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野心迢迢(3000+)

章节字数:2948  更新时间:16-01-06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见一群人急红了眼,吵吵嚷嚷就要越过徐靖朝我扑来,他挣扎着解释的声音,都淹没在愤怒的情绪里。透过楼梯拐角,许平意站在大堂里,唇角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让我察觉出危险来。原以为他放出这消息,是想来个官逼民反,谁知是抱定了主意要拿我祭旗。

    我拔出徐靖的佩刀,跃上桌面,横刀在脖子上道:“要我的命也可以,但是走之前,我想与诸位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害死了谁?”我声色俱厉,一副准备自裁的模样,倒是吓得场面一滞。

    徐靖似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朝我磕了一个响头道:“姑娘,是我害了你!我徐靖不是无情无义之辈,今日无论如何,也会保你周全。”说完站起身,抽出卫体兵器,护在我跟前。

    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沉默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冷笑道:“诸位不是说我害死了你们儿子吗?大可问问眼前这个人,今日军中到底处死了几个人?又因何被处以极刑?”

    我目测拥上来的有三五十人,料定许平意不但隐瞒了真实的死亡人数,而且还夸大的不止十倍。提及那些人,徐靖就神色沉重,但是嗓音却豪不含糊,朗声道:“今日青州驻军第三营因密谋叛乱,按大原律例被处死了十三人,有陈四,徐虎,梁岩,郑春……”

    “大家可听清了,这些人是因为犯了谋反罪而被处死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眼下这个时期,若治军不严,受苦的定是我们老百姓。”有了徐靖的声援,我的底气也上来了。

    “这疫症来势汹汹,闹得青州上下人心惶惶,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应冷静,防范有些小人谣言生事。自地动到今日,已近两旬,朝廷明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抢险抗灾,晋王连日里四处奔波,不曾好好阖眼一次。若不是徐靖因害怕迷失心智,掳了我,也不会出现停药一事。历朝历代皆有瘟疫出现,且常常十室九空,如不将染病之人隔离,青州如何保全?”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人群的激情之色,慢慢褪去。

    “我秦殊自小在青州长大,父亲秦岳明也曾是名动一方的大善人,年初春汛涝灾,亲力亲为在最危险的地方督工不说,还散尽家财安置灾民。仅留了德丰、全意、上善、厚德四家药堂给小女做嫁妆。地动那日,我就当着说过将这四间药堂捐出来,作为救治灾民义诊之用。没曾想今日却落到这般下场!”我一席话,言指许平意造谣生事,又陈情晋王救灾得力,再细数秦家救灾功绩,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委屈,感念至此,不禁泪如雨下。

    “姑娘莫怕,这西珠市街没人敢拍着胸口说他没受过德丰堂的恩惠,您既是德丰堂的主家,就是我们的恩人。老朽今日就坐在这里,看谁敢伤你?”一位老人,颤巍巍着被人从人群中扶了出来,杵着拐杖横在我和人群中间。

    徐靖看清来人,悲喜交加地叫了一声:“虎子奶奶。”

    我便明白,她唯一的孙子今日已在军中被处死了,此刻她仍旧深明大义地护着我,实属难得。我之所以把开放义诊的药堂名字都背出来,就是知道人群中肯定有人受过恩惠,提醒他们不应当把矛头指向我。发现自从她站到我这边来之后,对面的那些人,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了敬畏之色,猜想这位奶奶在这条街上声望挺高,可能这就是让徐靖欢喜的原因。

    人群呆滞片刻,分为两拨,一些人举棋不定,一些人还在愤然晋王见死不救。徐靖苦笑道:“根本就没有谣传的那个可以治好疫症的方子,既是谣传,你们谁又敢确定这位姑娘先前所患的就是疫症。她身怀岐黄之术,给我娘和妹妹开的方子,已见起色,大家可以去我家院子瞧瞧。”

    我从没想过,壮着胆子舌战群人,就能化解这一场干戈。待众人争相抄写那个药方时,才确定自己真的做到了,可许平意已不知去向,转念一想,周围肯定有暗卫在,他跑不远,就安心坐着等三娘得了消息来接我。一想起暗卫,就觉得这次的事着实惊险,估计刘应也察觉到,若不能平民愤,我们想走出青州城都难。

