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命悬一线(3000+)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6-01-04 1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暴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因大雨导致河道堰塞,最终决堤,大水淹进城内,除了青州府库刚刚从韶南运来的三千斤药材,被油布包裹着隔了潮湿之外,其他散存于各个药铺的药材,都或浸水或被冲走了。

    刘应自高热退却后,就一直处于奔忙中,因人手不够,又软硬兼施地从大户人家调拨了一批家丁仆人去抢修河道。雨停后,就是暴晒的天气,被埋在地底来不及处理的尸体,开始发出刺鼻的臭味。

    我知道这反常的天气背后,潜伏着瘟疫的影子,一边沉住气带着一些官员家眷施粥施药安抚灾民情绪,一边让人悄悄将伤者病者隔离开来。

    第五日的时候,我因中了热毒晕倒,被送回帐篷安置,莫先生诊脉,发现体内毒素蠢蠢欲动,恐热毒会诱发“相思引”,便嘱咐三娘以真气导引,每日三次,运行一个小周天。

    我不懂武学之道,但是就这样整天被关在帐篷里不准进出。夜半醒来,总能看见刘应帐篷里攒动的人影和闪动的烛火,晃眼看过去,觉得他身影清减了许多。

    每每问起三娘和夏侯救灾情况,得到的都是好消息,比如漠图的调配的物资已经从山路运达,河道抢修工程已完成过半,饶是如此,刘应还是忙个不停。这几天都能看见他招了各路官员在帐篷中彻夜商谈,青州颇有名气的几名郎中,也整天守在帐篷边上,商讨药方,斟酌药材用量,药童煎药的扇子就没有停过。

    “王爷生病了吗?”见三娘手里端着药汤,我皱了皱眉,看着对面问道。

    已经过了十多天了,我身上的热毒虽顽固,但是因为有三娘真气相助,还有莫先生的药汤,已清除得差不多了。可以肯定,那些忙碌的郎中不是因为我,想起近日里他们对我报喜不报忧,隐隐感觉到不安。

    三娘楞了一下道:“王爷没事,姑娘不必太担心。”

    看她眼中有迟疑,我大体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但仍旧若无其事地接过她手中的碗,莞尔一笑道:“没事就好。今天有什么好消息?”

    “河道修建已经结束了,相邻的州县都调集了人手过来救援,北边的灾民今日都全部搬进了帐篷。”她顿了顿,接着说道:“还有西边调来的用于灾后重建房屋的木材,都集中在城北的校场,方便发放。”

    “嗯,难为你家王爷了。在帐篷闷了十几天了,从没像今天这样感觉神清气爽过,三娘一会陪我出去转转吧。”我伸了个懒腰,望着她道。

    “好,那我去准备一下。”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将蜜饯递给我,收了碗转身出去了。

    七月底的天气,已不像前阵子那样热得蒸人,走在户外,还不时有凉风送来。青州向来繁华,就算是刚刚经历地动,此刻的街道,也清冷得过分了一些。

    除了巡逻的军士,偶尔一两个人影一出现,就快速闪过,无论男女老少,都带了面巾。想起师傅说过,大灾大难过后,越是天气反常,越容易爆发大的疫症,这情形与我所想,相差无几。

    我沉默地望向三娘,她眼神一阵闪躲,最后直接无视我眼中的询问,笑着道:“时候不早了,姑娘早些回去歇息,一会儿暑气上来,怕又沾染了热毒,让王爷担心。”

    “现在情况怎么样?我身上中的恐怕也不是什么热毒,是疫症吧。青州城中所有知名的郎中,这几日马不停蹄地围着药材转,至今没出结果,莫先生都束手无策,他为何要瞒着我?青州城数十万人的性命,他一个人如何担得起?”

    想起历朝历代关于瘟疫记载,我就不寒而栗,除了隔绝焚烧,没有更好的办法抑制瘟疫蔓延,可事关那么多人的性命,若起了暴乱,刘应岂不首当其冲,多危险!

