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晋王倒戈(补更3000+)

章节字数:3126  更新时间:16-01-14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本以为涉及他母妃,他不愿作答,可沉默了一会,他又开口了,“也罢,都说到这个份上,告诉你也无妨。父皇当日特地为母妃修建了神女台,悬挂有画像,我们俩人几乎日日相对,肯定是记得最清楚的人。太后喜爱母妃,自然会有些印象。皇后,玉贵妃,惠妃,淑妃等都是与母妃先后进宫的,当年父皇专宠母妃,定招了不少嫉妒,所以她们肯定也都记得。皇子公主这一辈,估计只有年长一些的仙乐和汉王记得一些。母妃貌美,风华无双,老一些见过她的宫人,估计也都记得。你与她肖似三分,神情却是十足,也不知是福是祸。”最后一句尾音,拖成了一个长长的叹息。

    看来他真的是因为我的容貌,才想娶我为妃的。我苦涩一笑道,“多谢王爷坦言相告。”他星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停顿一下,转身离去。

    父亲召见,却没说什么,无非是让我入宫小心行事。我望着他,就想起大姐给我看的那幅画像,我长得五分像姨娘,又与西月妃三分肖似,可与这两人都神色十足相像。天下长得像的人并不为奇,可连神情都类似,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我那让父亲念念不忘的姨娘和名动天下的西月妃,会是什么关系呢?宫里那个贵人,对我和哥哥出手,会不会就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关系?让父亲举家搬迁的理由又是什么?

    为方便太医们在各个宫室行走,太医院位置居于正阳宫西边中部,从直城门出去,就是七十二坊,药材采买就在这里完成。直城门进来,有一条主道贯通东西,顺道看去,右手边是太医院,左手边是妃子们的寝殿,太医院背靠着凤藻宫,与钦安殿和福寿宫都相邻。走过与南北通道交叉的地方,就是永巷和太后的寿康宫。

    太医院内供职的有二十四名太医,设正副两名院正,负责各宫主子们的健康和养生。另有二十四名内侍,一名内侍总管,负责药材采买、保管、煎药和药丸制作。两者看似独立,实则相互牵制,内侍的药材采买,要通过太医验证方可登记入库。院正是八品衔,副院正是从八品衔,内侍总管没有品衔,所以历来都在内侍总管上设立了一个药司正(从八品衔),与院正一起管理太医院日常事物。我是第一届以女官身份担任司正的人。进宫前就听说,太医和内侍不和,皇上一出手就给了我八品官衔,估计是怕我一个女子受排挤。

    因不是以皇帝妃嫔身份进宫,就不必去拜会太后和皇后这两宫主子,我心情还算轻松,白日里和嬷嬷学习宫廷礼仪,听她讲各宫主子的出身来历等官方资料。私下和皇上赐给我的那两名宫人走得近,宫女叫翠竹,太监叫福禄,起初还听成了葫芦,笑闹一番,才知道宫人进宫后,都会舍弃原有的名字,由内务府统一更名,为讨主子欢心,起的都是好听且又有好的寓意的名字。主子们若有雅兴,也可以给宫人们赐名。一个名字,就看出等级之分,再叫福禄时,便笑意全无。他们年纪都和我差不多大,因是年幼进宫,鲜少有这样的机会在宫外待着,得了机会,我就乔装带他们四处去转转,顺便听听八卦。

    虽听到的消息是零零落落的,可拼凑起来,也是宫里的一张关系网。今秋秀女大选前,宫中势力两分,皇后和贵妃势均力敌,分掌六宫之权。惠妃是仙乐公主生母,性子静,好礼佛,与太后亲厚。淑妃是汉王生母,出身不高,母凭子贵进了妃位,据说恒帝喜爱她与人无争的性格,虽不十分受宠,也足以安于皇后与贵妃之间。恒帝即位十多年来,就选过两届秀女,上一届秀女中,襄嫔和吉嫔因孕育公主有功,从良子进了嫔位,分属两个阵营。这届的秀女中,留用的有八人,除了备受恩宠的福嫔外,还有一位秀女因病去世,其余六位还均是良子。为求上位,肯定也靠拢各派系的,但也有几人跟在福嫔身后,形成一派新兴势力。从现在情况来看,三足鼎立最为平衡,很有可能是因为恒帝厌了后宫两两相争的局面,故意扶植的第三方势力。

