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五十一章:不一样的卿菡

章节字数:3712  更新时间:16-11-25 1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讽刺一笑:“我干嘛告诉你。”

    ……

    啪嗒一声,云生的一只眼珠因为他的大幅动作掉在了地上。另外两个骷髅骨架上下颌打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到底是谁?”一个人在这么短时间的变化怎么会这样的大,难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意外?这也并不是不可能,或许这一切都是幻想也说不定。

    对于雅克的严厉质问,卿菡笑了笑道:“你认为我不是我?”

    她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雅克接着说:“改变人的并不是岁月,而是经历。海顿家的少爷。”

    巫舞完毕,白衣祭司走到几人前道:“可想好了?”

    其余两人都没有了兴致理会卿菡,对于他们来说,进莫沙沙比利艾斯是重中之重。

    “是的,祭司大人。”

    “祭司?”对于雅克称呼白衣祭司只是笑了笑,然后突然目光陡变变得凶恶起来。

    她的双眼变得赤红,脸色变得惨白。头发也从柔顺变的像挂着粘液的水草,从圣洁一下子跌入了恐惧。

    她的脖子被拉长,带着她的头俯视着众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发出难听的嘎吱声。

    “这样,你觉得我还是祭司吗?”金石摩擦般的刺耳声音说出的话,让人要反应一段时间才能清楚说的是什么。

    干枯却又腐朽的如同被泡入防腐剂多年的手伸向雅克,握住他的颈椎将他提起来,在这期间他一点反抗都做不了。

    恐惧弥漫上他的灵魂,让他的整个灵魂之火动荡起来。

    “我嗅到了你身上有祭司的味道,你身上有大祭司的味道。我们云川的大祭司,你为什么会有他的味道,为什么。”

    “你们这群跗骨之蛆,为什么不放过我们云川的大祭司。”

    握着雅克脖子的手在用力,这让雅克看起来难受极了。这种连反抗都不能做到的不安,同样弥漫在艾莉莎心头。

    “你不打算做什么吗?”

    她看向卿菡,现在他们几乎可以说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雅克死了对他们两人来说也讨不到好处。雅克或许不清楚,但是作为曾经的巫妖她却是了解的。这个祭司应该是死了了,只是灵魂因为莫沙沙比利艾斯所存在。

    或许连灵魂都算不上了,也许只是一种执念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灵魂是最神秘的神之领域,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其根源。艾莉莎只是知道,有些生前有执念或者怨恨的灵魂,会一直都保持着癫狂的状态。也就是说,其实大多数遗留的灵魂是没有智慧的,是无法交流的。

    正因为如此,能够保留有生前记忆和理智的灵体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这样的灵体虽然成因不明,但是这三千年来但凡是这样的灵体都有着不俗之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她如此看重云生和卿菡的原因。

    白衣祭司可能是因为莫沙沙比利艾斯才保有理智,但是雅克触碰到她生前最为愤恨的事情了,这让白衣祭司暴走了。

    暴走的灵体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她会让所有人经历她生前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和她一样死去。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在空间中荡开。随着铃铛声的传来,白衣祭司的手渐渐松开了,到了最后她慢慢的恢复的原样。

    卿菡看着来人,皱了皱眉头道:“安魂的作用?”

    “安魂、镇魂、散魂,都可以用这个铃铛完成,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嗯,大笑,冷笑还不都是笑。”卿菡冷冷的回道。

    来人看了看手心中的铃铛,那是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铃铛,只有指甲盖大小。银色,上面刻着细腻的花纹。

    “这个铃铛你要吗?”她将铃铛递给卿菡,笑容中带着纯粹的温柔。

    可是这样的好意卿菡并不能接受,刚才那个白衣祭司因为一句话异变她都看在眼中,如何应对这个人必须慎重。

    良久,卿菡才冷冷道:“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你认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好嗯?”翘起的尾音,显得有丝丝诱惑。

    卿菡沉吟一刻,目光一冽道:“我以真名燹梗起誓,将为莫沙沙比利艾斯寻找传承之人。”

    真名起誓是不可背叛的,卿菡连铃铛都没有拿到却用真名起誓,这让剩下的两人一惊。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他们连那个发狂的白衣祭司都无法反抗,更何况这个拿着铃铛的人了。

    “你和以前一样果决。”似是在感叹什么,那个人在卿菡的脸上仔细寻找这什么。

    “我们身在世界的夹缝之中,时光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意义。可是我们等太久了,连灵魂都腐朽了。”语气中藏不住的哀伤,让卿菡无法辨别这话的真假。

    “即使我们是旧相识,如今也只能是新见面。”卿菡声音冷冷的,不带一丝温柔。

    “你很聪明,可是也很笨。我们已经等不起了,只能赌注。如果没有下一个来人,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卿菡抬眸定定的看着那人,一头黑色长发,紫灰色的眼眸,五官精致鼻梁是暗夜国的样貌。眸光微转,卿菡想到了什么。

    “幸得公主殿下看中,卿菡还真是有些惶恐不安。”微微勾唇,眼中印下那人的微愣。

    “能够行祀礼唤醒莫沙沙比利艾斯反城下沉睡的贤者,除了有暗夜国皇室血统的人还能有谁?而这整个城飘浮于法则缝隙之间,这满城的亡魂如果没有你在又如何在这城中繁华。”

