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明灯天下灶,万顷清流阳春水  (6)游盈天尺

章节字数:4249  更新时间:16-04-07 0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既望的傍晚一过,嘈杂的人群里,翩翩衣袂的丝彩连成女眷的春潮,在车堇不知情之际,齐齐涌向城东南一座湖中的凉亭。

    痴迷的神态,风流的服装,不约却相同的行动,令她这外来者也有几分期待与那亭中奇人的会面的地方,顺着人潮向前看去,在一处挂满绫罗缎子的四角方亭下,靡靡的琴声迎风入耳……

    亭中的人身披水绿的绫纱,柔软的仿佛能让洒下的月光顺着衣襟滑落,流水一样的衣袖随琴弦波动来回如风,簌簌的杏叶轻浮的缭乱着炉灰里散出的青烟阵阵,待他轻轻收音,余香在空中幻化成一道婀娜的曲线,把世俗都惊出喋喋的涟漪。

    应姚芳前言,琴者名游盈,字天尺,自号盈天主人,在大明威严不再的如今,作为昔日建文皇朝四叶锦衣卫之一的他凭借两袖清风隐于盈天高阁,过着的也一直都是这样醉生梦死的日子……旁列的琴手数十人,像是结伴在此作曲。无论是怎样昂贵的乐器怎样绝代的人,却也都比不上阁主曲意一半的清新自在。

    在车堇还在看的入神时,姚芳轻轻用摇扇点了一下她的肩,指着阁上那位的琴手,笑道,“那一位就是盈天主人,在琴技上高我一筹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我的恩师。”

    “原来这样。那是不是大明的人,都有这样一颗放情山水的心?既然在糜烂的世界里一切已注定生无可恋,即使这山水是贫瘠是坎坷,也胜过那人间尔虞我诈多少又多少幸运……”车堇喃喃道。相比现代人,至少古人还可以这样选择吧?

    姚芳诧异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一丝浅笑漾漾的浮在了口头,“想不到郡主还是这样的奇女子,竟能听懂琴声之妙,圣上的眼光果然不错呢……”

    车堇注意到,此时不仅是姚芳,连周围听曲的人们也向自己看过来了,在现代说一点音律根本算不上什么,可这是类似于六百年前的古代啊!在这个世界上,游湖的贵人若是来上那么一句,是很快会引起周围这些文青才子的关注的,所以,把眼神靠过来的,几乎就是这么一帮穷酸布衣,每个人的眼神里,也都像那澄澈的湖水粼粼发光。

    也许是听到了这边的唏嘘,在阁中持琴的人轻轻拂去空中未散的薄雾,淡淡的青烟缭绕之际,他莹莹的清眸恰似夏日的骄阳射入潭中最深的地方,剔透如玉的笑唇好像能将温柔普度给世间的每一人。

    而笑容,竟是那样若有若无含在最浅薄之处,如唇边欲滴的花红,润着甜蜜如斯的微醺,散发着诱人的馨香……

    “这琴曲只是一般的谱子,无人可以与贫同弹吗?”他的声音如丝如帛,如风如烟,带着些若有若无的遗憾,水一样沉浸在虚空的琴声里。

    “这样清透肺腑之音,当今也只有盈天主人了。”一位同样是琴手的子弟带着敬意,小心说道,“狗尾继貂,如何相比?”

    姚芳站在人群里,轻轻摇着扇子,一边说道,“轧琴之声,在千百年前曾经历了无法想象的兴衰,如今之世,如今之音,都悉数是在复制罢了,而那百年前的欢愉,却再也觅不见了……”

    “可惜了又一个既望呢,众友何来抬举,抚琴之事,本为欢愉,贫兴未尽,再起一曲,还请众友多多捧场才是,不要冷落了我的曲兴。”一语说完,明快清新的琴声继了,人们的喧嚣静了,百年前的大明盛世,秦淮河畔,金陵绝代,就在一弦一拨之间一一浮现在眼前……

    天江一色绫纤尘,

    睨眦双桨楫羡人。

    游盈稍停,见依然无人可同奏,无奈的叹了叹,姚芳正要招手前去,就听见树上传来一阵叮锵悦耳。

    待人们发现了,纷纷将目光往树上看去,在树伸枝的地方,坐着一人,正用指甲盖敲着手中的长剑,在月光下清声念道:

    沐月三望常相斟,

    顾目四合异乡醇。

    金属敲击,弦筋劲走,在既望圆月的最后一晚交汇成一曲故国水乡的恋歌,那无法重圆的归国之梦,侨流异乡的夜夜还心,如百年前兴衰之后,又被世俗所遗忘的这首琴曲,流淌在人们的心里……

    只是百年之前,又有谁能够想到,只要有人还在铭记,有人还在聆听,这百年前的声音,就能回荡在这人间的世界……

    “这琴曲,这意境,真不愧是盈天主人……”

    “可究竟是谁在一旁附乐?谁人有盈天主人这样的琴才?”

