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他乡故知(补更3500)

章节字数:3395  更新时间:16-01-14 19: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紧记着刘应吩咐,说他是皇后身边的人,又是宫里十几年的老人,不要敌对最好,刚才他看我笑得无害,似乎想起了什么,忌惮着他把不利于我的消息,传到皇后耳里。

    于是又温言笑道:“在宫外我就去市坊转了转,听说皇后娘娘习惯用荣宝斋的药丸养生进补,贵是贵了点,终归是上品,院正以后开了方子,就直接交予本官,我会尽快命人去把药取回来的。还有各位也是,有好的药坊尽管推荐于我,若查证可用,能省秦某不少功夫,定当感激。”

    太医内侍们,在和药坊往来,购置进府库的药材,都有回利给他们,他们先前警戒我,是怕我伤及个中利益,现在我坦言之,有钱大家一起赚,都目露窃喜。他们哪里知道,我才是最大的获利者,如此一来,谢源博受金钱挟制,定会投鼠忌器,即使要借皇后之手动我,也要顾及这一院子人的看法。

    随后吩咐挂牌当值,曹胜擦了把汗,领着我四处参观,心里把需要改整的地方一一记下,就回到我住的玲珑阁,看四喜他们安置妥当了没。曹胜拿不准我的脾气,我打定主意要凉他一凉,就没去理他心虚退去的背影。从今日之事来看,他轻易被谢源博利用,心中是没甚城府的,倒是给我去了个难题。

    整理的差不多了,就让四喜他们下去歇息,自己手里把了一盏茶,靠在栏杆上,俯瞰整个太医院。四四方方的格局,进门正对面,是太医们当值的地方,内里挺大,存放了药柜和太医们办公的桌子。旁边两个隔间,是我办公的地方,因太医们是男子,所以每次出诊,都有内侍相随,每日里我要安排随诊的人和煎药、负责采买的人。

    东厢有两间卧房,是给夜里值守的太医休息用的。隔壁是内侍们的住处。西厢是药仓,阴凉,干燥,通风,晨时取完当日所需药材之后,都要上锁,钥匙在我这里,防止有人偷御药倒卖。院门两旁,一边是煎药的地方,一边是用膳的地方。

    安排得倒是紧凑。我一面看,一面想,都说这药司正是个肥差,我倒觉得要做的事情不少,够累人的。

    “秦修容真是好手段,三言两语就收服了这一大帮子人,这灵机应变的劲头,一点也不比在青州舌战群人差呀。”正想着,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还带着几分恨意。

    转身一张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带着书生气息的儒雅,可那眸子里的冷色,却比这十月北方的天气,更让我觉得寒意顿生。我微微一笑,掩去惊讶道:“是你。”

    “是我,自入宫那天起,就等着见到你呢。”他邪魅一笑,步步紧逼地靠过来。

    “许平意。”我看着来人,容颜淡淡,透着一种女子的阴柔之美,不禁在心底惊叹,变化这么大么?想起初见时,他一身布衣,羽扇纶巾而来,眉宇间满是自信,应该也和众多读书人一样,期待金榜题名,笑傲河山吧。而如今委屈深宫,成为内侍,是我折断了他的羽翼,恨我也是应该的。

    “平意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他走过来,俯身跪下,虽言语平平,可恨意全无,依旧让我惊讶不已。

    是了,比起性命来,那些功名就不值一提,他是聪明人,岂会算不过账。当日为隐藏雨花阁势力,就故意告诉他是晋王的人,后来又以我的名义求了恩典,将他净身送入宫闱。他如今说感激我,也是理所应当。我唇角带笑,“你就不恨我?”

    “若说不恨,肯定是假的,可待在那个家,亦无出头之日,这样也好。”他抚了抚衣袖,起身望着我,神色平静。

    “许平意,青州富商许加林第九子,母亲出身贫贱,被家人抵债嫁给许家。”我围着他踱步,曼声道,“你自小心高气傲,你父亲害怕你这庶出的幼子,仗着聪明,扰乱家庭秩序,特地请先生给你改了这个名字。平意,平意,平息意念,可到底是意难平呢?”

    “看来姑娘还是记着青州之仇,不肯收用在下。”他目光四平八稳,唇角的笑意却十分深厚,“是许某看错了,姑娘还是难逃世俗。”

    “你不肯说出背后主谋,我只是猜想与这皇宫有关,想来个敲山震虎,你主子又不费吹灰之力,将你送到了太医院,触角之长,难免让我忌惮。”我料定青州一事不会简单,没想到微微试探,那人就出手了,只是不知道,是太子,沈諳,还是另有其人?

    “姑娘怎么没想过,我就是王爷的人。那日我因冲动,让你身处险境,王爷震怒,原本是想要我性命,因你开口,才保住一命,顺手将我送入宫中,好与你作伴。”他看着我,倒说得煞有介事。

    “理由?”

