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一章:名字

章节字数:2907  更新时间:16-07-07 17: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契约达成,少年终于可以看见声音的对象了,不由得又是一阵惊愕。在他想象中,那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或者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才对。可是眼前的那个‘人’,或者不该称之为人的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圣洁飘渺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

    带着清冷的声音一出口,少年一瞬间从思考中醒过来。

    “云,云生。”

    “云生。”那人一下子就准确的念出了他的名字,让云生有些惊奇。要知道他的名字的发音很怪,根本不是山远国的语言或者是大陆通用语。

    “你知道名字的种类吗?”

    名字还有种类?云生从不知道名字竟然和食物一样竟然还分种类。

    “俗名、假名、真名、祭祀名。”

    没等云生反应过来,她接着说道:“在祭司时代,用祭祀文字起名为祭祀名,这是只有圣职者才能有的名字。”

    一开始云生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随着细想便有些眉目了。

    “我的名字是祭祀名。”

    “不只有告知神的祭祀名才是祭祀名,你这只不过是用祭祀文字取名的俗名。”

    一股心酸浮上了云生的心头。祭司时代那个遥远而失落的时代,极尽辉煌让现在的人都不断歌颂。即使是不爱读书的少年也知道,能够掌握那种失落时代的文字意味着不凡。

    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母亲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平凡。

    张了张嘴云生不知道说些什么,到是那人接着说:“终有一天他们还会找到你。”

    仅此一句话,便让云生全身战栗。他并不是害怕,相比较与害怕他更多的是一种愤恨和复仇的欲望。

    “你和金羽王国有关。”

    “金羽王国?您说的是金羽帝国?”云生有些奇怪这个人怎么会称呼金羽为王国,要知道王国和帝国可是有着大大的差异的。

    帝国、王国、公国、藩国、属国,在这个时代国家也是有着等级划分的。帝国属于一等国家,国力军事和领土都是强大的。

    “呵,竟然是帝国了。”提到金羽那人似乎带着些不屑在其中,让她看起来多了几丝人味。

    “走吧,去问该问的人,你的身世。”在云生还未问出来之前,那人便带着云生朝山谷的深处走去。一路上植被越来越少,渐渐的就裸露出了曾经的建筑遗迹。

    “这里的每一块石刻的年龄都在三千年以上。”那人平静的看着想要去触碰石刻的云生,声音中无悲无喜却让云生停住了手。

    “这是悲。”

    “曾经被顶礼膜拜的朝圣之路,如今落寞掩埋了。这里,曾经是山远国的圣地。”

    云生呆了又呆,山远国的圣地。那个在祭司时代失落的传说之地,如今就在他眼前?

    “圣地从未失落,只是再难重现人间。”话语中虽不带戚伤之感,却让云生听得有些落寞。

    山远国的圣地,风神之殿。踩踏着曾经的朝圣之路,历史的流转磨灭了太多的东西。倒塌的殿宇楼台,长满青苔的神像,一切的一切说不出的沉重。

    “到了,惩戒之门。”

    那是一座灰黑色的大石门,不只是以前便是这样,还是现在变成了这样总让云生感觉到一种阴冷之气。

    “这世界一切都有定律,我无法真正的代替你,所以你的仇该你来处决。”那人定定的看着他,接着说:“这是惩戒之门,进入门中你们的恩怨将有你们自己处决。在这门中会将你们的能力限制,但谨记那人已经成年。你可愿进此门?”

    云生消化完他话语中的讯息,然后决然的点点头。他早已无路可退,血海的深仇,滔天的恨意,不允许他胆怯。

    “如此,如你所愿。”

    祭祀之音响起,在云生的心口中浮出一条黑色的丝线。这是法则之线,有云生的恨意牵引寻找他所恨之人。这条法则线延展到目不能及的地方,直到会带来那个少年所恨之人。

    法则线那个少年并不能看到,但是她却能透过这个祭台看到。在他身上缠绕着太多的法则线,这个少年今生注定无法平凡。

    当祭祀之音落幕,惩戒之门开启。云生进入门中,耀眼的光芒照来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惩戒之神的虚影,问心无愧走过去,诉说你的冤屈。”

    一下子云生跪倒在惩戒之神前,心中的悲伤涌到心口。他无言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像神灵诉说着自己的冤屈。

