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明灯天下灶,万顷清流阳春水  (14)针尖麦芒

章节字数:3349  更新时间:16-08-21 0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车堇扶起拜倒在自己裙下的月雪,用指尖撩起他额间卷帘似的长发,不在意他愕然的表情,一个吻就落在了前额。她说,“那,跟着我以后,我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再也不必行这种大礼了,我不是你们地方的人,像这样对一个异客,如何值得。”

    “郡主说笑了,保护您是清央的份内职责,再说像您这样值得用真心守护的人,什么都值得,哪里都值得。”

    “什么都值得,哪里都值得吗?”

    “清央跟了您,当然是值得。”

    桂花树下的月雪执剑肃立,在青铜的灯影中,像神砥一样轻轻捏起一片蝴蝶似的花瓣,引迤向朗朗的晴空,聒噪了漫天烈烈的红舞……

    每一个音符,每一滴琼浆,每一粒花穗,都恍若在黄公望笔下历历重现。

    这样的男人,能把人看的昧了良心。

    灯笼樽,金陵髻,

    珠帘不是风流艺。

    琉璃杯,青竹席,

    人间良计得人心。

    得人心……

    车堇默默的念着,忽见一行马车、应天府上最忠心的仆役携卷宗翩翩而来。

    “殿下,郡主,我们该走了。”月雪对她礼貌的点头微笑,又对太子作揖打扰打扰,眼中明亮的像阳春水,直直的,照进了车堇心底的奢念去。

    车堇摇着太子朱文圭的小手,不舍的向今日游猎到的人间烟火一一作别,不等他明白来人的意思时,那些来人已经捧着衣食住行各样宫中之物站到了他的面前。

    “太子殿下,把这件衣服换上,臣等奉旨来这里接您。”

    “能再替我转告父皇么?”

    “您是一定要回去的。”

    “回宫……”太子用金色的绣帕,擦去眼角的珠粉,好像回宫意味要接受一场什么痛苦的蜕变。

    “冒昧了殿下,这里实在不是您该待的地方。”

    马车夫帮忙把太子扶上马车,是囚禁般的百般呵护。

    太子手中的夜明珠有着摄人心魄的利华,像一场倾城而下的月光,恍透了金陵的十里红墙,好比是一颗握在皇帝掌心煎熬的明珠。

    这些宫中人的有生之年,每一天都是悬念。

    也包括,即使现在能陪在我身边的月雪。

    煎熬……煎熬……不知什么时候还有今天……

    “郡主要我扶您吗?”月雪把清央剑一扔,马夫接住,他回头立即来搀扶车堇。

    “我不用。”

    “金陵夜里的露水浓,会害你着凉的。”

    “我身子没这么弱。”

    “那也要披上。”他扯下自己的大衣披在她的肩头,用一双大手倾心呵护着她幼小的肩胛。

    倚着他胸前的软甲,忽来一身风雨兼程。

    终于又忍不住抬眸看了他一眼。

    假如世上还有一双不是肖像的眼睛,可以放的出建文年间的芝麻流苏。

    不是冰凉的蜡像,不是丑陋的版画,更不是街角陌路的过客。

    那是我在六百年前遇见的真实笑容。

    他生的像一幅幻象,宛如生于冰雪中的飞燕,央宁一世沐着明月露华。

    升起这样的目光,就不要想着落。

    那眼中别致的温柔定格了百年啊,仅取出一瞬的照耀就使得周弥的繁华都销魂失色。

    移不开视线,离不开他,我曾是怎样的混蛋才把这样过分的陪伴习以为常。

    “谢谢。”

    “这个天不晚了,您快点回宫,”月雪扶着车堇坐到马车上,卷帘探头,“不多日子我们就能回宝旌了。”

    “好啊,诶,回宝旌以后你还要和仆役挤在南房吗?”

    “要不按郡主意思是……”月雪显然一愕,笑容依然清丽如雪漾出容颜,却唯有一丝寒意渗透心底,“如果郡主要清央到马厩去睡,也是没关系的。”

    “不是,我不是说马厩,我是……”话还没到一半,坐在一边的太子怒视着她,眼珠子都快挤出来了,吓的车堇只好止住了口。

    “姑母,这样不懂礼数的下人安排去睡马厩就好了嘛,应天府哪有给他睡的地方。”殿下轻蔑的抬了抬下巴,傲视着前面坐的月雪和车夫,以及下面跑步的那些仆役。

    “你不懂。”

    还好今后的大明不是现在太子的天下,他的结局,多半也不会太好吧?

    要没他在今晚私奔算了。

    这想法出来真是叫人期待。

    嗯,被公主拐跑的骑士还少吗?

