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惊吓!同学秒变姨娘

章节字数:3273  更新时间:15-11-22 1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仓鼠刚要尖叫,流珠就拖住了他的身体,对上小仓鼠晶莹剔透充满感激的眼神说了一句,“好惨。”

    “小心!”安浅陌伸手去拽流珠,心字还在舌尖上,流珠却已经掉了下去。原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湖泊,却因为下雨和街面连在了一起。

    流珠上下扑腾了几次,也不见安浅陌拽住她的手将她拉上去,心里将安浅陌恨了个透,安浅陌看她愤恨眼神无奈道,“你站起来。”

    浮浮沉沉间流珠听见这句话战战兢兢地立起来,安浅陌也在这时掏出了手电,光芒汇聚在她身上的一瞬间,流珠的发湿成一缕一缕的,抬起脑袋来水滴下来,开始基本可以连缀成水流,后来却是小小的水滴一颗颗地坠落,像是水晶珠串,折射七色华彩。

    流珠羽睫湿润,格外的莹润黑亮,虽然发型湿得很糟糕,但是流珠破水而出莞尔一笑,还是有夺魂摄魄的美丽,像是神话里的妖。

    安浅陌眼神幽幽地望定她,眼底暗芒突兀流溢。流珠淌着水,黑曜石般美丽的眸子流光溢彩,懵懂单纯的样子看起来第一感觉并不会让人想到可爱,而是绝世倾城。

    只可惜闪亮的眼眸里全是怒火。

    安浅陌无辜地耸耸肩,“我以为你应该知道这儿的,所以没提醒。”流珠愤恨道,“可是我不知道!”

    某人无法,最终决定以吻封缄,最开始的触碰就像是花瓣和雨的坠落,很轻,流珠理所当然地愣住,安浅陌趁机深深缠绵。

    流珠朦胧间看到他光芒散落的半边脸庞,眉毛挺秀,鬓若刀裁,真正是倾城绝色,美得像是妖孽。

    这样想着,一声脆响过后,手电坠地发出沉闷的声音,流珠夺路而逃,安浅陌冷冷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空气都在他身边被冰冻。

    还没被那个女生这么轻忽过,紧握手中伞,伞骨折断刺入手心有种铭心刻骨的痛。

    流珠慌乱地回去刚靠在门上松了一口气,就看到楼梯上下来一个白衣丽人,然而这么说其实不准确。

    这件长裙刚好到脚面,从领口开始就开始有大片的粉红桃花绽放开来,越到下面越是花团锦簇,直到最下面满满的都是花影重叠,一点底色都看不到了。

    她身姿窈窕地挪过来,手链撞击出清脆的响声,如云墨发散落肩头,偶尔因为脚步飞扬起来,自有飘逸之感。

    流珠瞪大了眼看着她,眼神却虚无缥缈,冷花嫣望着她这样子忍不住笑着走过来,“流珠,人家是长得好看,你也不至于失神成这样啊。”

    走到跟前却看到流珠湿淋淋的,嗔怪中带了几分严厉,“怎么这样,雨也不大啊,你看起来倒像是在水里泡过一样。”

    流珠可怜巴巴地看看她,不得不说冷花嫣真相了,冷花嫣揭了一条毛茸茸的毯子将流珠包上,拉着她回了房间。

    流珠从毯子里露了个脑袋出来,疑惑神态好似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这女的是谁啊,看起来跟我年岁相仿。”

    流珠心里感叹自己再创装傻新境界,可那也是没办法的,千蝶舞此来搞不好就是来念叨以前的事的。

    可是自己岂非无辜,明明是安浅陌做得,跟她又没关系,好吧,她承认确实有一点点暗示跟支持,但这并不算什么吧。

    “哦,那是你十姨娘,你面上当然是要敬着些,可是我还是觉得你最好是保持些距离,她看起来比以前的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厉害多了。”

    冷花嫣神色里尽是担忧,虽然说有些事情她早已习惯了,但是这一个和流珠年岁相仿,发生矛盾的可能性就提高了,何况怎么看这一个一脸精明相,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流珠被冷花嫣的说法噎了一下,半晌才说了一句,“数数得不错。”冷花嫣矜持道,“也没有特别好,一般般吧。”

    流珠:。。。

    然而流珠心里到底不痛快,等流犴回来了,她颠颠地下楼,看见琉璃盏中熬好的龟苓膏浅棕的色泽漂亮得晶莹剔透,流犴拿着身材娇小的白瓷勺,不急不徐地喂着千蝶舞。

    一些汤水从千蝶舞唇角淌下,无心似有心,细细舔过樱粉色水润润的唇瓣,流珠看着流犴的眼神一瞬间就亮了,跟旷野里的狼似的,顿时气得够呛。

    她冲过去,抓住流犴的手一摔,喀嚓!可怜的碗在地上碎成多少瓣,四溅的汤水濡湿了鞋子,千蝶舞也不知是吓着了还是自觉尴尬,一时间倒是无言。

    在流珠长期的熏陶渐染下,流犴的应变能力那是相当的好,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看流珠叉着腰站在那里,换神态好个清冷丽人,羽睫忽闪划过心碎的痕迹,流犴就有那么一点自责。

