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腹黑猫咪力压忠犬

章节字数:3341  更新时间:15-11-21 0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话间猫咪已经自己翻出一个白色绒线球来了,不如它身上纯白无瑕的颜色,但也算很漂亮了。

    流珠看着猫咪困扰的神情不由抚掌一笑,晨光微露少女笑得娇俏明媚,“这样好了,就叫它雪绒好了,只是我不明白它到底在烦恼什么。”

    “我想它应该是在想这毛线团为什么打不开。”“有道理。”雪绒完全不被她们俩所妨碍,依旧和那绒球奋战。

    安紫炎下午牵着珍珠过来了,虽然是这么说,然而因为没有绳索的缘故,安紫炎深感自己不是在遛狗,而是在被狗遛。

    阳光穿透树冠洒下斑驳的斑点,流光碎金一般。树叶和青草被烤熟,有轻微的酸涩味道流泻出来。

    流珠坐在花园里,喷泉从地底喷出清冽的水来,安紫炎从光影下走过来,树影婆娑下的少女上着紫色碎白花的T恤,下着卡其色短裤,穿着白色系带皮质小凉鞋,梳着更添柔美的天蝎辫,发尾曳着一根粉色发绳。

    安紫炎的总体颜色虽偏于素净,但是细看起来也算是鲜艳的了,两侧发丝各卡了一只蝴蝶发卡,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翅膀做得活灵活现的,随着安紫炎步履起伏而震颤,看起来漂亮极了。

    现代柔美恬静端庄洋气,现代美与古代美人的柔美相结合,错综复杂,不一而足。

    看到安紫炎,流珠很高兴,黑色裙摆翻飞,像是一只灵动的黑金蝴蝶,张开双臂向安紫炎冲过来。

    安紫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闪身,下一秒在夏日午后微醺的风中凌乱了,因为流珠被一块砖绊倒,现在正均匀地趴在地上,偶尔还颤颤。

    虽然说安紫炎有那么一点点于心不忍,可是想想如果不闪开,现在被压在地上的就是自己啊,这么一想,那半分不忍也烟消云散了。

    流珠起身第一个反应就是追逐安紫炎,两个人的身影被喷泉喷出的水珠渲染出晶莹璀璨,安紫炎回眸望去,阳光下的流珠似有羽翼顿生。

    剔透莹白,随阳光照射角度的变换折射七色华彩,比夕阳余晖一汪春水还要来得流光碎金。

    安紫炎和流珠把珍珠和雪绒放在一起,珍珠挠挠爪子发出凶猛的攻势,然而雪绒只是淡淡地一眼睨过来,珍珠就缩了手脚站到了一旁,奋力仰起肉乎乎的脖子看着安紫炎,两个小圆眼包含着莫名的情绪,像是流星划过那一瞬间的心碎,紫炎几乎不忍直视。

    雪绒迈着猫族特有的销魂步伐走向珍珠,珍珠吓得连连后退,雪绒却眯眯眼睛,摁住珍珠一通挠。

    流珠看这战况激烈忍不住碰碰安紫炎的胳膊肘,“紫炎,你这么看着忍心啊。”半晌听不到安紫炎说话,流珠回头看去,发尾在空中掠过半个圈。

    却原来安紫炎已经捂上了眼睛,与此同时安紫炎的声音传来,“这么看着我当然不忍心了,但是我可以捂上眼啊。”

    流珠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采取一些措施,可是她也实在搞不明白雪绒为什么要这么做,安紫炎适时为她解惑,“我妈不是给珍珠织了个毛衣么,估计你们流珠想给她扒下来。”

    流珠震惊地想不至于吧,然而一回头愣了,雪绒果然已经把珍珠嫩黄色的小毛衣扒了下来,虽然是夏天,但是雨后的空气还是非常冷的,所以雪绒乌溜溜的眼睛闪着光,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它穿身上。

    然而这很有些难度,流珠觉得有必要给安紫炎一个交代,所以拎起雪绒来恶狠狠地瞪着它,雪绒虽然是只猫却也吓得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

    碎碎念一通,流珠偶尔看一眼安紫炎的神色,看雪绒那毛都快竖起来的小模样,眼都不聚焦了,惶惶烁烁地东瞟西望,两只前爪也软软地推拒着自己,想来是吓坏了。

    流珠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懂了,但是却打算放过。雪绒挣脱魔爪,幽怨地看了流珠一眼,踩着轻巧的猫步走向屋子。

    流犴在以后的岁月里一直郁闷当时为什么这么倒霉,一身纯白的流犴为午后风光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里没有蓝天,因为树木遮天蔽日,可是流犴迈着沉稳的步伐过来,不仅是勾勒了湛蓝的苍穹,也充当了清凛的湖水。

