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沈谙相护(补更3000+)

章节字数:3159  更新时间:16-01-12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眸色一滞,继而又狡黠道,“正因如此,本宫才等不得。前日家宴,仙乐和五弟都提及你青州救灾有功,应该给个封赏,五弟还特地提了你赠的桂花酿,与大家同饮,父皇很是高兴。母后也说既是秀女,又有功于社稷,就应该挑个日子,早日接进宫。昨日又特地传唤我入宫,让我安心等良娣生产,她已在舅舅家替我物色好人选,弥补东宫空虚。”他一念及此,愈发笑意深厚,“秦殊,他们哪里知道,自从那日瑾园初见,你容色绝丽,本宫就再也不能将你忘怀。所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将你收入东宫。”说罢将我打横抱起,却是径自往寝室的方向走去,我心下大惊,满眼惧色地唤了声,“殿下。”

    他邪魅一笑道,“反正你迟早都是本宫的人,不如今日就允了我,也好断了那些人的念头。”

    我双目一闭,悲从中来,哽咽道,“太子抬爱,是小女福气,都说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若真心怜我,就应当明某正娶,他日入了东宫,也不至于平白被人笑话。”这太子真骄纵至极,此举无异于强占,枉顾我秀女身份,竟连礼义廉耻都不顾了。可心里比谁都明白,今日若被他得手,就算心有不忿,追究起来也会被他一句两情相悦抹杀掉。这就是皇权,压得你喘不过气,不能反抗,生生撕裂你任何幻想。

    “殊儿,”他抬手拭去我的眼泪,柔声道,“本宫也想的,可是眼下的情形容易夜长梦多。今日就暂且委屈你一下,来日必定加倍恩宠于你。”说话间就已将我放置在床榻之上,俯身吻了下来,就知凶多吉少了。

    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绝望似黑夜般袭来,想起两年前百般谋算抗拒做父亲联姻的棋子,之后流离中与沈諳衷肠互许,以为一念就是终身,后来又拒绝刘应提亲,如今竟要不清不白地被迫委身于太子。不禁大恸,秦殊,你还真是命不好!

    喉中一股腥甜涌上来,我失语一笑,就待催动‘相思引’毒发,全然不顾是否能保全生命。刘越在我这一笑中,彻底失了神智,食指一动,便绕上我中衣的带子,眼见就要寸土不保,门外却传来一声断喝:“圣旨到!”

    来宣旨的人是沈諳,我木偶似的被红着眼的四喜扶着,跪下接旨,已经听不清他读的什么,四喜牵引着我接过圣旨,表情兴奋。我恍惚地望着他们三人,太子站起身来,弹了弹长袍,状似不经意地瞪了沈諳一眼,拂袖离去。

    沈諳过来抱住我,我扶着他的臂膀,哭得瘫软,抖着身子望向他,“沈諳,我不要嫁太子,也不要入宫为妃,你带我走,带我走好不好?”

    他满眼揪心的痛,拥我入怀,柔声道,“对不起,殊儿,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和委屈,不敢去想如果他再晚来一步的情形,靠在他肩上,止不住抽噎,“我怕,沈諳,我从来没像刚才那样惧怕过,雨花阁的暗卫就潜伏在瑾园中,可他不能出手,太子在尚书府遇刺的罪名,我们担不起,皇权这东西,太可怕了。”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抚我道,“我明白,放心,以后都由我来护着你。”

    “可入宫为妃依旧不是我所想,早知今日,还不如就待在青垭寺,剪了这三千烦恼丝,做姑子去。”我愁肠百结,知他已尽力,可就是压抑不住心中的后怕。

    他先是疑惑,继而恍然,似乎明白刚才我情绪激动,没听清圣旨的内容。他从四喜手里拿过圣旨,抖开来递给我道,“不是入宫为妃,你自己看。”

    前面是夸我贤良淑德,心怀善念等等的言辞,我一掠而过,最后目光落在那一行“酌册封为修容,负责太医院药材采买和保管,十月初三进宫领职赴任”,不禁狂喜道,“皇上封我为八品女官,这下太子就要投鼠忌器了。”大原律例,女官婚事,一律听皇命,由礼部操办。最重要的是如此一来,既不用嫁给太子,也不用给皇上当妃子。

    再看向沈諳时,带着满眼欢喜和感激,还真如三娘所说,那一刻前尘往事俱云烟,心下无比感动,他竟肯这般护卫我。沈諳也笑得宠溺,道,“好久没见你这样对我笑过了。对了,皇上还赐了一名宫女和一名太监给你,听说你身子弱,今日就指过来服侍你了。还有一个教引嬷嬷,虽是为女官,宫里的规矩还是要学的,以免行差踏错。”

