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明灯天下灶,万顷清流阳春水  (12)四郡人情

章节字数:4453  更新时间:16-05-30 01: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晚,各路人马齐聚应天,除宝旌郡外,其他三郡都捧着厚礼来朝见明天子朱允炆。

    车堇从太监的开场词中听得,其他三郡分别是:东北郡琳琅、西南郡佛守、西北郡钦兰,加上车堇所管辖的东南郡宝旌,四郡齐聚,这三位知州大人也各有千秋。

    比如打扮的一身黑西装的琳琅郡知州,有一双海水似的蓝眼睛;比如戴着青花瓷图样的荷叶高帽,一身束身白衣的钦兰郡知州,浅浅的一层橙色头发从帽底看出,两只大耳朵上都带着黄金的耳环,给人以一种不好交流的印象,他路过时一旁的汉人更是避之不及;另外还有一位佛守郡知州,居然,居然是个和尚!和尚也能进饭局吗?有没有搞错?

    “呵呵,当然能了,貌似只有明土的和尚才被勒令禁酒禁渔猎吧?”一个春风拂槛似的声音传过来,车堇回过头,坐在目怜和自己一边的居然是姚芳,旁边跟着目眷,游盈,还是没有见月雪。

    呃,忘了这姚芳有读心术了,这年头锦衣卫可不都是月雪一样的愣头青,像姚芳这样的就是专门给目标做心理辅导的。

    “明土的和尚?这秃驴不是自家人?”车堇指了指远处刚刚坐下的佛守郡知州。

    “莫不是边鄙的和尚,能跟个饿货似的么?”姚芳轻轻笑了笑,“这和尚还是你未来的合作伙伴呢!”

    “合作伙伴?”车堇蒙了,姚芳这都哪来的现代词?都是从自己心里读出来的?

    “嗯,当了郡主要多跟其他城市的人来往啊,尽管只有五座城市,但只有这样才不会显得封闭是不是?”姚芳用扇柄轻轻敲了敲车堇的肩膀。

    “五座也不少了……等等,哪五座来着?”望着车堇有些迷茫的眼神,姚芳为她讲解起了礁岩的过去。

    “六百年前,朱棣向南京发动靖变,无奈建文帝兵力薄弱,引兵自退,到福建沿海渡海到礁岩而来,由宝旌登岸,当时的礁岩有四边势力,即被印度新晋王朝放逐到西南郡佛守城的大量‘前朝邪僧’、来自印尼和红海等地随贸易而来东方并在西北郡钦兰定都的穆斯林,以及由荷兰葡萄牙等国传教士自行东渡来东北郡琳琅定都的基督徒,这三方势力对初来乍到的明人并不友好,第一批上岸的先人在各地都受到了难以想象的迫害。

    除信仰之外,四个民族在地理环境上也存在可观的极大差异,最诡异的当属这个无论在放逐理由还是在气候条件都略显荒诞愚昧的佛守城,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们每年要集资大量的金水去给佛守山巨像上色,而每年焚掉的斋香造成了此地环境的恶化,最近几十年里,原本独木成林的榕树国度被整日的酸雨沦为汪洋沼泽,人们在仅有的土地上挣扎求生,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如此这些人还要抽出大量的口粮钱去集资购买金水给佛像上色,此外他们的植被大多荒凉却唯独有一块土地不受任何毒素的侵害,传说中那里是传说中第一批僧侣洒下恒河圣水的地方。

    奇怪的是本应该是无私的净土却在数百年来被一群自誉为‘婆罗门’的贵族所独霸,而大量的百姓则没有进入的权利,因皮肤长期暴露在阴霾和糟糕的卫生条件中,致使疫病在人群中普遍流传,每年因这个感染而死的人,都是一笔难以估量的数字,当然,在当地,没有人会在乎死多少人。

    他们几乎容忍了一切不在人类利益之内的行为,比如把七天不洗的头放进鳄鱼嘴里,比如跟老鼠吃一盘菜比如随地大小便什么的。你不会想去的。

    接下来我们谈到在礁岩西北角活动的穆斯林,因为礁岩大量的休眠火山广泛蛰伏在钦兰郡通往内地的必经之路,大量的火山灰在此铺垫成了肥料,故而西边的地理环境与东方各国迥异,是一片干燥缺水但牧草丰美的天然草原。

    永远停不下马的游牧民族就是在这种近乎原始的生存条件中存活了几百年,为了换取衣料和茶,早起的人们不辞劳苦的奔波于海岛内外,为海岛带来了外界没有的别样商品,此外,他们有着全岛闻名的地毯工艺、瓷器工艺,依靠蜡烛、牛油、蜂蜡、糕点、面食等产品对外出口增长经济,他们的日子过的总是艰辛而充满挑战。男人们愿意为养活一个家活活累死,妇女儿童则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要承担相当负荷的家务劳动。

