我干什么?我这不是帮你做工作吗?”

    苏佳骏:“花司令,不是我说你,你急什么?话还没谈,好感也没有,上去就拉手,你说你这不是流氓是什么?说你是流氓我看还是轻的……”

    花司令突然用手打起自己的嘴巴子:“我该死!我是流氓!”

    杜大海、杜秀芸和杜妻坐在餐桌旁。杜蓉蓉回来,拿起饭就要吃,杜大海:“等等!蓉蓉,你把筷子放下!”

    杜蓉蓉头也不抬:“我饿了!好吃好吃——”

    杜大海提高声音:“听见没有?放下,我有话问你!杜蓉蓉抬头,看着这个看看那个:“放下就放下。”

    杜大海:“蓉蓉,我问你,前天你到哪儿去了?杜蓉蓉:“前天?我哪儿也没去呀?”

    杜大海:“你说实话!杜蓉蓉一愣:“说实话我哪也没去——”

    杜大海:“哪儿也没去?那饭店门口是咋回事?”

    杜蓉蓉:“饭店门口?”

    杜蓉蓉低下头去,杜大海:“说呀?你都在饭店门口做了啥事?”

    杜蓉蓉小声嘀咕:“我就给建树哥送了一束花——”

    杜大海气愤地:“送花?你那也叫送花?又放爆竹又念词的,那也叫送花?弄得全城的人都来看热闹!差点没让保安把你送到派出所去!你那叫送花吗?你这叫胡闹!”

    杜蓉蓉不服地:“我没胡闹——”

    杜大海:“还犟嘴!你有本事啊!弄出这么件事来,弄得满城风雨,弄得全村人都知道了!全村人都把它当成了笑话!你还有脸没有脸?你还有皮没有皮了?”

    杜蓉蓉抬起头:“我就是给建树哥送花嘛!这是我的权利,碍别人什么事了?”

    杜大海:“那我再问你,你为啥要给马建树送花?”

    杜蓉蓉又低下头去:“我喜欢建树哥,我向他求爱——”

    杜大海:“求爱?你知道什么叫爱?你追着他要东西这就叫爱?你撵着他放爆竹这就叫爱?再说,你有没有搞清楚,你爱他,他爱不爱你?”

    杜蓉蓉再抬起头:“我不管他爱不爱我,反正我爱他,我就要去追!其他的我不在乎!别人也管不着——”

    杜大海火了:“你给我闭嘴!蓉蓉,今天我把话跟你说明白,不准你这么胡闹下去!也不准你去追求马建树!你既然是我杜大海的女儿,就不许你在月绣湾给我丢人显眼!你要再不听话,我就把你的腿打断,让你永远呆在家里!”

    杜蓉蓉突然哭了起来,跑进里屋——

    杜秀芸走进来,坐在床头:“蓉蓉,别这样,爸也是为你好,他是一时说气话——”

    杜蓉蓉哭声反而高了起来,杜秀芸:“蓉蓉,爸说的对,以后别再这样了!你想想,你这样闹,村里说啥话的都有,让爸脸上过不去——”

    杜蓉蓉哭声低了下来,杜秀芸:“再说,马建树是进城谈生意,你跟着去送花,影不影响人家做买卖?干啥事也要分个时间地点——”

    杜蓉蓉停止了哭泣,杜秀芸:“还有,爸不是不让你去爱,要爱得找个合适的去爱,马建树跟你不合适,你就不要追着人家瞎捣乱了,这样既影响别人,又影响自己——”

    杜蓉蓉忽地从床上爬起来:“你凭啥说我瞎捣乱?我追求建树哥是瞎捣乱,我追求佳骏哥也是瞎捣乱,那你呢?你脚踏两只船,今天这个明天那个是不是瞎捣乱?我追求谁就追求谁,我想爱谁就爱谁,我直截了当,光明磊落!不像某些人,整天摇摆不定,遮遮掩掩,还好意思装模作样说别人——”

    杜秀芸:“杜蓉蓉,你——”

    村委合作社理事会扩大会。

    除了村委理事会成员外,还有苏菲娅,杜蓉蓉和刘小顺。

    苏佳骏在布置工作:“这是葡萄坐果前一次重要的预防施药,根据公司要求,合作社统一购买了符合国家标准,不会出现药物残留的农药,已发给了村民。我们干部和管理员要像上次一样,重点做好自己分管农户的督促和监管。苏菲娅仍然负责面上检查,因为有上次的留穗打芽,大部分村民都提高了规范操作意识,但不排除仍会有个别村民对合作社的要求不以为然,敷衍了事,如果我们掉以轻心,一旦病害爆发,将会给葡萄园带来重大损失,希望大家再接再砺,严格把关——”

    农药和喷雾器摆放在地头上。花司令半躺在田埂的太阳底下,眼遮草帽,睡着了。苏菲娅来到了地头,看见农药和喷雾器,喊:“花司令!花司令!”

    花司令被惊醒,爬起来:“谁这是?叫魂呀?不让人睡觉!”

    苏菲娅看见花司令:“花司令,你为啥在这里睡觉?农药打了吗?”

    花司令不满地:“为啥睡觉?不为啥,我困了!花司令,花司令,你也叫我花司令?”

    苏菲娅:“大家都叫你花司令,为啥我不能叫你花司令?”

    花司令:“以后不准你叫花司令!”

    苏菲娅:“你不就是花司令吗?光棍司令部的司令?”

    花司令要哭的样子:“你……都是你们花司令花司令叫的,我才找不着媳妇,才打光棍……”

    苏菲娅两手一伸:“光棍有啥不好?你们中国话叫光棍,用我们的话叫单身,单身是一种非常时尚非常酷的生活方式,我也是单身,我们波尔多银色酒庄的老板也是单身。”

    花司令又欲哭:“你也知道非常苦啊?我是有苦没处诉啊!”

    苏菲娅:“不是苦,是酷!是非常新潮的意思。单身可以和任何人交往,谈情甚至上床,你不觉得很自由很新潮吗?”

    花司令眼睛亮了:“是是,新潮,新潮。苏……姐姐,你也是单身,那你和我……交往好吗?”

    苏菲娅:“NONONO,我不喜欢你。你还是按规定赶紧打药,花期不等人的。”

    花司令像泄了气的皮球:“打药打药,又没有虫子,打什么药?有空不如睡会觉!”

    苏菲娅:“这是预防施药,如果花期不喷药,一旦病毒暴发,葡萄会大面积腐烂,无可挽回的。”

    花司令:“别吓唬人了,我不相信,好端端的葡萄会烂掉,我种过葡萄从来也没烂掉。”

    苏菲娅急了:“不行不行,花司令你一定要按时打药……”

    花司令眼珠一转:“要不这样吧,我就是不打药,你也和对付刘顺那样,脱光了给我来个抗议,我喜欢抗议,只要你一抗议,我立马就打药!怎么样,给我来一个?”

    苏菲娅思索着:“你想要……抗议?”

    花司令点点头:“我喜欢你抗议……”

    苏菲娅气愤地:“我看你是不怀好意!”

    苏菲娅转身就走。

    花司令:“你……啥都明白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