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奇异的魅惑

章节字数:2393  更新时间:15-11-23 0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雪了,把文拎回去暖手机吧

    可是流犴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正听冷花嫣分析流珠和千蝶舞的关系呢,就听流珠一声尖叫,他赶紧冲到楼梯拐角处,就见流珠和千蝶舞争执又起。

    那个攥着人手腕子咄咄逼人的肯定是流珠,缩在墙角哭成个泪人儿的自然是千蝶舞,流犴不禁郁闷,他怎么这么这么蠢呢,居然还敢让这俩凑到一起。

    几个箭步冲了过去,结果流珠把千蝶舞扔下来了,所以倒是流犴两个人滚成了一团。冷花嫣看着他们俩顺着楼梯滚下来,最后看一眼流犴怀里苍白的千蝶舞,直接冲上去揪住了流珠的耳朵。

    流珠早吓傻了,冷花嫣气坏了,刚想连珠炮似地训她一顿,流犴先扬了扬手,“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冷花嫣此刻的感受便似兜头被人浇了一盆冷水,流犴此刻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眉头拧在一起极度的不耐烦,冷凝的就像是一座雪山冰雕。

    流犴说罢,抱起千蝶舞出去了,冷花嫣身体一软,堪堪握住了一旁的扶手,流珠看不透此时情形,心里却也有不安的感觉,只是望着流犴的背影不说话。

    她的指甲陷进手心里,屋外电闪雷鸣,闪电几乎叫嚣着撕破黑夜,停下来的时候却是更深的黑暗。

    这也就罢了,偏屋外的雨瓢泼也似,一进去怕是就要淋得湿透,她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这样的天气他是要做什么。

    此时的冷云阡正在试衣服,想要剪下一点去,珍珠围绕在她脚边显示出对安紫炎十二万分的恐惧,又因为打雷下雨对她更是亲昵,冷云阡逗她,“去找姐姐玩去。”

    珍珠回身打量一下安紫炎的神态,看其阿里没有一丝要跟它和好的意思,不由哼了一声,用后背对着安紫炎。

    安紫炎也不介意,她试图用极细的丝线在两个别针上编出一颗心来,却几乎难得死去活来。

    看见流犴抱着千蝶舞站在门口,安紫炎在那一瞬间都僵硬了,还是冷云阡心思灵活,虽然可能灵活的不在点上,但是确实反应极快,赶紧偏了头和安紫炎咬耳朵,“都知道流犴是怎么想的,怎么现在成这样了呢。”

    安紫炎点点头,哦了一声,然后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一声甚是清脆,连流犴都疑惑地抬起头来,冷云阡也不言语,只将千蝶舞弄了进来。

    流犴站在中间淌着水,蓝色床单映着千蝶舞容颜如雪就像是奄奄一息的精灵,苍白得快要透明,如云墨发散落开来,有种奇异的魅惑。安紫炎静静地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心情很奇怪。

    虽然说流珠对她来说很重要,但是现在安紫炎看见千蝶舞这样子都是怨念的,想到这里她几乎惊出一身冷汗来。

    心念电转,不知道流犴会怎么想呢?掌上明珠和心头朱砂痣哪个重要,真的不好说。

    流犴坐着都能感觉到冷云阡打量他的眼神很是诡异,可是看看安紫炎那抹身形,很容易明白她想的什么,就很难不生气。

    兔子不吃窝边草,如今他心思也淡了,办法,自从出了千蝶舞,他就好像不是人了一样,流珠是各种怒撕千蝶舞不用说了,安紫炎看见他就像是看存在于古神话中的妖魔鬼怪一样。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地照顾千蝶舞。”冷云阡顿时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因为流珠,我希望她好好的,一直以来都是珠圆玉润的玉人儿,现在瘦骨伶仃的样子真让我心疼。”

    冷云阡则注意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点,于是板着脸神情难看,如果流珠那都叫皮包骨,那她的安紫炎难不成是白骨精?!

    安紫炎则有种莫名的如释重负之感,人的心天生就是偏的,她也不例外啊,虽然在那么多时候她心头都萦绕着对千蝶舞的内疚,但是真到关键时刻谁是比较重要的才会显现出来。

    恰在这时千蝶舞羽睫震颤就像是翕动翅膀的蝴蝶,安紫炎没多想,低声唤道,“千蝶舞。”

    一切重归寂静,千蝶舞依旧安静恍若睡去,安紫炎以为她只是醒了一小下,也没多在意。

    流犴回去一看冷花嫣和流珠直接就愣住了,冷花嫣窝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空空的,流珠则坐在楼梯上,空旷的房间,她荏弱的身形越发让他心痛。

    拎到床上,流珠睡得相当瓷实,抱着枕头不肯松手,雪绒蹦蹦跳跳过来围观,玉雪可爱的一小团规规矩矩地蹲了,眼中还有关切。

    “千蝶舞呢?”冷花嫣如是问,流犴笑笑,“回到安紫炎那儿了。”冷花嫣震撼地看他一眼,她知道流犴这一次是认真的,所谓真心,至少这一瞬间是的。

    流犴不看她,抬起手来抚摸流珠的手,流珠微微睁开眼,蕴藉着一点星索的光芒,流犴摸摸她的眼皮,笑得宠溺得有点谄媚,刚想说话,流珠十分愤恨地凿她两下,然后翻了个身弃了枕头抱了被子。

    看着流犴吃瘪的神情,雪绒十分开心地跳到他面前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要说雪绒这个可爱的笑脸那叫一个妩媚多情。

    流犴于是也很大方的看着它笑笑,然后趁它一个不备拎着她的颈皮搁到了流珠手边,果然流珠皱皱鼻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雪绒枕在了头下。

    冷花嫣忍不住笑了,昏黄的灯光定格此刻时光成一幅画卷隽永,看着冷花嫣暖暖的笑,流犴忽然觉得这些日子内心的煎熬淡了许多,冷花嫣于他或许不是情人,却是至亲之人。

    明月窗,朱砂痣,不过是一念抉择罢了。

    却说安紫炎,回身一望,看到暗夜里星星点点的光,当下吓了一跳,很是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千蝶舞幽幽的眼神在夜里放着光。

    安紫炎舔舔嘴唇过去,刚想说话,却映着月光看清她脸上的泪痕,她的眼眸像是黑色的漩涡,湿漉漉的像是湛黑的夜空。

    安紫炎扭扭手指嗫喏道,“怎么了?”千蝶舞坐起来,眼泪扑朔朔地落下来,本来只是荷叶上的露水,现在却成了雨打初荷。

    她一拳捶在床上,安紫炎垂了眼睑郁闷了,这下好,干脆成了暴雨倾盆了,千蝶舞的嘴唇抖着,半晌哽咽道,“我明明那么认真,最后却还是一败涂地,流珠真是好手段。”

    安紫炎摇摇头,淡淡道,“不是的,流珠根本不用使什么手段啊,肯定到最后流犴不忍心她受伤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