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背后有大树(补更3000)

章节字数:3011  更新时间:16-01-14 19: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知曹胜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了,便叫四喜吩咐准备几样小菜送过去,他那个义子倒是尽心,一直哭哭啼啼地守在柴房门口,酒菜送过去,远远地都能听见他那“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咒骂声。四喜气冲冲回来,道曹胜摔了酒菜,直骂他不识好歹。我一眼扫过去,她就噤了声,我施施然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递给她道,“怎么,连你也认为是我下的手?”

    四喜接过水杯,摇了摇头,哽咽道,“奴婢是担心,他们都这么想,小姐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我走过去,拉她坐下,轻声安慰她,“这里的生存法则本就是成王败寇,算起来还是我好运,有人帮我。”

    “他这哪是在帮你,明摆着要让你树敌。”

    “你错了,那人的目的,是要杀鸡给猴看呢?”我婉然一笑,只是不知道在他眼里,我是家禽呢,还是山中野物呢?见四喜一脸疑惑,给了她一记爆栗道,“结果如何,明日就有分晓,早些睡,养足精神才好做事。”四喜仍旧扮演着贴身侍女的角色,就睡在外间,翠竹睡在隔壁小屋内,福禄和其他内侍一起住东厢。她点了点头,往外间走去。

    果不其然,第二日一早,贵妃就传来懿旨:念在李太医救人心切的份上,罚俸半年,静思己过。曹胜扰乱宫规,按律杖责赐死,太医院所有内侍一旁观刑。我跪在地上,冷笑着接过懿旨,命众人一字排开,慎刑司的人,自己带了行刑的用具,曹胜依旧被绑着,嘴里塞了布条,满眼惊恐。一杖一闷哼,几杖下去,人就晕了过去,鲜血就顺着春凳流到地上,胆小的太监禁不住吓,双腿战战,几欲软倒。

    翠竹和四喜在我身后,害怕地将衣襟都撕裂了,我目光到处,一张张脸都惨无血色,唯独谢源博坐在一旁,目光泠泠,与我对视。这就是那个人想要的效果,他要让这里所有人都怕我,他们忌惮我的手段同时,我也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想把我训练成一只带着利爪,只听他的话的小兽么?

    大约五十杖的时候,曹胜就气息全无,宗人府的人用麻布裹了尸身走了,一院子人差不多都瘫软在地,有的还不住干呕。谢源博横扫我一眼,冷哼道,“秦修容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手段,老朽真是自愧不如。”

    我知道解释也无力,放眼整个太医院,也没几个可以成为盟友的人,又何必曲意逢迎。于是微微一笑道,“院正过奖了。”又对福禄吩咐道,“你带几个人,把这里清理一下,一会儿雾气下来,可别冻实了,这北方的天,可真冷。”说罢转身扶了四喜的手,准备离去。

    “修容留步。”一个身影从门边靠过来,笑得无比谄媚,是个眼生的小太监,见我疑惑,赶紧自报家门,“奴才内务府的福全,余公公让小的过来问问,新的总管人选,您心中可有数?”

    众人脸上都是惊诧,这是直接将总管的任免权交给我了,那人势力还真不可小觑,直接越过了曹胜的那棵树。原先还有人惬意,以为我扳倒了曹胜,内务府会有人找我麻烦,如今看来,要让他们失望了。我淡淡一笑,示意四喜打赏,一边温言道,“名册一会儿送过去,有劳公公了。还有,这位公公是曹总管的义子,说要去养善堂做洒扫,尽点孝道,给曹总管祈福。”我指了指地上的如海,他立马眉开眼笑表示明白,示意门外的人,带走了还处于恍惚中的如海。

    如海昨夜辱骂我,肯定没料到,我这么快就将他打发了。养善堂是给宫中年老的太监宫女们养老的地方,此去差不多就跟妃嫔被打进冷宫一样。他留在这里,心怀有恨,我倒要忌惮着,反正狠辣的帽子,已经戴在我头上了,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新的内侍总管,自然是许平意,不为别的,起码他比其他人熟悉一些,用起来会更趁手。内务府的动作倒挺快,没两日他的总管服饰就送了过来,我站在回廊处,见他乐呵呵地将自己的东西从东厢大通铺里搬出来,放进隔壁的单间内。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这个结果,不也是那个幕后人想要的吗?直觉许平意真正的主子,才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他一边把我当家禽护着,一边将我当野物养着,我倒是挺好奇,他是想用我这双利爪,去对付谁呢?

