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四十章:破

章节字数:2811  更新时间:16-10-17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世界在震动,可惜终究是归于平静。葛根塔拉脸上带着泪水,最后倔强的说:“即使一切虚幻,这也是我的世界。”

    葛根塔拉离开了,卿菡微微有些遗憾。即使是用上了精神力,她终究是太弱了才没有攻破葛根塔拉的防御。

    格根塔娜草原中的明珠,可惜这颗明珠早已被染上了黑色。越是堕入黑暗中的人越是向往光明,在侍女长心中她的未来已经无望,所以当被卿菡点出这个世界的虚幻后,她仍旧愿意沉沦。

    世人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可是在有些人心中,真是假,假是真。这真假,又改如何却界定。

    “神官大人。”

    卿菡一回身,发现云生静静的立在身后。他略微一笑,这笑浅淡的如同一晃而过的微风。

    “这个世界终究是假的。”

    云生的态度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冷眼看着云生只是淡淡的说:“这是王子的界。”

    低眉而笑,云生看起来阳光干净,一如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一般。可是卿菡知道,这笑中有太多复杂的思绪在其中。传说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在这精神世界中,对于不同的人时间的流速是不一样的。她和云生没能处于同样的时间线上,所以此刻的她很难理解云生,更加不能妄加判断了。

    “所有人都妄图让我控制他们的决定,可是唯有神官大人让我自己决定。”

    一声轻叹随风而逝,在这个世界中云生已经开始分不清哪一个是真实哪一个是虚幻。常常会认为那个逃亡神魔裂谷的云生只是南柯一梦,那个母亲被杀害的场景只是一个噩梦。

    舞会继续,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人和物渐渐变得虚幻。

    “你做了什么。”卿菡目光一冽质问云生。

    依旧是那样浅淡的笑容,这样的云生让卿菡陌生极了。他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死灰,那是一种让整个世界都死寂的绝望。

    “我想了很久。如果我无法确认哪边是真,那也只有这样的确认方法。”

    低沉的语调,犹如大提琴的低吟。这种金羽王室的优雅,此刻显得如此的绝美。

    因为无法确认哪边是真,那么只有毁掉一边了。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这样的云生完全不像是哪个握着刀都会颤抖的少年。

    “你到底是谁?”

    卿菡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冷意,向着云生而去。

    云生笑了笑,抽出剑。剑身在魔法灯的照耀下,折射出冷凌的光芒。

    “神官大人,有没有试过孤立无援的绝望。在绝望的时候,期望有谁来拯救者一切。可是谁都没有来,谁都没有来。”

    所以自己创造了一个人来拯救自己,这便是眼前这个‘云生’的来历。她大意了,以为这只是一个让人沉迷的精神世界而已,没想到却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难怪她无法唤醒葛根塔拉,因为对于她所见的那个‘葛根塔拉’来说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一切的动摇,其实只不过是真实的‘葛根塔拉’还没有消亡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精神幻境魔法有太多太多,以至于她忘了一个十分出名的精神系魔法——第二世界。

    人都有懦弱、恐惧、悲伤、期待、绝望,所以人当面临无法面对的事情或者是想要达到的事情的时候便会想象。想象多了变成了幻象,久了便成了妄想,投入了便自己当成真的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是很容易分清楚的。因为真实世界中存在的人是有真实世界的存在感的,即知道哪边的世界是真实的。所以真实世界的人即使构建了一个他最想要的完美世界,但是这个近乎完美的世界也存在巨大的漏洞。

    哪个身处于完美世界中的人,即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又活在虚幻的世界中,所以他是矛盾的。而第二世界这个魔法,为了规避这一漏洞,竟然培养出了一个完美适应虚幻世界的‘人’。

    其实这个所谓的‘人’并非是真正的‘人’,而是基于主人格培养出了的另一个人格。这个人格在虚拟中出生,有着自己的记忆和独立的性格。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完全替代主人格,直到真正的堕入虚幻世界为止。

