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明灯天下灶,万顷清流阳春水  (15)青杏明珠

章节字数:1953  更新时间:17-03-13 23: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皎洁的明月渡过了秦淮河水,把水岸静静摇曳的灯花连成无际的魅惑,符文一样折现在波影之间,在微蓝的水色中软化。

    在幽静的应天府邸,七尺的冰山男人正坐在窗前,清洗着她戴过的一簪一戒,温柔的用绢抹去上面晶亮的水渍,挑的水珠子不断顺着指尖芊竹般的线条点滴飘零。

    睡梦中的堇觉得月光刺眼,抚榻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窗前细手执簪的月雪,剪裁着银器中倒映的明月。

    “清央,现在了还不走?”堇努起嘴,终没再说下去,发出的只是清声地轻问,“那是我刚才又留住了你。”

    “没错的,是您让我留下的。”月雪友善的眯眯眼,细腻的唇彩在迷蒙的微笑里投下小片的彩虹,“清央记在心头,没齿也不敢忘。”

    在凝如雪乳的弯月下,看不清他的容颜,只能看到一身采色锦衣仿若在水中般,深深勾出了飞燕的身形和冰做出的轮廓,仿佛是由月光采颉下的青杏年华,在夜的浓露里溢出芳馨。

    他走到她的床边,把滴干了月华的蛇形簪托给她看,茶色的宝石眼由浅而深,在夜间如同一团火焰般不断变幻,像一盏连枝灯台,燃烧着艺术自远古就难以割舍的脆弱,挥放到璀璨的极致。那雪白的容颜似乎是在空气里闪现了一样,矍住人有呵护之意的灵魂,忽然就说不出了话。

    “您的玉簪,清央帮您洗干净,放在桌边方便明天穿戴。”清央大方优雅的走来,星辰牵起了衣裾,荡漾在窗外的银河间,犹如芙蕖点水般飘逸出极致的幻美。

    精致如画的五官,就像水中潇洒落过的墨点,因一个笑容起的涟漪里都尽数的晕开。皇家规格的银器佐以融化在呼吸里的檀香,终于冰山成了水。

    她令他扶着自己坐起,他擅自把一身有着露水香味的锦衣披给了她。闭上眼睛,他的身体瘦削坚实,仿佛巍峨的青山常在,在春杏占尽的那时那刻,同时也占尽了她全部的心意。

    “清央,这么晚了,香英他在哪里?现在的他,一定是在他乡吧?”

    “他啊,无论他是在哪里,都一定是万里之遥,香英知道您素来喜欢清静,负着一身的外交事务,走的离你最远,但他的心依然在你心里。”

    “这么晚,相仪呢?还在研究药材吗?”

    “他知道您是千金之体,不沾阳春水土,载着草料的马队白天不能进宫,故而每日热汤里的几剂药材,都是他连夜从别处背来的。”

    “那么盈天,不,天尺又在哪里?是在钦兰的山头鼓琴,还是在秦淮的彼岸与人对弈……”

    “不出意料是在钦兰的深山里,辟谷多年不问冷暖,早在世上没了音讯。也许,他因您而露出的笑容,是他在世上仅有的一次。除了杏花树下和鸣的一曲,他从来也没有那么快活。”

    月雪的眼睛仿佛冬日的暖阳划开雪白的裂谷,她的眼睛从他的脸上扫过,带着深夜的低语在月光绚烂交织的地方停滞,在那里,信仰的纯净与本性的无瑕烂漫共存。

    她望着那双眼,片刻又弥了久久,才反过神智,幽幽的问道,“他们是忘了我吗?”

    思考她的疑问并男人地答道,“他们都不会,从我们遇见你开始,没有人会忘记你。这个玉簪,就先放在桌边,好不好?白天,我再替你戴上。”

    “我想他们,更想你……”

    月雪听了这番话,不住的睫毛有些颤动,像掏空了一切只剩下轮廓的银线。他小心坐在了床边,把胭唇附在了她的耳旋,“那么清央会一直陪着你,一直更多的分担您的内事。”

    “内事……”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从男人口中说出来,没有敷衍在商贾之流的身不由己,没有混迹在垃圾街头的浑浑噩噩。一刀一剑历练出来的今天,有的只是天使般的笑容空灵纯净。

    “清央冒昧,这也是陛下的……”在清央要说出好意之时,她及时出指塞住了那个自私的好意。

    “你又要说是陛下的好意了是不是?”

    “嗯。”

    他吐了口气。

    “我们只是不忍心看到一个女孩子来承担宫中险恶,因为在我眼中,您是我唯一的郡主,是无论我清央、香英、相仪还是天尺,会再一次选择并肩作战的答案。”

    月明当头,他转过的面庞透着水粉画的光泽,姿态优雅的许下了坚毅的承诺。

    “我们不是生在权贵之家,目光短浅,不知道这六院中的环境,可这是我们能给你的最好答案,希望会是一个心安理得,不用回馈的答案。”

    “……”

    “清央愿意,终身不渝二人,郡主要谁的脑袋,只需吩咐,清央立即带来拜见与您。”

    “唉,我有手有脚,跟你们说能有什么用啊?”望着这一脸的使命感,她无奈的垂下了手臂,一个人捧起了他喝过的粥碗,这件事到底没再要他帮忙。

    从来到这里开始,融入了古人的世界,因为身份的高贵,在人们面前,我就是那个光芒闪耀的郡主,拿着仆人给自己的权力,一遍又一遍催眠着自己,有一人之下的权威。

    而仆人因为出身卑贱,不用说是一个屋檐下的日子待久了难免会生出情份,就是有个念想都是死罪。

    显然他们不求回报的付出,此刻都该与感情无关,只是一张冷漠的命令书而已。

    只要一个命令,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刀架在老人和孩子的脖子上;只要一个命令,他们可以义无反顾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换来一生的道义予你之名。

    锦衣卫,可真是一群傻子。

    惟愿这无限延长的陪伴——

    不会永远,而是现在。

    是现在的全部。

    命运如此待我不薄,就一定会用如此的厚爱令他融化。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