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妖精的魅惑

章节字数:3332  更新时间:15-11-02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颜苏这回应该是勾结了比我们厉害很多的靠山,所以我应该保不住时尚店了。”

    安紫炎表情僵硬却说着安慰的话,“没关系啊,反正颜苏的日子也不好过么,天天要被你和凌云欺负。”

    凌风张张嘴却没有说话,表情极度尴尬,安紫炎无奈道,“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凌风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当初他肯定斗不过我,但是现在。”

    安紫炎接过话茬,“但是现在你肯定斗不过他,”凌风无奈点头,安紫炎握住他的胳膊定定地看着他,凌风有一丝奇怪,下一秒却听到她的话,像是风铃摇曳,催眠他在无解的梦境。

    2陪你看星空

    “凌风,你要记得你只是你自己,不是为了任何人也不是代替任何人活下去。”凌风摇摇头,茫然道,“我不懂。”

    “简单来说,”安紫炎双手插兜开始用脚尖画圈圈,“你说过要保护,可是你要记得,如果是能够成全的事,我们都没有差别,不会受到伤害。”

    “如果是现在这种事情的话,谁都没有办法说什么保护,要么太虚伪,要么太伤心。”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坐到屋顶上去看星星,凌风看着蜷成刺猬一样的安紫炎嗫喏道,“也许你不喜欢看星星。”

    安紫炎摸着自己嫩绿色绣花朵的鞋面扁着嘴,她确实不喜欢星星,喜欢星星的是流珠,这有那么难记么。

    但是安紫炎也不好意思点头,所以倒是听着凌风说了很多,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就好像好听的催眠曲一样,渐渐的她的头就靠上凌风的肩膀。

    凌风一怔,好在自己除了背心倒是多穿了一件褂子,只好给她披上,这回倒换了他缩成一团。

    只是他没想到安紫炎睡觉这么不老实,头一点一点地垂下去,因为屋子顶很尖,最后干脆栽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凌风飞身跃下,晚风烈烈,他展开的身形就像是海东青迎风滑落,赶在她和地面亲密接触之前接住了她。

    凌风叹出一口气来,“好险。”安紫炎睡得酣然,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皱了皱鼻子,凌风实在是无言以对,只好笑笑。

    虽然说是放弃,但总是失去了很多,所以等着颜苏家的新时尚店开张时,安紫炎还是多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就皱了眉头。

    阳光流转在他的真丝衣衫上,光影缭乱将她的视线吸引,这个含笑温文俊朗的人怎么这么像安浅陌呢?

    心中疑虑催促她赶紧上前查看,理智却在阻挠,安紫炎想想流珠如花笑靥,再想想安泓枫和流犴牢不可破的关系,最终隐忍地闭闭眼,转身离去。

    第二天安紫炎显然兴致不高,流珠在她旁边叽叽喳喳了半天,他却只是抬起手腕来看看自己腕上黑白交织的手链,机器制造每颗珠子都是一模一样的,半边纯粹透明,半天湛黑得发亮。

    就像是幽深的宇宙被银河划下,骄傲得美丽,安紫炎眼中滑过一丝黯然,怅然而若失。

    “你可真乏味,”流珠嘟起嘴来打了个响指,下一秒却又笑容璀璨若百花齐放,“我还是去看看安浅陌吧。”

    说完流珠就蹦蹦跳跳地向着教室去了,黑亮的发扬起的角度俏皮可爱,安紫炎默默凝视她的背影。

    “陌!”还没冲进教学楼就听见有人说安浅陌在楼道里,流珠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反而成为了自己的惊吓。

    她好想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安浅陌到底是揽着千蝶舞的腰做什么。“好了,没事了。”

    安浅陌将她扶正,白衣黑裤利落修身的男生很轻的声音有着别样的魅惑,其实言语本身就有诱惑人的能力,再配上这样清泠的音色加上这样温润如玉的人,当然更管用。

    千蝶舞此时就仿佛是听见了花开的声音,低下头咬着唇笑得羞涩,娇嫩若蔷薇的唇瓣更是鲜艳欲滴。

    只有流珠怔怔地凝视他们的身影被阳光镌刻成美好的画卷,她似乎听到清脆的破裂声,那就是自己心碎的声音。

    也许他已经变心了,这个念头就像是暗夜里蔓延起来的藤萝,纠缠着生长在墙壁上,慢慢形成阴暗的角落。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清凌凌的女声响起,有一种莫名的寒意,安浅陌循声望去,看到流珠白皙的几乎透明的脸庞。

