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古灵精怪

章节字数:3320  更新时间:15-11-02 1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想到活力爆表张牙舞爪,所到之处哀鸿遍野的流珠也有被虐的这么惨的时候。”流珠的白眼都翻得有气无力的,“呵呵。”

    “到底怎么回事?”也是,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头绪在哪里,为什么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流珠细细回想,最后脑中灵光一闪,一惊之下非同小可,流珠从椅子上跳起来尖叫道,“对了,这个人要怎么办?”

    “你是说这个尸体,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怎么会和一具尸体在一起?”流珠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着他,“你以为我想,不过他只是造型惨一点,确实是活人。”

    听了流珠的话,玉隐过去试探那人的鼻息,果然还有气,包了伤口灌灌汤药愣是把人摆弄醒了,谁知道第一句话就不按常理来。

    “这是什么味道。好苦。”看着他鼻青脸肿地皱着眉,流珠嘟嘟嘴眼睛瞟向一边郁闷道,“真没意思,你不应该问这里是哪,你是谁吗?”

    “我知道我是凌云,就不用问了,这地方我都老熟了,是不是啊,小玉玉?”本来正在摆弄砂锅的玉隐手下一抖,砂锅顿时粉身碎骨。

    玉隐神色极为复杂地看向他,“这次想要住几天?”流珠饶有兴味地望过去,只见凌云霍地瞪大眼睛,震惊道,“我不要,我才是受伤的人诶。”

    听着这略带撒娇的辩解,流珠垂下羽睫心念默默流转,他说得好像很对呢。玉隐则更加慌乱,一抹羞赧染上如玉容颜,淡淡的一丝粉好看的紧。

    “不好意思,我习惯了。”玉隐拎着砂锅的尸体出去了,流珠忍不住轻笑出声,“逗死人了,那个凌云,你到底犯过多少错误啊?”

    凌云郁闷地瞟了她一眼,眼下的淤青更是让流珠忍俊不禁,他郁闷道,“那是你爸偏心。”流珠的表情有一秒钟的空白,拎着裙摆在他身边蹲下,亮晶晶的眼神将他锁定。

    “你怎么知道我爸是警署署长?”凌云无奈道,“你还记得安紫炎吧。”“她告诉你的?”看着流珠的表情越发像是如堕云雾之中,凌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不能说你说的不对,但是确实不是那么个意思,其实是安紫炎对你很熟悉,我对安紫炎很熟悉,所以我知道有个你。”

    “我一直都存在好不好,不过你这样看起来好惨。”凌云一用力站了起来,流珠也随之站起来,这回换了凌云嘚瑟了,“只要我直视前方,就看不到你,下回你就别穿鞋了,直接穿高跷吧。”

    视线交汇处似有火花乱窜,流珠清泠声儿道,“就算是我真要踩高跷,也会先套上双鞋,不过这都不重要,对付你用不着那个。”

    说着流珠抄起了一旁的小凳子,凌云顿时目瞪口呆,虽然流珠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可是自己现在也是十分狼狈呢,可是因了对于流珠比较特殊的感受,他又不好意思服软,只好这么僵持着。

    好在流珠却没他想得那么心狠手辣,她只是自己踩了上去,双手叉腰笑意璀璨地看着他,微风掠过发丝抖动,悬浮的细尘在她慧黠的眼睛旁曼舞成精灵。

    “这不就一览众山小了。”莫名觉得流珠这洋洋得意古灵精怪的样子还真是很动人心弦,凌云呆滞,不再言语。

    “嘿,跟你说话呢。”流珠挥着雪白的柔荑吸引他的注意力,凌云脑袋一抽来了一句,“好多肉。”

    2黑吃黑

    看一眼自己确实肉乎乎的爪子,流珠气得语结,玉隐叹息一声走了进来,“对了,凌云,你还没说你这回是怎么了?”

    凌云吹吹头帘,“别提了,也不知道安云墨得罪的是什么人,他尸骨未寒就有人来抢时尚店。没办法,我这个人就是这么讲义气,所以我就出了头。”

    流珠冷笑着勾勾唇,“于是就被打成了乌眼鸡,我看也未必是有仇吧,只不过是遇上了你一个类型的人,结果被黑吃黑了。”“嗯。”

    “不对,你刚才说谁?”流珠睫毛扬起的姿态都定格住了,“安云墨啊。”流珠没再听后面的话,一脚踢开凳子,正中凌云。

    凌云无声惨叫,手指颤颤巍巍指着流珠离去的背影,流珠轻盈地越过门槛,如墨青丝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阳光流转在她身上,一瞬间七彩流溢。

    光晕中的轮廓美好宛若天使,但是凌云显然早已在心底将她诅咒了千遍,玉隐看他气愤的模样,摇摇头蹲下来握住他的手拍拍他的背,“云哥还是自求多福吧,以后再进来怕是就不好出去了。”