    “是,的确是起了疫症,城内染病的人,都被集中到城北了,青州现有人家已十去四五。姑娘因用了上好的药材,又有我的内家功力助你吸收药性,才能安然无恙。可感染疫症的人数众多,除了这个法子,没有更好的选择,王爷知道姑娘心善,怕你白白担心,所以吩咐我们瞒着你。”提起疫症,三娘眼中亦有恐惧之色,短短十来天,青州已十室五空,足见其来势汹汹。

    正僵持着,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抬眼就看见几个蒙了面巾的士兵,正从一间屋子将一个少女蛮力往外拖。

    一位老人正坐在地上,扯着少女的衣襟痛哭道:“军爷,求您了,别带她走,我一大家子人,就剩下这一个闺女了。军爷,您好歹留个人给我这老婆子做个伴哪。”

    “住手!”我看了三娘一眼,走过去喝止道,为首的是夏侯手下的一个副队长,见是我,一个眼神,就让他们停止了所有动作。那老婆婆见状,赶紧上前将孙女抱在怀里,停止了哭声。四周的门窗,都小小地开着一条缝,我知道有人在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

    “姑娘,你怎么在这?”他朝我行了一个礼道,虽在跟我说话,却将疑惑的眼望向我身后的三娘。

    “她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将她带走?”我问,虽然知道可能是因为染了疫症,可是看她动作姿态不像是染病之人。

    “这里不太干净,姑娘把这个戴上吧。”那人答非所问,抖开手里的两张面巾递给我和三娘,讪讪道:“王爷知道你们在这里吗?”

    倒是三娘直接,拉着我将面巾系上道:“她染了疫症,这事姑娘还是不插手的好。我们先回去,你大病初愈身子较常人弱,王爷知道了会生气的。”

    我冷着脸撇开她来拉我的手道:“今日才知三娘也是这般软硬兼施的厉害人物。你是说若我不走,沾染了什么,眼前这对婆孙,一个都活不了吗?”

    她似乎无意与我纠缠,只是踱步到那对婆孙跟前道:“抬起头来,让姑娘瞧瞧。”

    “啊!”待我看清少女的面容,我不禁一声惊呼。

    她双目赤红,面目浮肿已见变形,虽隔了半丈远,依旧能听见她粗重的呼吸声。跟我先前的症状颇为相似,这浮肿怕也是因为喉咙肿痛,无法下咽食物和水造成的,她目光迷离浑浊,想必也伴随着高热及浑身无力和酸痛的症状。

    三娘说得对,我得了身份之福,有好药相救,才侥幸逃生。而这些普通民众不一样,果腹尚且艰难,药铺中普通药材都所剩无几,光靠府库那些药材救济,如何能抵挡这凶猛的疫症?

    想起刚才那少女被强行带出屋的时候,并没有反抗,就知道她不愿拖累她的婆婆,因感念她一片孝心,我示意一个军士将手中多余的面纱递过来,俯身替她婆婆系上,安慰她道:“你放心去吧,你婆婆会有人照顾的。”

    她感激地望着我,抽噎着点头应了,起身准备跟他们走,这份慷慨赴死的勇气,倒教我们汗颜。那个队长吩咐其中一个人,将她带到北边安置感染疫症的处所去。朝我行礼道:“小的还要去前面看看,就不陪姑娘了。”

    我点点头,他目光锁定在我身边递给我面纱的那个士兵,沉声道:“徐靖,还不快走。”

    他仍旧立在我身旁不动,引得正在扶那位婆婆的三娘,都停下动作看着他。气氛瞬间有些静默,以致于他因紧张急促起来的呼吸,听得那么明显。

    我正准备侧身让过他的时候,感觉腰间一紧,徐靖出手将我往后一揽,他的佩刀便横在了我颈间。

    他抖着声音嘶哑着道:“别动,我无意伤你,只是再往前走,就是我家,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娘和妹妹被扔到那个活死人堆里等死。姑娘你身份贵重,请大发慈悲救救她们。”

    他的眼泪滴落在我身上,渗透薄薄的夏衣,依旧能感觉到灼热,在场的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只有三娘面带杀气,抽出弯刀,冷眼看着徐靖道:“你既知道她身份贵重,就应该明白此举带来的后果,现在不仅她们活不了,你九族都有杀身之祸!”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三娘的武器,浑身笼罩在肃杀中的她,冰冷美艳,风华无双。

    我能感觉到身后的徐靖,在她杀气相逼之下,已两股战战,瞬间觉得自己性命堪忧,就差提醒徐靖千万要拿好刀,害怕他一抖手就取了我小命,不禁出声劝道:“你先冷静一下,你挟持了我,也不一定能救你的家人。我略懂岐黄之术,不如放开我,让我去瞧瞧她们,看看有没有办法可想。”

    他见我言辞恳切,已有松动之意,我继续进言劝道:“今日之事,我可以保证不会追究。”

    “当真?”他喜出望外,吸了一口气道。

    “我自是有能力护你,才会这样说。”随即示意三娘他们将武器都收起来。

    “不能放开她!”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吼,似醍醐灌顶般让徐靖手中原本离开我身体的刀,又向前靠近了几分,疼得我倒抽凉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