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密林遇险

章节字数:3242  更新时间:16-01-15 2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在遐想恒帝年轻时,与场中哪位皇子最为接近,沈諳令旗已挥动,场中两队人迅速按队形散开,攻守阵型初具。四周的呐喊声,以仕女们的看台为最,那些少女争先恐后得探着头,跟随自己心仪的人,移动着目光,挥手加油。也难怪,场中的人连奔走的姿势,都英姿飒爽。太子温润俊朗,东宫空虚,晋王冷峻美艳,府中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名妾室,正妃人选还未定,五皇子已过十六,虽未到弱冠之年,侧室是可以先立的,就连汉王,虽封地在琅琊,可因镇守边关有功,恒帝也颇为倚重,也是结亲的好对象。早前就听太子说过,皇后在母族中物色了人选,充盈东宫。恒帝的目光也不断游走在看台和场地之间,还不时与大臣们交换一下神色。瞬间明白,这蹴鞠比赛,不过是皇室选儿媳的过场而已。

    太子似有意争功,表现得十分活力,身法倒也灵巧,率先过关斩将,赢得一球。汉王稳扎稳打,注重团队配合,步步为营,紧随其后,和刘耀相互传接,也进了一球。一比一平,虽是冬日,即使在马上,这般来回颠簸,也容易生汗,恒帝下令中场休息。心知这场比赛,最终也会和乐收官,四下里都笑脸盈盈,不过是因为在家憋闷久了。我环视四周,发现这山中景致倒很不错,难得来上宫一次,想四处去转转,就当散心了。

    跟刘耀的宫人说了声,就慢悠悠地挤出人群,沿着铺了碎石的梯步,蜿蜒而去。这似乎是我在北方渡过的第一个冬天,胥都没有山,一望无际的草原,在冬天显得毫无生气。可这里不一样,山上还是错落这灌木丛和细叶树,地上虽铺着落叶,干枯了,可视线望去,红色墨绿橘黄各色杂陈。最有意思的就是道旁的小树枝,虽已花叶不相见,可那光秃秃的枝干上,却自带色彩,好看得很。

    也不知走了多久,感觉有些累了,就靠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准备歇歇就回太医院去。想起早上那个内侍给了我一包吃的,于是翻出来准备果腹,正待动作,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压低的声音:“别动!”

    回头一看,只有一片寂静是林子,没人,又不像是幻觉,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本能地起身想迅速离去。突然又传来一阵吃吃的笑声,依旧夹杂着那句不耐烦的“别动”,这次确定声音的源头是在树林里。想着大白天撞鬼也不大可能,禁不住好奇,探身就往林子里去了。

    没走几步,就发现一个男子,半裸着坐在一个女子身上,正在解她的衣衫,那女子抖动得厉害,似乎是在反抗,可嘴里却仍旧吃吃地笑着,让我一时分不清状况。不管怎么说,光天化日之下,撞见如此香艳一幕,并非我所愿,红着脸,进退维谷。那女子忽地转过头,与我四目相对,随后发出嘤嘤的叫喊声,身体起伏地越发厉害,男子挥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那清秀的脸瞬间高高肿起。

    “住手!”我捡起地上的袍子,向那个男人兜头罩过去,一脚踢翻他,将女子从地上拉起来,护在身后。待那件袍子从他头上落下,他顺手抄起地上的佩刀,我才认出,他是亲兵营的侍卫,看这女子装扮,也是宫女,顿时怒从中来:“真是好大的胆子!”

    “真他娘的撞了鬼了,这里僻静,从未有人来过,你是谁家的丫头。”那人呸地一声,吐了口口水,一脸痞相,随后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流转,立即处于一种惊艳的亢奋中,“长得不错嘛,这女人爷也玩够了,今日你既来了,就跟爷玩点新鲜的。”

    还不是第一次了,我见那女子目光痴痴地盯着我手上的青果应子,就知道先前猜的没错,她脑子有问题。这男人就是仗着这个,三分五次这样对她么?我皱了皱眉头,眼带恨色,因今日穿了常服,又打扮得极为素净,被认成丫头了。这样也好,看他已经知道我猜出了他的身份,也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若争斗中失手杀了他,也不用担心会查到我身上。亲兵营的军士,大多来自官宦之家,先前就听说豪横得很,如今看来与传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将手里的吃食,递给那个宫女,替她拢了拢衣衫,柔声道,“你去那边树下吃好不好,就在那等我,吃完这个,再给你其他好吃的。”

    她憨憨地笑着,接了东西,就朝我手指的方向走去,眉清目秀的,还真是可人,若不是入了这深宫,在家里待着,也是父母的掌中宝吧。我心中越是愤怒,脸上笑意越浓厚,“爷不是想玩吗?这带着刀,是想伤你呢,还是想伤我呢?”一边十指纤柔,绕上腰间的系带。