    “那里……树上的人……”游盈停弦,望着树上,无数人同时将头抬起,莹白的杏花斗满星辰,洒在那曲折的枝丫,一位身穿黑色打更服的男人正半空着腿靠在树枝上,用指甲盖敲着手中的长剑,剑刃在白芒之利发出声声脆响。

    车堇认得出,是月雪,一个总是出现在自己身边又不想让自己注意的人。

    游盈自然知道这个月雪有多聪明,他停了琴,示意一位琴师将琴放到眼前,游盈作揖道,“树上的小兄弟,既然能用剑打击出如此明快的声音,何不用琴来与我一曲?”

    树上的月雪冷笑一声,很快消失在了月光盈满的高处,隐形了一样。

    “月清央向来喜欢一个人独处,他不会跟我们弹琴的。”姚芳拉着车堇到了游盈的面前,“盈天主人,学生有礼。”

    “免礼。”游盈笑吟吟道,“这是多少年了,四叶锦衣卫再一次接到了同样的号召呢!”当游盈空无一物的黑瞳渐渐扫到车堇时,“嗯,这位姑娘听的如此着迷,想来一定是对琴艺有着独到的见解,有一日与我指导一下,可好?”

    “你指导不起……”就这时,树上忽然飞下一个黑色的身影,月雪执剑拦在了游盈的面前。

    “原来真的是你……清央,金陵一别,几百年来我们在各地执行着不同的任务……”游盈作揖道,月雪似乎并不领情。

    “有说这些客套话的功夫还不快与郡主赔个不是,方才你对郡主说的那些我看二十板子都打不足惜。”月雪转向车堇,“郡主殿下,月某保驾来迟。”

    “他们为什么散了?”车堇环顾四周,怎么这月雪一到,周围的街区全都安静的如同宵禁……

    “还敢靠近你?这帮家伙不是嫌命长?”姚芳一脸坏笑的说道,用扇子指了指抱剑在一旁的月雪。

    “呃……”车堇瞥了一眼走在自己身后,怀中抱剑的月雪,顿时感觉背后一阵阴凉。

    有这东西在谁敢靠近自己就是脑袋搬家啊!有这东西在还怎么嫁人啊!

    “清央,你也不要随便把刀拔出来嘛,虽然大明律里针对锦衣卫并无详细,但这样拔刀会伤到花花草草……”

    “我杀人会处理的很干净,方才只是在震慑那些不轨之人,倒是你们,太祖当年最讨厌的就是风流才子,如今就连你们几个也变得这样……”月雪抱着剑,眸中的冷色透出一股嗜血的味道,“如果有一日我有什么不测,你们靠着一手好琴一手筝,拿什么来保护郡主?”

    “原来这位就是皇妹,尊敬的宝旌城主。”游盈就在这时走过来,用打断月雪恶狠狠的,另一种儒雅的笑容向她作揖道,“贫人游盈,是这亭里的盈天主人,曾也是大明四叶锦衣卫之一,今日得见郡主,斯言如玷,礼数不至,实在惭愧。”

    “过奖了,游……”

    “那字与氏,都是过去的人们喜欢称得,您叫我盈天就好。”

    “哦,盈天……”

    “盈天是不通礼法之人,惭愧,惭愧。”他说这话的时候,淡淡的微笑挂在嘴角,弧度完美不失一点身份,哪里像什么不通礼法之人,明明生的这样水嫩粉滑。可这样的人,难道也是锦衣卫吗?

    抬眼一看,眼前的游盈倒真有几分儒生的雅致,身上散发着白檀的清香,由内而外生出一股殷勤温柔的麽样。

    “今天是既望的最后一天了,月景如此,却像风一样总是留不住,郡主,这里的月还不是最美的,您若是有兴致,我倒知道个绝佳的去处。”

    “是海边吗?”车堇轻笑道,“谢盈天主人好意,真是好巧呢!”