    他心思细腻,心念急转就知道流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可是这次他真的完全不心虚。安浅陌依旧笑得温雅从容,却多了一份写意洒脱,浪荡不羁的自信,“因为刚才千蝶舞差点摔倒,我只是扶了一把而已,根本没有你想像的那么。”

    “我想像了什么?”流珠反问道,她的眼睛清澈得像一泓清泉,却淬着剑的冷芒。安浅陌愣了一秒,“没什么。”

    “那你解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好,其实就是。”流珠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垂下的长睫就像是一把丝滑的小扇子,“我不听我不听。”

    看着流珠飞奔出走廊,安浅陌的表情开始变得莫名复杂,一直安静充当背影幕布的千蝶舞掩唇轻笑,深紫色的指甲有种别样的魅惑,像是妖精一般。

    “安浅陌,听说过这个传闻么,说是为什么古代的女人不能当捕快,就是因为我不听这三个字,要你辩解的也是她,不想听了也是她。”

    “我们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千蝶舞有一瞬间的尴尬,就见安浅陌转身离去,估计是去追流珠去了吧。

    她倒是想对了,只是安浅陌运气不好,再见到流珠的时候都已经上课了,看着流珠恹恹地趴在桌子上,安浅陌将手中钢笔转了半个圈,算了,反正流珠只是看起来很细腻,但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估计过两天自己就不生气了。

    快到放学的时候忽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很有黑云压城城欲低之势,人们回家的速度就像是逃命一般。

    安紫炎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莫名的心思浮躁,结果回来重新拿了好几次东西。

    等到走到走廊里的时候看着青铜雕像宛若鬼魅一般,安紫炎吓得缩紧肩膀牢牢将书包抱住,闪亮的眼神像是暗夜里巡逻的珍珠。

    下一秒安紫炎一声惨叫跳到了墙边缩着,为什么这个雕像旁边有个人影,“别叫了,安紫炎,是我了。”

    这声音好像是流珠的,安紫炎慢慢的挪过去,看她此时失落神情,原本俏丽娇艳的脸上泪痕遍布,瑟缩着抖得像个风中的鹌鹑。

    安紫炎虽然不高兴,可还是拽起流珠来预备抻到她家里去。个中滋味相当美好,虽然说暴雨倾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可是一埋进去腿就湿了。

    下一秒整个人站在雨幕下,小雨一落小风一刮,瞬间感觉晶晶亮透心凉,流珠始终低着头,安紫炎看不清她的表情,迎着风也张不开口,反正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只有和流珠挨着的胳膊还有一点温度在。

    这可真是念天地之悠悠,独创然而泪下的感觉。

    3紫色镂空手炉

    署长府,也就是流珠家里,现在也是十分混乱。

    刚开始狂风大作的时候,冷花嫣看着花瓶噌地掉在地上碎了,很是骇了一跳,披上雪白的披肩还是没有什么安心的感觉。

    想了半天,冷花嫣开始跟电话奋战,却没拨通流犴,在这时倒是安紫炎和流珠湿漉漉地骨碌了进来。

    冷花嫣唇角笑意绽开,向着两个人走去,虽然脚步是快的可心情是好的,可是下一秒看见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两只顿时眉头深锁了。

    安紫炎和冷花嫣一起将流珠弄到床上,冷花嫣坐在一旁慢慢给她擦头发,一边低声抱怨流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流珠眼神空空地盯着房顶,头发被擦成一缕一缕的,脸色苍白怎一个狼狈了得。冷花嫣最终不再说话,毕竟以前好歹流珠还给个回应,至少会说一句别说话了。

    可是现在流珠连这句话都不说了,冷花嫣这独角戏实在是唱不下去了,转身去给流珠熬汤了,她实在是认为流珠很该补补。

    这一点流珠倒是跟安紫炎吹嘘过,“我妈煲汤很好喝哦,什么鸽子汤之类的,炖出来可好喝了。”说完得意地看着安紫炎。

    安紫炎扬起头来看她一眼,“好稀罕啊,我妈还会煮挂面汤呢。”一瞬间噎得流珠无言以对。

    风雨交加中,这里却是一片宁静温馨,冷花嫣满脸的和蔼却被安紫炎扭曲了。“啊跳!”冷花嫣转过身囧囧地看着她,感觉安紫炎实在是太创新了。

    一般不应该是阿嚏么。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冷花嫣莲步轻挪,拿了一个手炉递到安紫炎手上。安紫炎美丽的眼睛就像是黑曜石漾在剔透的水晶里,在那一瞬间七彩流溢,满满的都是感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