    愣神间,一个小姑娘奉茶过来,放低声音表明身份:“姑娘,玉娘早上收到一封署了你的名字的书信,得知姑娘身处险境,叫我们姐妹几个混在人群中,伺机解救你。因不敢耽搁,书信也叫我随身带着,让得了机会就转交给你。”

    是师傅的信,我真是糊涂了,为什么一早没想到师傅可以帮我呢,她的医术,虽不及莫先生,可因见多识广,总比我那三脚猫来得实际。先前在青州,养过信鸽,原本就准备与她互通书信的,没曾想今日误打误撞,竟让我收到了这封信。

    她已听说州府瘟疫一事,在信中详诉了病理,说很有可能是暑瘟,她抄录了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记载的一个药方,又添加了去暑气健脾胃的几味药。一对比才知道,我先前抄录给他们的方子里少了藿香和厚朴,难怪不能药到病除。

    这下青州百姓有救了!我在心底呐喊,接着又自言自语道:“得赶紧见到刘应才行。”

    抬眼就看见三娘款款而来,嗔道:“难为你还笑得出来,白教王爷和我们担心一场。”

    我跳起来,一把抱住她道:“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三娘的笑如此可亲。”

    再次见到刘应,他一袭白衣,长身玉立,俊脸上是一贯的倨傲,眉眼间却难掩倦色,我见他努力压制想拥我入怀的冲动,大步跨过来,牵着我走向主位,我能感觉到他激动得在颤抖。微笑着望向他,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他道:“让那些医师看看是否可用?”

    他直接递给了莫先生,莫先生看完之后,对我行了一个大礼道:“在下先替青州百姓谢过姑娘。”刘应点了点头,他便拿着方子出去了。

    史载:天和五年七月,青州地动,房屋损毁十之八九,灾民无数,哀鸿遍野。疫症四起,如狼似虎,一旬之间,十室五空,焚尸烟雾,久散不去,封城指令,如箭在弦。青州有姝,感念天地,得一缓解疫症药方,几经辗转,最终控制疫情。帝下令建祠,以祭鬼神。

    疫情得到控制,朝廷下令嘉赏有功之人,我深知树大招风,便让刘应隐去我献药方一事,他还是将药材保存之功,以及被扣留时写的那个可以缓解疫症的药方一事上报了。百姓们感激我们,建了生祠在城隍庙旁边,供奉一男一女,因避讳皇家名号,就没有刻字。

    转眼中秋节至,沉寂许久的青州城,又热闹非凡。时隔一月,我和刘应又站在观景台前,看戏台上在灯火间明灭的戏子歌舞。

    原本气氛十分融洽,可在一地方官将御批的秀女名册递给刘应阅览之后,他望向我的眼,就带了血色的痛。

    那一刻,我觉得这一生,我都不能忘记他那恨绝的表情:“我刘应诚心诚意想娶你为妻,没想到你的野心竟在龙床之上!”

    我从没想过要进宫讨那份侯门的富贵,寻常大户人家的宅院争斗,已够令我生厌的,逃都来不及,怎会想进宫?

    想起许平意说得那句“待你招得如意郎君,千万记得谢我”,我就知道被算计了,解释也无力。望着刘应惊怒交加的脸,我只能沉默,任他千种情绪从胸中喷薄而出,滚滚扑来。

    他说:“我已向父王求旨,娶你为正妻,甚至已吩咐王府的人,准备聘礼等嫁娶事宜,知你心性高傲,不想委屈于你……你怎忍心负我?”说到最后,已是咬牙切齿,怒急血瞳,强忍着想把我撕成碎片的冲动,等着我给他一个解释。

    我与他对面而立,一缕秀发被风扬起,轻轻漂浮在我们中间,似牵扯,亦像割舍不断。让我说什么,告诉他我是跟父亲修书提及,晋王与太子一心,三姐已然嫁入东宫,又十分受宠。秦殊还小,又几经患难,希望父亲给女儿一个承欢膝下的机会,嫁娶之事暂缓。

    我意在提醒父亲,将宝押在一处并不稳妥,毕竟夺嫡之争,有实力的不止太子一方。估计听在刘应耳里,又是另一番滋味,还不如不说。

    我知他是真心待我,可他似乎忘了,我们之间还横着一个刘卓。曾经我也似他这般,将一颗琉璃心高高捧起,巴巴地交给那个人,最后摔得粉碎,就算捡起来,拼好了,裂痕和痛楚依旧抹不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