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女官进宫

章节字数:3129  更新时间:16-01-14 1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身上熟悉的味道传来,儿时那温暖的感觉也随之而来,也理解哥哥的死,是抹不去的伤痛,我从来没怪过她。我环抱着她道:“娘亲,你放心,女儿不会让你失望的。皇上宅心仁厚,只要我好好表现,会给我指个好人家的。我负责采买,可以出宫行走,你若想我了,就来看我。”

    “嗯。”她点点头,伸手抚过我的脸,停在那墨缎般的长发上,目光温柔道:“都说你貌美像我,实际上是像你姨娘,你和她一样聪慧,娘亲怎么会不放心。”

    这是第一次听她提及姨娘,仍旧是如水的柔和,我原本以为她会恨姨娘,此刻才明白,她不提,因为姨娘和一众袁家人一样,是禁忌。可我忍不住好奇,小声问她:“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很勇敢的人呢,为了所爱的人,可以舍弃一切。”娘亲想了想,目光悠远:“对我也很好,所以不忍心怪她。”

    “原来如此。”从娘亲话语中,能猜出姨娘的爱情,也是一个很动人的故事,只是不知道,她奋不顾身的对象,会不会就是当初与她有过婚约的恒亲王,如今的天子恒帝?

    娘亲走后,我熄了灯,打开窗,唤了一声:“鸽夜。”立即就有一个人影,伴着一声唿哨,落在我跟前,他是雨花阁中,负责传信的鸽堂成员。

    “主子。”他立稳身形,朝我打了个千。

    回中州以来,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把雨花阁的势力,渗透到皇城来。九郎手中事务繁杂,我要的那支奇兵,没个三年两载的完成不了,也不忍心把玉娘调来中州,让他们分隔太远。中州势力盘根错节,自是不能再涉及歌舞餐饮娱乐这一块,那名动中州的烟雨斋,落花楼,眠月阁背后肯定都有贵人罩着,我就不趟这趟浑水了。

    先前因得了旨意,要负责药材采买,就顺势将七十二坊,东西两市都逛了个遍。因太医院各个太医,都有固定侍奉的各个主子,各宫贵人们养生都有指定的药物,比如皇后娘娘,因早年受寒,留有腿疾,常用的止疼药,就是荣宝斋特供的逍遥丸。太医开了方子,内侍就派人来取,所需银两入账即可。这荣宝斋,是中州最大的药堂,与四面八方的来客,都有交代,其中奇珍药物,应有尽有。参观完荣宝斋之后,我心中就有了定论。

    “告诉九郎,没事就带人去山中挖挖药材,漠图森林的珍宝,可比荣宝斋里来得贵重些。还有,西域的香料,我想念得紧,让他着人运些来吧。”我打算就在皇城,置几间药行,一来赚点银子花,免得手紧,二来放点人手在身边,我才安心。

    当然最赚钱的西域传过来的物品,无论是香料还是玻璃器皿,都被上流中奉为宝物,也能理解,胥野横亘在西域各国和大原之间,多年来又相互敌对,互市通商也仅限于两国所有的东西。西域能流过来的东西,就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嘛。

    鸽夜虽只是负责传递信息,见我说要香料,不禁面露难色,他自然不知道,月前我收到消息,胡丹已顺利接手塔里的政权,修书跟他借商道,利润分成,他欣然应了。大理的果下马,已经安全抵达漠图森林,因跟淳一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韶南也有不少宝贝,倒是很期待与他的进一步合作。鸽夜见我全然不理他的疑惑,似乎也习惯了我不按章法办事,叹了口气道:“雨花阁曾经在中州有许多牵扯,总管的意思,是不是要重新拟一个联络记号?”

    “师傅喜欢牡丹,热闹贵气,可早春总归寒气重,就芙蓉吧,八月的天气,不冷不热,刚刚好。”重新拟个记号也好,总不能让我不认识自己的产业吧。

    “主子明日就进宫了,那这院里的暗卫,是不是要撤了?”

    “不用。”想起娘亲离去时的背影,我沉吟了一下,吩咐道:“再加派两人,轮换值守,替我守着娘亲。若她有危险,不计任何代价,也要将她带离这里。”我望向夜空下的院落,在心底叹息,这尚书府太过繁华,荣宠太过,总免不了担心。

    “主子是担心有外人来犯?”鸽夜有些不明所以:“这总归是官邸,谁人敢那么胆大包天。”