    “王爷是想把水搅浑,趁乱才能看清哪些人有异动。”

    “倒是合情合理。进宫之前,他就跟我说过会有人来见我,只是没想到是你。”我微笑着,表示接纳,“以后有什么事,我会去找你,这里人多嘴杂,平日里你就避着些罢。”

    “是。”看着他低头的那一瞬,有一道光闪过眸子,我装作未察觉,挥手让他退下,直到他转过回廊,才冷下表情。是想迷惑我么?刘应先前就说,名册一事是后来才查到的,许平意在扣留我时,就已知道我有悔亲的意思,他的消息,比圣旨还早了几天。还说是刘应的人,我唇角勾起一抹淡笑,真有意思,一早就知道这后宫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今儿才领教到,居然在我身边安插了一个双面间谍。不过这许平意一心求荣华,他主子又在让他向我示好,这人满腹诗书,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几次三番试探曹胜,发现这人不仅贪财还好色,心中不免厌恶,都成这样了,见了女色还跟饿狼一样。之所以能当上这太医院的总管,是因为靠了内务府中的一棵树,我担心他成为内侍中的一个软肋,给了别人可乘之机,于是有打发他走的意思。可他毕竟是内侍总管,我又初来乍到,不能明面上给他难堪,只能让他知难而退,自己请求调离太医院,到别处任职。

    欢迎仪式上说的让他们推荐药坊,名单基本上都交上来了,我目光流转在曹胜写的那张密密麻麻的纸上,皱了皱眉头。这人的贪心,还真是海量。要让他离开这里,首要的是要降低他在内侍的影响力,毕竟一个地方作威作福久了,若不是心灰意冷,肯定不会想挪窝的。

    我拟了折子,让福禄领了人,先去拿了样,询了价格回来。圈圈点点发现,每个人至少有一间药坊的药材可用。于是在采买时,不动声色地漏掉了曹胜推荐的药坊。过了几日,药坊以特有的方式,将回利送到各人手里,唯独曹胜没有,在众人奇怪的目光里,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愤懑。之后又因煎药被打翻一事,小惩大诫斥责他办事不力,一干人终于明白,我不喜曹胜。再当着我的面时,跟曹胜打招呼都是木着脸来的。他原本也就不怎么得人心,压迫下属,慢慢的,幸灾乐祸之人,越来越多。他开始觉得有些在太医院待不住了,接连几日,都在往内务府去。

    我正寻思着,再添一把火,差不多就够了。晚间四喜却传来消息说:“慎刑司来拿人了。”

    我一边拿起外袍,一边问,“来拿谁?出了什么事?”

    四喜迟疑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看向一旁的翠竹,她嗫嚅道,“来拿曹胜,听说因为逼迫玉贵妃宫里的一个小宫女与其对食,那宫女不甘受辱,跳井自杀了。”

    我收拾妥当后,下楼去,看见院里的人,都围在东厢内侍寝房那里,慎刑司的一小队士兵,有人值守在门外,有人在内里拿人,曹胜猪一样的嚎叫着,还夹杂着抽泣声。福禄走过来,见我皱眉,低声解释道,“曹胜不肯认罪,哭的人是他的义子。”

    我走过去,人群自动让出一道路,几十道目光投放在我身上,有欣喜,有惊惧,有后怕,看来除了曹胜的义子,这些人都巴不得他离开这里,无论生死。我心下一片凄然,深吸一口气,跨过门槛,就有人跟我行礼道,“见过秦司正。”

    曹胜挣扎了一身汗,全身捆绑在地,苍白着一张圆脸,眼里带着恨色瞪向我,看来他再笨,也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了。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宫女太监对食的先例,甚至在大明的时候,为避免他们晚年孤单,还有主子特地赏赐婚配的。可在本朝,对食是明令禁止的,赏罚虽标准不一,但他逼死了人,下场就很明显了。“人是要现在带走吗?”我原无意置他于死地,他不肯认罪,隐隐觉得另有内情,心一软,就想问问是否证据确凿。

    “是。贵妃那边有死者妹妹的供词,原本也是因为她妹妹病重,求了李太医开了方子,又来太医院求药,曹胜趁机要挟,才导致自杀身亡的。”那人回话,虽低着头,话语却不卑不亢,就知此事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太医会怎么处置,宫内有规定,宫女太监生病,由养善堂统一配药,不能私自延医救治。那李太医我见过几次,是这里最年轻的太医,怕是这次要被这恻隐之心害苦了。

    他的人从地上拖起曹胜,我侧身准备让过,门外却急匆匆地跳进一人,对着那领头的耳语两句。曹胜随即又被放下,对我拱手道,“上头的意思是宫门已经下钥了,烦请司正大人安排人手,先看管一晚,明儿一早,我们来接人。”

    我点点头,示意将人关到柴房去,看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心想他前后开口,提及的人都不一样,贵妃震怒,要拿曹胜,怕是想立即处死他,又是谁出手,将他留在这里,救他已是不可能了,那么这人的目的又在何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