    随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才发现院子里站了一群人,正朝屋内指指点点,窃笑着议论什么,就知刚才趴在他怀里抽噎的一幕都被看去了,瞬间羞红了脸低下头去。突然想起太子临走那一眼不满,又生出担忧,“怎么是你来宣的旨?这下太子该怨恨于你了,会不会就此对你身份生疑?”大原女官虽少,但终究和妃嫔与朝廷命官不同,我还没有入宫,就承了如此恩典,也不知沈諳是怎么做到的,但看在外人眼里,就是皇上给沈諳的殊荣。

    “我得了消息,太子下朝后来了尚书府,父皇旨意一下,害怕晚了,就直接携了内侍快马赶了过来。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怕你有什么闪失。现在看来,也不算坏事,张氏一族虽跋扈,但机警狡猾,少有把柄落入他手,我这二哥幼年入主东宫,豢养了大批谋士,又有皇后右相撑腰,自视甚高。如今他贪念你美色受阻,必不会善罢甘休,如此一来,倒省了我不少事。”他唇角带笑,虽开口前就遣散了四喜,仍旧说的很小声。

    我看他神情虽温和,却难掩眸底那一抹冷色。忽地明白,他这是准备以身犯险,引太子生疑,无非是在逼张氏一族对他下手。我被他城府所摄,禁不住后退一步道,“沈諳,我终究还是看不透你。”

    “男子汉大丈夫,生于世间,就当顶天立地。殊儿,你不需看透我,只需记着,我会永远护着你。今日你能领悟到皇权的用处,这很好。”他定定地看着我道,“我不怕成王败寇,放手一搏,至少还有机会让你有一天能待在我的羽翼下安享岁月,你说对吗?”

    我不可置否,心下已明白他此举不单单是为了救我,可能也跟恒帝交换了什么,也可能只是想试试他在恒帝心中的分量。我们总归是不一样的,同是百般谋划,作用效果却是天差地别。

    送走沈諳,大娘那边就来人,协助四喜安排宫里来的俩人住下,照例各个夫人又送来贺礼,虽不是封妃,可皇上都说了是因功封赏,她们也不敢小觑。一直忙到傍晚,福伯过来传话,说父亲叫我过去一趟,我收拾妥当后,朝父亲的书房走去。却在回廊拐角处,看见了刘应在院子里踱步的身影,吓得我往后一躲,他已察觉,向我藏身的地方看过来道,“你别躲了,那日在瑾园见你意在笼络太子和五弟,就起了疑心,回去让人一查,才知道你的名册是在秀女大选过后被加上去的。母后因看不惯福嫔受宠,寻思着找个人分担,恰巧有人提及秦府五小姐貌美,就生了主意。我的奏本,和你的名册,几乎同时到达父皇手中,他原意或许是想召你入宫看看,却不料横生太子这一枝节。五弟也是个妙人,不仅搬出仙乐,还动用了玉贵妃,也是你有福,有这么多人帮你,才能躲过这一劫。”

    我原以为他打算就此不理我,自然不会关心我的去处,没想到个中究竟,他竟知晓得如此透彻。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他英气逼人的眉眼,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他也不介意,顾自说道,“赏菊家宴那天,仙乐问我之前与秦府议亲,是不是因为你酷似母妃,她说如果我还在意你,就应该好生护着,不让你被父皇母后瞧见,找个时机,将你讨回府去。”

    “难道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我心生疑惑,照理说秀女都要先呈上画像才对。

    “都说你成为秀女是个意外,母后见过良娣,以为你们姐妹相像,有她相扶,自然能分去福嫔恩宠。父皇一开始就没有要纳你为妃的意思,自然也不会过问画像一事。太医院邻近凤藻宫,你最好避一避。若有机会,多去寿康宫走走,太后当年还是很疼我母妃的。”提及西月妃,他修眉紧皱,神色复杂。

    当年他母妃宠冠后宫,又红颜早逝,想必他没少遭受奚落。他让我避着皇后,是怕她看见我容貌后,会加害于我吗?若真如此,足见张氏对西月妃的嫉恨之深,他多年来被寄养凤藻宫,日子岂能好过?不禁心疼道,“皇后她对你……”

    “有父皇护着,她自是对我疼爱有加。”他漠然道,显是不愿我先入为主,对皇后有成见。可我却十分清楚,恒帝此举,无非是棋行险招,将他放在最危险的地方,谋求安生。

    “多谢王爷提点,秦殊铭感于内。”我盈盈下拜道,“不知王爷能否告知,秦殊和西月妃有几分像?神似还是肖似?宫内大概有哪些人知晓?”这问题问得有些大胆了,可我心底疑窦丛生,急于求一个答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