    在那一瞬间凌云志觉得头发丝都吓直了,且说安紫炎,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安紫炎焚上一炉清心香,烹上一壶香茗,散开发,抓了一本书窝在椅子里,浅樱色的裙角舒展开来,落在地上。

    冷云阡偶尔会拿陶瓷的杯子盛一点茶汤放在唇边细细品尝,凝脂雪肤樱红朱唇,即使是光阴荏苒她也没被风霜侵袭,容颜依旧,风姿旖旎,却多一分时光积淀的沉稳睿智。

    安紫炎低头看书,不知道冷云阡此时心里是什么感受,应该比她难过吧,毕竟这里和时尚店是安云墨留下的唯二纪念。“嘶。”听这一声低呼,安紫炎抬起头来,惊慌失措的模样就像在山林灌木中仓皇逃窜的小动物一样。

    冷云阡手里拿着一件衣服,却是锐利的针尖刺破娇嫩的指尖,一滴血坠落,在素笺上点染出一朵嫣红的梅,触目惊心的美丽。

    感受到安紫炎的恐慌,冷云阡安抚一笑,“破了个洞,我要给它绣上一朵桃花做遮掩。”冷云阡说完这句话,气氛比方才还要尴尬。

    冷云阡心思狡黠,转而自嘲道,“不过看起来现在只能是绣一剪寒梅了。”安紫炎没有笑,两个人默契地不说时尚店的事情。

    然而这平衡很快被打破,“安紫炎!”安紫炎耳朵一抖,就看见流珠出现在门口,像是箭矢一样冲刺过来。

    安紫炎明眸圆瞠,流珠深呼吸了一下,仰起头来望进她眼底,蔷薇一样娇艳的少女脸上满是焦急,“安紫炎,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安紫炎张张嘴,流珠能感到紫炎的手指在一瞬间收紧,指尖几乎划破自己手背的皮肤。凌云诧异得望向她,可她羽睫似蝶翼翕动,终究没有言语。

    冷云阡拍拍自己身边的凳子,示意流珠坐下来。流珠尴尬一笑,撩撩颊边碎发小碎步挪到冷云阡身旁的凳子上,看起来安静娴美。

    3涩授魂与颠倒容华

    冷云阡欣慰地拍拍流珠的手,她一身海棠色衣裙鲜美得就像是枝头绽放的花骨朵,带着豆蔻枝头二月初的烂漫,在灯光下凝成最美的画卷。

    冷云阡跟流珠巴拉巴拉说了半天,说得流珠也是义愤填膺,“颜苏怎么可以这样,平时看着他在凌风面前跟孙子似的,这回拽了啊。”

    安紫炎本来正用双手托着脑袋,听到流珠这句话忍俊不禁地笑了,“流珠,你说话还真犀利。”

    流珠得意地扬起脑袋,下巴点点,“那是当然,”转瞬间却又蹙了眉,“只是你们打算怎么办呢?”这句话却是看着冷云阡说的。

    冷云阡耸耸肩,“还有什么办法,只好算了。”流珠秒懂,拖长了音道,“哦,你的意思是颜苏会放弃?”

    冷云阡叹了口气,清冷若云中月光,“我的意思是我会算了。”流珠苦着脸哦了一声,攥住安紫炎的手极为小声地说,“我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倔强的妥协。”

    安紫炎妙目盈盈看着流珠诧异地问,“什么意思?”流珠耸耸肩,“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老子特么算了。”

    这样说着流珠的手还在空中划过半个圈,配上她明亮的眼神简直带着挥斥方遒的豪迈。安紫炎不禁失笑,促狭道,“这也是安浅陌说给你讨你欢心的?”

    安紫炎越靠越近,流珠忍不住闪躲开来,像是胭脂霞色慢慢晕染她如玉容颜,安紫炎看着她的耳朵都变成粉粉的了,忽然才发现阳光还是明媚的。

    流珠到底还是点点头,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起安浅陌来,安紫炎只是微笑听着,对于她来说倾听比倾诉有意思得多。

    月朗星稀时候,月华如水流泻大地,万物像是披上了一层银纱,散发着神秘的诱惑。安紫炎仰起头来看湛蓝夜幕上几颗星子闪烁,美轮美奂不可胜收,嘴角挑起一点弧度。

    凌风站在树的阴影里看着她萧瑟的身影,手在树上抠出缝隙,刻骨铭心的感受。其实凌风长的是很清秀好看的,只是表情阴婺遮蔽了美感。

    凌风一身湛黑衣衫,暗沉到深处反而蕴藉出了光,紧抿着嘴唇表情倔强,最终还是安紫炎先看到得他。

    第一个瞬间安紫炎先是表情一僵,这并没有逃过凌风的眼睛,然而下一秒安紫炎嫣然笑道,“凌风,你来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