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五十章:白衣祭司

章节字数:3682  更新时间:16-11-25 1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云生走到路的终点的时候,他已经被啃食成了一个粘连这血肉的骨头架子。腹腔早已空了,下半身只有血迹残留不见一丝肉的痕迹了,上半身稍好些,至少胸腔还挂着肉,至少还有一只眼睛停留在眼眶之中。

    云生的样子相较于另外两人已经算是好的了,其余两人都只剩下骸骨。一个是破破烂烂的,一个像是被什么腐蚀过一般显得下一刻就会风化。

    一个娇小的骨架走到卿菡面前道:“朝什么地方走?”

    眼前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这也是两人停留在这里的原因,并不是他们真的有团结友爱的精神等候云生和卿菡。

    看着眼前这个骨架,毫无疑问是艾莉莎。

    “生者有生者的门,死者有死者的门。只有找到生存的意义,才能够以生者的身份进入莫沙沙比利艾斯。”

    “如何找?”这一次是雅克发出疑问,即使现在变成了一个骷髅,他也依旧保持着良好的贵族风范。

    “在黑暗之中寻找你的门。”

    卿菡说完这句话之后,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拉起云生的手,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进。

    在黑暗之中,云生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卿菡那有些冷的手。不要问他一个骷髅为何会感觉到温度,也不要问他卿菡一个灵魂之体为什么会有温度,总之他是感觉到了。

    “这里的路无论怎么走,最后都会到一个地方。”卿菡突然开口道:“千年前我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里的能量更加的强大,而今……”

    卿菡的声音带着些不安接着道:“莫沙沙比利艾斯在慢慢消亡。”

    是啊!时间和岁月,有什么东西能够抵御。即使是曾经的暗夜国的首都和圣地,也不能抵御时间的流逝。三千年了,莫沙沙比利艾斯已经沉睡三千年了,如果没有再度辉煌的那一天,恐怕不就之后便真的只能够是传说了。

    “即使是一千年也是沧海桑田,何况事三千年的岁月。什么都变了,什么都不在了。”

    卿菡低沉的声音,犹如一个受伤的孩子。这样的卿菡是云生第一次见到,也是他从未料想过的卿菡。在他的印象中,卿菡是无所不能的,有着超凡的力量和神秘。可是这样的卿菡也会时光而不安,也会因为前路而迷茫。

    “我一定会让你得到肉身的。”云生反握住卿菡的手,目光坚定不移。

    这样的云生让卿菡笑了,被一个小孩安慰她当真是堕落了。或许是她太累了吧,千年的岁月对于她来说不止在消磨着她的灵魂也在消磨着她的意志。她已经不是曾经意气风发的那个人了,她所守卫的那些人早已不见了。

    “是啊,得到肉身,在九重白塔上讨回公道。”

    卿菡轻笑了起来,可是这笑中带着冰寒刺骨的冷意。那冷意并不是针对云生的,但是却能让明白她心中那隐藏的恨意。

    “到了?”云生看着不远处那个光点,拉着卿菡跑过去。

    恨会让人变得陌生,云生并不想让卿菡变成那样的人。即使卿菡所存在的意义便是如此,他也不希望卿菡只是为了复仇而存在的傀儡。如果他真能让卿菡找到肉身,他希望卿菡不要像艾莉莎那样活着,至少成为一个平凡而幸福的人活着。

    可是云生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以及被身边的那个灵体所洞悉。他更加不知道,其实对于卿菡来说,他这样的想法大概是不能实现的。不过对于这个孩子卿菡倒有了新的看法,善良却不懦弱,有恨怨却不会被吞噬,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契约者。

    一段乐声戛然而止,在亭子中一个白衣女子起身对着最后到的云生道:“欢迎你最后一位到访者,也是持有名帖的到访者。”

    她的声音清脆而好听,宛若天使的琴音一般。

    “尊敬的大人,我是……”

    “不必告知我你的名字,你没有名字。”女子打断了云生的话,轻声道:“来这里的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名字,你也要。”

    她的目光看向卿菡道:“想要到莫沙沙比利艾斯,就要有名字。你有名字,可惜你不再是你。千年前我问你,你说你有名字不想再要名字,如今也不想再要名字么?”

    卿菡的目光一暗,随即会恢复笑道:“如你所说我不再是我,既然如此不若新生。”

    那淡淡一笑中,他人不知她抛弃了多少前尘过往。从今,她只是她,‘她’也只是‘她’。

    琴声再度响起,在四人面前如同用笔在绘画一般,画出了一道门。卿菡在门绘制完成的那一刻,毅然决然的开门进去了。其他几人见状,也都进入门内。

    一踏入门内,失重感便突然袭来。卿菡能感觉到风刮在脸上的刺痛感,这一刻她仿佛活着一般。不过她却是清楚的明白,她是死去了的,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这里是莫沙沙比利艾斯,是暗夜国的圣都,以灵魂著称的暗夜能够给她活着的感觉。

    不知道下落了多长时间,卿菡终于再一片白茫茫中看到了影子。那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可是卿菡的脸色却陡然一变。即使再模糊她也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正是那个人,她的人生才发生了这样的转变。

    双脚落在洁白的雪地上,影像刺啦一声消失了。世界异常安静,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她自己。