    但事实上,除了这个民族,没有人愿意到那种地方去,因为过度发达的手工艺,同时也增长了负面的贪婪。

    草原上是不适合种大麦高粱的,即使是种出来的葡萄也会因为甜度过高而无法酿酒,但越是这种地方,就越是适合那些极为特殊的作物,比如大麻在这里生长。当地人认为这种东西是生活所需,在钦兰郡看到街头有人在抽大麻请不要报警,因为警察会认为这种东西完全合法。所有人都梦想着能够对外出口,因为那样的价格实在令人心动不已。事实上除了琳琅郡一些赌徒之外,没有人青睐这种商品,过于昂贵的价格在销路断绝的同时,也让穆斯林们看清了现实。

    琳琅郡最早的创立是因为有一批从西方而来的葡萄牙人登岸,他们依仗强大的炮舰和精锐的职业军人,在建郡之初曾扬言一心要灭了其他两个宗教。并在登岸不久后一度侵略钦兰和佛守两郡,终于在伊斯兰殉教者和印度自焚者付出生命的努力下溃败,残存的官兵在退回岛东面平原之后,用他们的法律体系建立了多民族混合的城市琳琅郡。

    开始的琳琅郡沿袭了葡萄牙人一贯的殖民主张即约法三章奴隶劳动,不听话就枪毙。在那些黑暗的岁月里,因奴隶们艰苦的努力使本来饱受战争摧残的焦土渐渐焕发了绿色的生机,人们开始培育作物养殖牛羊,制造军火抵御老邻居穆斯林的侵略,建立教堂组织教廷来宣传基督大义。经过几百年的坚持,今天的琳琅郡已经变成了人人梦想的大都会。

    琳琅之所以得名,正是因为他们靠生产手表、皮鞋、保险箱、时钟等在当时各国人看来都是奢侈品的高级货而荣获的称号。那些靠正规劳动获得了财富的劳工开始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在不久的未来开设了赌场球场以及斗兽场供他们闲暇娱乐,而这些贵族老爷自然也是穆斯林大麻店的常客,葡萄牙法律规定不准在斗兽场内吸烟然而抽大麻却完全合法。

    郡主,在下说的这些,你可明白?”姚芳说道一通,笑眯眯的看着几乎晕过去的车堇。

    啊啊啊,头疼异常的车堇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不对啊,要按这么说三座城市的人们一开始都很穷,那到底是谁消费了这么多的产品给了市场运转的资金?”再奇迹的城市要发展起来也得有个基点吧?我就不信这些财富从一开始就有。

    姚芳叹了一声,微微指了指远处就坐的朱允炆,对她说:“当然是咱家皇上了,当年朱棣到金陵的时候可是扑了个空,里面所有的财宝全让朱允炆装船走了,那时候无论是钦兰的大饼大麻,还是琳琅的皮鞋手表,他甩手就是一两黄金,把几十家货摊全给照顾了个遍。

    久而久之,谁都知道我们汉人有的是钱了,于是陛下买下了他们的军队,他们的武器,顺理成章的当了这里的皇帝。”

    我说为什么是谁都把汉人当祖宗供着,原来如此……车堇暗笑着,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一副朱允炆抽着大麻蹬着皮鞋拴着大金链子,嘴里啃着切糕,腕上戴着名表,上身皮夹克下身牛仔裤上街购物的麽样。

    再好的信仰,看来也架不住咱大天朝有钱啊。

    目怜目眷,车堇姚芳四个人席坐在地,相视笑着的时候,忽然听到老太监嗷一嗓子传过来。

    “钦兰知州敬献一对犀牛角,愿大明真龙天子龙体安康、琳琅知州敬献檀木大钟,愿满朝文武严格律己、佛守知州敬献玛瑙佛陀,愿天下苍生心中有佛,钦此……宝旌郡知州献礼……”老太监捧着金卷轴,跺了跺脚,深呼吸一口,宣读道,“请宝旌郡主献礼……请宝旌郡主速来叩见!”太监拖长了声音,迟迟不见有人来,此时下面已经是喋喋一片。

    “陛下爱四郡如四子,四子百姓有目共睹,今天这宝旌郡是怎么了,怎么还不出现?要砸我们陛下的脸吗?”“听说宝旌郡主是陛下亲封的,好大的架子!”

