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勿失勿忘(3200+)

章节字数:3070  更新时间:16-01-09 16: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宿醉醒来,几个丫头正在院子里,绘声绘色地将昨日晚宴的盛况,一时间想不起自己喝醉是因为太子,还是刘应,还是沈諳。

    沈諳递给我的纸条,是约我今日酉时相见,他说:“你不肯见我,我只有来见你了,明日之约,勿失勿忘。”

    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我自然不能再找借口推托。四喜见我醒来,便吩咐厨房给我熬醒酒汤,一面备了热水,服侍我沐浴梳洗,一面说起我醉酒后的情形,二姐今早来过一趟,嘱咐她等我醒了,去知会她一声。

    该来的总会来。我在心底叹道,因她此前出手暗害我,心有芥蒂,现在她与大哥结亲了,也是时候把话说开。见收拾的差不多了,就示意四喜去请她。

    她较两年前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神色愈加沉稳娇美了一些,我们姊妹四人,她身段最是玲珑,不禁感慨大哥好福气。她见我正襟危坐,却笑得温和:“酒醒了?一个姑娘家,醉的不省人事,传出去不被人笑话才怪,也是七娘宠你。”言笑晏晏的模样,看在外人眼里,亦是一副姐妹相亲的好画面。

    我有些不习惯她的熟络,开门见山地问:“听四喜说,二姐一早就过来了,找我有事吗?”

    她停顿了一下,转身对四喜说:“听闻瑾园的花茶甚好,去给我泡一杯来尝尝。”四喜是聪明人,知她有话要说,便福了福身子退去。

    二姐走过来,坐在我身侧道:“我娘说得对,还是七娘最有福气,养出你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儿。当年你们母女被送往青垭寺,倒是因祸得福,远离了府里众多纷争。如今看来,她们争了一辈子,都不及七娘。你三姐看似风头无两,可生男生女又岂是她能决定的,我知你和大姐都觉得我心性高傲,其实不然。当日得知晋王要娶你为妃,她气得摔了房里所有的东西,如今听说你要入宫,父亲又一力助你受宠,她看不过,故意引了太子过来,想接你入东宫。一来防范生下女儿失宠,你貌美且是秦府中人,可保秦府富贵,二来她还是在意良娣是妾一事,想拉你下水。”

    原来如此,我在心底暗叹,难怪太子一脸了然于胸,说到要接我去东宫一事,三姐并无惊讶,这不正是她一手促成的吗?

    “二姐怕是想多了,姐妹共侍一夫,也不失为一段佳话。”我嘴上却不肯松动,知道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没有说明来意之前,我也不肯亮出自己的底牌。再说,父亲肯定不会同意将我送入东宫。

    “我也是昨晚路过书房,因嫣儿声音高了些,听见她跟父亲直陈利弊,说什么听皇后的,还不如顺了太子的意,左右他是未来的一国之君。父亲眼下可以各方安排,助你得皇上青睐,你原本不肯入宫,难保他日势力坐大,不听话。还不如放在东宫,姐妹在一处,相互有个照应。太子贪恋你的美貌,自会恩宠非常,这东宫长子的母亲,左不过是秦府的女儿。”二姐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也不计较我的戒备,泰然笑着不紧不慢地加了一句道:“父亲似有动摇之意。”

    好一个“姐妹在一处,相互有个照应”,我因常年生长在外,先前在霍七一事上百般谋划,意在推托父亲联姻一事,他当日虽应了局势将秦府生意交由我打理,怕是心中早就对我起了戒备。

    说什么照应,不过是在提点父亲,若将我放在东宫,她可以帮他看着我,兴不起什么风浪,一切以秦家富贵为重。只要父亲同意,再创造时机,太子收了我也是小事一桩。一来秀女大选已过,二来我又是个没品级的庶出女儿,能入太子之眼,是我的福气。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看向二姐的眼,竟有几分无助,惨然道:“三姐好盘算。父亲若有意默许,我又怎么逃得过?”

    二姐抚了抚裙裾,淡然笑道:“立行跟我说过你们和沈侍卫的关系,他如今供职在东宫,不便与外人道他与沈侍卫的关系,但你却可以一试,沈侍卫如今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说不定能帮到你。”

    原来是来替沈諳当说客来的,他就这么怕我怨恨于他不肯赴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敛下眼眸,定了定心神问她:“二姐为何帮我?不要说是因为我大哥。”

    “因为我也希望你入宫。”她正色道:“大姐肯定跟你提及我娘死前嘱咐的事情,她说你非池中之物,希望我能借此讨你一个庇护。故而又将这秘密转了一次手,我倒觉得凡事只有靠自己。不过我娘的死,亦与你们被下毒一事有关。”

    “四娘到底知道什么?”我十分骇然,难道是下毒的人察觉,杀人灭口不成?

