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明灯天下灶,万顷清流阳春水  (4)月雪清央

章节字数:4150  更新时间:16-03-29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宝旌郡位于礁岩岛的东南,是此岛最珍贵的平原与风水宝地,除此之外,建文大明在礁岩岛主要有五座城市,除却在中心盆地的首都新金陵外,分别担当着不同的职能,人们安居乐业,都默默的为这几乎隔世的原始世界做着贡献……

    春月十六,既望子凌,漫天青碧如沙的蓝点,如串串洁白的珠子,照着宝旌郡里金光闪闪的巷道,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似的路,在每一单元似曾相识的二层小楼前都垂着纸灯笼,张灯结彩的样子,繁荣的就像过节一样热闹,当然这里每天都是如此。

    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斤斤计较的古人偏偏非常喜欢将两栋房子挨得很近,就好像寸土不让,故而,这宝旌城里没有大路,有的尽是只容得下货摊和一条四人一排都必须侧身的小道,组成迷宫似的的布局,使来者不想在这里留下美好记忆都难。

    悦来客栈,有侠义者,及很多奇怪的人在这里歇脚,然而无论来头大小的人,也有意会避着一个职业——锦衣卫,毕竟跟政府冲上了,是游侠贼客都不愿的。

    而这名锦衣卫,自遥远的新金陵而来,这时的客栈大堂里,朱允炆突然和失散妹妹重逢,宝旌郡即将万象更新的闲话八卦,都传开了。当然,这件事的原委,只有锦衣卫姚芳知道。

    安顿了新上任的郡主,他来这里与一个老朋友会面,一个同样风尘仆仆刚刚到这的同事。经店小二点头哈腰,姚芳在僻静的角落见到了这个人。

    此人名为月雪,字清央。

    “好久不见,清央。”姚芳开口道,眼前就坐的人顿开浓眉,干练清瘦的杏仁脸上写着不宣默默的喜悦,他用几乎听不到呼吸的轻声道,“好久不曾见了,坐。”那声像在嗓子眼里灌了冰水,冰冷诱人。

    待姚芳从对桌坐下那一刻开始,酒店中温暖洋溢的气氛一下冻结,安静如坠冰窖,眼前的这个叫清央的瘦排骨依然面不改色,只顾喝眼前的茶。

    “这次例行出海,护岛的结界可还牢靠?”姚芳将胳膊抬上桌,探身关心道。

    “还是几百年前的老样子。”清央冷冷的说道,似乎是对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

    “沿途风土呢?”

    “一群未开化的土著而已,”清央的目光中闪过一道不屑,“这群家伙一堆堆长的奇形怪状的,我的任务要求我长期在外,经年见不得圣上一面,犯不着忙心记住他们的麽样。”

    姚芳收起严肃,改用了一脸的坏笑,道,“这次我例行收集到的东西,不会像过去那样一直无聊了,况且现在新的郡主刚刚上任,据说还是个美人。”

    “大明的美人多了,只是玩物而已,与其在厌弃那一天儿女情长,倒不如各为过客,等到将来想起来的时候,也只会将之一笑。”清央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也不要忘了我们每一次例行的目的,女人玩玩就好了,只是没想到,这宝旌郡又该换天了……”

    “这次这个郡主的身份不同,我们要是去寻个近乎,今后在这宝旌城也就有了照应。”

    “若仅凭她是皇亲国戚,我倒也见过几个……”清央懒懒的说道,“没有在苦水里活过的人,哪里懂得百姓的疾苦?”话里疲惫,像打不起精神,到底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从1403年至今,这岛上的人,寿命都相当的长。

    “不,她与我们都不同的是,她是从外界来的,”姚芳面容上几分期许几分寂寞,用亲切的声音道,“清央,你可还记得外面的麽样?”