    他眉开眼笑地放下手中的佩刀,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朝我扑过来。就在他近身那一刻,我突然虚步往前一滑,矮身躲过他的狼扑,左手钳住他的衣襟,右手化掌为刀,横劈下去。

    原以为他是草包,不料却真的有些身手,看来亲兵营训练有素,并非传说。见我算计他,也对我有武功一事,甚为诧异,他原本打算先满足欲念,再杀我和那宫女灭口,见我躲闪灵敏,顿时懊恼轻敌了。几十招缠斗过后,他终于找准机会,飞身将地上的佩刀,一脚踢向那宫女所在的方向,我暗道不好,拍出手里的刀鞘一挡,还未落地,就被他制住了。他哗地一声撕裂我的外袍,将我反手捆绑起来,冷笑道,“原本想对着如此美色,怎么也要温柔点。按理说,应该即刻就杀了你,看你这容色,若非命不好出身下贱,嫁给皇帝为嫔为妃也不为过。放心,爷会好好疼你……”

    当他垂涎三尺抖着手伸向我中衣系带的时候,我无比嫉恨自己这副容貌,可下一刻一支羽箭破空而来,射中他右手,在他痛翻在地,惊怒交加的时候,我又十分感谢这美色,生出了这夜长梦多的转机。不禁在心底感叹,若这人不起色心,直接一刀把我杀了,今晚的月亮,就照在我去黄泉的路上了吧。

    “是谁暗算老子?”那人捂着手上的伤,骂骂咧咧朝身后望去,沈諳张弓在一百步开外的地方站着,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只感觉一阵怒气,伴着马蹄声席卷而来。下一刻,他冲到那个刚刚勉强起身的人跟前,挥出马鞭,抽在他背上,顿时皮开肉绽。那人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道,“你敢动我,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沈諳并不去理他,径自下马,解下披风,将我罩住,压抑的愤怒,翻滚在他眼眸中,我也害怕他失手将人杀了,被寻了错处,不禁出言安慰道,“是我技不如人。”他抬头,一丝惊讶闪过,我自觉说错了,伸手摇了摇他的手臂道,“将他送去宗人府吧。”

    “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就应该一箭射杀了。”他戾气横生,瞪着地上痛得大汗淋漓的人道。

    我知道他是担心我名誉受损,于是指了指一旁的宫女道,“他刚才已经承认多次轻薄这宫女,我只是路过,与你一同撞见而已。”

    说罢将目光投向地上的人,他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帮他,亦认出了沈諳的身份,蜷缩着身子,求饶道,“小的一时糊涂,请沈侍卫开恩。”见沈諳仍旧冷着一张脸,不肯松动,又双目一横道,“我乃礼部侍郎家二公子,就算犯了猥亵了宫女,也罪不至死。你不过是区区一带刀侍卫,无权对我以私行论处。”

    “她还是当朝刑部尚书的千金,太医院八品司正,你不过是亲兵营一名普通营卫而已。”刘应的声音,冷冷传来,我这才发现,太子、刘应、汉王一行人,也出现在密林里了。我十分疑惑,这条路本就僻静,怎么一时间人都拥在这里了?“这里是皇宫大内,由得了你胡来?”他凤目一横,冷声质问,这是进宫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不料是这种场景。

    “太子爷救我,我可是我家三代单传的独苗。”他见势不妙,赶紧向一直薄唇轻抿,未曾开口的太子求救。恒帝如今在朝中的三子,太子分管户部和礼部,刘应主管刑部,兼管吏部,刘耀年幼,暂时放在工部历练,兵部是由辅政内阁共同负责。看来礼部侍郎是太子的人,他才会向他开口。

    我刚想开口,刘应凤目泠泠扫过,就知道,今天无论把这人送到何处,他都活不了了。他拉了拉汉王的衣袖道,“父皇该等急了,这边让二哥处理,我们先过去。事情有了定论,就请沈侍卫送她回去吧。”说罢,朝沈諳点点头,准备离去。看来是想避嫌,如此一来,太子就算徇私,也不至落人口实。

    原来是恒帝的车驾路过这里,他们身怀武功,耳聪目明,定是听见了林子里的响动,我还真是命不该绝。就在他转身那一刻,太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朝左右吩咐道,“杀了他,把尸体送回亲兵营,给那群胆大妄为的小子一个警醒。”看刘应一脸惊诧,他淡笑着,“父皇那里本宫自会解释,走吧。”

    左右侍卫得了令,拔剑走过来,在沈諳伸出手遮住我眼睛的同时,我看见长剑划破那人的颈部,血液顿时喷张而出,倒地时瞪大了眼。其实我和他一样不明白,太子为何会下杀手,若单单是因为我,这笔账就太划不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