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二十九章:离开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6-09-16 1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场拍卖会,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成为了话题。不过这和在这一场拍卖的云生无关,此刻他正宁静的坐在马车中,缓慢的驶里拍卖场。

    在云生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穿着华丽公主裙的小女孩。长相十分可人,红唇金发像个好看的娃娃。

    可是这个娃娃是他的‘主人’,也就是下手买他的人。

    马车缓慢行驶,少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直到到了目的地停下。少女跳下马车,然后吩咐随从说:“将她送到我的房间。”

    声音轻快,有着一个普通小女孩的天真。可是云生却知道,这个小女孩和他家乡所见到的小女孩并不同。这里是乌托尔,能够到乌托尔购买奴隶的人,都有着深厚的背景和绝对的实力。

    女孩一蹦一跳的跑远,云生垂眸,温顺的跟着随从进入一间房间内。

    在门轻轻合上后,卿菡从云生耳朵上滚下来,落在了柔软的地毯上。这些日子,她已经能够熟练的用风种塑造出人形了。

    花生籽般大小的小人,在这地毯上显得格外的袖珍。她仰头看了看房间的布局,从她的视线来看,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庞大。

    “金发的贵族啊!”

    云生皱了皱眉,他知道卿菡说的是他的‘主人’。

    金发贵族是金羽国的最为尊贵的一族,同时也是金羽国皇族的象征。因此有着纯正金发的人,都有着金羽国皇族的血统。因为金羽国的逐渐势大,其对金发的推崇也影响到了整个大陆。

    因此大陆上金发成为人们最喜欢的发色,可是自从出现金发染发剂后,很多金发其实都是染的。

    不过,卿菡说金发贵族,那一定便不是染的。

    “金羽国,难道?”云生皱了皱眉,他和金羽国之间还有一笔没算清的账。这个买的金羽国贵族,不知道和那件事情有没有关系。

    “谁知道呢?”卿菡重新化为耳钉,然后落在云生耳朵上说:“小心些。”

    点了点头,云生知道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布了。

    相对于云生的疑惑,卿菡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为了那件事情来的。世界上总有一些方法能够隔着千山万水都能定位目标,不过这样的方法付出的代价也蛮大的。她无法确定,他们是巧合还是其他。

    门轻轻的被推开,不过走进来的并不是侍从或者他的‘主人’,而是一个看起来有些萎靡的男子。

    这个男人衣着华贵,不过却看不出什么品位。这一身衣服一般来说都只有出现重要场合盛装,而他却不像是才从那样场合过来的,仿佛这是他平时的着装。

    卿菡打量了那人两眼,然后出声提醒云生道:“这个人有些不良。”

    不良?尖子院称呼某些有特殊嗜好的客人为不良,即非一般嗜好。此刻听到卿菡的提醒,云生也抬眼看向那人,顿时觉得怪异。

    “眼底浮肿,多是纵夜狂欢。穿着这么华贵的衣服当常服,是个爱显示身份的人。行为束手束脚、懦弱、偏执、小心眼。”卿菡说完这些便没再观察那人了。

    这样的角色翻不起大风浪,只要小心谨慎出不了什么事情。

    “你的主人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在这个没人的时间摸进来,大抵要做什么已经很明了了。只不过看他看了云生半响,那种想要做什么却又怕的样子,卿菡在心中大致明白了他的地位。

    “小宝贝。”带着些急切的开口,那种色、欲熏心的样子,让人看了恶寒。

    卿菡明显感觉到云生抖了抖,然后温和的开口道:“这位先生,十分抱歉,我的主人并不是您。”

    这句话一出,那人顿了顿,然后搓了搓手说:“你的主人不就是我的侄女么,哈哈,没事的。”

    虽然说着没事,可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绝对在他侄女面前说不上话。这般心虚的表现,云生扯了扯嘴角用精神力对卿菡说:“他们真是一家人?”