    流珠气愤指责,“她抢了我的待遇!”流犴张口结舌,千蝶舞抬起眸来看着流犴,眼神相当微秒。

    流犴尴尬地咳一声,“流珠你先去看看雪绒,我一会儿再去陪你!”“不要,我还没问你呢,她是怎么回事?!”流珠噘着嘴伸出纤纤玉指对着千蝶舞,神情十分气愤。

    流珠的变化真是相当快,开始的心虚因为千蝶舞什么都没说消失得一干二净,现在倒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开始谴责流犴了。

    流犴笑得尴尬,温文俊秀的那张脸都快皱成沙皮狗了,“我在街上遇到她,然后。”流珠打断他的话,“说,你是不是看着人家好看,”

    说到这里流珠一样脖子,“可我也不丑,你偏心得倒快。”流犴此时也不知不觉得撅了嘴,十分不开心的神情,他要怎么跟流珠解释,你漂不漂亮与我何干,可惜这货不知道看女生和看女儿那是两码事。

    流犴这反应还算好的了,倒霉的冷花嫣却还在下楼中,听到这话脚下一滑,还好只剩三个台阶,所以倒是安全地出溜了下来。

    雪绒不知何时挪到了流珠身旁,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委屈,挺直了腰板着脸十分严肃地看着流犴。

    流犴看了雪绒一眼,找到了新的话题,“流珠,你先看看你的猫,都快冻成死猫了。”流珠闻言一顿,妙目流转眸光矍铄,放任视线逡巡在雪绒身上。

    雪绒也听明白了流犴的话,扭了半个身子和流珠对视,流珠有点受不了雪绒那种深情若堵的感觉,眼眸里流光溢彩,璀璨胜过繁星,却又像是快要破碎的水晶,叫人自责。

    雪绒的尾巴蜷过来盖住自己的脚面,两只前爪也近乎交握,脑袋上淡黄色的毛绒帽子更显得她一双眼睛像是妖冶的琉璃,散发着破碎迷人的光泽。

    流珠看着它的眼睛都觉得下一秒她就要落泪似的,转身无奈地对冷花嫣道,“妈,我真搞不明白,雪绒都冻成这样了,你只给它一个帽子管什么用。”

    冷花嫣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不疾不徐地说,“开什么玩笑,要不是因为那两颗绒球在它前面甩来甩去很是好看,作为一只猫还想戴帽子。”

    雪绒失落地低下头伸出爪画圈圈,流珠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俯下身拉住她的爪子,雪绒很轻松地人立而起和她对视,两个人这样长久地凝视,流珠忽然就搞不明白了,明明是黑乎乎亮晶晶的瞳仁,为什么会让她觉得蔚蓝忧伤得就像是海洋呢。

    流珠的注意力相当好转移,现在一揪心就忘了千蝶舞,拎起雪绒回到房间给她找衣服去了,冷花嫣心道这可不容易啊,只是千蝶舞重新安静下来,倒像是透明的存在。

    到了晚上,流犴看着粉色瓷碗里淡青色的丸子,拿着筷子的手些微有点抖,因为流珠的原因他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不过说起来安紫炎在这方面就抢夺了,虽然生熟不太好说,可是从来不会差得太多。

    千蝶舞不懂他此时心思,笑语嫣然地劝慰,流犴只好试试,却没想到还有一点点莲叶的清香,不能说很好吃,但是胜在別致。

    看着流犴舒展开来的眉头,千蝶舞说了一句,“我给流珠弄一份去。”流犴点点头,握住她的手真诚道,“委屈你了。”

    千蝶舞摇摇头,恬淡道,“完全没有。”“流珠她,”流犴还想着修复一下二人的关系,却不好说什么,一时间正好顿住。

    千蝶舞也不为难他,流珠本来倒是很开心,自己在床上滚来滚去,床单都被她裹在了身上,看到千蝶舞的时候头发还十分的乱。

    流珠拿了梳子顺了顺头发,看着淡青色的丸子跟千蝶舞寒暄几句,却也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安浅陌,流珠听着那意思,隐约是他安排,千蝶舞和流犴才偶遇的。

    这话听得流珠十分不悦,再被千蝶舞似笑非笑地驳了几句,等到冷花嫣和流犴听到碗碎裂的声音,急匆匆到了流珠屋里,就看到流珠和千蝶舞打作一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