    “无非是女人之间的争斗罢了,七娘入府不到一年,就得了龙凤胎,有人担心地位不保,于是下毒暗害。我娘不过是随葬品而已。”她笑得凄然:“只是‘相思引’贵重,一般人不易得,似从宫中传出来的。听说大娘是宫里一位贵人的远亲。”

    “你一力支持我进宫,无非是口说无凭,指证不了大娘下毒一事,只有查出药的来源,方能确凿,可眼下情势怕是由不得我们。”看来我是非进宫不可了,沈諳也成了目前唯一可能相帮之人。

    我凄楚低眉:“其实你不来,我也会赴沈諳之约。我们姐妹一场,如大姐所说,我终归是希望你幸福的。这个家,有幸离开,就好好珍惜吧。”说罢,一脸倦色,闭目养神,她轻叹一声,起身离去。

    酉时穿了男装,带了四喜驾车去了西华门赴约,远远看见沈諳一袭玄色劲装,靠在更亭柱子上极目远望,侧脸线条俊秀,让人移不开眼。见我走近,唇角一抹笑意荡漾开来,中州重逢以来,这是第一次见他发自内心的笑。

    他说:“你来了。看你男装打扮,倒教我晃神,还以为是青州初见你的情形。”提及青州,他眸色一痛,走过来想拥我入怀,低声道:“殊儿,对不起。”

    我侧身躲过他伸出的双手,笑得俏皮:“大姐说我长高了许多,比以前也结实了。”自己都觉得这掩饰极为粗陋。

    见我生分,他越发难掩疼痛,定定地望向我道:“我知你还在气我,没能护住你,得知你被三哥带走,我比死还难受。可却无法责难罗航,因为他深知我意在高位,必须取舍。可是他不知道,要我在权利与你之间做选择有多痛,殊儿,我要那个位置,我也要你,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胡丹曾说沈諳待我不及他,他起码敢直言心中所想。我一早也猜到沈諳想要皇位,只是自欺欺人抱着幻想度日,如今听他亲口承认,还是痛得这般深沉,秦殊,你真傻!

    我强忍泪意:“还有可能吗?你觉得凭你现在的身份地位,能打消太子的念头?即使打消了太子的念头,皇上那边你又如何善了?”我们之间终究隔了一个深渊,埋葬着我的天真和他的割舍不下。

    他说:“你相信我,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东宫得逞。至于父皇那边,他虽未与我相认,但是也极为疼我,对于我多番动作想彻查母后当年被害一事,也默许了。等时机合适,我会向他禀明我们两情相悦,请他赐婚。”

    “你有没有想过,皇上默许你彻查沈皇后一案,可能是因为张氏一族坐大,需要有人出头而已。而你最终归处如何,还未可知。”想起刘应此前提及恒帝心意,还是忍不住提醒他。

    “你还是关心我的,殊儿,你担心我,我很高兴。”他脸上是久违的惫赖笑意,那么熟悉,让我忍不住伸手想去触碰。他说:“我自有办法让父皇按照嫡亲之礼,将我迎回朝堂。殊儿,九五之尊,也有顾忌和不得已的。”

    见他志在必得,凡事似都有安排,我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

    “三哥已有意纳你为正妃,为何秀女名册上有你的名字?”

    “当时只想逃避嫁与晋王,入宫一事,也算是阴差阳错。”我低下头,心念一动,轻笑道:“也未必都是坏事,六姐一人势单力薄,我此去还可相助于她。”

    他见我有松动之意,玉面上满是喜色道:“我哪舍得让你冒这个险,你放心,我在宫中自有可拉拢的势力。你只需安安心心做个小宫女,等我便是。”

    我敛下眼眸,强压住心底的凄然,远处宫墙的高楼上传来更鼓声。

    他道:“我该回去了,宫门要下钥了。”

    我“嗯”了一声,目送他离开,看他轻快的背影远去,终于哭出声来。

    在心底纠结呢喃着:“沈諳,沈諳,‘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说什么相帮六姐,我不过是想取得你怜惜,助我逃过东宫之劫。”

    当时脑中盘旋的都是与沈諳、刘应相处的画面,一时间委屈伤心都迸发出来,无法遏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