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太子的青睐(3000+)

章节字数:3284  更新时间:16-01-12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喜被我一发不可收拾地眼泪吓得不轻,也抽抽噎噎地陪我哭了将近一个时辰。回府之后我就不大多说话,对什么都不怎么上心,吃得少,又嗜睡,昏昏沉沉度日。太子府良娣派来的车驾,一连两日都以我抱恙为由打发回去了。第三日却传来太子的口谕,说是怕良娣整日担心妹妹病情,动了胎气,特地接我去东宫让太医请脉,好生将养。父亲不在府中,大娘虽没有主意,可也觉得太子的好意不能拂逆,于是嘱咐四喜将我好生打扮,送出府去。

    眼见东宫的马车将近,我眼一闭,心一横,正准备倒地装死,却见五皇子刘耀打马而来。一行人手忙脚乱地跟他请安,他星眸一斜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旁的婆子小声答,“五小姐微恙,得太子爷惦念,接去东宫将养。”

    刘耀哈的笑了一声道,“看她这模样,像是受了寒气冲撞,以前本皇子也出现过类似症状,太医说发一身汗就好了,正好要去一趟亲兵营,把她交给我罢。”他将马鞭换了一个手,准备来拉我。

    “这……”婆子面露难色,看他的意思是准备让我与他共乘一骑,跑马来发汗。

    “啰嗦什么,二哥那边,我自会去解释。”说罢,不耐烦地挥退婆子,将我带上马,疾驰而去,将一个婆子“小姐体弱,五皇子切勿胡闹伤了她。”的嘱咐丢在风中。

    我本就没有生病,待离开东宫之人的视线,便直起身来,笑道,“这纵马发汗的法子,也只有五皇子能想得出来。我这两日没有好生吃东西,这马颠的我胃难受,在前面把我放下来吧。”

    “既是胡闹,自然要找个不靠谱的理由,谁叫哥哥们都当我是孩子。”他亦笑意阑珊。“这儿太近,不行,要走就走远一点,免得二哥的人一会又寻了过来。”

    “多谢五皇子相救之恩。”我侧身,望着他,满眼感激。

    “就当回报上次瑾园款待之意。”见我仍旧定定地看着他,继而又道,“五小姐貌美无双,本皇子心动也属正常,你就别太担心,我就是看不惯二哥凡事勉强他人。”

    “只怕躲得过今日,躲不了明日。”我心下凄然,太子司马昭之心显而易见,他这是想先斩后奏,借三姐之手,将我弄进东宫,生米煮成熟饭再上报宫廷,反正我就是个漏网的秀女,皇上再怎么另眼相待,对木已成舟之事,也无力回天。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也不必太过忧心,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罢纵马向城北驰去,最后停在一座名叫沁水苑的别院前,拉我下马道,“这是长公主仙乐的山庄,近日她在这边打理菊园,父皇说要来赏菊。”

    “就这样过去,会不会唐突了公主?”我迟疑了一下,害怕又横生事端。

    他会心一笑,“她这菊花酿不错,你就当陪我去讨杯酒喝。”停顿了一下,又眨了眨眼,贼笑道,“仙乐姐姐虽是惠妃之女,但因惠妃多病,自小放在太后身边长大,小时候我们也常常在一块玩,她跟我们兄弟几个关系都不错,唯独不喜二哥喜欢强取豪夺的性子。”

    原来如此,我微微一笑,满是感谢,沉默着跟在他身后,这山庄曲尽通幽,修建得别有风味,道旁都摆满各色秋菊,开得十分繁盛。公主此刻在湖心亭休息,宫人直接将我们引了过去,真如刘耀所说,她这个长姐十分宠她,老远就朝他伸出手道,“五弟,有些时日没见了,来,让姐姐看看,长高了没有。”言语间也当他是个孩子,先是纳罕她说好久不见,继而又想到仙乐公主跟汉王一般大,应是早就出嫁了。恒帝宠爱这个女儿,没有在外地赐封汤沐邑,直接在中州建了公主府,这气势恢宏的山庄,怕也是恒帝赏的。

    刘耀似乎十分介意谈及身高问题,也难怪,他和几个兄长站在一起,均矮了一个头。他走过去,扶了仙乐,嘟囔着嘴,“姐姐也取笑我。”继而又撒娇道,“姐姐这次可要帮我,来时的路上,遇见二哥府中的人欲接一姑娘去东宫,我玩心作祟,将人带走了。我怕二哥说我胡闹,跟父皇告状去。”

    “就你顽皮,明日父皇会来沁水苑赏菊,你早些过来就是。”仙乐望向我,一愣神道,“倒是个妙人儿,是谁家的姑娘?”