    额际碎发伴随着他的动作跳跃,抬起看着穿过树冠被洒落的那些光斑,美好得像是一场梦幻。

    下一秒他才知道就算是梦幻也绝对是噩梦。

    珍珠受到抚慰,低下脑袋撅起尾巴珍珠冲着安紫炎的地方慢慢游荡过去,最后依偎在她的腿边叼着她的裤腿摇来晃去。

    安紫炎动作偏轻盈,纯色裙摆随着莲步瞬移的每一次动作都漾起一朵小小的浪花,她脸上的笑恬淡安静,安慰着珍珠的心。

    珍珠抬头仰望安紫炎眼中似有千言万语,事实上它也确实说了几句,但是看见安紫炎完全状况外的表情,珍珠的所有情绪只好禁止于七彩流溢的一双水晶黑曜石眸子中。

    3奇妙的邂逅

    安紫炎笑笑,拎起珍珠来用各色卡子把她背上的毛卡住,珍珠皱着脸挣扎,真是的,刚出狼窝又进虎口,安紫炎好像比雪绒还要可怕。

    流犴这么潇洒地走出来,雪绒则腾空跃起,啪地抱住他的头,安紫炎想看到,不禁璀然一笑,就像是纯白色的玉兰花坠落到绿色的树冠上一样清新,却又浓墨重彩。

    流珠看着流犴呆滞的形态,风暴在他指尖凝聚,再看看安紫炎笑若春花灿烂,自己也忍俊不禁捂住嘴笑起来。

    流犴狠狠地把雪绒拽下来,看着它雨雪可爱纯粹无辜的模样也是无奈了。

    流珠说想要买一个披肩,流犴无比赞同,笑着点了点雪绒的鼻子尖,雪绒看他眼底阴婺不由瑟缩,带着一缕哀愁望向流珠的背影,不知道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安紫炎的压力不小,因为流珠现在小鸟依人地靠在她身上,流珠虽然漂亮可是完全不影响分量啊,安紫炎只觉得自己只要一把握不好重心,就会被流珠压倒在地。

    “安紫炎,这个好看。”安紫炎已经觉得自己快要和背景融为一体了,流珠却在这时看到一个金黄色小披肩,因此欢呼雀跃。

    安紫炎抬起头来,流珠黄色的披肩和原本白色的衣衫相应成趣,将原本的荏弱憔悴全部掩盖了,倒是多了几分矜持华贵。

    安紫炎连连点头,流珠连忙将它装在袋子里塞在她手里,一脸的央求,安紫炎看着她晶晶亮若小狗般祈求的眼神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现在只能希望流珠能少买点了。

    最终安紫炎挂满了东西回去的时候已经没有表情,流珠倒是笑得天真烂漫,下一秒却和安浅陌撞了个满怀。

    安浅陌光彩流溢,头发服帖地待着,连眼神都显得那么乖巧,看起来单纯无害,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握住流珠的手,她唇角的笑容失却温度,飞快地闪身躲开。

    安紫炎耷拉着脑袋,已经连气都叹不出来了,世界那么小何处不相逢,真辜负安浅陌精心设计的偶遇。

    “咱们之间的事不应该牵涉到安氏,你不能让你爸把安氏禁了。”流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没听说。”

    “许是你不关心吧。”“我不关心还知道给你使绊子。”听着流珠的声音开始尖利起来,安紫炎咬咬嘴唇完全状况外。

    “不是,我不是想要曲解你,你听我说。”安紫炎一听见这句话就有种莫名的如释重负,嗯,一般到这句话就该一切完结了。

    果然流珠一甩包,安浅陌不得不躲开,因为这个包有点特别,边角镶了铁,想必这一下子下去是疼的。

    流珠哒哒地夺路而逃,安紫炎抬起头来对着安浅陌歉意一笑,安浅陌瞬间心堵,安紫炎这璀璨的笑容几乎没耀花了他的眼,他紧绷着脸点点头,闪向一边。

    安紫炎飞快地去追流珠了,握住他的手对着她坚定地一笑,“没事了,别不开心。”流珠偏过去头来看她一眼,往日笑容甜美,今天却连唇角都勾不起来。

    安紫炎十分认真地看着她,用自认最真诚的神情对着她,流珠将自己的手搭上她的手,半晌才犹豫道,“安紫炎,你觉得安浅陌说得有可能吗?”

    安紫炎理所当然地摇摇头,“怎么会可能。”流珠才松懈了一秒钟,安紫炎就神补刀,“绝对是你爸,还谈什么可不可能。”

    流珠僵了片刻,甩开安紫炎向前迈去,这次她的脚步又急又快,安紫炎在这一刹那有点心虚,不知道流犴会不会恨她呢。

    回去之后流珠就直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下子流犴和冷花嫣原本慈爱的眼神都转变成疑惑,像是网一样细细密密地将安紫炎笼罩。

    流犴摸摸自己的鼻子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贴得流珠太近了,险些跟门来个亲密接触。

    章节整理中,近日迅速整理到20章,可以拭目以待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