    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禁咒,因此这个魔法曾经使近乎神话的圣月法师永远的堕入精神世界之中。

    在云生一到四级的魔法师没有称谓,到了五级才被称为半叶法师,因此四级和五级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水岭。五级以上的法师能够真正的投入战斗中,而六级法师称为新叶法师,也就意味这魔法师的圆满,同时六级也是很多人魔法师生涯的巅峰。

    七阶为量的升华谓之双叶,八级是质的提升叫做银叶,而九级是飞跃谓之圣月。同时这一阶段的魔法师能够释放禁咒,也称之为禁咒法师,虽然如此但并非所有的圣月魔法师都能够释放禁咒。

    一个真正的禁咒,凭云生这群人绝对是不可能逃脱的。幸好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禁咒,只是个同源的精神魔法。虽然借助这里的力量完成了这个魔法,但是真实的威力却和禁咒差的太远了。

    云生的主人格一直都存在,时而清醒时而迷茫便是主人格和另一个人格之间的交替。

    远处的大火已经烧到了宴会厅里,人们四散着逃开。随着大火的延伸,一个个虚幻的人在火中扭曲变形,最后消失。

    “看果然是假的,神官大人,我信你。”带着那样浅淡的笑,‘云生’提剑自刎。

    没有鲜血溢出,有的只是这个世界的动荡。如同坏掉的水晶球中的影像,抖动着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卿菡抬步走向金羽王殿的所在,虽然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跟着燃烧的最炙热的火光走果然没错。

    这里是‘云生’记忆最为深刻的地方,因此这里的火燃烧的猛烈却带着刺骨的寒意。精神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是自身意志的体现。虽然很多时候有干扰项,但是人在对于最在意的东西的时候并不是这么容易隐藏的。

    在王殿的外面,卿菡止住了脚步。那里是白玫瑰的花丛,一个身影躺在这白玫瑰花丛中。她闭着眼睛,宁静而祥和。

    这是云生记忆中的母亲,却又不是他记忆中的母亲。他母亲藏在他精神中的那段记忆影响了他,因此眼前的人便带着云生记忆中的慈祥和她自己记忆中的孤寂。

    很难想象,一个看着母亲死于眼前却无能为力的少年,是如何下得了手的。虽然对于卿菡这个局外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虚幻,但是对于云生来说却很真实。

    一句我信你,弑母毁国,决绝的让人觉得癫狂。

    世界终究化为碎片,一块块碎片远去,最终只留下了黑暗。在这黑暗之中,有一个小小的发光的身影立在不远处。

    卿菡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蜷缩着身子的小孩道:“别怕,这是假的。”

    小孩埋着头没有说话,她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很轻,似是受过贵族训练。

    “你还在。”卿菡起身对着那人道:“其实解决的方法有很多。”

    要脱离那个世界并非一定要用这样决绝的方法。

    “我知道,可是这样不是最干净利落的么?”轻笑了两声,他定定的看着卿菡道:“知道云生为什么会创造出我吗?”

    卿菡没有回答,但是成年形象的云生也并不是让卿菡回答。

    “他太过弱小,太过天真,所以他创造出了我。”

    一个可以冷血带着笑的面具却心狠手辣的人,一个和现在的他完全相反的人。

    “如果这是云生的愿望,为什么你会……”这是卿菡最不明白的地方,创造出的第二人格竟然会自己选择消失。

    “是他杀死我的,他信任你,他和你直接有着约定。”

    浅淡一笑,他伸手对着幼年的云生道:“过来吧。”

    小手放在大手上,两个不同年龄段的同一人静静对视。

    “这是你的决定,这是我们的决定,从此这条路没有后路。”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慢慢的化为光点,细碎的光点又慢慢组合成一个人形。光点组成的人徐徐朝卿菡走来,那个人有着幼年云生的善良和成年云生的冷静。

    “我们是不是该去找其他人了?”

    带着和煦的笑容,少年形态的云生和煦的问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