    “秦良娣的妹妹,因从青州过来,误了入宫时辰的秀女。”刘耀一边示意我给公主请安,一边火上浇油,一句话不仅点了我的功劳,也指出了太子的错处,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哦,是那个在地动中救灾有功的秀女。”仙乐恍然,再次细细打量我一番,唇角扬起一抹笑意道,“生得这般模样,难怪老三……”

    “这不关三哥的事。”刘耀抓起桌上的点心,塞了一块进嘴里含糊说道,还顺手给我一块,我被他这不拘小节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因猜不透公主言语里的意思,也不敢冒然接话。

    刘耀语罢跟长公主讨酒喝,还不忘给我安排吃食,虽说明天皇上来赏菊,长公主不一定帮得到我,可心底还是十分感激眼前这个少年慷慨相助。于是与他举杯痛饮,他也心思机敏道,“喝吧,多喝点,最好一醉三四天。”

    我会心一笑,别院赏菊是家宴,太子必定会出席,我若大醉一场,说不定事情就有了转机。

    笑红尘6

    大醉一场,又是五皇子将醉得不省人事的我送回府中,大娘等人越发觉得我不好打发。又是延医,又是送补品,只有父亲因为刘耀一句摸棱两可的话陷入纠结境地。听四喜说,她从五皇子手里接过我,父亲在一旁赔笑道,“小女顽劣,让五皇子见笑了。”

    刘耀看着我,笑得宠溺:“哪里,令千金这品性,本皇子喜欢得紧。”我知道他是在帮我打掩护,父亲当然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改变送我入太子阵营的主意,更不敢将女儿明目张胆放到两个皇子手中,怕失了恒帝的恩宠。不过能得五皇子垂青,他多少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眼下我的处境也非常艰难,太子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害怕宫里随时回来旨意召我入宫,可入宫按照皇后安排被册封,照样不是我想要的。所以除了生病,我别无选择,白日里当着一众见风使舵来探病的人,我乖乖的把药喝下,夜半醒来,赤脚站在木槿树下,风露立中宵。要不是害怕身体太过虚弱,触动‘相思引’,巴不得舀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师傅和莫先生都说过,这‘相思引’每一次毒发,都会伤及根本,简单一点来说,先是折寿,虚弱到一定地步,再毒发时,就是小命不保之际。

    北方的秋夜,还是凉得沁人,四喜发现我时,我都僵立着身子难以动弹,她一把抱住我哭出声来,“小姐,你何苦这般作践自己。”

    我瑟缩在她怀里取暖,抖着牙齿道,“太子已稳居东宫之位十余年,加上背后又有外戚张氏一族撑腰,这么多年在朝中盘根错节,势力不可小觑。他若真要拿我怎么样,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四喜,我怕得紧。太子好色,嫁与他,还不如嫁给晋王。”提及刘应,自己也是一惊,这个时候,怎么会想起他。

    接连两日在病中,东宫那边并无什么消息传过来,我心里安定了不少,精神也好了许多。午后有些燥热,靠在美人榻上,让四喜去吩咐厨房熬些绿豆汤,她嗔怪我病了也不懂得将养,绿豆是解毒的,会冲淡药性,才病了两日,就清减了许多,可不能长期病下去。

    听闻沁水苑赏菊的家宴也过了,是时候结束这场东宫闹剧了。长公主那句“生得这般模样,难怪老三……”很值得回味,她较其他几人年长,想必领略过西月妃宠冠后宫的风华。皇后那么笃定我能分去福嫔的恩宠,莫非也是看中我神似西月妃,心底倒十分佩服她的胸襟度量,换做是我,肯定容不得一个酷似情敌的人待在自己丈夫身边。我微眯着眼,猜测最终结果会如何,若皇上真的将我赏了太子,又将如何自处,可转念一想,皇后肯定不会同意,好不容易物色好准备去迷惑皇上的人,肯定不会让我有机会去祸害他儿子。

    想到这里,不禁莞尔,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四喜来了,就带着笑意转过头来问,“这么快就好了?”待看清来人是太子刘越,吓得从榻上滚了下来,颤声道,“殿下,你怎么进来了?”一面四处张望,发现门虚掩着,四下空无一人,暗道不好。

    他一把扶住我,目光深锁在我脸上,便不再移开,我不着痕迹地准备避过他,却被他用力一带,跌进他怀里。他下巴抵在我额头上,一只手环在我腰间,柔声道,“听说你病了,特地来看看你。”

    “殿下身份贵重,小女如何担待得起。”我知他目的不单纯,一边惊讶他为何如此大胆,一边小心周旋。“小女已无大碍,太子挂念之恩,改日定当登门拜谢。”言下之意,你赶紧走,等我好了,会自己送上门,也顾不得刘耀“千万不能入守卫森严的东宫,到时想救你也难了”的告诫。

    他知我在行权宜之计,自动忽略,笑意温和道,“不如今日就谢了可好。”说罢一手挑起我的下巴,瞳孔倒映着我那因两团红晕更显娇媚的脸,身子一僵,俯身下来,那种男性特有的气息将我笼罩着。我知他情动,急中生智大喊一声,“殿下不可,秦殊是待选秀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