    “大抵是没有变化……离开了这么久,我怎么会记得?”清央皱了下眉,轻抿了一口安神茶,“这是几百年后,陛下恩准你第一次到外界去,那明土的人与事,可还如旧?我想要知道,若是不如人愿,无论世变也好,朝迁也好,那也依然是我们的明土,我们的泱泱大明,那它,到底怎样?”在听到明土后,清央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没了之前漠然冰冷的常态。

    回想起那些物是人非,姚芳的脸上升起淡淡的愧疚,但他不得不如实作答,“清央,很对不起,我们的明土,很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它所发生的变化,其实远远超出我们这些臆想的侨民的想象之外。”姚芳从背着的木盒中取出一把轻便的小古筝,摆上桌来,对清央道,“我知道,你是大明的锦衣卫,一生只为骄傲活着,可是心里的苦,积的久了,是个人总会难受,要我来教你弹琴,把情绪弹出来,就好了。”

    清央苦笑着,斑斑岁月的刻痕洼在他的愁容上,像凝固的雨滴,他从腰间抽出佩剑,在如豆烛光下神伤凝视,“相处的久了,你知道我并不喜欢靡靡之声,让人听的心里虚,没有安全感,倒不如在屋檐下弹着宝剑,听着金属的脆响与雨滴的敲打来的顺心……”

    姚芳放下琴,点点头,“我知道,当年一起拜翰林院学艺的时候,你就这样,只是那些严苛的规定,在当今物流增速的世界,已经不是什么高墙蟒壁了,有些时候,我们这些做锦衣卫的,也是该品尝一下人间烟火的滋味了。”起身将离,转身又道,“郡主该需要我了,她由外界而来,还需要我们引导,才能成为苍生的福天啊!”

    “香英,”清央身子不动的转脸叫住要走的姚芳,“记得对她美言几句我。”

    “我会的,还有什么需要我替你表达的吗?”姚芳用一脸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的表情去看清央。

    “香英,过一段时间我会去见她。”清央淡淡道,“但你知道,作为锦衣卫的我们是不能对我们要辅佐的人动情的,我可不相信,你与她之间。仅仅只是单纯的你,愿意为皇家服务而已。”

    “清央,在这个世界,遵守与不遵守,已没有人会追究了。”姚芳轻轻叹道,“缘由天命定吧。”

    “香英,我是个粗人,我没有去过外界,你可以瞧不起我,但请谨记我们都曾在太祖面前信誓旦旦,一生只为我大明,为它盛世永存,所以,不要辜负了年轻时代的汗马功劳,更不要忘记,这世上只有一个大明,一个国家。”

    “我会的。”姚芳转身朝客栈外走去,那一边,孤身一人的车堇怕是早就被皇帝派过去的下手们给愧疚疯了吧?

    ……

    宝旌阁有着朱红的陶瓦穹顶,在绚烂不羁的海岛日光下,那翘起的前檐,显出条条粉色的波浪,如羽毛煽动,远看浮生栩栩,凤凰腾天一般,降下绚丽如火的流霞。

    昨晚记得跟朱允炆聊了好久,尽管自己并不相信这世界的亲情就比现代的亲情浓郁多少,与朱允炆之间只是做了个稳赚不赔的交易而已,成为他的妹妹,他会利用自己这个外界来的见证人来宣传:‘外界来的人都承认我是真龙天子!’如此一来,便可让地方蛮夷更好的敬畏他,服从他。好在现在吃喝不愁,只是明朝的化妆和礼节,她依然无法理解。

    这一天在宝旌阁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迷糊中只觉得自己的青春正被一大堆原生态化妆品所大肆渲染着,进行着明朝女子出门见人给皇家长脸的妆彩。

    “可以了,郡主,您快瞧一下!”一旁的姑娘递过来一面镜子,车堇云里雾里的接过来定睛一看——红腮灰眉,辟邪妆啊!

    此时的车堇正穿着一件倒三角型紫色无袖马甲,胸肩绘有金色的鸟羽纹案,白色丝织的袍子从袖口到鞋面,而且这丝白的有点透明!穿的摆明是要给人看的。

    “郡主您要注意您的表情,女孩子梳妆时理想的反应是不漏齿的微笑,不应该这样惊讶,另外,您的步子太大了些,太急了些,若是穿着履走路的话,很容易被裙子绊倒呢!”一边的丫头不紧不慢的提醒道,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要当皇帝失散多年的妹妹也要时刻注意不能丢了朱允炆他老人家的脸啊!

