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古希腊神话里俊美的神邸

章节字数:3178  更新时间:15-11-22 1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说确实还有,可是安紫炎,我跟你们家狗用一个杯子这不太好吧。

    凌风看着两个人此时情形,抿着嘴笑了。爬山虎爬满了架子,安紫炎和千蝶舞坐在这下面的凳子上,安紫炎先是问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蝶舞看着她神秘一笑,虽然她的眼中有失落,可是面上却很轻快,“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你和流珠多要好谁都知道。”

    安紫炎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看着指甲下的软肉缓缓变形,听千蝶舞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我要当演员。”

    千蝶舞说得波澜不兴,安紫炎却被震了一下,霍地抬头看着她,“你说的不是真的吧?”回应她的却是千蝶舞坚定的点头,带着切冰断雪的决裂。

    凌风靠着旁边的树看她们俩互动,这时候看着安紫炎犹豫的表情才说了一句,“安紫炎,你不要这么悲观,千蝶舞长得可以,而且比起你和流珠来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

    千蝶舞撇撇嘴嗔道,“你这句话说得真勉强。”安紫炎笑笑,就当凌风说得是真的喽。

    凌风忽然就陷入另一种慌乱,“那个,安紫炎,我不是说你好看,我没那个意思。”看着凌风手足无措的模样,安紫炎赶紧挥手打断。

    “我懂你的意思,不必再解释。”千蝶舞看着凌风瞬间灿烂的笑容忍不住对安紫炎挑了挑眉毛,安紫炎表示完全状况外。

    兜兜转转,千蝶舞就成了安紫炎的隔壁,他们都在一层,凌云在千蝶舞正上面的二层,凌风则在凌云正上面的阁楼,至于别的人就不叙述了。

    千蝶舞收拾完毕洗了个澡,花瓣是别想了,好在安紫炎把茉莉香皂给了她,纯手工制作,有一种浓郁芬芳的猪油味道,然而已经很不错了。

    千蝶舞换过睡裙,一身白色半透明丝绢层叠着裁制的衣服,莲步轻移,婀娜多姿地去倒她的洗澡水。

    凌云刚回来,就被茉莉猪油水袭击,虽然躲避即时,跳的够高,然而这里不是庭院的小路没有硬化,看着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凌云顿时火冒三丈。

    2囧囧有神

    凌云乌云密布的脸上一双精光矍铄的眸子射出骇人的冷光,疾声厉色地质问,“这是谁干的?!”

    千蝶舞半掩了门探出一点头来,羽睫翕合无比无辜的样子,一点微笑温柔得体,凌云瞬间瞪大了眼,这种感觉和见到流珠的时候又有不同。

    见到流珠的时候只觉得她十分娇俏漂亮,像是一只蝴蝶一般充满活力,可是看千蝶舞这一眼,他却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沦陷了。

    好吧,这话仿佛他也说过,但这次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千蝶舞缩缩手,“不好意思了。”

    凌云在夕阳下染上霞色,十分羞涩地点点头,“没关系。”“呼,”下一秒千蝶舞闪电般缩回到门后面,靠在门上喘了口气,然后把自己扔到了柔软的床上。

    被子还带着阳光的香味,千蝶舞瞬间放松下来。凌云在自己房间里心思浮乱,屋子时间久了,他知道有个地方有个洞,但是他不知道是否正好能够看到千蝶舞。

    他趴在那里扒着缝隙认真地看了半天,却没发现脚下的地板在松动,最后直接跌落下去。

    千蝶舞刚放松下来,眼前却腾起一阵灰雾,整个人当时一愣,却看到趴在地上不停颤动四肢的凌云,千蝶舞浓密的羽睫都定格了姿态,一双波光潋滟的秋水剪瞳瞪得大大的,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凌云挣扎了两下,没能挣扎起来,最终只能呵呵笑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话音落地,凌云终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凌云对着千蝶舞傻笑,千蝶舞的眸子被怒火冲刷得晶晶亮,恼怒地扔了一个枕头过去,气呼呼地道,“你回去啊!”

    凌云严肃神情,“我这就回去。”话虽这样讲,可是他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千蝶舞身上,虽然千蝶舞自信自己已经包装得密不透风了,却还是承受不住地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

    凌云看着千蝶舞怒火中烧的眼神,扬起的嘴角这才耷拉下来,落寞到连肩膀都耷拉下来了,像木乃伊一样缓缓地了出去。

    一仰头却看到凌风站在门口,神色极其难看,凌云心里一暖,知道他是担忧自己,拍拍他的肩膀说,“我没事,跟千蝶舞更没有关系。”

    凌风去了疑虑,不复刚才紧张,漫不经心地靠了门边。等到凌云出来,他对着千蝶舞薄唇微掀,扬了一抹笑,这才奕奕然地出来。

    安紫炎当时正捧着自己的茶碗团在椅子上,长长的嫩黄色裙尾曳地,明快得紧。刚眯着眼深吸一口香气,得瑟道:“好香呀。”

    整个人连屋子就颤了一颤,安紫炎竖起耳朵仓皇四顾,嗫喏道,“地震了?”