    正想着,听见背后一阵窸窸窣窣的意料摩擦声,回头一看,竟是五皇子刘耀满眼带笑地站在我身后,不禁讶然,“你怎么……”

    他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伸手捂住我的嘴,将我拖进屋内,见他鬼鬼祟祟地表情,又没带随侍,就知道他是从玲珑阁的侧门进来的。不禁松了一口气,这几日他们都在私下里猜测我背后的靠山是谁,若让人瞧见他出现在我阁楼上,岂不是落人口实。

    他见我似乎猜到他怎么来的,就放开手,还假装一脸嫌恶地将手在衣襟上蹭了蹭道,“这美人的口水,怎么也是黏糊糊的。”

    我无语至极,笑道,“五爷不会是闲得无聊,来这品评我口水的吧。”说完发现一抹可疑的红色飞上刘耀脸颊,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不免尴尬地咳了咳。

    他讪讪地笑着,坐下拿过桌上的一块芙蓉糕,斜睨着我道,“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第一把火就烧在自己内部,换了曹胜,可招来不少话柄。”

    我神色一黯,趴在桌上,有气无力道,“如果我说那件事不是我做的,你会信么?”

    “信,我当然信。”他修眉一扬,爽朗回应,转而正色道,“我就是担心你过不了这个坎,所以过来看看。”

    “曹胜至死都不肯认罪,他虽说好色,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犯禁,落人话柄。现在整个太医院的人见了我,都要礼让三分,他们哪里知道,看不清前路,我比他们更害怕。”我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他被我的表情逗乐了,“别装出一副小白兔的样子,你可是打虎英雄,除了曹胜这一条大虫。他祸害宫女,也不是第一次了。”

    “是因为这次冲撞了玉贵妃的人?”我有些惊讶。

    “嗯。”他点点头道,“母妃最讨厌的就是断了根还不安分的太监。不说这个了,我来是想问问,你的第二把火准备放到哪里?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

    “存放草药的架子,似乎有些年陈了,被虫蛀了不少,你反正也在工部任职,挑个好天气,着几个人来修修?”

    “那个每年都要做新的,白木容易招虫子,我记下了。”他皱了皱眉,似乎觉得我这第二把火还是烧得有些出乎意料。继而又像想起什么,“大哥回来了,父皇高兴,命钦天监看了天气,准备明日去别院蹴鞠。不当值的宫人,都可以去观赏,你也一起过来吧。”

    “别院在上宫,似乎有些远。”汉王回来了,意思是刘应也回来了,该不该去看看呢。

    我正在纠结,他已替我做了决定。“我们兄弟几个都要随御驾一同过去,明早我让人来接你,你到了跟着他走就可以了。”说罢不等我应答,就转身离去。

    “白木不行,就试试兰竹,若还觉得不够稳妥,就再上一层红漆可好。”被他乐天的情绪感染,对着他的背影支招道。

    “好。”他应了我一声,挥挥手,穿过回廊消失不见。我在心底呢喃,许平意身后的那个人,果真不是你么?

    刘耀一早派了内监,牵了马车在玲珑阁外候着,我将手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就独自去了。他给我安排的位置,是南边的看台,正北是尊位,皇上皇后和一众妃子花团锦簇地坐在一起,场下是穿了骑装的皇子们。两队分别由太子和汉王领队,刘应和太子一组,刘耀和汉王一组,其他的青年俊杰,都是出身贵胄。远远望去,虽看不清拥在各色锦缎中的恒帝和妃子们,可蹴鞠场内的人,却看得甚为分明,不禁暗叹刘耀细心。

    场中两队人一字排开,太子一身明黄色骑装,额上系了红色护带,温润中带着英气。刘应一身堇色骑装,莽带金玉,愈发衬得人冷峻威严。刘耀似乎偏爱绿色,那一身墨绿色骑装,走动起来,倒挺有湖水荡漾的感觉,衬着他那爽朗的笑脸,更加阳光动人。汉王因淑妃长相平平,姿色稍逊于其他几位兄弟,可因年长的缘故,又在封地政务上独当一面好几年,养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沉稳之气。沈諳似乎得了恒帝什么命令,从他身边穿着侍卫服也去了蹴鞠场内,我还以为他会加入,没想到是接过评判的令旗,指挥开战。看着恒帝这几位个个堪称人中龙凤的儿子,不免好奇恒帝的长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