    是担心内人。我没有说破原因,总觉得我没能如父亲所愿,他看我的目光,时刻带着盘算,我是怕有一天,他会以娘亲来要挟我。

    安排好一切事情,已是丑时三刻了,卯时一刻就要起身去太医院,一夜无眠,偏偏在最后时刻睡着了。翠竹慌里慌张地给我梳洗好,父亲已经去上早朝了,大娘带着府里的一众莺莺燕燕和家奴们,浩浩荡荡地站在门口为我们送行。娘亲隐在人群中,眉眼难掩骄傲,我挺直了脊背,坐进软轿里,恍惚间有种出嫁的感觉,明明想哭,却忍不住笑了。

    一行人快马加鞭地赶到直城门,弃了马,徒步进宫,到达太医院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了。院正和内侍总管,领着众人在院内或坐或站,想必这就是欢迎仪式,可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不耐烦。

    我整了整衣衫,是礼部按照女官品级制的朝服,墨青色锦缎,绣了百鸟补子,平添三分英气。心想,你们不耐烦,无外乎是觉得我一个黄毛丫头,居然也敢拿架子,让你们好等。可今日这个架子,我可是端定了!

    我从容地走过去,淡定地朝坐在主位上差不多四十开外的院正谢源博点了点头,我们俩是平级,不用见礼。随后走过去坐在另一个主位上,目光扫过众人,唤了一句:“曹胜何在?”

    曹胜是内侍总管,按例要先领着内侍给我见礼,我话音一落,就见一个身材圆敦敦的阔脸太监,眉开眼笑地站了出来,打了个千,弯腰尖着嗓子应道:“小人在。”

    没有行跪礼,我沉默地看着他,也不叫他起身,一旁的谢源博和站在他身旁的副院长梁书互相交换了一个欣喜的眼神,许是十分乐意见到我收拾曹胜,起内讧。我唇角带过一丝不屑,敲了敲椅子,悠然地对着一旁的福禄道:“如果本官没有记错,太医院当值是从辰时一刻开始。”

    “是。从辰时开始,内侍负责洒扫和药材整理补充,太医们则按照循例,去各宫候着,等着主子们起身请平安脉。”福禄也真是个宝贝,板着脸一本正经,倒配合得十分贴切。

    我眼波一横,就见有几个太医都变了脸色,曹胜额头更是沁出一层细细的汗珠,谢源博沉声道:“曹公公还不带领内侍见礼,是想我们今日都因迟到受主子们责罚吗?”

    他故意将“迟到”二字咬得甚重,我却恍若未闻,在心底幸灾乐祸,耗不起时间的,不是我,是你们。就算今日的事传出去,别人也只会说我这新来的,不懂规矩,若担起责任来,你谢源博肯定比我重得多。

    我看曹胜一脸惊讶,就知道我没料错。曹胜给我难堪,无非谢源博私下里跟他允诺,只要架空我,他就与他分管太医院,让他做名正言顺的内侍总管。看见盟友瞬间变脸,经不住压力的曹胜,立即跪地请安,身后的内侍也黑压压地跪了一片,“给司正请安”的声音整齐响亮,倒听中听。

    接下来就是太医们按照官制行礼,表示欢迎,此起彼伏的恭贺之辞,一扫刚才尴尬紧张的气氛。

    谢源博朝我拱手一笑道:“秦修容真是少年英才,老夫幼子跟你一般大,还只知道整日玩乐,都教老夫汗颜了。”

    是在嘲笑我黄毛丫头一个,乳臭未干,全凭运气么?我敛下目光,收尽情绪,抬头给他一个十分无害的笑容道:“院正叔父说的是,秦殊年纪小,以后还要仰仗各位兄长叔伯照拂。今日就当见家人,给各位都备下了薄礼,希望日后多多指教。”

    说完行了一个大礼,余光到处,基本都消了敌意。心底冷笑,谢源博你知道倚老卖老,我也知道以小讨巧,你想仗着资历欺压我,咱们就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一边让四喜,翠竹和福禄给众人分发礼物,那些礼物,都是按照各人喜好置办的优品,拿到礼物的众人,容色都或多或少有些缓和。一边亲自拿过其中一个礼盒,拎到谢源博跟前道:“听闻院正叔父祖籍青州,这次从青州回来,带了些当地特产,想着叔父多年未曾归家,思乡之情难免,就拿了些过来。”打开盒子,是青州最负盛名的花生窠,

    他眼中闪过一丝伤感,伸手接过,再看向我时,目光就发生了变化。整了整情绪,正色道:“多谢秦修容,你我同为八品官,承蒙圣恩,一同打理太医院事物,你也别叫我叔父了,日后相互提点便是。”

    我收回目光,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就烦劳谢院正多费心了。”

    心底却十分满意,你拿我年龄做文章,可青州之功是得皇上首肯了的,你又是出身青州,虽说妻儿都随你迁来中州,但你的族人到底是蒙受了我的恩惠,这架子在我面前,就端的没意思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