    流犴认真地研究材料,冷花嫣在一旁摆弄留声机,最终两个人对视一眼,都被流珠吸引了注意力。

    流珠粉红色的秋衣搭配着雪白的裤子在沙发里团着,偶尔嗤嗤地笑,如墨青丝都扑腾散了,如玉肌肤染上胭脂霞色,眉毛弯弯眼睛眯成一小点。

    “流珠,有什么事这么高兴?”流犴饶有趣味地看着她,促狭得像只狐狸,流珠在那一瞬间敛了笑意,黑曜石一般美丽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下,“没有啊。”

    冷花嫣摩挲了一下她肉乎乎的小下巴,“还说没有,明明就有,而且前两天掉的膘都长上了。”

    流珠板着脸做愤怒状,下一秒却扑哧笑出声来,从身后拎出透明的小笼子来,将它递到流犴手上,“怎么样,很漂亮吧?”

    看着流珠怎么都压制不住的明媚笑容,流犴一手抄兜,笑了一声,接过小仓鼠唇角翻转的弧度有着魅人的力量,音色完美清冽流泻,“你就因为他高兴成这样?”

    表面上流犴问的是那只小仓鼠,但实际上他想干这事的怕是除了安浅陌没有别的人了吧。

    流珠抬起一只手遮挡住阳光向着流犴的方向看过去,俊美的轮廓清晰到连绒毛都纤毫毕现的样子宛若古希腊神话里俊美的神邸,忽然间似有轻风过耳,水击山石发出金石之声。

    她看不出他的心情,虽然觉得他唇角的弧度莫名有点只是简单的点头,甜丝丝地回,“嗯,是啊。”

    流犴回身看了看蹲坐在桌子上的雪绒,雪白的猫咪神情严肃,两眼晶亮地看着那只小仓鼠,流犴觉得心里特别堵得慌,这小仓鼠放在她的波斯猫前面瞬间就能被秒成个渣好不好。

    篱上花枝鲜媚,四周树木繁翳,阳光穿梭过树冠越过窗棂洒下斑驳的光斑,流珠坐直身体,雪绒忽闪羽睫,慢慢按下眼底流光,一秒钟变竖瞳。

    流犴幽幽地去看天边流云,看着平日雨雪可爱的猫咪此时凶残模样,流珠愣了一下然后扑过去摁住雪绒的头。

    流珠焦急地轻唤,“小仓鼠!小仓鼠!”小仓鼠费劲全身气力终于从猫身下钻出来,摇晃了一下坐在地上慢慢地调整呼吸。

    看着小仓鼠皱着毛苦着脸耷拉着耳朵,流珠眸色渐渐幽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狠狠地拍了雪绒几下,“你怎么能这样!”

    流犴眨眨眼看看她凶神恶煞,看着雪绒蓦然感觉有些心疼。

    下午上着课,安紫炎正记笔记呢,一个纸条集中了她,她恼怒地回头看去,看到安浅陌尴尬的笑脸,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唰地拉开了纸条,看不到她身后安浅陌的脸色瞬间晦暗。

    这是给流珠的啊!

    最悲惨的是安紫炎看到最后才发现这一点,所以最后只好再回身对青铜色的安浅陌笑笑,十分腼腆。

    安紫炎忙不迭地把纸条塞给流珠,看着她莫名其妙的笑彻底无语。散了学,流珠迟迟不肯走,这也就罢了,真正让安紫炎托腮坐着瞪圆了眼的原因是流珠也按住她让她等着。

    金乌坠入地平线的前一秒,流光碎金的阳光遍洒人间,落在树梢枝头写一份风流肆意,开在墙角的花也格外鲜明起来。荡漾在水面的粼粼波纹,也是极美,破碎的像是白日的星光,穿透窗棂引诱人的视线。

    安浅陌等到教室里只剩他们三个的时候才走到流珠桌前,一手撑住她的桌子笑得十分妖孽,“考虑得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去看电影?”

    流珠低着头小声道,“我不去,谁爱去谁去。”“这样啊,”安浅陌眼底暗芒闪过,对着安紫炎扬扬下巴,“那咱们俩一块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