    惩戒之门外的那人叹了口气,信仰之力从哪个少年身上溢出,可是神并不在。在祭司时代的那场信仰之战中,葬掉的不只是祭司时代的文明,还有神的垂怜。这是一个被神抛弃的时代,有信仰与否并无太大区别。

    “赐予尔惩戒之刃。”

    随着话音的落下,云生手中出现光点化为的刀刃,同时一人也出现在场中。只是一瞬云生便认出了那人,那是他即使挫骨扬灰也难以消恨的仇人。

    “这是哪?”约翰有些惊恐的环顾四周,蓦然发现眼前双眼通红仇视着他的猎物。在这之前他追逐猎物失去了踪影,正在寻找的途中被莫名的力量所限制牵引。再恢复自由,便是到了这里。

    约翰虽然才晋级成为中级魔法师,但是他在一瞬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全身的魔法被限制,而眼前那个拿着匕首的猎物正盯着他。

    约翰并没有多想,跨步而去,踢倒云生夺他手中的匕首。只可惜他的手从匕首穿过,根本没有办法触碰。他明白了,这是某种自己不可获得的东西。在这里恐怕整个是一个魔法擂台。

    所谓魔法擂台,并不是用来比试魔法的地方,相反是用来限制魔法的地方。想到魔法擂台,再想到魔法擂台的契约约翰瞳孔蓦地一缩。

    这是,惩戒之门内!传说中祭司时代风国圣地特有的决斗地,将所有人的力能限制,让人们以肉身搏杀结局仇恨。这是击杀比自己能力高超的仇人的圣地,让信仰者的仇恨得以安放。

    他不想死,更不想这样憋屈的死在连魔法启蒙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受伤。一时间,他的拳头越发的凌厉起来。

    惩戒之门外一声叹息,即使有这样的决心,那个少年依旧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已。

    “你手中的惩戒之人那人无法夺去,想想你母亲的死,想想你今后要走的路。”她的话点燃了少年的仇恨之火,他挥舞着匕首像杀戮者砍去。可是那样的手段,又如何是行走于黑暗中的魔法师的对手。

    又是一声轻叹,她绝对自己有些堕落了,竟然要去教导一个少年如何杀人。

    “将你的惩戒之刃握在手中,刺向他的拳头。”

    恨有多深,惩戒之刃就有多利。鲜血四溅,那人的手指被削断几根。杀戮者迅速放开云生,极速的后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拼命吧,靠近他,缠住他,刺向他。”

    少年如同猛兽一般,没有思考没有技巧,不要命的一次次冲撞向杀戮者。鲜血渐渐的染红了惩戒之门,染红了少年的衣襟。

    哎!她并不是武者,也不知道如何去教导那个少年技巧。不过这些对于那个少年来说,足够了。

    “停手吧,不要将他杀死。”

    少年瘫坐在地上,双手抱头,惩戒之刃被他丢在了脚边。她进入门中,从后来搂住蜷缩颤抖的少年,遮住他的双目轻轻的道:“恨难消,意难平。世间诸多不平之事,天意又如何?”

    “云生虽是祭祀文字,但为你俗名。而今赐予你假名,云不知。”

    云不知依旧是祭祀语言,那时的云生并不知思维何意。当多年以后他呢喃着这个名字,遥想着当初给他起名的故人,那时才知云不知是为何意。

    看着少年慢慢的平复了,但是她却蓦地眯起了眸子。一声轻叹,岁月当真无情。曾经圣洁的惩戒之门,正吸收这被惩戒者的血液与魔力,带着妖异抹杀那人的存在。

    “走吧,离开这里。站起来镇定坦荡的离开,坚定你自己的决心,不然你将被永远困于这里。”这是法则公平的体现,没有任何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够得到的。

    少年的身体早已布满了伤痕,可是他咬着牙,颤抖这像门口爬去。他不能死在这里,他要活着。母亲为了她活着拼尽了最后的力量,他要活着手刃他的仇人。

    当他爬出来后,一口鲜血从嘴边溢出,他自身也苍老了十岁。这便是代价,在短期内云生无法恢复。精气的流失,让他苍老,这代价其实并不算重。

    就在云生伏在地上踹息间,山谷间的空气变得有些奇怪。

    “来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