    此时,目怜他们几个更是蚂蚁上热锅,乱成一团。

    “喂喂,我身上什么也没有,拿什么献礼啊?”车堇边站起来边说,目怜想了想,毅然从拇指摘下玉戒指来,递到她手心上,说,“先拿这个把大礼办了,日后好说话。”

    这,车堇还是想要坐下,握在手心里的戒指,说不准是他祖传的东西,仅仅是为了一个不曾相识的人,竟能舍弃到这种程度,目怜,有机会我一定要还你!

    “你帮令弟去了生死责难,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惭愧,如果可以帮到你,哪怕是赴汤蹈火,所以,没关系的。”目怜将纤长的手指附在她的手背上,安慰她道,同时不忘在平静的像深海似的眼睛上浮现起一丝温柔,他那烟波似的笑容,灿烂在霓虹的背光下。

    “你也会猜心吗?”车堇最后问道。

    “我想猜。”目怜饶有兴趣似的说道,笑容像是凝神共醉。又像是在一遍遍重复着没关系没关系……

    “宝旌郡主,您的贡品是——”太监戴着眼镜,用一种恶心且没有人性的声音慢慢吐道。谁不知道,就算是献给陛下的,可最后都进了你的腰包吧?大总管!

    正想这样说,忽然看见朱允炆在堂上一脸的严肃,只好闭嘴了,屈膝跪下,正想拿出戒指,就看到太监的眼神像贪婪的毒蛇一样令人不适。想想目怜那样的人的随身之物,怎么可以被一个老变态玷污?绝不!

    车堇想起来在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一张地图,于是恭敬掏出,呈现在太监眼前,“本郡主献明土地图一张,愿大明河山盛世永存……”

    “哦。”太监用指头顶了顶眼镜框,那期待瞬间就成了蔑视,“郡主殿下,您是在羞辱陛下吗?”

    该死的,车堇咽了口水,“陛下,郡主可以起来了吗?”

    “嗯,跪着也累,起来吧。”一个极冷的声音传过来。

    “是。”起身,自顾自与太监擦肩而过,闻到那一身铜臭味,车堇怒从心起,一脚飞踹太监下了台,扑通倒地一声脆响,这一摔不要紧,要紧的是之前钦兰知州供奉的那块犀牛角,竟从太监的口袋里出来了。

    “我的犀牛角!”钦兰知州一声惊呼,又是哗然无数。

    “你你你,你敢打本公公!”娇滴滴的怒喝,听起来像是丧家犬一般。

    好了公公,被女人踹上一脚,我看你还怎么在宫中立足,或者说,皇上根本不会给你立足的机会。

    “你偷了朕的东西?”果然,朱允炆站了起来,一把搂住车堇,质问太监道。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太监连叩响头道。

    “哼。”朱允炆轻蔑一笑,眼珠一转,忽然有了主意,命令老太监身边的小太监将犀牛角玛瑙还有大钟都分别还给主人。

    “陛下,这……”

    “远道而来,真的是麻烦各位了,朕在这里将宝物还给你们,是教朕的臣民不做那贪污受贿之徒,至于总管大人,朕念你多年苦劳,就不株你族家了,但赐你720刀肉剐,你须得刀刀领教。”朱允炆将腋下的车堇搂的紧紧的,“正如大家所见,宝旌郡主是朕的妹妹,更是明土来的贵人,她多年风餐露宿,呕心沥血为朕测得这样一张沉甸甸的明土地图,只愿我大明的好山河盛世永存,万古长青呐!这四郡献礼,并无高下,但独以宝旌郡绘大明宏图是送到了朕的心坎上啊!在场的各位都是雪亮之眼,无论种族信仰肤色,只要能站在这里,都是我朝的人才,朕赏你们每人十两黄金,以示嘉奖!”

    只是一瞬间,方才嘈杂的声音就这样变成了异口同声的欢呼雀跃,清廉正义得到伸张,坏人得到死罪,每个为他衷心耿耿的大臣都可以得到丰厚的奖赏,即使是心怀鬼胎,也会看在这十两金子的份上对他死心塌地。

    朱允炆真的不愧是继承了朱元璋枭雄智慧的人,也只有他,能将这信仰文化都不相同的四郡,治理的服服帖帖。

    欢呼声里,朱允炆渐渐放松了对车堇的控制,转而去抓她的衣服,就在抓的时候感觉到口袋里的硬物,强掏出来发现居然是一枚玉戒指。

    “这是太医阁……目怜那小子的?”朱允炆狠狠地念叨着。

    “怎么了?”车堇发现朱允炆刚才还有的一点笑容一下子又阴沉了下来,正对他阴晴圆缺感到烦恼时,朱允炆眼神急剧变糟,像气坏了似的一把抱起车堇,像扛大米似的向寝殿走去。

    “你给朕进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