    ……

    卿菡也不知道如何给云生解释,这种事情也只有见得多了才知道。

    “贵族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并且对于很多贵族来说,也根本没有一家人这个称呼。

    “也是,毕竟埃塞克罗家族便是这样。”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家族贩卖的少女,其实云生心中还是有些唏嘘的。对于他的故乡来说,亲人是最牢靠的关系。

    那人虽然对云生有窥伺之心,但是却碍于什么不敢下手。不多时,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小女孩欢快的走进来。

    “叔叔怎么到侄女房间里来了。”

    小女孩清脆好听的声音,却让那人打了个冷颤。他僵着脸,讨好的笑着说:“这,这不是随意看看,对随意看看。”

    “呵。”轻笑一声,小女孩不置可否的看着那人,然后拿出一个纸袋说:“这是这个月的。”

    那人一看到那纸袋,就像饿了好久的狼看到了食物一般。恭敬着,点头哈腰着,只差没有跪下舔那少女的脚了。

    少女嗤笑一声,眼中毫不掩饰的嘲讽,即使是云生也能够看得出来。说是一回家人,这一家人可真不是一般的一家人。

    卿菡的目光留在那个纸包上,思索着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按理说不会是什么金银财宝这类的,因为从那人的穿着上来看,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让他癫狂。

    对了,癫狂!卿菡突然想起了什么,世界上存在着不少让人癫狂的魔植。著名的狂化药剂,也是由这些魔植炼制而成的。当然不同的魔植,不同的用法,甚至之不同的用量对人来说效果有时差距很大。

    没有看到里面的倒地是什么,卿菡也没法凭空揣测具体事宜。不过看那人的样子,向来是贵族中风靡的一些助兴药剂吧。不过这些东西向来管制的严苛,且正统的药剂师是不会制作的。

    卿菡猜想,或许眼前这个小女孩便是药剂师?

    虽然这个猜想很荒谬,一个这么大点的贵族小姐竟然是药剂师?不过从那人的态度中,卿菡却不由得猜想也只有她会制作这个药剂才让那人又怕又恭敬。

    “你看,人都是卑微的,我的小宝贝。”

    女孩转过头看着云生,虽然笑容依旧可爱,却让人感觉微微发凉。

    她走到云生的跟前,一只手捏住云生的下巴,双目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云生。接着她呵呵的笑了起来。

    “真是具不错的身体,这次拍卖会总算让我找到心仪的宝贝了。”似天真无邪的话语,却让人忍不住的发抖。

    少女一蹦一跳的扑腾到床上,然后给云生道了声晚安,便沉沉的睡下去了。

    天不算太晚,甚至说现在睡觉还太早。可是小女孩说睡就立马睡着,着实有些怪异。

    卿菡一瞬不瞬的盯着小女孩,虽然她记忆缺失了许多,但是仅存的一些记忆还是让她找到了某种可能性。

    “邪神?巫妖?”

    云生一愣,一瞬便明白过来卿菡说的是谁。他看向那个小女孩,怎么也无法和印象中的邪神巫妖联系在一起。

    邪神、巫妖这是传说中拥有邪恶力量的强大生灵,他们吞噬人类无恶不作。当然以这两个称呼的人类,也是拥有力量却做出了灭绝人性之事的人。

    对于云生来说,邪神、巫妖这个称呼只是代表着邪恶。但是卿菡却清楚的知道,被冠上这两个名字的意义所在。

    如果真是邪神、或者巫妖,那么这件事情比她相信中的棘手。不过不管怎么样,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卿菡从云生耳朵上落下,化成的小人凝神慢慢的向前走。一步步谨慎的靠近那个小女孩,直到到了她的床边的时候,一道光芒让她止步。

    “咦?”小女孩随即从睡梦中醒来,揉揉眼睛低头看向卿菡。

    “哈哈哈,有趣,真有趣。”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屋内,可是云生却感到莫名的胆寒。

    “多少年了,再一次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东西。”该是小女孩童真的语调,可是却散发着一种沧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