    如果是别人或许看不清那座浮在空中的城有什么异样,但是她却能够看清。法则的线被一种特殊的力量隔绝在外,可是在城外那满城的法则线几乎将整个城缠成了一个大茧。

    如果不是有因果在,法则线为何会如此繁盛,向来智慧生灵牵扯的法则线。法则线多为黑灰色,也只有亡灵才会如此。

    “确实如此,不过却不仅仅是因为我。这城的灵,还有,大祭司!”暗夜国的公主在说道大祭司三字的时候,情绪陡然一低,有一种莫名的哀伤弥漫。

    “祭司时代最后一位大祭司,永寂!”雅克呢喃的道出这个名字,这位大祭司可以说是最神秘的一位大祭司。即使是如今文化断层,其实在九重白塔等地方还是能够找到诸多记载的。

    九重白塔作为祭司时代大祭司和光明纪大祭司的居所,自然藏有许多秘辛。雅克无权获得最隐秘的那些秘辛,但是对于一般的史料知识却是了解的。祭司时代最后一位大祭司名为永寂,在位时间极短便经历了堕神之战。有种说法是这位大祭司殉道才保全了云生,但是真正的历史却找不到一丝痕迹。

    祭司时代最后一位大祭司永寂,除了一个名和三句话什么都没有留下。

    永寂?难道她在门内遇到的便是永寂大祭司?回想那个身影,仿佛看透世间的宁静祥和,如果说是大祭司也不为怪。

    “不那不是大祭司,只不过是大祭司留下的一道影子而已。”暗夜公主笑吟吟的看着卿菡道:“云川的大祭司,迎着朝霞升起,目送夕阳落下。夜晚群星闪耀,众神显,大祭司在第九重白塔之上为云川人祈福。云川的大祭司,如果行走在圣域之外,一步一莲生。当年永寂大祭司到过莫沙沙比利艾斯,在这里留下了影子。”

    从一个三千年前的灵魂口中听着,祭司时代最后一个大祭司有一种别有的味道。仿佛穿梭了三千年的时光,他们回到了当时的岁月一般。

    “现今的大祭司如何称谓?”这话是在闻雅克,一个出身海顿家的少爷绝对比一个沉睡千年的灵魂更加了解现今的祭司殿。

    “现今的大祭司圣者为默大祭司。”雅克的语气中带着尊敬,即使只是道出名讳而已也显得小心翼翼。

    “默?”相比起雅克,暗夜公主的语气就显得轻佻了。

    “盗了我们的时代,如今的大祭司连双名都不敢用了?”微微冷笑,暗夜公主没再说什么。

    这时一条梯子出现在他们眼前,这是一条浮空的梯子,每一块石板上仿佛都滴落有鲜红的血液。

    暗夜公主带着女祭司踏上那条阶梯,紧跟着他们的是卿菡。那条阶梯连着的方向是莫沙沙比利艾斯,毫无疑问这是他们必须走过的道路。

    卿菡一路上沉默不语,云生也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从那个暗夜公主出现,他似乎都是隐形人一般存在低下。且卿菡的转变,让他感觉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什么。

    “小子,我问你,你真的想要报仇吗?”

    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云生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我别无选择不是么?”他的声音有着少年的清朗,不过却也有着事事多磨练的无奈。

    是啊,他别无选择。不是他不想就此作罢,而是那些人不肯放过他。他的前路注定艰险,但是那又如何,难道就这样躺着任人宰割?不他不要,即使是粉身碎骨他也不想要做一只不能反抗的沉默的羔羊。

    因为契约的关系,虽然卿菡并不能够知道云生具体在想什么,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云生情绪的变化。

    “我们已经处在她的领域中了,小心吧。”警告了这一句,卿菡没有再说什么,直到天明踏上的空中的那座城。

    高大宏伟的城门,显示着这个曾经的古国的威仪。正中的巨门上方,用紫色的水晶雕刻出两个大字。这两个字是他们所不认识的古文字,且并不像是暗夜国的文字。

    “这是永寂大祭司留下的影子。”白衣女祭司看着那两个字似怀念似忧伤。

    “传说中,在祭司时代,每换一代大祭司,新任的大祭司将会在十二主城城门上题字。这字注入了大祭司的力量,可保护一国运道,一城安然。”雅克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两个字,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子啊祭司时代的大祭司该有如何超凡脱俗的力量啊!

    白衣女祭司晲了雅克一眼,她似乎对雅克极有意见,虽然这次并没有动手,但也带着丝丝的恨意。

    “你们走小门,而你……”白衣女祭司顿了顿然后接着说:“走正门。”

    说完她又扫视了几人一眼,然后微微叹口气道:“生灵和死灵走的道路不用,珍重。”

    转身离去的白衣女祭司仿佛带着三千年的寂寥,虽然绝美可是却让人感到哀伤。

    “卿菡小姐认为如何?”雅克用他那空洞洞的眼睛看着卿菡,仿佛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如何?不用如此试探我。即使是我千年前来过,可惜我在获得真名的时候前尘往事已经不在了。”卿菡看了看雅克,又看了看艾莉莎道:“我们各自都是有各自的目的的,想要什么都各凭本事。我想你大概也不想让我参与你的获得,正好我也有此意。”

    “卿菡小姐还真是不吃亏啊!不过在场我谢过了卿菡小姐的带路。”雅克说完潇洒离去,不带一丝拖泥带水。

    卿菡也正要离开,却被艾莉莎一句等等止住了脚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