    ……

    马车停在应天府一行方墙前,由夜哨开了门,望着青铜的蛤蟆口中摇曳着橙色的香烛,洒在蓝色的湖水中,一排排鸾台凤阁,在夜晚的水雾中闪着金光,翠着园艺。

    “就是这里了,郡主您要好好休息。”月雪坐在床边,脱鞋更衣解发绳,揉肩搓手按太阳穴,忙不迭的来回奔走。

    “清央,你说金陵是个什么地方,传说中秦淮不眠,香艳十里,到了却不是那个样子,到处有你们锦衣卫,”披散下头发来的车堇顿时努起嘴,“下次,我才不和太子一道出宫了。”

    “金陵虽然是都城,但肯定不如我们的郡所宜居,清央知道您不喜欢官祚习气,明天就在朝中待一天,一天,一天就好。”

    “唉,前唐前宋,西京南京,都是朝政要塞,哪有宜居的国都啊?”滚在床榻上的车堇瘫着酸到痛的腰,想想遇上这等炎热的天气,自己只是在马车里躺了一天,那他们披着胸甲的锦衣卫可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清央……帮我揉……”车堇懒懒的唤了一声,觉得不对赶忙爬起,喊住了就要出门的月雪,“喂,你要去哪?”

    “打更以后的烛子就要熄了,趁着还有亮,清央去布置马厩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不准你睡马厩!”

    “不用劳烦,清央只是个下人,出身又贱,那……”月雪在眼中含糊过一点说不清的沮丧,却把笑容浮现在了脸上,“……清央就不多叨扰了,一刻以后,膳师会让丫鬟送来莲子羹,吃了安神,快些歇息,清央就先行告退了。”

    “我要你陪我一起吃!”

    “清央身份低贱,怎能……”

    “不是说我能为宝旌带来更先进的法制吗?不是说一切听从郡主的吩咐吗?”车堇披上衣服,拉住月雪的手,“那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清央心里是磁石顶针,向来只敢有郡主一人。”

    车堇连连摇头,“不够不够,远远不够,除非,按照我的意思来发誓。”

    扑通——

    “请郡主训话。”

    跪的真个快。

    “听我说,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按道理说,是一家人,理应互相和睦。”车堇用焦酌的唇对上他的脸,用指尖点在纸一样薄的皮肤上,轻轻的擦拭过上面沾的水雾,“互相和睦,或是互相爱慕。”

    “原谅清央愚钝,请郡主调教。”月雪眉头稍皱,皮肤微微泛红,像红到透明的苹果皮,被车堇亲手撕开。

    “调教,可以啊。”她把唇对了上去。

    把他促狭的目光从疏远中拉近,看不清其中的凄寒与火焰,像是霎然狠心蔓延的毒,纵着一份独占的欲,噬咬在口头、心头。

    属于两个人之间的印记,是天意的烙印,随着推进的温柔鼓点,在每一处留下爱情的灼伤……

    “郡主不要这样……”发乎情,止乎礼,浓墨一样的眼像化不开的夜色,却放任情欲像一场梦幻,纷迭洒进心中。

    “不要怎样?是不要这样?”车堇挑起微颤的指尖,解下他的腰带,透过他单薄的衣料,火焰似的炽热温柔几乎要把人融化。

    “郡主殿下,您睡了吗?”

    宫女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

    “您睡了吗?”

    “您睡了吗?”

    接着是里屋传出的女声唏嘘。

    “亲爱的我突然好想杀人哦。”

    ……

    “谁?”

    车堇打开门,门前的宫女呈上莲子粥。

    “殿下千安,这莲子羹是膳师特意嘱咐的,对睡眠很有好处。”

    再嗜睡的人也会被吓出失眠的。

    车堇端着凉了半截的莲子粥快步走到了床边,不等月雪下跪一口送进了嘴。

    “我喂你吃,还是自己吃?”

    “清央不敢。”

    “嗯?”

    “自己,自己吃……”

    “对了。”

    看到他修长的指尖轻轻握住勺柄,带着纤细的颤意,一点一点送进嘴里,香甜的莲子与红唇交织成一幅雪里藏珍的画面。

    不是一般的有成就感呢!

    “清央,你是个哪里人,是你自己告诉我,还是要我去问香英?”

    曾想就是无心一问,却看到他握着勺柄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那张脸上浓浓的幸福却有如定格。

    “到底是哪里人?”

    “流民罢了,无户无籍,只知道先父是火枪统领,是了,就没了音信。”月雪轻轻抬起眼,在一双夜色湖水似的明眸中游离着思念的星点,“那时的我尚还年幼,在枣树下遇上了重伤的太祖,后来就是战争,所有人都死了。”月雪淡淡的说到,那种神情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冰冷,相反却是一种温暖。

    “太祖对于身处战乱的我们有再造之恩,允许我跟随他,守护他,开始游走在乡里镇里,谁能想到这乡里镇里日后竟成了大明的疆土,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才决定要用御赐的宝剑守护他们,守护他们所珍爱的人,不再受颠沛流离的苦难。”

    月雪像一个守护天使般的露出纯净的笑颜,在心中涌动着动人的旋律。

    “守护每一个大明的人?”

    “我真希望有那样的力量,能斩尽寇盗细人,还大明一个千秋盛明。”

    “嗯,可天下平定多少年了,谁是寇盗细人呢?”

    本以为能难住他,他却恨恨的说出三个字。

    “——太医阁,最养贪官,却又最容易被依赖的机构,自他们为龙臣龙子看病以来,不知道吞了多少血汗良银,而如今太医阁阁主之弟又来染手六扇门,我月清央执剑在野一天,一天不会让步。”

    月雪自豪的样子,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副模样有多么的光彩照人。

    像欣赏一件艺术品自然希望天长地久,这样的日子永远单一下去才是最好。

    因为眼前的人,我永远不会厌倦。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