    叮铃铃的铃声由远及近,这清脆悦耳的铃声仿佛在空气中荡起了波纹一般,让人忍不住随着它的韵律跳动心脏。

    “你不必试探于我。”卿菡冷冷的声音不带情绪的对着铃声传来的放下说道。

    没有回音,只是铃铛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这铃声可以说是一种灵魂魔法,对人的心神有着强大的影响作用。

    “被困于莫沙沙比利艾斯的意念,如何能知这世间的沧桑变化。”卿菡的声音似感慨似落寞。

    “我的确不知。”这声音悦耳如同天籁,但是却让人一点听闻却终生难忘。这声音带着宁静祥和,仿佛出口便带着圣洁的光芒一般。

    “不过,我却知你千年前和千年后的改变。”

    “千年前的你坚定,千年后的你却迷茫。”

    声音温和,可这一字一句却刺痛了卿菡的灵魂。千年前她的信仰不可动摇,可是千年后,看着这岁月跌宕改变她已经失了那坚定的信仰。

    “或许这个决定是对的,只有遗忘了才会有新生。只有斩去了腐朽,才能开创新的道路。”

    “当时你便知道这个答案是对的?”卿菡的声音依旧清冷,可是却没有了感慨与忧伤。

    “谁知道呢?对与错谁知道呢?没有试过,谁敢断言?这是我的弱点,也是你的弱点。”

    叮铃铃,铃声由近及远。

    “我是一个被困于莫沙沙比利艾斯的念头,如果我们能够再相遇。那么你是谁?我是谁?我们又是谁?”

    这个问题卿菡没能回答,也回答不了。我是谁这个问题,或许她也只有在最后的关头才能够知晓吧。

    空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点,接着一笔一划写成了文字。这并不是现今大陆上的任何一种名字,而是在祭司时代便已经消失了的文字。

    最后一笔落在,文字成形,接着化为一道精光没入卿菡的额头之中。随着这金色的文字的没入,卿菡的灵魂有一种撕裂一般的疼痛。即使身为灵体,即使只是一个游荡的灵魂,这样的疼痛已经让她难以忍受。

    或许正是因为她是一个纯粹的灵体,这样的疼痛才会如此的剧烈和不可抵挡。当疼痛渐渐若了之后,卿菡的灵魂之中有一团金光静静矗立在她的灵魂之核内。金光之内,两个金色的文字被一种银白色的藤蔓所缠绕,文字之下是用藤蔓做成的吊床。那上面睡着一个人,一身雪白,重头至脚被笼罩在白沙之中。

    卿菡看不清那个人的相貌,她只知道那个她自己。从得到新的真名的那一刻,她就舍弃了她的过往。曾经的她,被镇于真名之下。只要真名仍在,过往的她就不会出世。

    场景一转换,那个白衣女子便出现在云生眼前。他眸光一转,将目光定格在了卿菡身上。同一时间,卿菡也看向他。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云生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了。

    口中的话还没有出口,云生便咽了下去,因为艾莉莎也回来了。白衣女子的轻弹这琴,这是一把造型独特的琴。木制,七弦。七根弦被琴柱固定在长条形的木板上方,很难想象这样的琴为什么会弹奏出美妙的音乐来。

    三人皆无言,只听得白衣女子的琴声缓缓流过。

    雅克出现的时候,颅内的灵魂之火有些暗淡显的十分疲惫。若论魔法资质,在三人间他大概是最好的。但是进入其中,并不是以魔法资质分优劣的。

    “如今你们都有了名字,便可拜访真正的莫沙沙比利艾斯。”

    白衣女子起身向前走,卿菡亦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几人都安静极了,谁也没有过多的动作。

    云生并不知晓别人在门内经历了什么,但是他所经历的却并不简单。在推开门的瞬间,他看到了还是婴孩的自己。接着,他仿佛重新经历了自己的一生。成有人说,人一生的记忆都记得,只是自己想不起来罢了。

    从出生到现在,他所有见到的东西都在门内从新‘看’了一遍。遗忘的,不解的,遗憾的等等。他只是一个少年,或者的岁月并不长,可即使是这样也让他很疲惫。可想当一个人垂垂老矣的时候来此处,当过往的一切如此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那些不甘和遗憾没有弥补的时机,只能再次感受那种失落,这是何种酷刑。

    可是云生没有料到,当他真正垂垂老矣的时候。他最爱逛的地方便是这里,只有在这里时光的磨蚀下剩下的不是只有他一人。

    在黑暗中不知道走了多久,白衣女子停下脚步来。她取出一只毛笔来,对着黑暗的空中书写着什么。

    闪烁着紫晶般色泽的文字飘浮在黑暗之中,虽然众人并不认识这几个字,但是却能够从文字的体系上看出这应该是暗夜国的文字。

    文字书写完成之后,白衣女子吟出不知名的语言。接着一边吟唱,一边做着奇怪的舞蹈。

    “这是祭祀舞,又称为巫舞。这是真正的祭祀舞,有祭司载歌载舞。”

    卿菡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却直接打破了这沉闷。

    雅克如今虽然只剩下个骷髅,但是依旧让人感觉他挑着眉带着笑问道:“卿菡的身份还真是让我好奇。”

    “迟了。”冷冷的抛出两个字,倒让雅克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迟了?”

    冷冷一勾唇,卿菡看着他那只剩下骨架的身体道:“过去的我早就随着真名消失了。”

    “真名的作用以你的地位不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但是我的真名是……”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