    这夜的海边,银华的颗粒粹炼着旷世的流沙,来自故乡的季风带着几丝腥与苦,潮与热,吹拂在三个同行的人的面颊上,无论是平易近人的姚芳,或是尽职尽责的月雪,亦或是新结识,待女人如初恋的游盈,都好像在一致忠诚与诚恳的表象下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往事。

    走了不远,月雪忽然主动要求走在有风的一侧,并对车堇道,“郡主身子弱,受凉就不好了,圣上会怪罪的。”

    “能有什么嘛!”车堇放心大胆的朝前走去,一个不小心踩进了一个沙坑里,月雪手疾眼快的拉住车堇时,还好,没有踩到石头,那双手的温度,却通过传感到了两个人互视的脸颊,月雪急忙辩道,“都是那些渔夫的错,将桅杆插在这沙子下,郡主若是有事,该怎么办?”

    天,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月雪露出这样焦急的表情呢,时间为他擦亮的清眸在星空下冉冉映着银海的颗粒,随着焦急的气息紧张成了水汪汪的,圆月似的闪耀着。

    只是注意到月雪的手时,忽然发现手上有深浅不一的伤痕数条,她急忙停下,揉着月雪的手背道,“疼吗?”

    “陈年的旧事了,郡主又是何必?做锦衣卫的,就算粉身碎骨也没有什么愿意和不愿意只分,哪里会怕这点小伤?”月雪不以为然的说道,淡淡的一层月光,油脂一样抹在他的脸上,晶莹的倒有些稚嫩了。

    “月雪,你是说过,一切都听我的吧?”车堇握着他的手,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郡主吩咐,月某自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月雪急忙跪下,“月清央领命!”

    车堇微微一笑,慢慢的将月雪拉起来,道,“要说我央你做的第一件事啊,就是在我身边以后,再也不必行这样的大礼了。”

    “郡主好意,月某心领!还请吩咐!”月雪低头道,车堇轻轻捧起他的面颊,想不到,如此认真的男人,脸蛋竟是这样的稚嫩呵。

    若不是因为成为锦衣卫的使命,单凭这样的俊美,将来一定会是许多金陵女子的梦中情人吧?

    “我怎么忍心你这么辛苦?”车堇用掌心仔细的揣摩着他的容颜,像在揣摩一块晶莹的璞玉那样。

    “郡主不必担心,这是圣上的命令,是化骨成灰也要为你做的。”月雪虔诚点头道。

    “那你是不是我的人?”车堇将下巴衬在月雪坚硬的肩膀上。

    “从相遇的那一天,月某就是郡主的,一切都听郡主的。”月雪肯定的说。

    “那,就好了……”车堇轻轻附上月雪的后颈,指尖自他雪一样白净的脸蛋上自然滑落。

    “郡主,您这是……这……”望着一脸无奈的月雪眸中闪过淡淡的怜惜,车堇将嘴凑到他的耳边道,“告诉我守护我,是你的使命,你真的愿意守护我?”

    “是的,我的使命,郡主,我会留在你的身边,让你安心,我不会让任何贼人接近你……我必须守护你。”种种音色,如甘霖一样缓缓流入了车堇的心里。

    “那,爱我吗?”车堇索性将全身凑了过去,“回答我之前我不会让你放开,锦衣卫的你,自然是有求必应的。”

    月雪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极其不可思议的惊愕,转接着,那种不可思议便随着沉沉的眼皮迷失在了沙子里。

    紧紧相互融化的两个人,在那日清丽如雪的月光下,由唇对唇,指尖抹过面颊甜蜜的绯红,掠过耳尖擦去露水,从未接触过女性的月雪,想必一定还是第一次这样呢……

    此刻,已经朝前走了老远的姚芳和游盈才慢慢回过头来,姚芳叹道,“清央那小子神出鬼没的,不定是又去哪保护郡主了。”

    游盈轻轻笑笑,“清央该不会是对郡主……”

    姚芳驳回道,“就算是对郡主,在风流成性却世风日下的当今,清央也会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太祖去了,这锦衣卫的制度,早已形同虚设,没有人会管我们喜欢上谁,拥有怎样的爱情怎样的甜蜜。

    但我们必须保护好她,因为她最终还是要,回到皇室的身边的。她会为陛下完成一场联姻,救天下苍生省去那些战火,不过在那之前,我们一定要守护她。因此,我们都曾这样答应过圣上,绝对不可以喜欢上这个自己付出生命也要守护的人……”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