    听翠竹说,各宫主子去给皇后请安时,场面剑拔弩张,最是热闹。

    我在脑海中想象那个画面,不禁失笑,大原律例,后宫妃位及以上的有:一皇后两贵妃四妃;妃位以下有品级的:九嫔十二贵人三十六良妾七十二良子,良妾中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品级;再以下的就是宫女无数。历来都说后宫无常,乃是非之地,幸好当今皇上不好色,可就这些人也整日风浪不断,若各宫位都齐了,那还得了。

    刘应偶尔过来探我,见我琢磨这些,连连摇头道,“幸好是女官身份,若真是父皇的妃子,怕是头疼的不仅是母后和贵妃了。“

    我知他是在笑我睚眦必报,可感念他自太子一事过后,得空就过来陪我背书,还不时替我解疑答惑,态度出奇得好,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针尖对麦芒。最近他一直有心事,每每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猜想他是在懊恼太子一事上没及时出手帮我,也不说破,就这么相与着。

    他问我,“秦殊,你怕么?”

    我点点头:“都说后宫惊险,步步惊心,我自然是怕,所以才会做这些功课,太医院本就是为各宫主子服务的,了解细致点,才不容易出错。”其实最近因有他陪伴,原先的恐惧和疑虑都渐渐打消,反正也躲不过,还不如泰然处之。于是又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道,“我可是要留着小命,等将来出宫,享受这大好河山的。”

    他沉默着走向我,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飘过,我正在愣神间,就被他拢在怀里,一阵清雅的熏香传来。他低声道,“你别怕,我会帮你。”沉吟了一下,又道,“对不起。”

    虽然知道他是因为太子闯入我闺中一事跟我道歉,当日自己也是怨过他不肯帮我,后来想起他也没有非要帮我的义务,慢慢就释然了。可今日面对他的道歉,委屈又莫名上来。眼泪濡湿了他的衣衫,似灼伤了他一般,感觉他整个人都在轻轻颤动,仿佛在极力隐忍情绪。声音有些嘶哑,他说,“这些日子,每每念及,我都疼痛难安,一早就该明白,你那个权欲熏心的爹,不会善待你。你又心性高傲,若那天真出了事,怕是这辈子都没有这样抱着你的机会了。”

    说着,双臂又蜷缩一分,我憋闷在他胸前,反觉得十分安心,也不挣扎,只是闷声说道,“前段时间有人参奏东宫私截江南贡菜一事,皇上虽念在太子护子心切,明里赏他可借用官道自行从江南调运蔬菜,实则断了宫内在菜品上对东宫的供应,意在斥责他不懂尊卑。是你的人揭发的?”三姐因为这事哭闹了一番,父亲近日言行也谨慎了不少。若真是刘应出手,倒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太子一向受宠,这次受罚,不得不让人怀疑帝心有变。

    他不可置否,狠声道,“我不会让他有第二次伤害你的机会。”

    我望着他,有些惊讶,如此一来,他岂不是间接在帮沈諳撬动张氏一族吗?转念又一想,他原本就在太子阵营中多方筹谋,若太子出事,他就是太子党中的不二人选,是招好棋。但仍旧感激他说要护着我那霸气的眼神,心想有人护着就好,迟疑间,他伸手将我的头又按回去道,“明日就是十月初三了,进宫后一切小心,你虽聪明非常,可宫里毕竟人多嘴杂,可别向上一任司正那样,落得个抄家灭族的下场。”

    前任司正是因被人检举高价倒买药材,招致灭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利益相争的牺牲品。我淡然一笑道,“你可别忘了,我是商人出身,打起算盘来,太医院无人能敌。”

    “嗯。那就好,宫里有我的人,到时会让他来见你,要传信可借他的手。今年该汉王回京省亲,父皇命我前去接应他,明日就不能来送你了。”

    刚想说谁要传信给你,听到他要离京,竟生出几分不舍。他在我额上浅浅一吻道,“早些休息,等我回来。”我脸一红,怔怔看他俊秀的背影,大步离去,回首已月上中天,想起明天这个时候,看的就是宫内的月亮了,不免伤感落泪!

    进宫的事宜,都安排妥当了,娘亲过来看见满院子的包裹物什,似乎才明白,这一次我是真的要离开这个家了。岁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依旧美丽如一朵开在浓雾中的昙花,看得人迷眼。她瞳孔清晰的倒映着我的身影,一袭白衣,不染阡尘,高挑,却显得有些单薄。她走过来,抱住我道,“殊儿,你终于长大成人了,还生得这般美。以前娘亲总是沉浸在失去你哥哥的悲伤中,对你不够用心,可是倒因祸得福,你性子活波,开朗,聪明,大度,长得很好。原本想着,你能安安生生嫁个好人家,和和乐乐过一生也是好的。如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