    “郡主您再走走看看……”丫头拂口轻笑,车堇不以为然的跳到地上,刚往前走了几步,就觉得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拉着似的,一个不小心,地上太滑。

    “这到底是什么鞋子嘛,怎么还连着裙子?连走路都迈不开!”车堇不忘抬起头来吐槽几句,终于知道古代公主这步伐是怎么秀米出来的了,原来就是常年穿一种鞋带连着裙摆的鞋子走路,久而久之,步伐就被控制在了裙子的范围之内,不过需要的是相当的耐心。

    “哪里呢!这还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呀,您是陛下最爱的人,在礼节上不能输给任何家族,知道吗,一个月以后,郡主就算站在豆腐上也不会摇晃了!所以,为了皇帝哥哥,您还是练吧!”

    妈呀,豆腐上面,一想到这惨绝人寰的姿势,就有魔鬼训练四个字砸到了车堇的头上,同样砸下的还伴有女汉子三个字。

    “郡主怎么样了?”

    “在化妆。”

    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姚芳,姚芳你终于来了……车堇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不耐又一个跟头……

    “郡主你怎么样?”姚芳推门而入,丫头屈膝,姚芳瞧见了趴在地上的车堇,轻笑道,“这可不行。”

    在上豆腐之前自己怕是已经就摔胳膊断腿了吧?车堇一边汗颜,一面用水汪汪的眼睛使劲央求姚芳,不多时,见姚芳的目光软了下来,那姚芳固然是想帮自己吧,毕竟他是锦衣卫之一,又是皇上最信任的臣下。

    姚芳大概也猜出了车堇的打算,于是摆摆手道,“好了,那么郡主今天应该微服私访了,你们退下,让郡主自行决定微服的打扮吧,去的民间,不必张扬,记得不要多带贵重……喂!”还不等姚芳喊完,车堇已经逃回了卧室。

    “看来陛下真的是想了太多没必要的送过来……”姚芳正感叹着,冷眼横眉的月雪就走了进来,倏尔瞧了一眼满屋狼藉,不禁皱起眉头,“方才那就是几百年来,第一个来到礁岩的明土人?”

    “是的。”姚芳点点头,“她是自愿前来,所以于情于理,都是与我大明有缘,清央,你也不要总是用看公主的眼光去瞧美女嘛!”

    不一会,只见一道草莽推门而出,拉着姚芳就赶往街上去,任凭姚芳的长发在阳炎下灼灼飘舞,就这样一路跑到看不到宝旌阁的影子的地方,车堇才终于停下,姚芳和月雪二人瞧着车堇的帽衫牛仔裤,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谢谢你来帮我,姚芳,这位……”车堇好奇的指了指一旁的月雪。

    “锦衣卫月雪,见过郡主。”月雪不想郡主尴尬,便立即躬身作揖道。

    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沉稳的人,眼前的月雪有着一头夜黑的斜刘海短发,梳着秀气的辫子在脑后绾成优雅燕尾的形状,抬眼望来,摆出尊重的同时,那来自内心的淳朴与奉献就如冷咖啡一样散发着异惑的香气,长长的眼睫轻薄如蝉翼,微微的叠卷起,亮的快透明的银黑色珠瞳,仿佛是世上淬火后最新鲜的银液流淌进了他完美的眸子。

    “清央,你太严肃了,郡主是个随便的人。”姚芳挑挑眉毛,对后面的车堇示意。若是说月雪有点冰山系偏骑士系,姚芳就像是花花公子与暖男结合的样子,此时月雪一听姚芳此言,赶忙后退,“失礼了,郡主怪罪。”一边退开很远很远。

    有异性交流恐惧症?还是说锦衣卫都这么呆?

    “车姑娘,不必做什么,清央就是这样,他选择了最适合他的方式,就不要勉强他和生人靠近了,他比你还不好意思呢!”姚芳眯起眼睛,一线的温柔,得意勾起的嘴角,露出的笑容,被馥郁在这春日的杏花树下,春日最灿烂的阳光透过浓密或疏漏不一的树影筛下金色的小圆点,装点了那份至善的温柔,而满枝清白秀美的杏花,就像银色的星辰将他的心事映在蓝天的尽头。

    “你若是听我的,我们去体验宝旌郡人鱼糜丰饶的生活,你看可好?”姚芳轻轻笑着,阳春尽头,那个震落一树杏雨的男子,好像也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望的出神……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